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锁业排名 >因为失传已久的九阳神功突然重现江湖,引起一场腥风血雨,九大名门正派不幸被卷入江湖争斗中.

          因为失传已久的九阳神功突然重现江湖,引起一场腥风血雨,九大名门正派不幸被卷入江湖争斗中.

          2021-10-02 14:34:05睡前短片

          第一章 宁海大学

          “爸,今天我就要跨进宁海大学了,您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宁海城宁海大学大门口,一名少年静静的站在校门口,看着头顶上方“宁海大学”四个古朴的大字,嘴里发出了一声轻叹。

          少年名叫叶秋,乃是今年宁海大学新一届的学生,今天是第一天来学校报道。

          和其他学生欣喜兴奋的表情不同,叶秋的脸上没有兴奋,没有喜悦,没有期待,有得只有数不尽的落寞和萧瑟。

          宁海大学,乃是华夏国整个南方最著名的大学,每一个家长都以自己的孩子考上宁海大学为荣,可是叶秋的父亲却在他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天撒手人寰,这对于从小和父亲相依为命的叶秋来说,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了,他背负着父亲的遗愿,来到了这所曾经梦寐以求的大学。

          看着那几个巨大的字眼,叶秋的眼角隐隐有泪花在闪烁,他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父亲那张苍老焦脆的脸庞,想到了父亲为他付出的种种,最后却来不及享受他考上大学的喜悦,他的心里就是阵阵刺痛。

          “咦,这不是叶秋吗?”就在叶秋伤感缅怀的时候,一阵略带嘲讽的声音响起。

          叶秋转头一看,发现几名男女正从自己的身边走过,其中一名看似带头的男子却停下了脚步,看着自己。

          这人竟然有些面熟?仔细一看,竟然是初中的同学张伟,在他的旁边,还有一名长相清纯的女孩,同样是初中的同学赵雅倩,顿时一愣,他们怎么在这里?难道他们也考上了宁海大学?

          “叶秋,你在这里做什么?难道是来参观宁海大学的?”张伟呵呵一笑,一副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叶秋,在他看来,这个曾经班上的问题学生,绝对不可能考上宁海大学。

          “不好意思,我是来念书的!”叶秋朝着宁海点头示意了下,算是打过招呼,然后冷冷的朝着张伟说道。

          “念书?哈哈哈,就凭你这种只会打架斗殴的败类也考得上宁海大学,你别开玩笑了!”张伟一脸的讥讽。

          听到张伟的话语,一旁的赵雅倩眉头微微皱了皱,似乎对张伟这样辱骂以前的同班同学很不满,就要开口说话,却听到叶秋冷冷的声音响起:“这和你有关系吗?”

          说完之后,也不理会张伟,踏步就朝校园走去。

          “你站住……”眼见叶秋如此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张伟脸色一怒,当场怒哼道。

          三年前,他和叶秋同在宁县三中读书,可是不少被叶秋欺负,不过高中的时候他顺利的考上了宁海一中,通过三年的努力,终于考上了宁海大学,也算是扬眉吐气了一把,最重要的一点,自己梦中情人赵雅倩也考上了宁海大学,今日就约了宁海一起前来报道,同行的还有几名高中同学,谁能够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叶秋。

          原本想要洗刷下叶秋,谁知道这小子竟然也考上了宁海大学,这让他心里很是不爽。

          如今的张伟早已经不是三年前的张伟,特别是自从他的父亲当上宁海市市政府议员的时候,他就一直受到同学的追捧和老师的赞赏,什么时候受过这等冷落,特别还是当着宁海的面,顿时就怒了。

          “怎么,三年前被揍得还不够惨?”叶秋停下了脚步,回头冷冷的看了张伟一眼。

          “叶秋,我早已经不是三年前的我了,这里是宁海市,这里不是宁县,我父亲已经是宁海市市政府议员了,你还敢动我不成?”张伟冷笑了一声,有一个市政府议员父亲,可是让他底气大增。

          在高中的时候,就算是学校那些最调皮霸道的学生,也都要给他几分面子。

          叶秋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张伟的父亲三年前不过是宁县的一个普通科长,怎么三年的时间就变成了市政府议员?这起码也是副处级干部吧?

          看到叶秋皱眉,张伟还以为他怕了,顿时更加得意道:“叶秋,我们好歹也是同学一场,我也不为难你,只要你马上下跪向我道声歉,以往的种种,我就不追究了!”

          “那你继续追究吧!”叶秋看也不看张伟一眼,大步的朝着大学里面走去,只留下一个萧瑟孤傲的背影!

          张伟的父亲是小科长也好,是市政府议员也好,都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他只想安安静静的读完四年大学,完成父亲的遗愿。

          看到叶秋如此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张伟的脸面有些挂不住了,这一年多以来,还从来没有人这么不给自己面子。

          特别还当着赵雅倩的面,这让自己的脸往哪儿搁?

          “韩虎,你去查查这小子进的哪个系,妈的,这里可不是宁县,还敢这么嚣张,太狂妄了……”张伟直接朝旁边的一名男生说道。

          “恩!”那名男生点了点头。

          “张伟,你这是要做什么?”一旁的赵雅倩挑眉道。

          看到叶秋那孤傲落寂的背影,她的心里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疼,如今听到张伟的话语,只担心张伟会欺负叶秋。

          “呵呵,阿雅,放心吧,大家好歹也是初中同学,我不会对他做什么的,最多只是让他向我道歉,你也知道,初中的时候,我可被他欺负惨了!”张伟赶紧换上了一副笑脸。

          赵雅倩眉头皱了皱,显然不相信张伟只是为了让叶秋道歉这么简单,可是大家都是同学,她也不好多问什么。

          “那好吧,大家以前毕竟同学一场,希望你不要闹得太大,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之后,赵雅倩赶紧加快了脚步,朝着叶秋追去。

          三年前,叶秋可是校园一霸,班上的男生几乎都被他欺负了一个遍,那时候她其实很厌恶叶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三年过去了,当再一次看到叶秋的时候,她却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心疼,如今张伟明摆着是想要对付叶秋,她总觉得自己该提醒下叶秋。

          毕竟,张伟已经不是三年前的张伟,这也不是宁县,而是宁海大学。

          叶秋自然不知道张伟已经打算对付他,就算知道,以他的性格也不会放在心上。

          三年前,他一个人就敢把班上凡是想要欺负他的人打了一个遍,这三年来,虽说已经很少打架,可是并不代表他会任人宰割,心里想着父亲的话,抱着一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心态来到了新生报道处。

          如今正值九月,对于地处海边的宁海市来说,还有些热,新生报到处设置在教学楼前的广场上,此时里面已经排成了数条长龙,几乎是每一个系排成两排,最前方是大二大三的学姐学长们在接待新生。

          叶秋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找到了自己所在的系中文系。

          宁海大学最出名的就是中文系,也是人数最多的一个系,看到前方足足有着三百多米长的长龙,叶秋彻底的傻眼了,这要排到自己,那得等多久?

          “叶秋……”就在叶秋犹豫要不要先找个地方休息会儿,晚点再来排队的时候,一道悦耳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回头一看,发现竟然是赵雅倩。

          她竟然跟了上来。

          比起三年前那个留着一头短发的假小子来,如今的赵雅倩明显漂亮了很多,首先是一张让无数女人羡慕的美丽脸蛋,一头乌黑的秀发随意的披在两肩,身上穿着一套白底碎花连衣长裙,看上去文静大方纯情!

          “你怎么来了?”叶秋读初中的时候乃是班里一霸,而赵雅倩却是尖子生,两人几乎没什么接触?刚才她还和张伟一起,怎么现在就跑来这边?

          “这不是看你孤单,过来看看嘛,你也是中文系?”赵雅倩微微一笑,嘴角露出了两个可爱的酒窝。

          “恩!”叶秋点了点头。

          “还没报道?”赵雅倩眼睛眨了眨。

          “恩,没想到这么多人报考中文系,早知道就早点来了!”叶秋苦笑的点了点头。

          “嘻嘻,没关系,你跟我来……”赵雅倩嘿嘿一笑,一把拉着叶秋就朝另一边奔去。

          骤然被一双嫩白的小手抓住手心,叶秋心脏莫名一跳,身体不由自主的就跟着赵雅倩朝着旁边奔去,看到她那随风吹散的乌丝,竟觉得心头一热。

          “你这是带我去哪儿?”等到跑出了人堆,叶秋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报道。

          “你等一会儿就知道了!”赵雅倩故作神秘道。

          叶秋无奈,只好跟着赵雅倩冲进了教学楼,来到了一个单独的办公室,办公室里面只有一个人,正趴在办公桌前书写着什么?

          赵雅倩松开了叶秋的手,轻轻的敲了敲门。

          办公室的那道人影闻声抬起头来,竟然露出了一张和赵雅倩有着七分相似的脸庞,只不过比起赵雅倩的清纯靓丽来,她的眉宇之间更多了一份成熟。

          “你来这里做什么?”看到来人是赵雅倩,那名女子微微皱眉道,皱眉的动作竟然和赵雅倩一模一样。

          “嘻嘻,当然是来报到的!”赵雅倩嘿嘿一笑,看到办公室没其他人,已经凑了上去。

          “报到?不是有人在接待吗?”

          “姐,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们中文系每一年人数都是这么多,现在外面太阳那么大,排了两三百米,你总不能让我在太阳底下晒个几个小时吧,反正你也是中文系的导师,就帮我提前办个手续吧?”

          那名女子直接翻了个白眼,这丫头,这是走后门来的。

          有心想要呵斥几句,可是毕竟是自己的妹妹,办就办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通知书带来了吗?”赵雅兮开口道。

          “当然带了!”赵雅倩赶紧掏出了一张大红的通知书,递给了对方。

          还转头朝着愣在门口的叶秋说道:“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把通知书拿出来,一起办了!”叶秋这才明白她是带自己来走后门的,只是让他没有想到是赵雅倩竟然还有一个姐姐,而且似乎还是中文系的导师?

          当下赶紧掏出了自己的通知书递了上去,有捷径可走,他可不会傻到再去排队。

          赵雅兮顿时白了自己的妹妹一眼,这丫头,自己来走后门也就算了,还带了一个男生来,这妮子该不会是喜欢这个小子吧?

          不过当着叶秋的面,也不好发问,只是抬头扫视了下叶秋,发现叶秋长相极其斯文,身上的穿着也是朴素,甚至衬衫的领口都有些破旧,看上去倒像个好人。

          再接过叶秋的通知书一看,六百八十六分,好家伙,成绩比宁海大学的录取线高出了三十多分。

          再一看资料,发现竟然是宁县三中学生之后更是诧异,要知道,宁县三中只是一所最普通的高中,不要说和市里面的几所重点中学相比,就算和宁县一中比起来也相差甚远,每一届高考,有人考上本科已经是大幸,现在竟然考这么多分,这不简单啊。

          对叶秋的感官立马好了很多,迅速的将两人的资料填好,拿出了一份文件递给了叶秋:“叶秋同学,这是你的入学资料还有寝室号,你先回寝室休息休息,明天正式上课,在中文系三班,我是你的班导师,赵雅兮!”

          “谢谢老师!”叶秋赶紧接过文件,没有想到赵雅兮这么年轻就已经成为了大学的班导师,而且还长得这么漂亮。

          特别是那胸脯,竟然这般爆满,好似要撑破那件白色的衬衫一样,若是能够摸上一摸,那得多好?

          “恩,下去吧!”赵雅兮轻轻的挥了挥手。

          叶秋感激的点了点头,转身就朝外走去,赵雅倩想要跟上,却被赵雅兮给叫住,只能够无奈的朝着叶秋投去一个歉意的眼神,叶秋表示明白,微笑着走出了办公室,顺带将房门带上。朝着寝室的方向走去。

          “他是什么人?”等到办公室只剩下两姐妹之后,赵雅兮劈头就问。

          “我初中同学!”赵雅倩开口道。

          “真的?”赵雅兮有些不太相信,可是看到自己妹妹自然的表情,又觉得不像是说谎。

          “当然是真的,难道你还以为是我男朋友不成?”赵雅倩顿时翻了个白眼。

          “不是就好,记住姐姐的话,大学里面最好不要谈恋爱,到时候受伤的只会是你自己!”看到赵雅倩真挚的眼神,赵雅兮也明白自己想多了。

          “放心啦,姐,我知道的,如果没事,我先出去了,还不知道自己的室友是谁呢!”

          “去吧去吧!”

          ……

          另一边,张伟已经坐在了自己的寝室中,有个市政府议员父亲,他自然不用像其他的学生一样还要去排队报到,早有人为他安排好了一切,不仅是他,就连他身边的几个一起进入宁海大学的人也一起安排在了同一寝室。

          “张伟,查到了,那小子在中文系三班,寝室是在306!”张伟正在寝室抽烟,被他叫出去打探消息的韩虎推门而入道。

          “中文系三班?妈的,这不是和阿雅一班吗?操,这王八蛋竟然能考上中文系?”一听到叶秋竟然被安排在了和赵雅倩一班,张伟顿时就怒了。

          “你打算怎么办?”另一名脸色有些苍白的男生冷冷道。

          “先去他寝室,给他一点教训再说,走!”张伟说着,已经率先朝外面走去,其他几人相互对望了一眼,也是跟着他朝306寝室奔去……

          以他们在宁海市的身份,教训一个外来新生,这不算什么吧,也正好向大一的其他学生展示下自己的实力……


          第二章 校园冲突

          叶秋背着一个大包,来到了306寝室,寝室的门锁着,掏出了从赵雅兮那取来的钥匙打开了房门,推开一看,发现这是一个普通的四人间,除了他之外,其他的三人都到了。

          一人正趴在电脑前看片,发现有人进来,一把将笔记本电脑合上,显然不知道在看什么禁忌片,一人躺在床上睡觉,听到门响,也没有半点动静,另外一人却是坐在床上看书,看到叶秋进来,只是抬头扫了一眼,就继续埋头看着自己的书,仿佛他不存在一般。

          反倒是那名合上电脑的同学跳了起来,满脸笑容的朝着叶秋说道:“你好,我叫李涵,你应该叫叶秋吧?”说话的同时,还朝叶秋伸出了右手。

          “恩……”叶秋点了点头,却并没有伸手和他对握,谁让这小子刚才还将手伸进裤子里呢?一边看着禁忌片,一边将手伸进裤子里,谁都知道在做什么?

          眼见叶秋没有和自己握手,李涵也不在意,反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指了指左边下排的一个铺说道:“这本该是你的床铺,可是我有些恐高,在上铺睡不踏实,你不介意和我换个床铺吧?”

          “呵呵,没事!”叶秋摇了摇头,睡上铺睡下铺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影响。

          微笑着将自己的背包放在了上铺的床上,这才仔细的打量了下自己的几个室友。

          李涵长得不算高,大约只有一米六五,身材瘦小,戴着一副眼镜,配合脸上猥琐的笑容,看上去要有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那名躺在床上看书的人也戴着一副眼镜,不过比起李涵的猥琐来,他却显得斯文了很多,人长得也挺俊秀的,甚至比起叶秋来还要俊秀,这让一向心宽的叶秋也有些妒忌,特别是他认真看书的模样,若是让女孩子看到了,还不知道引起多大的骚动。

          至于另外一名躺在床上睡觉的家伙,则看不清楚面庞,不过从他的背影看,应该是一个胖子。

          就在叶秋犹豫要不要和那个看似斯文,实际上酷酷的家伙打个招呼的时候,寝室的门“砰!”的一声被人推开了,然后就看到张伟一马当先的闯了进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四名精力过剩的男生。

          “这位同学,请问你……”

          “啪!”李涵本能的想要上前询问,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张伟就是一巴掌煽在了他的脸上,李涵身材本来就瘦小,这一巴煽下去,顿时将他煽得朝一旁摔去,鼻梁上厚厚的眼镜也掉在了一边,一手捂住自己的脸庞,隐隐有血迹自嘴角溢出。

          看到这样的一幕,那名正在看书的斯文男再一次抬起头来,看向了张伟等人,脸上不惊不讶,只是眼中闪过一抹疑惑。

          而那名躺在床上睡觉的家伙,却是继续躺在床上睡觉,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

          “张伟,你这是做什么?”叶秋却是怒了,在这里,怕是只有自己和张伟结怨,他们却是一来就动手,连不相干的人也不放过,这也太可恶了一点。

          “做什么?当然是找你这个老同学聊聊,好了,其他人给我滚出去!”张伟冷冷的扫了寝室的其他人一眼,淡淡说道。

          李涵挣扎着爬了起来,看了一眼叶秋,又看了看虎视眈眈的张伟等人,也顾不得寻找自己的眼镜,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除此之外,那名斯文男依旧垂下了脑袋看着自己的书,而那名胖子也是躺在床上睡自己的大觉,一时之间,张伟的脸色有些发烧,那睡觉的也就算了,连那个眼镜男也这么不给自己面子?

          “先把这两个王八蛋给我轰出去!”脸面有些挂不住的张伟怒吼了一声。

          早就虎视眈眈的韩虎几人就要扑上去,可是叶秋却是一步拦在了他们的身前。

          这是自己和张伟的事情,刚才已经连累李涵挨了一巴掌,现在怎么能够再连累这两个新同学?

          “张伟,有什么事冲我来就行,不要连累他人!”站在韩虎的身前,叶秋冷冷说道。

          “呵呵,本打算看在老同学的份上,给你留点面子,既然你这么不识趣,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韩虎,先教训教训他,再把这两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给我扔出去!”张伟怒哼道。

          韩虎狞笑了一声,身子朝前一步,一拳就朝叶秋砸来。

          作为学校跆拳道的高手,要对付一个瘦弱的乡巴佬,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然而让韩虎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出拳的刹那,叶秋已经瞬间一步踏出,然后一记漂亮的左勾拳砸在了他的下巴上,直砸得他脑袋朝后仰去,整个人也是连连后退。

          “张伟,你这是忘记了我的手段不成?”一拳砸中了韩虎,叶秋的嘴角也是浮现出了一抹狞笑,右手握住左拳,轻轻一捏,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响。

          看到叶秋脸上的狞笑,张伟这才想到这家伙可是曾经打遍宁县三中无敌手的单挑之王,顿时脸色微变。

          “这小子有些棘手,大家一起上!”

          “教训一个臭小子而已,哪里需要一起上!”被揍一拳的韩虎只感觉颜面大损,刚刚站稳脚步就这么朝着叶秋冲了过来。

          他的速度很快,脚步也很稳,行走之间,快如烈风,几乎是眨眼的时间就来到了叶秋的身前,然后一拳轰向了叶秋的心口。

          刚才是因为自己大意了,现在他已经使出了十二分的力气,就不信还打不过这个乡巴佬。

          “砰!”面对韩虎的一拳,叶秋同样是一拳甩出,他出拳的速度比韩虎还要快上几分,在韩虎的拳头还没有砸中他胸口的时候,已经重重地砸在了韩虎的左脸上,巨大的力量顿时就将韩虎砸得身体失去平衡,朝着一旁摔去,重重的撞在了课桌上,只觉得脑袋一阵炫目,眼前金星直冒。

          更是传来了“砰!”的一声。

          看到倒在地上的韩虎,张伟连同他带来的几人同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就连那名坐在床上的斯文男也是放下了手中的书,看向了叶秋,显然都没有想到叶秋这么能打。

          “张伟,看来你这老同学有两把刷子啊!”站在张伟一名脸色略显苍白的男子在片刻的震惊之后已经镇定下来。

          “他是乡下人,有一把力气!”张伟嘴唇有些发干,不自觉的舔了舔嘴唇。

          “呵呵,有力气又怎样,今日老子就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那名脸色略显苍白的男子狞笑了一声,已经从裤兜里摸出了一把半尺长的小刀。

          “岳峦,你这是要做什么?这是在学校?”看到岳峦连刀都摸了出来,张伟有些担心,教训叶秋一顿不算什么,可若是连刀子都给弄了出来,一会儿捅死捅残了他,那可是大麻烦。

          “放心,我只是给他一点小小的教训而已,不会捅死他的!”岳峦狞笑一声,然后一步一步的朝着叶秋走去。

          看到岳峦手里的小刀,叶秋的眉头皱了皱,这些人也太嚣张了吧,在学校里竟然敢动刀子?

          “小子,最后给你一次机会,马上跪下来叫声宁爷爷,再向张伟道声歉,老子今天就放过你……”岳峦走到离叶秋身边不到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仗势着手中有刀,冷冷的朝着叶秋说道。

          看到那把寒光闪闪的小刀,再看到岳峦戏虐的神情,叶秋忽然怒吼了一声:“道你妈比……”话音落下的瞬间,叶秋已经瞬间弹射而起,狠狠的一脚踹在了岳峦握刀的手腕上,直接将他手中的小刀踹飞,然后整个人如同一头出笼的猛虎,扑到了岳峦的身前,狠狠的一拳砸在了岳峦的小腹。

          “噢!”岳峦吃痛,整个人都弓了起来,然后叶秋一把抓住了岳峦的头发,对着旁边的铁栏就这么撞去。

          “砰!”的一声,一道血花自岳峦的额头绽放,然后叶秋随手一扔,岳峦已经直接晕了过去。

          紧接着叶秋又是大步朝前跨出,来到了张伟的身前,不等张伟有所反应,一个大巴掌已经刮了过去。

          “啪”的一声脆响,张伟只感觉自己的脸庞火辣辣的剧痛,身体也是不受控制的朝着一旁摔去。

          “砰!”的一声,张伟一头撞在了墙上,整个人摔倒在地,不等他爬起来,一只粗壮有力的脚已经踏在了他的胸口。

          张伟只感觉好似有一座大山压在胸口一样,竟然连呼吸都有些困难,艰难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叶秋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

          “你……你敢打我……你……你死定了,你等着被开除吧!”被最恨的人这般欺辱的踏在脚下,张伟憋得脸蛋通红,可是不管他怎么挣扎,都难以挣脱开叶秋的一脚,只能够放下狠话。

          听到张伟的威胁,叶秋眉头一挑,进入宁海大学好好读书,这可是父亲最后的遗愿,要是真的被开除了,这怎么对得起父亲?

          看到叶秋的犹豫,张伟心中一阵冷笑,这家伙就算再能打又怎样,现在是法治社会,以自己的身份想要弄死他,还不是和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之前完全大意了,忘了这家伙打架是强项。

          “你有资格开除我?”看到脚下的张伟,叶秋淡淡道。

          “我老爹可是市政府议员,就算是校长也要看我老爹的脸色,要开除你这样的人渣,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眼见叶秋犹豫,张伟只道是他怕了。

          “这么说我是被开除定了?”

          “当然!”张伟笑得很是得意。

          “哎,进入宁海大学可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既然梦想破碎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张伟,大家好歹同学一场,你就陪我往地狱走上一遭吧!”叶秋叹息了一声,忽然抬起了右手,那把岳峦之前握着的小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手中,然后就看到他紧握小刀,闪电般的朝着张伟的脑袋刺去。

          看到这等凶悍的一幕,几名想要上前帮忙的张伟同党一个个目瞪口呆,这小子简直就是个疯子。

          就连岳峦和韩虎也是吓了一跳,至于那名坐在床上的斯文男子眼中也是闪过了一抹精光。

          “不要……”至于被叶秋踏在脚下的张伟更是吓得面无人色,嘴里发出了一声不甘的嘶吼,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充满了惊恐和难以置信,他怎么都没有想到,叶秋竟然如此疯狂。

          “唰!”的一声,锋利的小刀直接插进了地板上,几乎是贴着张伟的脸颊而过,在张伟的脸上带出了一道血痕。

          张伟的身子一抖,一滩尿飚射而出,打湿了裤子,脸色苍白一片,额头上全是冷汗,眼睛也是死死闭着,神情充满了惊恐绝望。

          “我知道你父亲有开除我的能力,不过若是我真的被开除了,这块地板,就是你的下场!现在,你们可以滚了!”叶秋冷漠的声音自耳边响起,然后张伟就感受到自己胸前的脚挪开了,睁眼一看,发现叶秋已经退出了几步。

          而自己竟然被吓得失禁。

          心中的屈辱难以言表,很想再放一句狠话,可是想到了刚才的那一幕,却怎么都不敢说出来。

          岳峦,韩虎也挣扎着站了起来,另外两人则是上前搀扶起小便失禁的张伟……

          几人来的时候气势汹汹,可是走的时候却如同丧家之犬,只有岳峦在退出寝室的时候冷冷的扫了叶秋一眼,似乎要记住他的容貌。

          不过叶秋却根本没将其放在眼里。

          “你叫叶秋?”

          等到房间里没有其他人之后,那名一直坐在床上的眼镜男忽然开口了。

          “是的!”叶秋抬头一看,发现眼镜男从始至终神色都没有什么变化。

          “好样的!”眼镜男朝着叶秋竖起了一个大拇指,然后继续开口道:“不过你怕是有麻烦了!”

          “什么麻烦?”叶秋皱眉。

          “刚才那拿刀的家伙叫岳峦,是学校骷髅会三首领岳峰的亲弟弟,张伟或许会被你给吓住,但他不会!”眼镜男淡淡道。

          叶秋皱了皱眉,骷髅会?难道是学校社团?

          “我叫楚宁,若是你需要帮忙,可以招呼一声!”

          “不用,谢谢!”尽管不知道这个叫楚宁的人为什么会明知道对方有背景的情况下还愿意帮助自己,但叶秋还是善意的拒绝道。

          父亲说过,男子汉大丈夫,闯下了什么祸,就该自己扛,对方有个社团大哥又怎样?这可是学校,难道他们还真的无法无天不成?

          看到叶秋拒绝自己的好意,楚宁也不在意,只是轻轻的笑了笑,然后又捧起了自己的那本书,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这个时候,刚才被赶出去的李涵已经跑了回来,虽然不清楚刚才寝室里面发生了什么,但是看到狼狈出去的张伟等人,再看看毫无损失的叶秋,已经明白了叶秋大获全胜,想到了自己寝室有一个如此能打的哥们儿,顿时兴奋异常,只要和他关系搞好了,以后就算有人欺负自己也不怕了。

          眼见叶秋拿起扫把要清扫现场,赶紧殷勤的奔了过去,一把抢过了叶秋的扫帚,一脸献媚地说道:“秋哥,这种小事,让我来吧!”

          一边说着,已经开始勤快的打扫起来,连自己嘴角的血迹也不去管。

          看到忽然变得这般殷勤的李涵,叶秋微微愣了愣,不过很快的明白过来,这家伙是在向自己示好呢。

          有人自愿打扫寝室,叶秋自然不会犯贱到抢过来,回头看了看右边下铺的胖子,发现他还在沉睡,嘴里还传来了沉稳的呼噜声,这家伙,也真能睡啊……

          再看看捧着书看得津津有味的楚宁,嘴角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这就是自己的大学室友,这就是自己的大学生活……

          就在叶秋感叹的时候,被叶秋狂揍一顿的岳峦已经来到学校的一座本该废弃,却在某些势力的阻扰下保留下来的一座旧楼前面。

          这座三层的旧楼已经有着上百年历史,全是红砖修建而成,在中央的位置,刻画着一只巨大的骷髅,骷髅的眼中一片黑暗,好似要将这一片天地给吞没……


          第三章 骷髅会

          这里,就是宁海大学六大势力之一,骷髅会的驻地,地狱楼。

          这一栋大房子本来十年前就该拆除了,不过当时的骷髅会会长不知道和校方达成了什么协议,将这座楼保留了下来,然后骷髅会的成员自己出资,将这座楼维修,加固,校方见没有了安全隐患,也不再多说什么。

          从那之后,这座楼就一直成为了骷髅会的驻地。

          平日里,骷髅会的成员都喜欢到这里活动。

          岳峦以前读高中的时候就随着自己的大哥来过,每一次来看到那些酷酷的骷髅会成员都是极其兴奋,如今自己终于考上了宁海大学,终于可以正式的加入骷髅会,本该很兴奋的前来报道,可是摸了摸浮肿的脸庞,他的眼中就闪过一阵狰狞,叶秋,我迟早会将你大卸八块。

          垂着头,岳峦大步朝前走去,张伟跟在他的身后,神色有些不自然,骷髅会的大本营啊,这可是名震宁海大学的骷髅会啊。

          这可是和名流会,骑士团,暴走族,烟雨楼,学生会齐名的骷髅会啊,凡是在宁海读书的人,不管是大学还是中学,可都听过骷髅会的大名,谁能够想到,自己也有一天会来到骷髅会的大本营,而来的目的竟然是为了求救。

          也不知道岳峦的大哥会不会瞧不起自己。

          不过想到了叶秋带给自己的耻辱,张伟还是压下心中的担忧,紧紧跟在了岳峦的身后。

          至于韩虎等人,心里更是忐忑的不行。

          大门口并没有人站岗,毕竟这是学校,而且平日里其他社团的成员也不会傻到到骷髅会的地盘来玩耍,根本不需要人站岗。

          几人忐忑不安的走进了大楼,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巨大的大堂,这里面已经被骷髅会的成员改造成了一个篮球场大小的大堂。

          偌大的大堂空空荡荡的,不见一个骷髅会的成员,只是在大堂的正前方,雕刻着一尊巨大的骷髅头悬挂在顶端,那孔洞的眼眶好似要将人的魂儿给吞没。

          哪怕周围光线明亮,可是四人依旧感觉到冷风嗖嗖,即便是来过几次的岳峦也觉得浑身发冷。

          “岳峦?”一个突兀的声音忽然自大堂响起,四人同时吓了一跳,抬头看去,一名身着黑色T恤,T恤上印着一个白色骷髅的男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大堂的前方。

          “瑞哥……”岳峦见过这人,是自己大哥的好兄弟方瑞,当下赶紧加快了脚步,奔到了方瑞的身前,恭敬的掏出中华烟递给了方瑞。

          “今日才第一天上学,你怎么看上去被人揍过?”方瑞大大方方的接过岳峦递来的香烟含在了嘴边,眼色极佳的张伟已经掏出了打火机上前为其点燃。

          方瑞扫了张伟一眼,目光又落在了岳峦的脸上,发现他明显是被人揍过。

          “瑞哥,实不相瞒,我们是真的被人揍了!”岳峦几乎是哭丧着脸道。

          “谁这么大胆?难道不知道你是岳王爷弟弟吗?”方瑞冷哼了一声。

          岳峦的大哥,岳峰,骷髅会的三首领,绰号岳王爷!

          “打我那人,恐怕真的不知道……”岳峦一脸的苦笑,然后简单的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一群废物啊,竟然被一个新生给打了,走,带我去看看,我倒要看看这个新生到底有什么能耐……”听完了岳峦的讲述,方瑞直接怒骂了一声。

          “瑞哥,那小子从乡下来的,不知道天高地厚,对谁都敢下手,而且有一把力气,我们再去会不会吃亏啊……”看到方瑞一个人就想带他们前去找叶秋的麻烦,岳峦有些不放心。

          “怎么,你这是瞧不起我?”方瑞冷笑了一声,他在骷髅会的大名虽然不如岳峰那般响亮,但也有方太岁之称,在这宁海大学,谁不给他几分面子。

          “不敢,岳峦不敢!”岳峦连连摇头,他虽是岳峰的弟弟,可是方瑞在骷髅会的地位也不低,他哪里敢得罪。

          “那就是了,跟我走,我亲自帮你好好的教训教训那小子!”方瑞冷哼道,岳峦虽然还不是骷髅会的正式成员,但毕竟他大哥的身份在那儿,这件事若是办好了,也能够在岳王爷的心里留下一点好印象,如今岳王爷已经大四了,再等半年就是骷髅会的首领选举了,只要得到了岳王爷的支持,自己可是有很大的机会进首领团的。

          看到方瑞如此热心,岳峦尽管觉得不太保险,但也不敢驳了方瑞的好意,只好在前面带路,重新朝叶秋的寝室走去。

          叶秋自然不会想到张伟等人的报复来得这么快,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本打算上床休息片刻,就听到敲门的声音响起。

          打定注意一心想要讨好叶秋的李涵速度贼快,一个箭步就奔到了寝室门口,直接拉开了房门,整个人都是一愣,不仅是他,就连叶秋看向门口所站之人的时候脸上也闪过一抹惊愣……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