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名门婚色131 我要你负责

          名门婚色131 我要你负责

          2021-09-05 14:20:39半世琉璃本尊

          知晓他动怒了,她不敢吭声了,只能咬着唇,委屈兮兮的看着他,一副即将要哭泣的样子。

            楚冷忆本来是想好好的惩罚一下这个小女人,谁叫她用词不当的!

            可一看到那委屈的表情,也没辙了,只能抿了抿唇,妥协的说道,我没有怪罪你的意思,昨晚到底发生什么,我们心知肚明,你想让我忽视,对不起,我做不到。

            他这么义正言辞,让她都害怕得一个哆嗦,尴尬的摸摸后脑勺,那啥,那你想怎样?

            不会是让她负责吧?!

            我要你负责!楚首长很大声的宣布。

            苏一薇差点滚下了床,嘿嘿的干笑几声,怎能负责啊?我也不能娶你,你也不能嫁我,呸呸呸,不对,是你也不能娶我,我也不能嫁给你!

            你想嫁给我?他眯起眼眸戏谑的问道。

            苏一薇,“……”

            欲哭无泪,他们不是在一个次元的对话!绝对的!

            紧张的吞咽了一口口水,她只能干笑着说道,要不,我给你钱?

            这句话,成功让某男黑了脸,一张俊脸几乎狰狞,咬牙切齿的瞪着她,似乎要将她拆吞入腹一样,苏一薇,你要是再敢说话,我一定会把你从这里丢下去。

            “…………几楼?她小心翼翼的问道。

            十八!

            “……”囧,那还是闭嘴比较好,她不是蜘蛛侠,也不是钢铁侠,这么丢下去会死滴!

            呜呜,五年不见,首长都变残忍冷血了,居然威胁着要把她丢下十八楼,她这是招惹了谁啊。

            死黄毛,诅咒你下十八层地狱!

            远在看管所的黄毛狠狠的打了个喷嚏,妈的,到底还要关多久?

            那狱警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撇嘴说道,军区下了文件,你们估计没那么好走了。

            靠!怎么会惹到军区?黄毛到死都还是有些不明白。

            那狱警摇着头离开,跟这么一群智商低的人在一起,他会觉得自己活着是种煎熬。

            ***

            酒店里,苏一薇磨磨蹭蹭的裹着床单,呆愣的坐在那里,心里急得要死。

            首长很气定神闲的去浴室淋浴去了,唯有她在这里孤零零的坐着。

            他进去的时候,她还高兴的想,首长对她也太放心了,都不怕她逃走的。

            可她随即又悲剧的发现,她的衣服……

            现在已经不能称之为衣物了,现在叫拖布了,那么一片片一条条的,她怎么穿出去?

            不然叫服务生吧?

            她这么想,拿起电话就听到卫生间的门被打开了。

            拿着电话的手一个哆嗦,吓得背脊发凉,首长的战斗澡,还是这么的……迅速!

            泪!

            你是打算给谁打电话?他半倚在门口,慵懒的问道。

            她差点闪到了自己的舌头,眼睛滴溜溜的转,虽然已经分别了五年,可首长的气场还是那么强大。

            每次一看到他,她就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低头,稳住心,她回到道,给我老公打电话。

            楚冷忆,“……”

            原本上扬的唇,忽然就垂落下来,带着一股狠戾,猛的冲到了她身旁,扯着她的手臂冷厉的问道,你说什么?

            我我我……你放开我……”她被这样阴沉的楚首长给吓到了,哆嗦着挣扎着。

            你先跟我说你刚刚说了什么!完全是肯定冷厉的语气,让苏一薇整个人一颤,差点没哭了。

            就是……就是老公啊,老公……”

            她声音越来越小,不敢直视啊。

            这样的首长,太吓人了,她现在双腿都是软的,让她逃走,她也没力气的。

            她又不是他敌人,至于这么冷厉对待吗?呜呜,她要回家!

            你结婚了?凉凉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带着一股不敢置信的意味,听得她心里发毛。

            咬着唇,她重重的点点头,仿佛怕他不信一样,又回答道,是的,我结婚了,有老公了,还有……还有儿子。

            “……”

            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猛烈撕开一样,痛得他脸色一沉,唇角都有些抖动。

            捏着她的手,下意识的松开来。

            苏一薇吃痛的揉着自己的手臂,心想一定会乌青了,他的手力极大,而她的体质又是那种经常会被弄得乌青的肌肤。

            明天肯定会青一大片了,还有发布会呢,真是的。

            她在心里埋怨着,完全没有注意到某人倍受打击的样子。

            他退了两步,深深的吸了口气,什么时候的事情?

            啊?

            我问你结婚,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他昧着心扉再度重复了一遍。

            双拳紧紧的握了起来,肌肉抽动着,看得苏一薇有些后怕,这样的首长太吓人了。

            ……就几年前。
            她都没结婚,只能这么胡编乱造了,希望不被他发现才是。

            你离开的时候?你离开我就是为了去结婚?

            “……”完了,她到底该怎么回答?

            豁出去了?

            好吧,豁出去了,重重点头,是的,当年离开你,就是为了去结婚的。

            楚冷忆倒吸一口气,就这么双眸灼灼的锁着她。

            她的心差点没蹦出来,挣扎了好久,才弱弱的问道,那个啥,你别生气,我也没想过我会结婚的。

            这不是重点。他低沉的说道,阴鸷的眼眸中滚动着怒火,那个男人是谁?

            那个男人?她有些茫然。

            你老公!咬着牙说完那个称呼,他真的想将这女人给狠狠的揍一顿了。

            哦,他……他啊,你……你也认识的。她尴尬的说道,心里一阵紧张,差点说漏嘴了。

            严千瑾?眯起眼眸,从薄唇间吐出这个名字。

            “……”

            首长还是一如既往的霸气侧漏,一语击中。

            虽然知道他很生气,但她还是壮着胆子说了一句,那个啥,那我现在能不能回去了?我老公儿子该着急了。

            他站起身来,黑眸冷冷的看着她,看得她紧张不已,但还是在他的目光中站了起来,尴尬的笑着,我一晚上没回去,他们肯定着急了。

            苏一薇!他忽然低低的吼道。

            她一个哆嗦,双腿发软,双眸紧紧的盯着门口,心想着自己逃跑的话,逃生的几率是多少。

            首长太可怕了。

            你才离开一晚,就怕他们担心,那你离开五年,有没有想过我很担心?他冷冷的问道,一语就戳中了她的心思。

            她心里莫名一痛,有些答不上话来,就这么站在那里。

            五年……

            五年的时间,他还在想着她吗?

            她抬眸看向他,却发现他眼底有着痛苦的神色,五年了,我从没想过,我们再见面,你已经有了孩子有了丈夫。

            首长……”她艰难的叫道。

            他却一挥手,算了,什么都别说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他转身,拾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穿上。

            这期间,苏一薇一直看着他,心就是狠狠的痛,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狠狠的刺着她的心一样,可她却倔强的隐忍着。

            哪怕内心已经是血流成河了,脸上还是那种淡淡的微笑,甚至是连水雾,都被她给忍了回去。

            如果是以往,她一定会为这样坚强的自己鼓掌,可现在,她发现自己很可悲。

            用这种自己建立起来的坚强,禁锢自己,到头来才发现,自己是那么的……可怜。

            他扣上最后一颗扣子,才淡然转身,再次面对她的时候,已经是那个理智冷静的楚首长了。

            扯着唇,淡漠疏离,刚刚说要你负责,其实是开玩笑的,你别当真。

            “……”心抽抽的痛!

            她能后悔吗?

            可这世界上就是没有后悔药,她不能,只能定定的看着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对不起,昨夜我冒犯了。他低下头,穿上鞋子。

            只差最后一步,他就要走出去了,走出这个房间,跟她……也再也没有了关系。

            她想要叫住他,可她发现自己的喉咙干涩,一个单音字节都发不出来。

            那么……祝你幸福吧!他站起了身子,对她说了最后一句,走到了门边,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侧头对她说道,我已经让服务员备了衣服,一会就该到了,你换上之后再走吧。

            说完,打开门。毅然决然的离开了房间。

            当房门关上的那一刹那,她哭倒在地。

            这是她五年来第一次这么伤心的哭泣,哪怕当初在产床上生KIMI的时候,她都一直忍着,一滴眼泪都没掉过。

            可这一刻,她就这么控制不住的哭了起来。

            她能后悔吗?能吗?

            身上的暧昧痕迹,都还在告诉她这个男人的温柔,可现在她就再度沦为一个人了。

            一个人……

            永远都是一个人。

            门外,楚冷忆靠在墙上,仰躺着头,禁闭着双眸,好一会,才站起身来,最后看了那一眼房间的门牌号,将所有的眷念。

            在这一刻,都收藏在自己内心的最深处。

            存封,永久。

            ***

            苏一薇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一夜未归的结果是,整个严家的人都紧张的在浅水湾别墅等着她。

          包括肖君洁。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