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锁业排名 >男人疼爱老婆的30个小细节,你的老公及格了吗?

          男人疼爱老婆的30个小细节,你的老公及格了吗?

          2021-07-01 08:23:59情感与婚姻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我们哦!

          第一章 初入楚家 ? ? ? ? ? ? ? ?

          已是晚上十点,苏家的客厅里却依旧灯火通明。

          苏挽青斜躺在客厅的地上,面容本姣好的她,此刻的脸颊却高高的肿起,嘴角还有着还未干涸的血迹。

          苏挽青跪在地上,拉着妇人的衣角,颤抖的恳求道:"妈,我不要嫁给他,求求你了,啊!"苏挽青的恳求,换来的却是母亲林伊萍狠狠的一脚。

          本就伤痕累累的苏挽青,被母亲的这一踢,更是直接吐了一口血。

          一旁站着看苏挽青笑话的苏蕊惜见苏挽青吐血了,赶忙拉住林伊萍,貌似好心的说道:"妈,您可不能再打她了,您要是把她打死了,可没人代替我嫁给那个命不久矣的病秧子了。对了,我还听说,楚家的那个所谓的大少爷,不仅相貌丑陋,而且还整日疯疯癫癫的。"说完,苏蕊惜还佯装生气的嘟了嘟嘴。

          林伊萍宠爱的拉起苏蕊惜的手,拍了拍,"乖女儿,妈妈我有分寸的。妈妈自然不会让你嫁给楚家那个快要死的病秧子。"

          强撑着的苏挽青,看着从不给予她母爱的母亲,却能轻而易举的给予母爱给苏蕊惜,她好恨,可她却无能为力。

          她不明白为什么母亲每次看她时,眼神就好像是在看自己的耻辱一般。她从来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服从,甚至连结婚,都是代替姐姐所嫁。

          楚家虽是名门,可她要嫁的,却是楚家的一个快要死的男人,一个臭名远扬的男人。

          林伊萍见苏挽青依旧是那幅宁死不屈的模样,似是想到什么,伏在苏挽青的耳畔低声威胁道,"苏挽青,你别忘了苏琉澈还在我手上,还是说,你为了保全你自己,宁可牺牲你那个好弟弟?"

          苏挽青一听到苏琉澈的名字,身子不由地颤了颤,神情开始犹豫了。弟弟虽只是父亲的一个私生子,却一直待她很好。

          苏挽青的眼神开始变的空洞起来,好似终于做出了决定般,苏挽青颤颤巍巍的扶着茶几站了起来,无可奈何的苦笑道:"好,我嫁。"

          不知道是害怕新娘子反悔,还是楚家准备的有些仓促。苏挽青跟楚家大少爷的并没有大摆宴席,只是两家人简简单单的吃了一顿饭。

          饭桌上,楚家大少爷并没有出现,原本很是紧张的苏挽青,因此不由的舒了一口气。

          一旁的苏蕊惜自然知道苏挽青,为何会舒了一口气,便眨了眨眼睛,一脸无辜的问:"楚爷爷,为何妹夫不和我们一起吃饭呢?"

          楚老爷子显然没想到苏蕊惜竟会如此大胆,佯装什么事也没有的回答:"我那大孙儿,不喜欢热闹,便在上面一个人吃饭了。"

          楚炀栩吐血这件事,说什么也不能告诉苏家人。

          饭后,苏家人纷纷告辞,只留下苏挽青一人。

          苏挽青胆战心惊的在仆人的指领下,上了楼。虽是上了楼,却没被送进楚大少爷的房间,而是送到了另一个房间。

          仆人临走前,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大少爷身体有恙,还请大少奶奶先住在这个房间。"

          不用跟楚大少爷住一个房间,苏挽青自然是无比乐意。无事一身轻,苏挽青早早的就洗漱完,喝了仆人放在床头柜上的一杯牛奶,便与周公幽会去了。

          送苏挽青上楼的仆人,见苏挽青房间的灯已熄灭,想来牛奶也已经被苏挽青喝下,便悄悄拨通了电话。

          "三少爷,您让我做的事我已经做到了,还望三少爷可以放了我弟弟。是,谢谢三少爷了。"仆人也知道这样做,被楚老爷子知道了,绝对不会放过她,但为了她那个赌徒弟弟,她别无选择。

          海平公寓。

          "三少,你怎么确定二少一定会去大少奶奶的房间?"林子木好奇的问道。

          楚西爵摇晃着红酒杯,似笑非笑道,"就算我不给那女人下媚药,你觉得凭借楚少卿对楚炀栩的恨,他会这么容易放过楚炀栩的人吗?"别人也许不明白楚少卿跟楚炀栩之间的恩怨,但楚家人却是十分清楚的。

          半夜十一点,楚家二少爷楚少卿醉醺醺的上了楼,他没朝自己的房间走去,而是不带一点犹豫的走向了苏挽青的房间。他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货色,竟然同意嫁给他那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好哥哥。

          "咔嗒。"门被打开了,楚少卿径直走向床边。

          床上的苏挽青犹如睡美人般,一动不动的躺在席梦思上。如若不是苏挽青的胸口还微微起伏着,楚少卿一定会觉得苏挽青死了。

          楚少卿在黑暗中,一点点看清苏挽青的面容。真是一个美人儿,老爷子还真是疼楚炀栩。

          楚少卿情不自禁的伸手摸了摸苏挽青依旧还有婴儿肥的脸蛋,好滑,这丫头成年了吗,看起来好小啊。

          睡着了的苏挽青,突然感觉身体好燥热,在被子里扭动起来,脸上也出现了可疑的红晕。虽是黑夜,楚少卿无法看清苏挽青的脸色变化,但楚少卿却明显感觉到了苏挽青的变化。楚少卿伸手摸了摸苏挽青的额头,好烫啊,她发烧了?

          正当楚少卿在想该如何是好时,苏挽青突然拉住了他的手。梦中的苏挽青只觉得有一股清凉,划过她的额头,想也不想便抓住了这股清凉。

          楚少卿试图抽出自己的手,却不想被突变大力士的苏挽青,紧紧抱在怀中。睡梦中的苏挽青见自己终于没那么燥热了,便自顾自的喃喃说道:"唔,现在舒服多了。"

          这话一出,楚少卿瞬间黑了脸。他竟然因为这句话,有反应了。

          女人,是你先惹我的,你点的火,由你来灭。

          楚少卿一口含住苏挽青的唇,让意欲再开口的苏挽青只能发出"呜呜"声。楚少卿不再满足于苏挽青唇部的诱惑,也阻止苏挽青发出声音,他期待她发出那令他更加兴奋的声音。

          楚少卿用力亲吻着她的脖子,这是他在她身上留下的专属印记。

          楚少卿犹如打了兴奋剂般,一路向下,衣衫褪尽。

          两个人不知疲倦,在床上大展身手,好似不死不休般,一室旖旎。

          第二章 自杀 ? ? ? ? ? ? ? ?

          刺眼的阳光,透过窗洒进房间里。苏挽青的睫毛眨了眨,用手挡了挡阳光,试图从床上坐起来。

          嘶,好痛啊,她昨天晚上是被人打了吗?怎么感觉骨头都要散架了?苏挽青皱着眉头,轻揉着自己那酸痛不堪的腰。

          苏挽青掀开被子,正欲下床,却看见了自己白花花的大腿。什么情况,她昨天明明穿了睡衣睡的,睡衣呢?难道她昨天梦游,把自己衣服给脱了,不会吧。眼神再贴近肌肤往下看,苏挽青懵了,她怎么全裸了?

          等下,这手是谁的?苏挽青顺着健壮的手臂,终于看到了这条手臂的本尊。

          眼前男人其实还挺帅,这,这睫毛可真长,难道是他贴假睫毛了吗?

          苏挽青伸手戳了戳楚少卿的脸颊,哇,好有弹性啊。假睡的楚少卿,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勾引苏挽青,竟舔了舔唇。果然,他成功了!

          苏挽青喃喃自语道:"连舔唇都那么性感,真帅啊。"而此刻楚少卿的心里却想着,真是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

          "看够了吗,大嫂?"楚少卿微微颤了颤睫毛,讥讽道。

          "你,你是?"楚少卿的一句话,显然让苏挽青清醒了不少,是啊,她已经嫁人了,可他又是谁?

          "我是你的小叔。"楚少卿睁开眼睛,平淡的回答道。

          "小,小叔?你怎么在我房间。"知道楚少卿身份的苏挽青,赶忙拉着被子朝着床边挪了挪。

          这才意识到她的第一次竟然被自己的小叔子给占了,这对苏挽青来说,无疑比让她嫁给苏炀栩还要让她备受打击。

          她这一挪,一抹鲜红,成功映入楚少卿的眼帘。楚少卿有些震惊,他原以为纵使她看上去很干净,但一定不会是未开苞的花蕾,纵使昨天她的热情中带着隐藏不了的生涩,他也没相信她是个干净的女孩儿,不,现在应该是女人了。而且,还是他见证了她从女孩儿变成女人的整个过程。

          苏挽青顺着楚少卿看的方向看了过去,只见床中间的那抹血迹,犹如一朵妖艳的玫瑰,盛开着。

          苏挽青忽又想起刚刚她在楚少卿眼中,看到的那丝震惊,凄美一笑道:"小叔,毁了我你可还满意?"

          她还未见到楚炀栩,便失了贞,这让她以后还怎么面对他。

          楚少卿本以为苏挽青会因为这事儿,而死皮赖脸的缠上他,却不曾想到她竟会这么问他。突然其来的问题,虽令楚少卿有些措手不及,可他在商场混迹了那么多年,处理突发事件,自然是足够快的。

          楚少卿伸手用力抓过苏挽青的左手,苏挽青一下子被拉入楚少卿的怀中。

          楚少卿贴在苏挽青的左耳旁,暧昧道,"昨天你那么热情,我自然满意。"

          苏挽青的脸一下子通红,羞愤的瞪着楚少卿:"你胡说!"

          楚少卿不知道从哪儿变出了一张光盘,沙哑道,"那我们不妨来重温一下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儿好了。"

          苏挽青怎么也不会想到,楚少卿竟干出这种事儿来,愠怒道,"你混蛋!"

          这话一出,楚少卿不怒反笑道,"混蛋我不打算放过你了,你成功挑起了我的兴趣。"说完,楚少卿捡起地上散落的衣服后,便光明正大离开了苏挽青的房间。

          空荡荡的房间里,苏挽青正无声的落泪。她不敢大声的哭出来,只能不断的哽咽。

          无论是苏家还是楚家,她都只能过着寄人篱下,忍气吞声的日子,她好恨啊。

          苏挽青将床头还有一点点牛奶的杯子,狠狠的撞击在床头柜上,杯子碎了。

          苏挽青穿上了她最爱的那条白色长裙,画了些淡妆,坐在地上,拿过一块玻璃渣,对着自己的右手腕,狠狠的割了下去,血流的很快,苏挽青知道,她成功了,她割到动脉了。失血过多的苏挽青,昏死了过去。

          鲜血染红了原本白净的长裙,显得格外的妖艳。

          楼下,楚家除了楚炀栩跟苏挽青,其余人都已经准时聚在餐厅,一同吃早饭。

          楚老爷子瞅了瞅两侧的人,见苏挽青不在,便赶紧喊道,"张妈,你快去楼上,请大少奶奶下来吃早饭。"

          张妈听完楚老爷子的吩咐,便匆匆上了楼。

          楚老爷子这么做,让楚家的其他人更加不喜欢苏挽青这个刚入门的大少奶奶。

          张妈在苏挽青房门前敲了许久的门,见大少奶奶不开门,张妈便赶紧开了门,只见大少奶奶苏挽青此刻正躺在血泊当中。

          张妈吓得高声喊叫道起来:"啊!不好啦!大少奶奶自杀了!"

          等苏挽青再醒来时,她第一眼看到的竟是楚家的老爷子。

          苏挽青心中一阵的酸涩,她差点忘了,她哪儿还有选择生死的权利啊。

          楚老爷子见苏挽青不说话,便拉着苏挽青的手,异常慈祥道:"大孙媳妇儿,你怎么会想要自杀呢?有什么委屈,跟我这个老头子说说,别埋在心里啊。"

          苏挽青想要抽回手,可无奈她的身体太过虚弱,只能任凭楚老爷子拉着。她牵强一笑:"爷爷,我没事儿,就是不小心打翻了水杯。"

          楚老爷子自然清楚,她这是在撒谎。

          管家告诉他,昨天晚上二少爷跟大少奶奶在一起,而且还是整晚,再加上苏挽青脖子上的吻痕,楚老爷子自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楚老爷子不一会儿便从病房里走了出来,他想惩治楚少卿,但却清楚自己这个二孙子对于楚家的重要性,他在家族与苏挽青之间,终究还是选择了家族。

          谛华集团总裁办公室。

          "二少爷,果然如你所料,老爷子终究还是放弃帮助大少奶奶了。"慕言毕恭毕敬的汇报着手下从医院得知的消息。

          楚少卿将双脚放在办公桌上,双手交叉着,漫不经心道,"大少奶奶怎么样了?"

          慕言微微一愣,这是二少爷第一次对哪个女人,如此的关心,但还是面无表情的如实回答:"大少奶奶这次割到了动脉,幸好发现及时,不然恐怕早已香消玉殒了,对了,医生还在大少奶奶的体内检查到了媚药。"

          "恩?媚药?"

          楚少卿摸了摸下巴,回想起昨晚苏挽青的症状,果然与用了媚药后的症状,一模一样。她自己对自己下药,明摆着不可能,她怎么可能会知道,他会夜闯她的房间。那么,除此之外,就只有一种可能了,有人在搞鬼!

          "慕言,你去查一下,大少奶奶昨天都吃了什么,一定要查仔细了!"

          慕言依旧没有丝毫表情的回答:"是。"说完,便出了办公室。

          楚少卿闭上眼睛,竟发现脑海里全是苏挽青。

          他是不是该感谢那个给苏挽青下媚药的人呢?要不然,他又怎会见到她如此热情的样子。想着想着,楚少卿竟笑起来了。

          第三章 送上门的美味 ? ? ? ? ? ? ? ?

          "苏小姐,还请回去好好照顾身体,别让伤口感染了。"医生叮嘱着苏挽青。

          苏挽青莞尔一笑,"是,我明白了。"

          因为动脉大出血,她在医院足足待了一个月,终于得到了楚老爷子的允许,出院了!

          苏挽青对于自己这次的自杀显然是不满意的,不光没死成,而且还让自己留了那么多血,甚至还留下了疤。

          这一个月里,她可真的是被憋死了。她好久没去弟弟的学校看望弟弟了,她想趁着今天楚老爷子允许出门,便直奔商场了,她要给弟弟买好吃的。

          苏挽青正在商场购买着弟弟爱吃的零食,心情要多好,有多好。

          她正推着购物车,迎面便遇上了在学校时一直爱慕的陈子寒。

          陈子寒显然先看见了苏挽青,微微一笑道:"学妹,你也来买东西啊,最近怎么没在学校看到你,家里有事儿?"

          苏挽青身子颤了颤,有些紧张的回答道,"是,是啊。"

          两人的对话一直延续到双双结完账,苏挽青虽然心中爱慕陈子寒,却深知她与他再无可能,便一直故意无视陈子寒对她的好。

          出了商场,苏挽青正打算好好舒口气,身后却传来陈子寒的声音,"学妹,你有空吗?可以跟我谈谈吗?"

          苏挽青转过身,看到陈子寒眼中的期待,对于喜欢的人,她终究还是无法拒绝的答应陈子寒了。

          谛华集团总裁办公室。

          慕言从秘书手里接过咖啡,递给楚少卿。

          "二少爷,跟在大少奶奶身边的人,传来消息说……"话说到一半,慕言却开始犹豫,到底要不要告诉楚少卿大少奶奶现在在与男人幽会呢。上次他就发现了二少爷对大少奶奶与对其他的女人不同,难道……正在胡思乱想的慕言,被楚少卿踢了一脚,才清醒过来。

          "说,她在干嘛!" 楚少卿黑着脸,看的慕言后背直冒冷汗。

          "大少奶奶在跟她在学校喜欢的男生,一起吃午餐。"慕言被盯的毫无安全感,便把他所知道的,一口气全说了出来。

          觅爱西餐厅里,陈子寒跟苏挽青正有说有笑的共进午餐。

          这是苏挽青跟陈子寒第一次单独吃饭,本来她还有些放不开,可陈子寒却总是给她讲笑话,让她放松了不少。

          吃完了,陈子寒喊来服务员,正欲结账,却被告知已有人替他们结账了。两人正好奇是谁,苏挽青的身后传来恶魔般的声音。

          "大嫂,新婚一个月,便出来会情郎,不知道大哥知不知道。"楚少卿的声音,犹如地狱般的恶魔,迫使苏挽青转过身来看着越来越近的他。

          陈子寒的家世虽然算是挺好的,但远不及楚少卿。

          他很少参加上流人的酒会,自然也不会认识楚少卿这等人物。此刻听到楚少卿的说,心中不由充满疑惑,苏挽青什么时候嫁人了,为什么他不知道。

          按耐不住心中的疑惑,陈子寒不确定的问道,"挽青学妹,你结婚了?"

          苏挽青深知,有楚少卿在,她想不承认都不行。苏挽青紧了紧手,视死如归的回答道,"是,我已经结婚一个月了。"

          陈子寒全是眼中的震惊与不敢相信,这让苏挽青心痛不已。

          楚少卿见苏挽青承认了,便对着慕言说道,"把大少奶奶带回楚家!"

          慕言听到命令,赶忙令两个女保镖,"扶"着苏挽青出了西餐厅。

          楚少卿跟陈子寒没话说,转身便和苏挽青上了同一辆车。

          苏挽青沉浸过去那些有陈子寒的过往中,时而大笑,时而落泪,却没能发现楚少卿越来越黑的脸。

          直到苏挽青因为指甲深陷掌心,鲜血一滴滴流下,染红了车里铺着的白色垫子,楚少卿终于爆发了!

          "慕言,你下车,我亲自送大少奶奶回去。"楚少卿强忍住内心的愤怒,命令道。

          慕言在后视镜里亲眼目睹了二少爷那越来越黑的脸,得到命令后,想也不想便赶忙下了车,希望大少奶奶能够活着回楚家,不管了,还是快逃命吧。

          他伸手招来一辆出租车,真奔楚家。

          车子里一下子就只剩下了她和他,他们又单独在一起了。

          而还未清醒过来的苏挽青,依旧紧握着双手,沉浸在回忆当中。

          楚少卿扬起手,"啪!"大掌狠狠的落在了苏挽青尚有婴儿肥的脸颊上。苏挽青被这一巴掌瞬间打醒了,脸部的疼痛和手心的疼痛,让她不由倒吸了一口气。

          面如死灰的看着楚少卿,声音极其细微,却十足的坚定道,"小叔,这一巴掌可能消气?如果消气了,那我走了。"说完,苏挽青便伸出她那鲜血淋淋的左手,想要开门下车。

          楚少卿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放过苏挽青,拉着苏挽青的右手,猛的一发力,便成功让苏挽青投怀送抱。

          苏挽青抬起头,惊愕的看着楚少卿。

          楚少卿捏住苏挽青的下巴,发出魅惑人心的声音,"苏挽青,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那深邃的眼神,让苏挽青不由地颤了颤,"不,你不可以这样,我是你大嫂!"苏挽青挣扎着想要逃离楚少卿的怀抱,纵使她跟楚炀栩毫无感情,但她也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

          楚少卿突然大笑,阴翳的目光盯着着苏挽青,"大嫂?可跟你同床共枕的,是我,楚少卿,你的小叔子!"

          令苏挽青难以启齿的事,却被楚少卿说的如此稀松平常,苏挽青的眼眶一下红了。

          "啪!"苏挽青在楚少卿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给了楚少卿狠狠的一记耳光。

          苏挽青义愤填膺的看着楚少卿,毫无畏惧的怒骂道:"哦?是你吗,我还以为那晚的人是个禽兽呢。"

          听到"禽兽"二字的楚少卿,一下子红了眼,狠狠的掐住苏挽青的脖子,苏挽青用力拍打着楚少卿的手,可楚少卿却犹如着了魔般,不但没有松开苏挽青,竟还加大了手部的力量。

          苏挽青颤颤巍巍吐出几个字来,"有本事,你就杀了我,杀了我。"

          这句话一出,楚少卿竟松开了苏挽青。

          苏挽青被松开后,赶忙大口大口呼吸起来,真是个疯子,竟想要把她活生生的掐死。

          苏挽青自以为楚少卿的折磨到此结束,却没料想到,这还只是个开始。

          楚少卿按了按身旁的按钮,座椅一下子变成了小床。

          然而只顾着呼吸的苏挽青,没能发现这个变化。感觉呼吸顺畅起来的苏挽青,十分自然的往后躺,结果,她成功自己躺上了床。

          苏挽青挣扎着想要坐起来,正要坐起来,却被楚少卿一把推倒在床上,楚少卿成功将苏挽青压在身下了,他贴在苏挽青耳畔,语气暧昧的说了句,"送上门的美味,岂可不吃?"

          车里弥漫着暧昧不明的空气,两人香汗淋漓,任凭苏挽青如何挣扎,都无法推开身上高大的男人。

          慢慢的,抵抗竟变成了迎合,她真是个坏女人。

          第四章 楚炀栩的出现 ? ? ? ? ? ? ? ?

          因为某项活动太过剧烈,苏挽青不到一半儿,便昏死过去了,等她醒来时,她已经在她自己的房间了。

          苏挽青吃力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身上全是一块儿青一块儿紫的,楚少卿,你果然是一只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禽兽。

          苏挽青忍痛拿着干净的衣服,进了卫生间。她急于想要洗干净他在她身上流下的痕迹,她不知道她用力搓了多久,直到皮肤上的痕迹基本没有了,才穿好衣服,出了卫生间。

          "叩叩。"门被敲响了,仆人在外面提醒:"大少奶奶,该吃午饭了。"

          苏挽青擦了擦头发,声音轻柔道,"好的,我马上下来。"

          伸手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了看,苏挽青才发觉,已到午饭时间了。她这是睡了多久啊,一觉醒来,都过去了二十几个小时。

          苏挽青对于楚家一个家族的人,一起坐在一起吃饭,显然还不是很习惯。匆匆吃了一点点,便先行退席了。

          给苏挽青打扫房间的仆人们,怎么也没想到,苏挽青会这么快上来。

          "小桃,你听说了吗,昨天大少奶奶是二少爷抱着回来的。"春杏撞了撞身边正在扫地的小桃。

          小桃将手里的扫帚放置一旁,眉飞色舞道,"可不是吗,昨天我亲眼看见的,二少爷昨天还让我给大少奶奶换衣服,你可不知道啊,大少奶奶的身上……"

          小桃说到一半,便不再说了,惹的身旁春杏一脸的不痛快,晃了晃小桃说道,"快说快说,大少奶奶身上有什么?"

          本不敢继续说下去的小桃,突然有了说下去的胆量,便继续说道,"大少奶奶的身上,全是那事儿之后的痕迹。"

          "真的假的啊,大少奶奶不是还没见到大少爷吗?"春杏一脸茫然的看着小桃。

          小桃更加的兴奋道,"你傻啊,我都说了二少爷抱着大少奶奶回来的。"

          春杏恍然大悟,替楚炀栩打抱不平道,"没想到大少奶奶竟然背着大少爷红杏出墙,真是一个祸水。"

          小桃对春杏的反应,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样,三少爷交代给她的事儿,也算是成功完成了。

          两人打扫完,便开门想要离开,不想却看到了早早就到了自己的房门,听到房间里两人的对话后,正犹豫要不要进去的苏挽青。

          空气中弥漫着尴尬,苏挽青不想跟她们争辩,推开春杏跟小桃,便"啪!"的一声关上了门。

          春杏一脸嫌弃的对着门轻声骂道:"一女侍二夫,真是不要脸。"

          小桃恐春杏再继续骂下去,会招惹麻烦,便拉着春杏赶紧下了楼。

          虽然春杏是轻声谩骂,可苏挽青还是听到了。苏挽青不由的苦涩一笑,她也讨厌这种令人羞耻的行为,可她又能怎样,即使她将楚少卿的所作所为,告诉楚老爷子,楚老爷子也不可能因为她一个外人,而责怪楚少卿。

          苏家也好,楚家也罢,她一直都只能身不由己,苟且偷生的活着。一想到这儿,苏挽青的眼角落下一行行清泪。

          门突然被敲响了,苏挽青急忙擦了擦眼泪,开了门。

          门外是一个坐着轮椅的男人,长相与楚少卿有几分相似,不同的是,这男人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不像楚少卿如地狱的修罗。

          男人见苏挽青盯着他看,便先行开口自我介绍:"苏小姐,我是楚炀栩。不知道,能不能进去说话。"说完,竟扬起一抹温暖如春的微笑。

          苏挽青不觉看痴了,等下,他说他是楚炀栩?

          苏挽青又上下打量了一下楚炀栩,咦,真是可惜了一张好脸蛋。哎,既然都是夫妻了,那让他进房,也没事,苏挽青大方道,"可以可以,进来吧。"

          门被苏挽青关上。房间里只有苏挽青跟楚炀栩,苏挽青不会知道门锁已经被楚老爷子派人给损坏了。

          "挽青,我可以这样叫你吗?"楚炀栩标准的四十五度微笑道。

          苏挽青第一次与楚炀栩独处,手心紧张到不断出汗,苏挽青轻声说道,"可,可以。"

          苏挽青的紧张结巴,让楚炀栩噗嗤一笑,边笑边调侃苏挽青,"挽青别紧张,我们是夫妻啊。"

          苏挽青听到"夫妻"二字,脸上瞬间多了一丝红晕。

          苏挽青咳嗽了几声,佯装严肃的问道,"楚大少爷,你找我有事吗?"

          楚炀栩见苏挽青变的严肃起来了,便也不再调侃她了,语重心长道,"我二弟跟你的事儿,我已经知道了,我代替他,向你道歉,还请你别放在心上,我知道,他这是在报复我。"

          玩儿着手机的苏挽青,只听到了最后一句,好奇的问道,"报复,你们不是亲兄弟吗?你们之间有什么仇恨啊?"

          楚炀栩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推着轮椅到了阳台旁,看着天上的云,一言不发。

          正当苏挽青以为楚炀栩不打算说时,楚炀栩开口说话了。

          "从前有一对兄弟,喜欢上了同一个女孩儿,女孩儿一直很喜欢弟弟,可哥哥却觉得女孩儿应该跟自己在一起,觉得弟弟不配和女孩儿在一起。

          有一天,哥哥的朋友告诉他,只要女孩儿完完整整属于他,女孩儿就会选择跟哥哥在一起。那天,哥哥给女孩儿下了药,他得到了她。哥哥以为女孩儿会因此而嫁给她,可结婚那天,女孩儿逃婚了,哥哥开着车去追,结果两辆车撞到了一起,哥哥和女孩儿一死一伤。

          女孩儿死了,远在美国出差的弟弟赶回来参加了女孩儿的葬礼,弟弟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哥哥,眼神充满了愤怒,从此形影不离的兄弟二人,变的如同陌生人般疏远。"

          故事说完了,楚炀栩落泪了,一旁的苏挽青红了眼眶,原来,他们之间有过这么一段过往。

          苏挽青突然有些心疼楚炀栩了,如果她不问,他也不会将他那还未痊愈的伤口,再次撕开。

          他,一定很痛吧。

          第五章 他有未婚妻了 ? ? ? ? ? ? ? ?

          跟苏挽青说完话的楚炀栩,推着轮椅至门口,正欲开门,却发现门锁坏了。

          察觉到不对劲的苏挽青赶忙上前看了看,什么情况,之前不还是好好的吗,怎么一眨眼,门锁就坏了。

          楚炀栩无奈的抖了抖肩,对着企图挣扎的苏挽青说道,"门锁是爷爷弄坏的,你再怎么挣扎也是没用的,明天早上爷爷会让人当我们出去的。"

          苏挽青只好点了点头,示意楚炀栩好吧。

          第二天一大早,楚老爷子便亲自找人开了门。

          趴在床头睡着了的苏挽青,听到声响,赶忙揉了揉眼睛,见门真的开了,便叫醒了还在睡梦中的楚炀栩。

          楚炀栩在苏挽青的帮助下,回到了自己房间。他有多久没睡的这么沉了,灵儿,她是你找来的天使吗,你终于不恨我了吗,可是为什么你一次都不肯来找我?

          洗漱完毕的苏挽青,晃晃悠悠来到了餐桌旁。今天餐桌上的气氛,竟比往常热闹了许多。

          不明所以的苏挽青看了看楚老爷子,楚老爷子解释道,"大孙媳妇儿,今天啊,我那二孙子订婚,晚上有晚宴,记得穿的漂亮些啊。"

          订婚?禽兽还有人要?除了有点帅,有点钱,其他的也没有了。不管他了,他有媳妇儿就不会来骚扰我了,多么好的一件事儿啊。

          苏挽青心情颇好的带着从商场里买来的好吃的,到了凰誉高中。

          不一会儿便等到了苏琉澈。苏琉澈看见自家许久未见的姐姐,想也不想便直接抱住苏挽青。

          苏挽青很自然的摸了摸苏琉澈的脑袋宠爱道,"怎么样,最近学习怎样了,有没有乖乖听老师话?"

          苏琉澈使劲点了点头,十分自信的对自家姐姐说道,"我的学习你还不放心吗,什么时候差过,我最近都很听老师话的。"

          苏挽青放心的拍了拍苏琉澈的肩,将带来的吃的,交给苏琉澈,便上了出租车。

          苏琉澈看着自家姐姐渐渐远去,便也天真无邪的回去上课了。

          晚上的晚宴马上就要开始了。

          苏挽青换上了她一直很喜欢的天蓝色长裙,平常不怎么化妆的苏挽青,此刻也因为楚老爷子的要求,画了些许淡妆。

          来的人很多,可苏挽青却无意与人攀谈,便拿着一杯香槟,坐到了一个十分不起眼的地方。

          门被打开了,男女主角终于出场了。男人一袭黑色西装,女人一袭曳地长裙。男人英姿飒爽,女人高贵优雅。

          周围不断传出郎才女貌的说法,纵使她再讨厌楚少卿,也不得不承认,他今天晚上,确实挺帅的,可是为什么看到那女的勾着他的手,她会有那么一点点的心酸与疼痛呢?

          订婚仪式很快就在人们的一声声祝贺中,结束了。

          苏挽青正欲带着她那吃撑了的肚子,上楼休息,却被楚少卿喊住了。

          "大嫂,我还没跟你介绍我的未婚妻呢,她叫乔希冉,是康前集团的千金。"

          苏挽青转过身,对着楚少卿跟乔希冉微微一笑,便匆忙上楼了。

          她没有看到楚少卿嘴角的那抹笑意,可是楚少卿身边的乔希冉却注意到了。

          他们之间的关系肯定没那么单纯啊,看来她要多催促催促楚老爷子跟她爷爷了,大嫂,我倒是想看看,你是怎么勾引男人的?乔希冉心中不禁嘲讽起苏挽青。

          苏挽青回到自己的房间,竟感觉自己的心脏疼痛不堪,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习惯了楚少卿的存在。她明明很讨厌楚少卿,却在他介绍他的未婚妻时,心脏一阵又一阵的抽痛。

          房门再次被敲响了,苏挽青从地上缓缓站了起来。

          门开了,是满身酒气的楚少卿。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