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同行动态 >名门缠爱:宋少的惹火逃妻

          名门缠爱:宋少的惹火逃妻

          2021-09-19 11:46:36孜孜不倦开心阅读

          意外相遇,她被迫生与他一夜欢响。而一年以后,她已然是一个年轻妈咪。 再次相遇,她在他眼中不过是一个工于心计,妄想嫁入豪门的小职员,而他掌握她的生死。 他好心收留,让她以为是机遇,没想到却是一个早已布好的陷阱,只为诱她入局。 眼前的男人与数年前那个陌生而神秘的身影渐渐融合,她冷声讽刺,“这就是你要的结果?” “是。” “好,我认输,从此咱们没关系。” “女人,你说的不算。”

          ·?·?·?·?·?·?·?·
          第001章 被挟持了
          ·?·?·?·?·?·?·?·

          夜已入深,岑雨萱跟同事交接完晚班,拖着疲累的身体进了电梯,准备回家。

          "叮咚——一"电梯门忽然打开,原本空荡只有她一个人的电梯忽然闯进了一个人,电梯里瞬间像是被塞满了一样。

          没错,是闯进来的。那个男人的气息就像一张网,网住了整个电梯,原本轻松站两个人的地方,此刻却紧张的仿佛满员一般。

          岑雨萱心中一紧,原本昏沉的整个人忽然清醒了过来。电梯门已经关闭,她此刻也不方便再下去,缩在一角,只希望电梯快点停下来。

          紧张的岑雨萱用眼角的余光打量了一下那个陌生的男人。她可以明确的肯定,这个男人不是她居住单位的住户。

          这个男人浑身散发这陌生而阴冷的气息,原本深夜已有几分凉爽的温度,此刻更是让人感觉降到了冰点。

          似乎感觉岑雨萱的打量,男人也斜斜的扫过来了几眼,吓的她立刻眼观鼻,鼻关口,口关心起来。只盼着电梯快点停下,她能快些离开。

          岑雨萱心里默默的念着:"上帝保佑,电梯快到,快点到……"

          像是听见她的祈祷一般,电梯"叮"的一声听了下来。

          黑暗中几个彪型大汉快步围了进来。岑雨萱下意识想要躲开这些人,赶紧从打开的电梯门里快步溜了出去。

          只是,前脚刚出电梯,她的嘴便被人捂住,惊慌失措的的她来不及吼叫,硬生生被人挟持着向一边走去,一种前所未有的惊慌弥漫而来。

          "想活命,就住嘴。"一个冷冷的声音忽然想起,一个硬硬的东西指着自己。

          岑雨萱她心频率不断加快,似乎下一秒整个心脏都要跳出来。她忽然想起电视里看到过的情节,料想到,指着自己的不是枪又是什么?如此冰冷透着寒意。

          他怎敢……他怎敢持枪挟持人质。这是法制社会啊。

          男人快速打开一间客房的门,很显然,这个房间就是他隐藏自己的地方。

          房间没有开灯,只能隐隐约约的看见男人长长睫毛垂下,拉出一片阴影。

          "只要你保持不出声,老老实实的,很快你就可以走。"男人的声音透漏着不容置喙。

          岑雨萱害怕的点头,为了活命,她必须听。她看电视知道,枪是可以有消音器,这个男人既然能有枪,还能安排好地方,那一个消声器对他来说也并不难不是?

          更何况这个男人并没有开灯,她也不知道他的样子,很显然,自己活命的机会还是很大的。

          岑雨萱看不清这个男人的样子,但是她能很直观的感觉到危险,没错就是危险,那种随时可以让她去死的感觉。

          "先……先生,让我怎么配合都可以,别杀我。"岑雨萱哀求的说道。

          "闭嘴。"

          "唔……"岑雨萱立刻闭上了小嘴。

          静下来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黑暗中仿佛能听见他心跳的声音,和自己心跳的声音。

          "脱衣服,上床!"男人并没有看她,只是侧耳似乎在听门外的声音,忽然低声说道。

          岑雨萱猛然惶恐的看着对方,脱掉?怎么可以……

          岑雨萱结结巴巴的说:"先生,可不可以商量一下……"

          她的话还没说完被对方粗暴的打断,他极其不耐烦道:"别让我动手。"

          很快,外面传来叮叮咚咚的敲门声,男人捏住她手腕的手一紧,让她疼的忍不住差点叫出声来。

          ·?·?·?·?·?·?·?·
          第002章 我们是夫妻
          ·?·?·?·?·?·?·?·

          敲门声已然从隔壁传来,男人顾不得许多,拔掉岑雨萱的外衣和鞋子,丢在地上,随手弄乱她的头发,也顺便将自己的领口扯松,头发弄的有些凌乱。最后,更是用手蹭了一把她那涂着口红的小嘴,在自己脸上抹了一下。两人脸上因为口红的痕迹,反而有几分看不出完整容貌来。

          "警察查房,麻烦开门配合。"

          "不听话,明年的今天是你的忌日。"男人低声在她耳边恐吓道,一只手顺势揽上她纤弱的腰肢。

          脸上换上一脸不耐烦的表情,伸手打开了门。

          门外两个警察例行公事的说:"刚才发生了一起恶性事件,我们在抓捕嫌疑犯,请你们配合一下。"

          "警察同志,我和老婆庆祝结婚纪念日不没事吧?"男人一副慵懒的样儿,说着捏了一把岑雨萱的腰。

          因为开门,让原本黑暗的房间进入了一些亮光,岑雨萱不敢抬头,她打定主意,无论如何都不看男人的脸,只有这样才能保护自己的小命。

          男人的暗示,她懂。她不傻,明白配合才可以解脱。虽然她不想做雷锋,可她也不敢得罪这瘟神。一直因为腰肢被揽,而顺势"依偎"在男人怀里她,随即她娇嗔的说:"死鬼,都怪你,让你在家里庆祝,你偏要到酒店来,看看警察把我们当坏人了。"

          "不好意思,我想我们走错了地方,你们慢慢玩。"警察大致打量了两人一眼,虽然屋内昏暗并未看清二人样子,但看二人凌乱的装束,便也不再管他们是夫妻还是偷情了,对他们来说现在找到嫌疑犯更重要,见两人亲密无间有些失望的摇头离开。

          随着警察脚步声渐渐远去,岑雨萱暗自松了一口气,这场戏终于结束,尽管她原本不想学雷锋, 可迫于对方的压力,她有选择吗?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非善辈,珍爱生命,远离危险。

          "请问,我可以走了吗?"岑雨萱挪动着身子,向门外移去

          ,想要离他远一点,心里有些忐忑,却给不断给自己壮胆,怎么说她是帮了他,应该可以轻易脱身吧!

          "啪",灯,一下子亮了起来。

          男人高高的鼻梁,薄薄的唇瓣,皮肤相似少见太阳一般的白皙,他身上有种成熟男人的韵味,一点也不像是匪徒。

          丝毫没有想到这个神秘男人会突然开灯,一脸震惊的看向他。

          "我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反应过来的岑雨萱立刻捂住眼睛。浑身紧张的瑟瑟发抖。

          "我看不见,我看不见……"

          岑雨萱惊慌失措入小鹿一般的神情落在了这个男人眼中,一种属于青春少艾的惊艳震惊了他。

          女人,他见了多了,只是惯于出入风月场所的他见多了那些追名逐利的女人面孔,见惯了下属谄媚满含心机的笑容,此刻岑雨萱的样子,却是让他生出几分想要占有的喜爱。

          良久,他生硬地说了句:"女人,别忘了你刚才的话。"。

          岑雨萱一下懵了,她刚才说的话?说的哪句?他是要放了他吗?

          ·?·?·?·?·?·?·?·
          第003章 求你,放我走吧
          ·?·?·?·?·?·?·?·

          但是岑雨萱却是绝对,这个男人明显的是想趁虚而入。

          他找她做掩护,不就是为了躲避警察,既然他不仁也别怪她不义。岑雨萱看着他的调笑,只觉得猥琐,岑雨萱打算拼一把人气,突然对着外面大声喊:"警察先生这里有逃犯……"

          话刚喊出,原本负手而立,浑身散发着凛然不可侵犯的贵气的宋文皓,猛然伸手扣住她的喉咙,一股冷冽的压迫感已经迎面袭来。

          他抬起眼眸,勾着残忍的冷笑,一瞬不瞬地凝着她,声音如利剑般落下:"想找死?我成全你。"

          迫于对方的压力,岑雨萱拿着没穿鞋子的小脚丫猛的往宋文皓下三路踹去,虽然被他躲掉,却是让自己的喉咙缓过劲来,继续大呼求救:"救命啊,快来人救命。"

          宋文皓一把抓过她,粗暴的扔到床上,这时外面又传来一阵阵脚步声。

          他捂住她的嘴,抵着她的身子,誓要狠狠收拾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原本想放了她,没想到她竟然敢和自己作对。

          "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吗?"路过的服务员听见了异常,小心翼翼的询问。

          岑雨萱整个身子被他紧紧勒住完全不能动弹,宋文皓冷冷道:"没什么,刚才电视声音太大了,已经好了。"

          对方愣了一下,有些迟疑道:"知道了,晚安。"似乎不相信是电视声音,有些将信将疑,最后还是潇洒的离开。

          宋文皓紧紧的压在岑雨萱的身上,并没有因为服务员的离开而翻身下去。

          宋文皓凑到她耳边:"你敢乱吼,就要做好接受惩罚的准备,小女人。"他神速的将她衣服扒掉,用身子压着她,狠狠的吻着她嘴。

          宋文皓料定服务生不会轻易罢手,这场戏,还没完。

          就在岑雨萱被宋文皓那句话震惊的时候,房间的门再次突然被服务员打开,身后站着刚才那一行人。大家看着活色生香的场面,面有难色的退了一边。

          服务员对身后的人微微歉意道:"警察同志,不好意思,是我搞错了,原来真是电视的声音。"

          "没事,如果有什么情况,随时反应。"

          大门被轻轻的关上,服务员一脸的歉意,甚至有些诺诺的退去。

          宋文皓并没有因此停下来,他反而很忘情的投入。原因是,这个女人很"干净"。不论是味道还是身体。让他忽然涌起一股占有欲。

          他宋文皓的吻可不是轻易送出的,既然这个女人有幸,那么他不介意收在身边,只要她通过他的考察。

          这番想法只是在他心里转了一转。

          "你,可以放开我了?戏已经演完了。"岑雨萱趁他走神的时候拉动身体。

          宋文皓扫了她一眼,冷哼道:"哼哼,戏演完了,但是,惩罚,才刚刚开始。"

          岑雨萱死死攥紧了拳头,指甲几乎都要嵌入手心之中了,他的冷笑在她的心头划开一道伤口,一直在滴血……

          "我们……我们不可以,我们根本都不认识……。"岑雨萱已然料到这个男人打算如何"惩罚"她,心中却是涌起不知如何是好的感觉,在他,勉强,她仿佛是毫无任何力量的小猫一般,被他拿捏的死死的,无法反抗。

          "我们已经认识了。"宋文皓抬起修长的手指,拂过性感的唇,唇上还似乎残留着小女人的温度。"不认识,你亲我吗?啧啧,好香。"似乎是要证明一般,宋文皓伸出舌舌尖,舔了一下双唇。

          听到这话,岑雨萱的脸色有些微微发白。"没有,我没有亲你,是你强吻我的。我不是故意的,我错了,求你……求你放我走吧。我不会跟人说的,我发誓。"

          ·?·?·?·?·?·?·?·
          第004章 一吻封情
          ·?·?·?·?·?·?·?·

          宋文皓心里已然有了打算,丝毫不为苦苦哀求的岑雨萱动心。

          "已经晚了,之前你是不是以为,只要有警察,我就不能把你怎么样?"他的声音微微拔高,似乎是对她现在表现出来的柔弱有些不满。

          "对不起,是我的错。让我走吧。"岑雨萱丝毫不敢再提是他先出尔反尔,只能心里暗暗的诅咒着这个男人。因为衣服之前被扒开过,现在只是用手紧抓着衣服,然而,过大的领口却依旧让衣服里面的风景若影若现。

          "你可以选择洗澡,或者我帮你洗。"宋文皓笃定岑雨萱跑不掉一般,抱着双臂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当然,你若是选择我帮你洗也没关系。不过我从来没有给女人洗过澡。如果,在洗澡的过程中……"

          岑雨萱彻底凌乱了,没等她说完,她一步冲进洗手间,"砰"的一声关上门,反手锁上。

          她不能等着这个男人亲手拎着她给她脱衣服洗澡,她绝对不能接受的。

          只是送房间到卫生间,难道她就能逃掉么?

          或者自己可以赌一把,一直不出去,赌他等不及,然后自己走掉?

          岑雨萱把自己锁在洗手间,坐在马桶盖上,看着狼狈的自己,心中一阵火气。

          岑雨萱不知道自己做了多久,从下班到现在,已经是两个小时过去了,加之跟这个变态的陌生男人的一番纠缠,岑雨萱此刻坐在马桶上,精疲力竭,昏昏欲睡。

          没有给手提包顺手带进来,是她的失误。万一这个男人真的走了,还顺走了她的钱怎么办?

          就在岑雨萱头一点一点的,一边想着自己怎么办,一边犯困的时候,忽然一个冷漠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睡够了没有?"

          没等她睁眼,忽然一股冰冷的水从头顶浇了下来,一下子让她清醒了过来。

          "你变态的啊!"岑雨萱终于忍不住,站起来对着眼前的男人大吼了起来。

          "你是才知道的吗?"男人的声音中有了一丝沙哑。

          头顶洒下的水除了刚开始的时候是冷的,此刻已经温热起来。岑雨萱这才忽然想起来,她是在洗手间,这人怎么进来的。

          "你……你……怎么进来的?你这样突然闯进来,万一我在上厕所,或者洗澡怎么办?"岑雨萱一边说着一边瞅着看看有什么地方可以让她逃跑。

          "可是,我记得你刚才似乎是在睡觉。至于我怎么进来?"宋文皓摇了摇手上的钥匙,嘴角勾起一抹邪气的微笑。

          似乎是看出了这个男人眼中流露出来的不怀好意,岑雨萱顺着他的目光低头……

          "啊……"一声尖叫从她口中发出,两只手臂紧紧的抱住自己的胸口。

          原本单薄的衣服,在淋浴的冲洗下,已经完完全全的贴在了她的身上,勾勒出一道诱人的曲线。

          忽然间,岑雨萱感觉自己的嘴被人堵上了,眼前一张放大的脸。这个该死的男人,又亲她的嘴。

          她想抬手推开身前的男人,却被男人一把抓住双腕,压在了身后。

          没关系,她还有腿。

          只是她还没抬腿踹向对方,便被这个男人用推顶开来,反而让他借机让她分腿而立,不能再踢他。

          该死,怎么办,怎么办……

          "女人,没有人教过你,接吻的时候,要闭眼!"耳边传来宋文皓的声音,下一刻,眼前便是一片漆黑。眼睛似乎是被浴巾给遮住了。

          此刻的岑雨萱的恐惧感,比之前男人在床上压着她做戏时候还要多的多。

          感觉到自己口中,一个软软的舌头一直在企图与她的舌头纠缠,她一边让自己的舌头躲着,一边想要将她的舌头顶出去。

          "嗤……"耳边一声轻笑,让头脑发昏的岑雨萱不明所以,虽然她看不见,但是她能偶想到,这个男人一定在嗤笑的盯着她看,看她的窘迫的样子。

          可是她动不了,四肢身体都被对方控制着。

          忽然间,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混着头顶上不断洒下的水,一直的流,毫无声音。

          一个冰冷,却又似乎带有些许温度的双唇落在了她禁闭的双眼上,吻在脸颊上,顺着泪痕向上吻,似乎是要吸去她所有的泪水一般。

          吻很轻,不似之前入风暴一样激烈,这个男人虽然气息恐怖,却也是很多学生少女时代喜欢的那种类型。两人接触的方式太轻率,这个她很不满意。

          忽然间,岑雨萱有一种感觉,如果两个人不是这种方式接触,也许,她不会那么恨他讨厌他。

          也许,就是因为这轻柔的一吻……

          ·?·?·?·?·?·?·?·
          第005章 此夜注定无眠
          ·?·?·?·?·?·?·?·

          忽然反应过来的岑雨萱再次挣扎起来,正要狠狠的咬那个男人回到她口中作乱的舌头的时候,男人却适时的离开了。

          "放开!混蛋!"她的隐忍让他得寸进尺,岑雨萱此刻却是卯足了劲挣扎,她越用劲对方将她抱得越紧,他用力过猛,忍着背上、肩上传来的剧痛,岑雨萱怒吼。

          岑雨萱想死的心都有了,体力上她们根本就不是一个段位。

          "噢?我又没说认识你!"面前的男人不怒反笑,吃准了她体力敌不过自己。

          岑雨萱喷火的眸子瞪住他,双手如果没有被定住,她一定甩他一巴掌!

          "对不认识的女人这样无耻,难道你是疯狗?"

          宋文皓脸色暗了下来,敢骂他是疯狗,这女人太欠收拾,今天不好好教训她,以后怎么能做她的主宰。

          "既然你说我们不认识,那咱们今天就来认识!"忽地,宋文皓抛出简短却充满危险的话!

          岑雨萱大惊,争大了眸子,因愤怒和紧张而急剧地上下起伏。

          因为刚刚的挣扎,她凌乱的上衣已然是春光乍泄,站在他的角度,简直是一览无余。

          身体一绷,宋文皓抬眸,满目对上她惊恐的视线:"自己来,还是我帮你?"

          "我已经帮了你,你……"岑雨萱心里恨的咬牙切齿,却是不敢再激怒对方了,这个天杀的家伙,没想到他恩将仇报!

          下一秒,对方不紧不慢的说:"你会帮我?你不是想让警察来抓我么?再说……"宋文皓上下打量了一下岑雨萱,继续说道:"我要再不做点什么,我还是男人吗?"

          "你不要血口喷人,那样会不得好死,还会祸及妻儿。"

          她话还没说完,忽然间,眼前的景象似乎转动起来,一瞬间她已然被他打横抱起。

          "女人,今天,就让我来告诉你,谁先死。"不知死活的女人竟然一再惹恼他,他当下抱着他出了洗手间,直奔大床。

          岑雨萱心头一紧,今夜注定无眠,她不知道对方何人,字字句句充满危险,让人不寒而栗……

          "我要回家。"岑雨萱不知道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话得罪他,如不是咳得厉害差点就掐死她。

          宋文皓手松了松,冷哼一声:"现在已经晚了。"

          她却能够清楚地感觉到他的注目,那目光似乎要她给烧穿。

          但是,他更快了一步,率先抓住了她的双手放置在身侧有些霸道的说:"不许动!"

          然而,一切已经太晚……他不顾一切的抓扯。

          她们原本素不相识,谁让她撞上他的枪口,不知好歹的女人竟敢拿自己的妻女说事,而这正是他的逆鳞。

          这该死的女人不但跟自己作对,还拿她们说事,他不是坏人,却要遭受妻离子散的悲剧,没想到她还要撒把盐在他伤口上,所以他必须用男人的方式惩罚不知天高地厚的她。

          一年前,他的妻子赵思雨和女儿外出旅游被人绑架,接到过几次绑匪的电话,都没有下文,为了找到她们,不惜花重金和财力,可她们还是没有音讯。

          一次又一次的希望,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他后悔,如果那时候答应陪同妻女一起,也许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了,人生总有些事情让你后悔白及。

          这一晚,宋文皓竭尽所能的占用。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