<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变心丈夫会留下这些痕迹,可惜很少妻子知道....

          变心丈夫会留下这些痕迹,可惜很少妻子知道....

          2021-09-27 08:16:55商界飓风


          第一章 为你好好治疗一下!

          夜,漆黑如魔咒。

          皎洁的月光被厚重的窗帘遮蔽,酒店套房卧室里亮如白昼。

          伴随着一阵高跟鞋急促的脚步声,黑色的长裙摆动,旖旎的气息涤荡,一双精致白皙纤细的脚踝,沈浅快步在走廊里疾走。

          高档的大酒店走廊,金色的灯光照耀下,显得更加奢靡华贵。

          但后面不远处,人声涌动。

          “那个女人呢?都打药了,不可能走远!”

          “一定要抓到她,不然回去没办法交差!”

          一阵阵嘈杂的声音后,沈浅倒吸冷气,却发现自己已经误打误撞的来到了走廊最里面,无路可走,情急之下,只好推了推两侧的房门,见一扇门可以推开,不管不顾的探身进去。

          关上了房门,她紧张的气喘吁吁,却仍旧不敢放松警惕。

          外面的人找了一圈,还在纳闷,“咿,明明看着她来这边的,怎么可能没有呢?”

          有人建议挨个房间搜查,却被领头的劈头盖脸的捆了一巴掌,“不知道这里都住着些什么人吗?”

          能在皇宫顶层入住的,都是既富且贵之辈,若是惊扰到了,可不是他们这些人能招惹得起的!

          一直听到外面的人声渐渐消退,沈浅一颗紊乱的心,才慢慢的松了口气。

          不知道是房间暖气的缘故,还是被注射的药物作用,她感觉浑身异常燥热,粉嫩的脸颊上,也泛起了异样的潮红。

          沈浅不自觉的扯了扯衣领,考虑着,什么时候出去才算保险时,耳后却传来一股温热的气息,接着,男性低醇冷冽的声音划来——

          “你是谁?”

          她蓦然一惊,突然转身,高跟鞋没有站稳,整个人向前滑去,直接撞入了一个结实的胸膛里。

          沈浅一愣,感觉到手指触碰到硬邦邦的肌肉,慌忙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到一张俊美如斯的脸庞。

          男人像是刚刚沐浴完,赤着精壮的上半身,下身只系着一条浴巾,高大的身材将近一米九,绝对标准的堪比男模。

          倏然,气氛变得有些暧昧,沈浅别扭的视线从男人身上收回,尴尬的笑了笑,说,“那个,误会啊,误会……”

          她说话时,从男人身上启开,并往后退了两步。

          陌寒生俊逸的轮廓略显阴沉,清冷的眼眸眯注视着女人,微微眯起,漫步上前,将她正好壁咚在门板上,颀长的身影笼罩而下,远山般的浓眉皱了起来。

          修长的大手温度冰冷的端起沈浅的脸,阴冷的声音如寒风骤起,“我问你是谁?谁让你进这个房间的?”

          “我……”

          沈浅不知如何作答,该告诉他自己被迫回国,却无奈刚下飞机就遭遇了他人暗算吗?

          犹豫作答时,药物在身体里起了作用,灼热的温度炙烤的她嗓子发紧,脸色也越发的潮红,就连眼眸也跟着迷蒙起来。

          看着面前的男人,尤其是那壁垒分明的肌肉,性感的人鱼线,她忍不住的狂噎口水。

          难受的身体像有无数的蚂蚁在蔓延攀爬,一瞬间,她控制不住的朝男人伸出手,绵软柔弱的手臂缠上男人的脖颈,整个人朝着他贴了过去。

          理智让沈浅远离这个男人,但身体却像着了魔,怎么都不受思维控制。

          诚然,她还未等靠近男人的胸膛,便被他嫌弃的一把狠狠推开。

          沈浅丝毫没有反应,柔弱的身体重重的被摔到门板上,发出‘砰’的巨响。

          外面徘徊在走廊上的几个人,听到声音也急速的赶了过来。

          沈浅惊魂未定,又听到声音,立马吓得屏息凝神。

          陌寒生也注意到她的反应,隐隐的勾了下唇,“躲人?”

          她快速的点点头,下一秒,纤弱的身体却被男人一把捞起,他骨节修长的大手正要转动门锁时,沈浅突然反手紧抓住他的手,嗓音轻柔。

          “求你了!”

          男人俊朗的身形有着轻微的滞动,却在片刻后,唇角划出更为冷冽的弧度,他打开门,抓着沈浅的手臂径直将她推了出去。

          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嫌弃的宛如在丢一个垃圾。

          房门未等关闭,沈浅却注意到里面墙壁上挂着的一身军装,顿时灵机一动,当即道了句,“你是军人吧?”

          注意到男人关门的手臂发怔,沈浅知道自己说对了,又接着说,“军人保护弱小和平民,不是正常的吗?”

          说着,她趁走廊上那几个人不备,直接推开男人,再度闯了回来。

          有种虎口脱险的感觉,沈浅不住心脏砰砰狂跳。

          男人转过高大的身影,沈浅浑身发热,就连呼吸都是烫人的,她喘息的呢喃道,“就一会儿,求你了……”

          说话时,她难耐的舔了舔红唇,声音也在不经意间变得极其软魅。

          看着女人斜身依着墙,近在咫尺,陌寒生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不得不说,这女人确实是个尤物。

          无论身材还是脸蛋,还有那诱人的身体……

          他宛如天袛的俊脸缓缓靠近,忽然执起沈浅尖尖的下巴,轻声冷道,“你被人下药了?”

          此时的沈浅大脑几乎没了神智,混乱的全靠意念支撑,难耐的靠上男人的身体。

          微微的扬起红唇,喘息,“你,你怎么知道的?”

          “呵!”他的笑声清冷,声音像是深埋在地窖的一般。

          沈浅突然觉得身体一轻,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等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被陌寒生拦腰抱在怀中,穿过走廊,径直走向了套房里侧的房间。

          她无骨的小手轻抚着他的手臂,语调都几乎不稳,“你这是干什么?”

          “当然是为了给你治疗一下了!”男人冰冷的声音带着戏谑的味道。

          沈浅深呼吸,体内像焚了一团烈火,怎么都得不到平息。

          男人将她扔到软软的大床上,不等沈浅有反应,他快速的覆下身朝着她唇吻了上去。

          他冰凉的薄唇像一捧清泉,将甘渴的她得到餍足,沈浅控制不住的嘤咛出声,却觉得身体里的躁动更加旺盛。

          “知道你现在最需要什么吗?”低哑的声音,在她耳畔萦绕,馥郁着他身上清淡的沐浴露香气。

          沈浅神志不清,美眸混沌,“什么?”

          “男人!”

          伴随着他声音落下,陌寒生霸道的打开她的身体,突如其来的冲撞直击沈浅心肺,只觉得猛然一瞬,伴随着撕裂的痛处,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充盈全身。

          “啊,好痛……”

          她痛苦的手指依附着身下的床单,耳旁听到男人更加魅惑的嗓音,带着一丝满意的味道。

          “竟然是第一次?呵……”

          陌寒生勾起邪魅的唇,迅猛的一个欺下,快速舔舐着女人精致的锁骨。

          一阵暧昧的春色,在房间里激荡上演。

          第二章 她已经和我睡过了!

          转天,阳光明媚,绚烂的阳光通过窗帘缝隙照在房间毛茸茸的地毯上。

          疼……

          全身就像被重车反复碾压,每根骨头都散了架般剧痛。

          沈浅揉着睡眼,纤长的睫毛微颤着,转过身,昨晚的那个人已经早已消失不见。

          昨晚的一幕幕在脑中回荡,她撑着酸痛的身体挣扎着坐了起来,就看到床头柜上放着的一张白纸。

          欠身拿了过来,清隽的笔法苍劲有力,行云流水般留下一行字,‘特种部队10……’后面懒得具体详看,就被沈浅撕碎随手扔进了垃圾桶里。

          昨晚的男人是混蛋,趁人之危,但究其原因,还是那些仇家可恶,竟然给她注射了那种药!

          看来这国内也是个是非之地,她还是尽快办完事离开比较好!

          念及此,沈浅顾不上身上的疼痛,爬起来穿衣服,洗漱后离开酒店。

          刚踏出酒店旋转门,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驶来,在她近前停下,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周身的西装革履从车上走下。

          徐世荣来到她近前,恭敬的道了句,“大小姐。”

          接着,绕过去,打开了后车门毕恭毕敬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沈浅无奈的闭上了眼睛,深吸口气后,还是选择迈步上车。

          上车后,徐世荣开始解释,“抱歉,大小姐,昨天我就应该去接您的,只是夫人说……”

          “够了!”沈浅突然打断,抬手示意让他别说了。

          有关沈家的一切,她都不想听。

          上午十点左右,伴随着车子缓缓的驶入坐落于市中心繁华地带的沈家豪宅。

          复古的建筑,有着百年的历史传承,藏身高楼林立的中心区域,却丝毫没有违和感。

          沈浅视线平缓冷淡,看得出来,她对沈家的一切都丝毫不感兴趣。

          下了车,沈浅迈步推门入内。

          一客厅融洽的氛围,却在这一刻,戛然而止。

          众目睽睽之下,沈浅平静自然,从容的迈步往里走,寡淡的脸上毫无表情。

          她穿着昨晚的黑色长裙,细高跟的凉鞋,步履间旖旎风情万种,和白皙的肌肤交汇,黑与白,勾勒的女子魅惑无双。

          她视线平缓的扫了眼众人,除了那个同母异父的妹妹沈怡然之外,沈家人都在。

          略显寂静的客厅,这时,伴随着沈莹的起身,也有了开口的趋势。

          她扫了眼女儿,开口对家里保姆道,“李嫂,送大小姐回房休息,再准备下晚上的宴会。”

          “是的!”

          接着,保姆来到沈浅近前,低声道,“大小姐,请上楼。”

          沈浅却避开了保姆,径直走向沈莹。

          这个当年生下了她,就和父亲离婚,二十几年对她不管不问的女人,甚至在父亲过世后,都未曾找过她的狠心母亲,沈浅满含怨怒。

          但此时,她这次归来,却与这些陈年旧事无关,她上前几步,淡道,“我这次回来不是陪着你参加什么宴会的,直说吧!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再不干涉我的生活!”

          沈莹转身看向她,凌冽的柳眉中,徒升起几分怒意,“你是我沈莹的女儿,是沈家的大小姐,就算你不愿意承认,但这也是永远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她讽刺的扯了扯唇,当她小时候需要妈妈的时候,这个狠心的女人怎么不带着这句话来到她身边呢?

          将全部的酸涩尽数压在心底,沈浅仰起头,美眸颤动,“所以呢?”

          “促成沈陌联姻,嫁给陌氏的继承人。”轻微一顿,沈莹又补充了句,“具体的晚宴上谈。”

          话音未落,就看到沈浅倔强的转过身,径直朝着玄关走去。

          一道轻飘飘的女声,在身后方响起——

          “你可以一走了之,但是你有为周边,所有和你有关系的同事朋友想过吗?他们的处境……怕是不太好了吧!”

          直接的威胁,明显的警告。

          让沈浅不得不脚步停滞,眸色幽沉。

          晚上七点,市中心金碧辉煌大酒店。

          包房里,沈家人均已到齐,对方却姗姗来迟。

          迟到了近一个多小时,来的还是上了年纪的女秘书。

          穿着正统的女士西装,戴着边框眼镜,一进来就要看看沈氏传闻中的大小姐。

          然后,就审视的目光在沈浅身上逡巡,最后,才缓缓的道了句,“要做我们陌氏集团的少夫人,需要先检查一下身子才行。”

          话落,沈浅顿时就有种想要起身离席的冲动。

          却不曾想,女秘书还单单的解释了句,“听说沈小姐在国外长大,受西方开放教育影响,我们必须先检查,才可安心。”

          “检查什么?”沈浅强压怒火反问。

          女秘书面不改色心不跳,直说,“是否完璧。”

          “具体点说呢?”

          “是不是处、女。”

          沈浅猛地站起身,没在说什么,但清冷的目光扫向了沈莹。

          不得不说,女秘书的话也刺激到了沈莹,她此刻的脸色也十分难看,正要说什么时,包房门却被推开了。

          一道颀长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高大挺拔,一身的军装,单手拿着军帽,犹如王者般的气势凛然,俊朗的五官在包房柔和的壁灯映衬下,狭长的眼眸略显迷离深邃。

          他一进来,沈浅就愣住了。

          怎么会是他?昨天晚上那个男人!

          陌寒生神情冰冷,挺拔的鼻梁在眼角内透射阴影一片,简单的往包房里一站,犹如将全部光线集中在他一人身上。

          他阴冷的视线环顾四周,最后落到了沈浅身上,深深的睇了她一眼后,转向了女秘书,沉声道,“如果是她的话,就不用检查了!”

          女秘书一愣,忙说,“可是陌先生……”

          “她已经和我睡过了,具体的我很了解。”

          清淡的一句话,说的云淡风轻,却让在座的人大吃一惊。

          沈浅更是如坠深渊,脸上的表情尴尬到了极限。

          第三章 娶不娶我?

          回到沈家,沈莹盱衡厉色的瞪着女儿,“沈浅,你是在国外长大的没错,但我没想到你竟然这么放纵自己!”

          她怒目切齿,高高的扬起了手腕,“男女关系这么混乱!沈家的脸都要被你丢尽了!”

          巴掌终究没有落下,却狠狠地攥紧了拳头。

          沈浅眸色微眯,冷然的嗤笑出声,“沈家?从什么时候起,你承认过我是沈家的人了?”

          沈莹气的胸膛起伏,“承不承认你也是我生的,这里就是你的家!”

          “哦?是吗?”沈浅淡然耸肩,眼中泛起的不屑更显凉薄,“那我从小到大需要母亲的时候,你在哪里?我爸爸病入膏肓急需用钱医治的时候,你又在哪里?所谓的沈家又在哪里?”

          沈浅精致的容颜上荡漾的笑容更显凄凉,“为什么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可以消失不见,当你和你的沈家需要我的时候,我就要舍弃一切呢?”

          看着女儿擦肩而过,沈莹竟被驳的哑口无言。

          这个叱咤商场的女强人,却在这一刻,在自己的亲生骨肉面前,饱尝了满满的挫败感。

          午夜,沈浅辗转难眠,下楼找水喝。

          却不慎在途径书房时,听到了她这辈子都不想听到的谈话。

          “老爸,沈浅真的会放弃继承权吗?”

          这道娇柔的女声,来自她那个同母异父的妹妹沈怡然。

          接着,一道低沉的男声响起,“当然了,你没看见陌家的人怎么羞辱她的,依她那种性子,怎么可能接受这种婚姻?不接受最终的结果,就是在放弃继承权文件上签字,到时候沈家的一切,就都是你的了!”

          沈怡然惬意的笑了笑,“除了沈家,我还想要陌寒生啊!他太帅了,又是军区少将,还是陌氏集团的继承人,这样的人选,最适合做我未来老公了!”

          “好,好,都是你的,只是在等几天,等沈浅耐不住性子了,等她签了放弃继承权的时候,不能心急!”

          这道女声,来自于沈家的女主人沈莹。

          “嗯,为了这一切,我就在等等……”

          沈浅就站在门外,言犹在耳。

          一瞬间恍然,这并不是所谓的逼婚,而是借着逼婚的幌子,让她放弃继承权。

          接下来,好顺理成章的将一切都交给沈怡然。

          她扯了扯讥讽的唇角,仰起头,心中却被一股酸楚的滋味噙满。

          这就是她所谓的家,所谓的亲生母亲,竟然联合起来设了个套,等着她往里跳……

          沈浅转过身,却只觉得胸口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剧痛,疼到了难以呼吸的地步。

          脚步艰难的回了房间,倚着门板的身体滑动,瘫坐在地板上,脑中回荡着这些年的一幕幕。

          当初父亲病入膏肓,急需十几万的手术费,她回到了沈家,沈怡然趾高气扬的对她说了句,‘跪下求我!’

          一向心高气傲的沈浅,为了父亲,她照做了。

          屈辱的双膝贴近地板的一刻,她将自己一切的尊严都抛下,只希望这个所谓的家,能略微的施以援手。

          但结果,却只得到了沈怡然嘲讽的冷笑。

          她说,‘想要从沈家拿钱救你爸爸,做梦去吧!’

          那句话,时至今天,一直刻印在脑海里,无法抹去。

          现如今,父亲早已和她天人永隔,沈家人竟然还想利用她,简直做梦!

          她不会让他们得逞的!绝不!

          翌日,军区训练场。

          清早的操场上,一排排赤着精壮上半身的男人,在奋力的做着俯卧撑,最前面一排,每个人身上坐着一位教官。

          而为首的,则是俊美如天袛的男人,冷沉的俊脸上,阴冷的毫无表情,却在视线划过某处时,一抹诧然从他锐利的鹰眸中闪过。

          他注视着不远处出现的娇弱身影,唇角不悦的紧了紧。

          这个女人怎么进来这里的?

          豁地起身,道了句,“休息五分钟!解散!”

          伴随着满操场几十人齐刷刷的起身,动作整齐划一,沈浅不禁赞叹,果然是军人,行事作风都这么严谨。

          下一秒,一道巨大的力道猛地袭来,拖拽着她进了大楼。

          办公室里,他视线清冷的扫着她,阔脸浓眉,眸光熠熠有神,像黑夜下流动的光,近距离的注视,让沈浅还是有些不适应,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你怎么进来的?”

          他俊脸阴沉,声音也压的极地,满含气势。

          沈浅仰着头和他对视,淡淡的回道,“我说是你的未婚妻,他们就让我进来了。”

          未婚……

          陌寒生明显的黑眸闪了闪,不怒反笑的看着她,倏然,唇角弯出极浅的弧度,一步步走向她,将她逼向墙角,毫无退路时,方才一字一句道,“这么说,你是同意结婚的提议了?”

          沈浅看着他,美眸婉转,“同意谈不上,我只是想听听陌先生的意思。”

          “你指的什么?”他盯着她,不知不觉间沈浅的脸颊微微泛红,像三月的桃花,尤为俏丽。

          “你想娶我吗?”她声音极低。

          突然在一个萍水相逢的男人面前问这些,沈浅的心里尤为忐忑,瞬间,脸颊变得更红了。

          军靴在地上慢慢的敲出声音,时间在一点点流逝,就在沈浅被憋得有些窒息的时候,他忽然唇角划过邪魅的笑容,缓缓开了口,“是你的话,可以考虑。”

          睨着眼斜着她,强调里带着罕见的轻柔,让沈浅心脏猛地一紧,脸红的宛如火烧。

          她呼吸一紧,又道,“你不是军人吗?军人不应该干脆一点吗?到底是想娶还是不娶,痛快一点!”

          陌寒生忍不住一笑,抬手撑在了她脑侧,忽然抬起她的下巴,看着她柔软的唇瓣,快速的俯身吻了上去。

          陌生的男性气息包含着烟草的味道贯穿沈浅的心肺,她错愕的瞠大了眼眸,看着面前放大的俊脸,脑中轰鸣一片空白。

          在放开她的一瞬,他低哑的声音也在她耳畔响起,淡淡的,却带着笃定的味道,“娶!”

          沈浅从惊鸿中挣脱,莞尔一笑,“好,那你现在跟我去个地方!”

          驱车回了沈家,面对着满屋子的人,沈浅从容挽着陌寒生的手臂,两人站在客厅里站定,她淡笑道,“我决定了,和寒生结婚!”

          第四章 以后叫我姐夫

          此话一出,所有人哗然。

          包括沈莹,和丈夫欧建雄,神色微愣住了。

          乃至正好走下楼的沈怡然也突然一惊,还站在楼梯上,就慌忙的走了过来,上前道,“寒生哥哥,你真的要和我姐姐结婚了吗?”

          她那单纯的模样,清丽的脸庞上,若隐若现的一丝失落尤为鲜明。

          就连嗓音也娇滴滴的,好像嗓子里含了糖,道出的声音忍不住让人身体都酥了。

          面对所有人的惊诧和隐隐的哗然,陌寒生对此熟视无睹,他面色沉冷,脚步稳健,一步步来到沈怡然面前,高大的身影,瞬间将她笼罩在挺拔的阴影之下。

          伸出的大手轻抚着她的脑袋,动作极轻,满含柔情,但声音却冷冽低沉,只说,“是啊,我要和浅浅结婚了,以后就是你的姐夫了!”

          沈怡然错愕不已,如遭电击般僵在了那里。

          她嘴里小声呢喃着,“寒生哥哥……”

          他却再也不予理会,阴郁的眼眸中,找不出方才一丝一毫的温柔,亦或者,他的眸子里,就从未有过类似的柔情!

          侧身又绕到沈浅身侧,他握住了她绵软的小手,看向了沈莹和欧建雄,“伯父伯母若是没有意见,我和浅浅就去拜访我父亲了。”

          沈莹急忙从尴尬的情绪中挣脱,连忙微笑,“没意见,当然没意见了!”

          从沈宅出来,沈浅总算松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总算扳回一个回合。

          想利用这次的逼婚,让她放弃沈氏的继承权,怎么可能,她沈浅可没有那么好欺负!

          她紧了紧拳头,却在这时,一只温热的大手揽上了她的纤腰。

          陌寒生似是感知到了她的情绪,俯身薄唇凑到她耳边,低沉的声音满含抚慰的气息。

          “和自己家人作对,你和他们关系不好吗?”

          温热的气息在耳畔萦绕,瞬间平添了几分暧昧的味道,沈浅只觉得脖颈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扯唇冷笑的同时,从他怀里闪躲开。

          “我没有家人,他们也不是。”

          留下了这句话,就径上了车。

          看着她疾步的背影,陌寒生的眼底衍出一种复杂的情绪。

          接下来是去拜访陌家。

          陌氏是医疗企业,在国内极聚盛名,旗下有几十家私人医院,名医云集。

          而沈氏又是几代从医,有着百年传承的医世家族,这也是为何单单要两家联姻的一大根本原因。

          驱车抵达市中心的安仁医院。

          这是陌氏集团下属最大的医院,也是本市,乃至全国最出名的三甲医院。

          顶层的院长办公室里,见到了陌氏集团的董事长,也是安仁医院的院长陌怀文。

          五十多岁的模样,气质文雅,神态威严,一举一动间都影射着掌控全局的气魄,绝非泛泛之辈。

          沈浅初次见面,为表示友好,礼貌的上前行礼,“陌伯伯,您好。”

          一侧的陌寒生就显得随意了很多,轻声介绍说,“爸,她就是沈浅。”

          男人审视的目光在沈浅身上盘旋,片刻后,才有了开口的趋势,突然开腔,声音难免有些清冷。

          他说,“沈小姐,恕我直言,对未来的儿媳妇,我没有过多的要求,唯一一个,就是要有足够的能力。”

          至于这个所谓的能力,到底指的是什么,沈浅很快得到了证实。

          陌怀文递给她一份病例,待她打开翻阅时,他也说,“这位患者肺癌晚期,需要做肿瘤切除手术。”

          “不仅仅是肿瘤切除,而且还是肺加上胸膜全切。”沈浅查看病例后道。

          陌怀文幽深的视线看向她,“沈小姐有把握吗?”

          “您的意思是……”

          “从现在开始,他是你的患者了!”陌怀文态度鲜明,这就是一道测试题,如果沈浅的手术成功了,也就通过了他的考核。

          突如其来,让人猝不及防。

          陌寒生扫了眼病例,寒眸急速的缩了缩,“爸,这……”

          话没等出口,就被沈浅拦下了。

          她纤白的柔荑覆上他骨节分明的大手,清淡的美眸里,信心十足,笃定的目光看向陌怀文,淡道,“陌伯伯既然这么决定,必定有您的道理,我们做小辈的,听从就是。”

          陌怀文浅然一笑,这个女子,倒是很懂礼数。

          择日不如撞日,转瞬安排的手术,让陌寒生的俊脸上染上了几分薄怒。

          沈浅换了手术服,和同组的手术医生护士打了招呼后,便开始准备手术。

          这是一场开放式观摩手术,除了陌怀文之外,还有数十位院方资深教授,霎时间,气氛如临大敌,每一位老教授脸色凝重,秉承着替陌氏好好挑选少夫人为己任,认真负责。

          沈浅手法娴熟,快速的为患者开胸后,开始肺部全切,加上胸膜恶性肿瘤,每一步都需要异常小心。

          但她技术纯熟,熟练的操刀,让楼上观摩的每一位教授看的目瞪口呆。

          接下来,大半个胸腔必须全部掏干净,还要术侧填充,防止纵膈移位,这对每一位胸外科的医生来说,都是巨大的挑战,但对沈浅来说,却不过是稀疏平常的小手术。

          异常费时的手术,她只用了不到一半的时间,就做完了,而且手术圆满成功。

          刷新整个医学界的新高。

          令陌怀文忍不住起身,为她鼓掌,并对其他人说,“这就是我陌氏的儿媳妇,也是未来陌家的少夫人!”

          得到了陌怀文的认可,也算是不虚此行,沈浅微微叹息,礼貌的行礼过后,转身去换衣服。

          陌怀文却对儿子说,“晚上,带她一起去晚宴吧!”

          陌寒生看了看父亲,清冷的神情没有多少变化,只是漆黑的眼眸注视着沈浅离去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第五章 别打她主意!

          晚上八点,皇宫大酒店门前。

          一辆银色的路虎揽胜在一道近乎完美的飘逸后,缓缓的驶入了停车位。

          一身手裁西装的陌寒生率先下车,绕过来,打开副驾驶的车门,伸出左手将手背递到了里面女人的面前。

          这是沈浅第一次见他不穿军装。

          短短的相识,只见了差不多四次面,除了第一次的身无寸缕,到现在的西装革履,恰到好处的掩饰了这个人无所不在的锐利,反衬的越发温润如玉,犹如谦谦君子一般。

          “下来。”

          见她微微发愣,他轻声的提醒了句,微笑清隽,立刻引起了四周记者的一阵骚动。

          众所周知,陌氏继承人是某军区少将,身份显赫,又帅气的堪比天人,是本市第一的黄金单身汉!

          向来低调冷漠的他,今天出席晚宴竟然还带了女伴?必定引来媒体一阵不小的骚动!

          记者们的镜头纷纷对准车门里的沈浅,兴奋的难以言表。

          沈浅无奈的深吸口气,将手缓缓的交给他,神色冷淡的下了车。

          两人在人前站定,微笑的配合着大众拍照的需求。

          她长发披肩,身上穿着红色的及踝长裙,凹凸有致的将曼妙的身姿呈现,因为下车的缘故,裙摆摆动,旖旎的气息尽显,宛如妖精的轮廓上,美的逆天。

          记者们狂按快门,一时间,两人成了当晚的主角。

          喧闹的酒店大厅里,璀璨的水晶吊灯浮华夺人眼,清脆的碰杯声不绝于耳,和着男男女女的欢笑声,隔绝了外面夜幕的低沉和萧冷。

          “看的出来,你的医术很不错!”陌寒生侧身看着她,语气温和沉静,仿佛刚刚的阴郁略微的淡去了些。

          沈浅迎着他的目光,淡然一笑,“多谢陌先生夸奖,不过是略懂皮毛而已。”

          陌寒生隐隐勾唇,随手从侍者手里端过一杯酒,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把玩着,“能把那么高难度的手术做到出神入化的,想必国内也没有几人。”

          他虽然不懂医术,但是,能让父亲如此心悦诚服的,势必不简单。

          沈浅无谓的扯唇,“如果之前,那是一份你们陌家审核儿媳妇的试卷话,我还想说一句,人命不是儿戏,妄陌先生和陌董以后三思。”

          就在此时,不远处传来了一道清澈的男声——

          “寒生!”

          两人同时寻声看去,就看到一道修长高大的身影朝着他们快步走了过来。

          男人在两人面前停下,看到沈浅,璀璨的眼眸流光划过。

          他惊呼道,“我没有看错吧!寒生竟然在和女人聊天?”

          旋即,男人哂笑了下,“这位小姐好面生,寒生,不介绍一下吗?”

          陌寒生看了他一眼,才慢条斯理的开了口,介绍说,“这是我朋友,濮阳浩。”

          “这是……”他顿了下,意味深长的睇了沈浅一眼,清了下嗓子,才继续,“这位是沈浅,沈家的大小姐。”

          沈浅莞尔淡笑,却掩饰不住的心跳加快了几分,她刚刚差点以为他会脱口而出说成是‘这是我太太’了。

          “你好,濮先生。”

          “你好,沈小姐。”

          两人相互问候,濮阳浩却别有深意的看着沈浅,眸色带着复杂的情绪。

          他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面前的女人,沈家大小姐,想必是出身名门,而且面向可人,颜如渥丹肤塞凝雪,气质出众,绝对难得的美人,也难怪一向拒人千里之外的陌寒生会如此上心了。

          濮阳浩又说,“不知道沈小姐从事什么工作?”

          沈浅动了动唇,还没等说话,又被濮阳浩拦下,“先别说,让我猜猜……”

          他视线在沈浅身上周旋,最后,扫向了她的手,似是注意到了什么,不禁温和一笑,道,“沈小姐也是一位医生吧?”

          沈浅倒是不意外,只是平和的点点头,“濮先生好眼力。”

          “不知道沈小姐在哪所医院就职?”他继续问。

          这一次,却被陌寒生拦下,他的嗓音温厚沉实,只说,“普通医生而已,有什么好打听的。”

          说话时,幽深的眼眸紧紧注视着濮阳浩,言外之意,要猎艳,去一边,别打她注意。

          濮阳浩唇角轻微一瞥,冷哼了下,用眼神递了他一个鄙夷的神色,随之和沈浅微笑告别。

          等他走了以后,陌寒生才淡淡的解释了句,“他是一位军医,医术也是极好的。”

          沈浅低了低头,轻回了句,“嗯。”

          之后的时间里,两个人简单的聊了几句,就有其他借此想攀关系的人,过来和陌寒生寒暄聊天。

          沈浅也尽快抽身,去了一侧角落,安静的一个人喝着香槟,仿佛四周的喧嚣,和她再无瓜葛。

          晚宴的举办方是陌氏集团,陌怀文在大屏幕中,播放了下午沈浅的手术视频。

          在众人为执刀医生出神入化的医术叹为观止时,陌怀文沾沾自喜的介绍道,“诸位,实不相瞒,这位主刀医生,正式寒生的未婚妻沈浅小姐。”

          此时的沈浅徘徊在宴会一角,无心其他,没有注意到人群中的惊呼和雀跃。

          但濮阳浩却忍不住吃惊,过来询问,“寒生,这手术就是刚刚那位沈浅小姐做的?”

          陌寒生神色淡漠的端着酒杯,微抿了一口,放在口中细细品味,喉结滚动,才悉数吞下。

          看着他不动声色的样子,俨然是默认了。

          濮阳浩继续问,“你未婚妻?”

          “是。”这一次,他回答了。

          “我的天啊!这医术,太神了!而且看手法,好像是那位大师的徒弟呢!”濮阳浩兴冲冲的,不难看出,沈浅的医术引起了他浓厚兴趣。

          陌寒生侧身将杯子放进路过侍者的托盘里,微微眼眸低垂,衍生出的冷冽浑然天成,扫着身侧的男人,淡道了句,“别打她的主意。”

          濮阳浩朝着他嗤鼻,“知道了!你未婚妻吗?不会抢的!”

          看着濮阳浩仍旧痴迷大屏幕中的手术视频,陌寒生转过身,深邃的视线在大厅内逡巡。

          却没有找到那道熟悉的身影。

          而此时,一道娇柔的女声,却在他耳畔响起——

          “寒生哥哥……”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