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同行动态 >『连载』时光旅馆 · 痴情锁(中期,穿越)

          『连载』时光旅馆 · 痴情锁(中期,穿越)

          2021-10-08 08:28:30最美古风客栈



          时光旅馆 · 痴情锁

          中期

          一.{内忧外患}

          尹玉堂的脸庞被江风吹得很凉,可是我的手却比他还要凉。风卷着水面的凉气,吹乱他的发,我抬头看着他白皙俊美的脸,忽然间想要落下泪来。他低头看我,眼中有些许坚定的神情,他重复道,“心咏,我带你走。”

          我的手微微一震。

          他的掌心覆向我的手背,很厚,很暖,指尖上有练武时磨出的茧子,那是与杜辰徵的手相似的一种触感……只不过,他拿的是戏台上的道具,而杜辰徵拿的却是杀人的刀枪……

          蓦地在这种情形下想到杜辰徵,我心中莫名一阵慌乱,转头拉起尹玉堂的手疾步往码头走去,江风吹透我的衣衫,一阵阵的凉,我听见自己极力控制着颤抖的声音,说,“玉堂,我跟你走,我们去江南,去南洋,去哪里都好……现在,我只想要重新开始……”

          这是我第一次以这样的心情拉着一个男人的手,像是逃亡,也像是奔赴,此刻我只是想逃离,逃离这个令我慌乱无助的地方……

          走着走着,尹玉堂却顿住了脚步,他忽然将我拉回身边,闪身挡在我身前,眼睛里多了一分冷意。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一群黑衣人不知道何时已将我们团团围在中间,引得一众路人好奇地往这边张望,看到他们来者不善的样子,又纷纷散了开去。

          “杜辰徵。”尹玉堂咬牙切齿说,眼中强压着一丝怒火。

          片刻,黑色人墙果然缓缓散开了一角,露出身穿一身米色西装的杜辰徵,他此时正倚着桥边扶手站着,闲闲望着江面,细碎的刘海迎风晃动,从我的角度只看得到他的侧脸。鼻梁直挺,眼神飘渺,我看不到他的表情。

          我心中一酸,有又一种莫名的慌乱,在杜辰徵回头看我的瞬间,条件反射地扭头望向江面。眼角隐约瞥见他英气逼人的脸上绽出一丝浅浅的笑意,闲闲地说,“大小姐,你这是要去哪里?”

          我直直望着江面,看也不敢看他,声音里有倔强,也有一种难言的酸涩,冷冷地说,“不关你的事!”

          “那么她呢?也不关她的事么?”杜辰徵背靠着大桥栏杆,悠悠往后做了个眼色。几个青云帮的手下立即压着白小蝶走过来,将她狠狠往前一推。白小蝶的腿伤还没好,整个人跌倒在地上,抬头一脸泪水地望向尹玉堂,一双大眼睛里盛着哀怨和不甘,她说,“玉堂,方才他们说我还不相信……你真的要丢下我,跟这个女人远走高飞吗?”

          我回头望向尹玉堂,只见他俊美脸上浮现一层歉疚的神色,他上前扶起她,说,“小蝶……为什么你会又落进他手里?我带你逃出来之后,不是将你安顿在乡下的祖宅了吗?杜辰徵派人跟踪你吗?他有没有将你怎么样……”他看她的眼神依然那样关切。

          我忽然有些累,往后一靠,软软倚着桥边的栏杆。杜辰徵与我平行站着,侧头悠悠看着我。不知为什么,我却半点儿也不敢回头看他,只能直直地望着尹玉堂。

          尹玉堂的话还没说完,白小蝶“哇”一声哭出来,狠狠伸手抱住他,脸颊紧贴着他的胸膛,声音里少了一分愤怒,多了一分哀求,她说,“玉堂,不要丢下我……求求你,你不要跟那个女人走,你的心还在我这里的,是不是?……你还记不记得七岁那年我刚进戏班,因为不肯练功而被师傅追着打,是你挡在我身前,是你说会一直照顾我的?玉堂,这些你都忘了吗?”

          我别过头,不忍再听下去。尹玉堂说要带我走,可是又能走到哪里去呢?天涯海角,他终归是会觉得自己亏欠了白小蝶。我深吸一口气,垂着头走向杜辰徵,说,“放了他们吧。我不走了。”说完,我转身就走,自始至终,都没有看他一眼。

          杜辰徵却自后握住我的腕,手上一加力,已将我拽到身边,他说,“他们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价值,但是人我不能放。——这是金爷的意思。”

          我一愣,下意识地侧头看他,目光却在触及他黑钻一样的眸子时微微一震。他离得我这样近,身上还有一丝我熟悉的味道,这一切,都在无声地提醒着我昨晚所发生的一切……我急忙避开他的目光,狠狠甩开他的手,后退一步,说,“关我爹什么事?”

          杜辰徵闲闲地把手插进裤袋里,说,“金爷从国外回来,现在就在南京。青云帮跟黑花帮的争端越来越激烈,现在上海新上任的高官又是他们的人,我们十几个码头的货都被封了——大小姐,你都不看报纸的么?”他歪着头看我,表情仍是淡淡的。

          我略微思索片刻,说,“所以,我爹也急于想让我嫁入段家,是不是?”

          关于青云帮跟黑花帮在上海平分天下的局面,其实我也略有耳闻。只是没想到,如今我却要为了这些与我不相干的事烦心。

          杜辰徵垂头看我,表情里没有一丝端倪,只是点了点头。

          “那你呢?你也那么想让我嫁到段家么?”不知为什么,这句话居然冲口而出。我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话呢?……话一出口,我自己都是一愣,忙又说道,“我嫁不嫁是后话了,现在,你不可以再为难尹玉堂。”

          杜辰徵看我良久良久,神色里喜怒莫辨,只是递给我一个信封,说,“这是金爷给你的亲笔信,你看看就知道了。”

          我把信封拈在手里,转头只见白小蝶还在尹玉堂怀里哭得伤心,他越过她的肩膀看向我,目光里有不舍,歉疚,以及进退两难的情绪,我奋力朝他露出一个笑容……

          ——在这种情况下对他笑,竟也不是那么难。

          我苦笑,道,“玉堂,你有过那份心思,对我说过那些话……其实我已经满足了。我们走不远的,因为在这里我们都有没办法放下的东西。”尹玉堂刚想说什么,我已经转头看向杜辰徵,说,“现在,我要你将尹玉堂和白小蝶送到南京的郁公馆。锦衣玉食,高床软枕,像对贵宾一样招待他们。——若是有什么闪失,别怪我郁心咏办砸了你交代的事。”

          说完,我转身往回走。江风依旧微凉,原本以为这是一条自由的逃亡的路,结果只是一道插曲而已。也许,只有当我真的如愿嫁给段景文,尹玉堂和白小蝶才可以重新得到自由。

          也许,前方的路早已经定好了。我既成了郁心咏,就要承受她的命运。

          也许,能听尹玉堂那样的男人真心说一句“我带你走”,一切,也都值得了。

          一路从江边走回酒店,有一个脚步声一直不远不近地跟在我身后。转过一个拐角,我躲到酒店门口的石柱后面,在那人走近的时候闪身挡在他面前——

          不出所料,那人果然是杜辰徵。我仍是不太敢看他,垂头没好气地问,“你跟着我干嘛?”

          他低头看着我笑,说,“似乎住在这家酒店的,不只是你一个人吧?”

          我不由有些窘。杜辰徵唇角一扬,英俊的脸上又浮现出那种逗弄小猫的神情,他说,“不记得了么?我们的房间离得还很近呢,你昨晚……”他低头逼近了我,声音越来越近,戏谑的表情依然让我慌乱……

          我脸上有些热,像又火在烧,心中却是酸楚难忍。我极力表现出不在乎的样子,说,“杜先生,我现在很赶时间,这种无聊的对话,恕不奉陪了。”说着,我想绕过他往前走,他却拦住我,伸手轻轻拈起我的下巴,他逼近了我,说,“郁心咏,你不必这么怕我的。昨晚……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

          ……什么也没发生过吗?此时我不得不抬头直视他的眼睛,不知为什么心中竟然有一点点酸。是啊,昨晚对他这种男人来说能有什么意义?也不过是无数个风流夜中的一个。……那么我呢?我可是有着合理贞操观念的二十一世纪美少女,难道我玩不起么?我为什么要像个傻瓜一样在他面前这么慌乱?

          想到这里,我倒是真的放下了。挑了挑眉毛,扬唇一笑,说,“昨晚本来就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不是么?杜先生。”

          此刻我终于敢直视杜辰徵的眼睛,我的心终于不再那么慌。他眸子却忽然闪过一丝什么,笑起来弯弯如月的眼睛渐渐褪去了笑意。随即只是淡淡一笑,缓缓松开我,转身往酒店里去了。

          二.{花木扶疏}

          我爹在信上没说什么,只是约了我晚上在南京的郁家公馆见面。其实我对这个上海之王并不了解,只是在刚穿过来那个晚上见过一面。不过可以感觉得到,他是很疼爱这个女儿的。可是,既然疼爱自己的女儿,又为什么要逆着她的意娶了那个名叫陈丽莎的女人呢?陈丽莎年纪跟郁心咏差不多,据说为人嚣张,就算搁到现代的我身上我都受不了,更何况是在民国?

          是夜,星月当空。

          南京的郁家公馆也算别致,没有上海的公馆那样富丽堂皇,只是郊外一处荫庇的院落,四面灰瓦围墙,院中花木扶疏,据说是几百年的老宅子,由正堂,东厢西厢和前厅后院等几部分组成。大门口守着几个青云帮帮众,见到我,纷纷低头叫了一声,大小姐。

          我没有直接去找爹,而是先往尹玉堂所在的西厢走去。放轻了脚步走到门边,本想给他一个惊喜,却听到他房间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女声。

          “玉堂,从前你是真的讨厌郁心咏,我知道的。”窗上隐约映出白小蝶的身影,她坐在尹玉堂对面,说,“而现在,我也知道,你是真的对她动了心……”

          我站在门外,不由得一愣。

          “可是,你也该知道,像她那种女人,跟你是不可能长久的……即使她真的爱你,她的家庭,她从小成长的环境,也早注定了你们不会有结果。”白小蝶握住他的手,说,“郁心咏跟从前不同了,她变得更聪明,也更懂得控制别人的心思。杜辰徵对她的态度你也看见了?只是一夜而已,他对她就不一样了。连他那样的男人都对她不一般,就可见她的能耐了……”

          尹玉堂抽回了手,轻拍她的手背,道,“小蝶,我自知对不起你。可是这不关心咏的事。你不要再说了。”

          白小蝶甩开他的手,忽地站起身来,声音提高了八度,“我要说,我就要说!”她拿过桌上的镜子,狠狠往他眼前一搁,说,“尹玉堂,你看看你自己成了什么样子?你为她担心,为她憔悴,魂都跟着她去了,可是到头来又能怎么样?你以为她真的是为了救你才妥协的么?她是为了她自己!她那样的女人,不嫁段景文,也会跟了杜辰徵,难道真肯跟你吃一辈子苦么?”

          白小蝶话语里似有一种愤怒,又不单单是为了尹玉堂。或许像她那样出身的女子,总以为所谓的上海第一名媛风光无限,要什么就有什么。可我背后的无奈和凄苦,又有谁看得到呢?

          房间里沉默许久。我站在门外,也是一时无语。

          “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我保护不了她,也没有能力给她安稳平静的生活。”尹玉堂看着桌上的烛火,身影也随着火光摇曳,有种朦胧的美感。“我现在只是不想再让她担心,她希望我留在这里,我便留在这里等她。无论她最后的归宿是谁,段景文也好,杜辰徵也罢,我……我只希望她幸福。”

          我鼻子一酸,不知为何竟不敢再听下去,转身轻轻走进了无边夜色里。

          白小蝶的话其实也不无道理,而尹玉堂的心灰意冷也让我心酸不已。是啊,前路漫漫,我跟尹玉堂之间隔着那么多的人和事,真的还可以有未来么?可是,我又怎会甘心,轻易就放弃了自己的幸福呢?

          沿着青石子堆成小路往宅子里走,夜空下传来声声寂寥的蝉鸣。夜风微冷,蝉声似是无处不在,我心里惆怅,无意识地四下张望,却看不见一只蝉的踪影。正在左顾右盼,脚下的高跟鞋忽然卡在小石子的缝隙里,我一个站不稳,整个人就要往地上栽去。就在这时,月牙门里却正走出一个人影来,手疾眼快地一把将我捞在怀里。

          他高出我许多,身上有我熟悉的古龙水的香味,掌心很暖,在这寂静夜里有些令人晕眩。我抬头,正对上杜辰徵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深深的,凉凉的。杜辰徵将我的身体扶正,却没有要松开我的意思,只是低下头,在我耳边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身上怎么这样凉?南京的夜,比上海要冷些的。”

          我心里没来由微微一震,似乎那种面对他无限慌乱的感觉又回来了,急忙挣开他,顿了顿,说,“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杜辰徵只是垂下头来看我,说,“金爷正在前堂等你。”

          “哦。”我应了一声,绕过他往月牙门的方向走去。原来他刚刚才见过我爹。

          高跟鞋在小路上踏出笃笃的声音。走出几步,我停下来,回头只见他还保持着同样地姿势站在原地。

          我叫他一声,“杜辰徵。”

          他一愣,转过身来看我,眼神里有几许疑惑。一张英俊脸庞在夜色下棱角分明,却又多了几分柔美。

          我咬了咬嘴唇,说,“你以后不要再设计我。也不要妄想可以控制我……”我垂头看着地面,说,“我知道,有些事发生了就无法改变,我也知道身为青云帮郁金爷的女儿,我不能只顾着自己。——可是,我绝不会放弃追逐自己的幸福。”

          说完,我转身走向月牙门,小院里花木扶疏,夹杂着青草味的花香冲淡了他身上古龙水的香味。迷茫过,也失落过,我想我此时终于明白了自己要的是什么。

          我要尽我应尽的责任,追我应得的幸福。……我要证明给所有人看,我跟尹玉堂是可以幸福的。我可以跟着他吃苦,我可以为他放弃荣华富贵,即使风餐露宿也无所谓。

          我只要跟我喜欢的人在一起。

          三.{上海之王}

          推开房门,一个精瘦矍铄的中年人正在沏茶。身穿一身金色对襟长袍,眼角的纹路里都是岁月沉淀出的精明和疲惫,头发有些花白,比起我上次见他的时候,似是苍老了一些。

          人称郁金爷的青云帮帮主,上海黑帮的无冕之王,曾经翻云覆雨的风云人物,若是早了二十年,会是何等的风华?——可是如今,到底是岁月不饶人。

          我顿了顿,许是占用了郁心咏的身体便也继承了她的情感,心里竟真对这个老人有关切,不是装出来的,我怔了怔,脱口而出地说,“爹……您怎么好像憔悴了许多?”

          他回身看见我,慈爱地笑笑,说,“心咏,你来了。”说着示意我坐到茶桌前,递我一杯刚沏的茶,道,“雨前龙井,你爱喝的。”我依言饮了,果然茶香清透。我放下茶杯,金爷又帮我满上,道,“几日不见,你的性子倒似是稳重了许多。”

          我捏着茶杯轻轻转着,沉默片刻,说,“爹,叫我来有什么事?您直说吧。”

          金爷看了看我,道,“我娶丽莎的事,我知道你很不高兴。可是事以至此,也没的回头了。你是我的独女,从前我打天下是为你,以后的江山也都会是你的。就不要再跟我怄气了,好不好?”

          许是金爷说这番话的口吻很像我远在现代的父亲,又或许我身体里留着他的血液,这种血缘让我轻易就消除了那种疏离,我叹了口气,说,“算了,其实也没什么好气的。女大不中留,我日后总是会嫁人。到时候能有人陪着爹爹,也总是好的。”

          爹爹怔了怔,随即拍拍我的手背,道,“你啊,倒是比过去乖巧多了。其实,之前那个戏子的事……也是爹做的过分了些。”

          提到尹玉堂,我心中五味杂陈,道,“爹,现在尹玉堂就在西厢。您能不能答应我,假如我嫁给段景文,为我们郁家排忧解难,您就保他平安无事?——只要他好好的,我心里就能有希望,也许日后,总有一天我能跟他在一起……”

          爹爹看我一眼,无奈一笑,点点头道,“没想我这女儿还是个情种,对那戏子动了真情……要是早先,说不准爹就准了你们的事情。可是现在,青云帮在上海被黑花帮踩在了脚底下,现任官员跟黑帮主是一丘之貉,一心想挤掉我们青云帮。投靠段家是我们唯一的出路,何况那段景文一表人才,爹也放心把你交给他。……心咏,你这么聪明你应该知道,你是上海第一名媛,我郁金的女儿,从出生起就没受过苦,你需要的是一个能给你一生富贵荣华的男人,就算你再喜欢那个戏子,也只是过眼云烟罢了。”

          果然,所有人都不看好我跟尹玉堂。想起他方才映在窗前的俊美身影,我一时无语。

          金爷顿了顿,又道,“爹爹答应你,我会尽力保他周全——只是,廉颇老矣,有些事,爹爹也不敢打包票了。”

          我听出最后一句话里有弦外之音,忙接着道,“爹爹,您是见过世面的人,看人应该也有几分准头。您应该知道有些人不是池中之物,又怎么会甘心屈居人下?杜……”

          杜辰徵的名字还没说出口,爹爹已经给我使眼色,示意我不要再说下去。他看了看窗外,叹了一声,说,“时候不早了,心咏你回去歇吧。爹爹老了,很多事也不愿再多想,只求保持现状就好。”

          我看了眼窗外,有一些青云帮的保镖来来往往,也许他们是杜辰徵的人吧。看来爹爹对他已经早有忌惮,怪不得杜辰徵也不怎么把我这个大小姐放在眼里。我站起身,转身刚想离开,想了想,回头又道,“爹,帮里的事您就别操心了。我会尽快接近段景文,解决眼前这个难题。日后,帮里的事我也会多花些心思去了解,毕竟,求人不如求己嘛。”说到这里,我调皮一笑。爹爹也莞尔,又嘱咐道,“求人不如求己,可也要知己知彼。段家几代的资料都给你预备好了,就搁在你房间的桌子上。段家老爷子可不是白给的,记得万事小心。”

          我点了点头,转身走出了房门。

          此时天已蒙蒙亮,我却一点倦意也无。走在那条碎石子堆砌的小路上,突如其来地又想到杜辰徵。

          想起他刚才扶住我时手掌的温度,以及他在星空下熠熠生辉的双眸。

          为什么每次想起他,都会有一种慌乱的感觉?每一次想起那个荒唐的夜晚,我都会脸上发烫,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可又是为什么,当他说他可以当什么也没发生过的时候,我又会觉得有一点伤心呢?

          四.{诗赋欲丽}

          此时天已大亮,我从桌子旁站起身,抻了个懒腰,瞥一眼妆台前的镜子,果然里面出现了只熊猫。我爬到床上,脑子里却还在转,一时间也睡不着。昨夜熬通宵把段家的资料看完,得知段老爷子家学渊源,本身也是国学大师,给政府上文书都是用骈文写的。现在有那么多名门闺秀想嫁入段家,要从她们中间脱颖而出,我想我首先要讨得段老爷子的欢心。好在我在现代的时候主修古代文学,应该能跟他有些共同语言。

          只是让我想不通的是,段景文为何会跟尹玉堂长得那么像呢?若不是段景文自称是独子,我还真以为他俩是失散多年的孪生兄弟呢……我闭上眼睛,脑中渐渐混乱起来,一会儿想起尹玉堂俊俏的脸,一会儿又想到杜辰徵那双笑起来弯弯如月的眼睛……紧接着又想到在现代上古文课时的情景,教授在讲台上念道,“奏议宜雅,书论宜理,诗赋欲丽……”

          头好热,眼睛也好热,眼皮好像有千斤重……我口渴难忍,奋力挣开眼睛,嗓子却紧得发不出声音来……就在这时,却有人伸手扶起我,递给我一杯清水。

          我急忙捧着喝了,喉咙这才好受了些,此时方觉得浑身无力,整个人都倚在那人的臂弯里。一个熟悉的男声自上方传来,他说,“你再忍忍,一会药就煎好了。”

          我微微一怔,这声音是……

          果然,我抬起头,正对上了杜辰徵一双深邃眼眸。他的大手在我额头上按了按,说,“烧倒是退了些,比上午的时候好多了。”我望一眼窗外,此时已是暮色四合,原来我已昏睡了一整天。

          “我……怎么会病倒的?”我傻傻地问,分明记得自己临睡前还龙精虎猛的,怎么睡一觉醒了就成了这番模样。

          杜辰徵扶我躺好,轻轻为我掩好被角,道,“昨晚你本就着了凉,又熬夜,在梦里还念着什么‘诗赋欲丽’……真不知道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知道段老爷子好古文,就连做梦都在念道着‘诗赋欲丽’么?……看来我真是为了段家的事殚精竭虑了。

          我躺在床上,无奈地眨眨眼睛,以这样的角度看他,才发现杜辰徵的睫毛也很长,浓密并且根根分明……他低头回望着我,半晌,一双眼睛渐渐弯起来,说,“喂,郁心咏,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我脸一红,别过头不看他,努了努嘴巴说,“我只是在想,像你这种人,居然肯屈尊降贵地来照顾我?不知道又在打什么主意呢……”

          杜辰徵轻轻扳过我的头,将一条浸了凉水的毛巾覆在我额头上,笑道,“也不知你做了什么梦,又哭又笑的,还闭着眼睛吟诗作对……下人们都以为你脑子烧坏了,谁还敢来伺候你?”

          听他这样说,我忍俊不禁,唇边不自觉就挂了一丝笑。躺在枕头上看着他那张英挺无害的俊脸,原来跟他在一起也有这样轻松舒服的时候。可就在这时,他忽然看向我的眼睛,上挑的唇角带了丝戏谑,俯身靠向我,气息里忽然间又充满了压迫感……

          他俯在我耳边说,“郁心咏,你在梦里叫了多少次我的名字,你要不要猜猜看?”

          ……我,我真的会在梦里叫他的名字么?无端想起《大话西游》里的桥段,难道,不知不觉间,在我心里已经有了他的位置么……

          我脸一红,嘴硬道,“你欠了我们郁家很多钱嘛,怕你不还,在梦里念叨一下有什么出奇?……时候不早了,我要休息了!”说着,我转过身背对着他去,不敢再看他。

          杜辰徵轻笑一声,说,“我走了,你记得喝药。”

          说完,他站起身往门口走去,皮鞋踏在地面上,发出笃笃的声音,不知为什么我心里竟有一些不舍……也许他跟我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只能有这么一瞬,等到了明日,他又是他的黑帮堂主,我又是我的上海名媛,江山美人,两不相侵。

          正在这样想着,杜辰徵却忽然折了回来……他的气息扑面而来,他俯身贴近了我的脸,双唇沿着我的鼻尖轻轻地吻下去……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我甚至来不及反应,他的吻已经汹涌而来,却又那么轻柔……我浑身无力,双手本能地攥紧了他的衣襟……

          他的吻这样熟悉,让我想起那个荒唐的夜晚……我也知道不应该,可是不知为何我竟然拒绝不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杜辰徵终于缓缓松开我,眉目间有些意犹未尽的神色,说,“你刚才嘴唇好干。现在,好多了吧?”

          我的呼吸起伏不定,脸涨得通红,看到他此时若无其事的样子,不由又羞又怒,随手抓起个枕头丢向他,说,“要你管!你这个爱占便宜的登徒子!”

          杜辰徵灵巧地避开,回头朝我戏谑一笑,转身闪出了房门。

          五.{国学大师}

          风寒好了之后,我立刻差人给段老爷子送了拜帖。婚姻大事,想来段景文这样的公子哥自己也做不了主的,我不如直接去讨好他的爹,到时候父母之命,他想不娶我也不行了。

          ……只是,嫁给段景文——这真是我想要的结果么?走了这一步,我还可以再翻转头么?

          段府很气派,门口摆着两只白玉石狮子。高门大院,曲水流觞,果然是几代为官的大户人家。

          段家仆人将我引进书房的时候,段老爷正在桌前写字。

          只见他身形清瘦,白眉白须,一袭青布长衫,拇指上戴着一只翠绿的翡翠扳指,撂下手中的毛笔,看我一眼,淡淡道,“来了。”

          我忙行礼,道,“郁心咏拜见段伯伯。久仰段伯伯大名,今日得见……”

          他却摆摆手打断我的话,扬起他刚写的一幅字,道,“你来,看看我这字,写得怎么样。”

          我心想,这段老爷子果然是个位高权重又清高惯了的主儿,不屑寒暄,直奔主题就要考我呢。

          走过去细细一看,宣纸上写着龙飞凤舞的四个字——“百尺竿头”。

          我端详片刻,笑道,“段老爷这四个字,是写给段公子的吧?”

          段老爷子淡淡笑了笑,没有说话。

          我瞟了一眼他老人家的神色,不咸不淡的,看来我得说些更有建设性的评语才行。我深吸一口气,仔细端详那幅字,只见一笔一划间,挥洒犀利。眼角瞥见墙壁正中悬着一把铁剑,与这幅字的感觉浑然天成。

          我脑中回忆着段家几代为官的背景,以及段老爷在官场上一生左右逢源又不失强硬的作风,略一思索,道,“小女对书法技巧研究不深,只能用感觉去评断这幅字。好不好我不敢说,只是段老爷的字,倒让我想起了一个人。”

          段老爷靠在太师椅上,随口问道,“谁?”

          我抬头,字正腔圆答道,“辛弃疾。”

          段老爷一下来了兴致,眯起眼睛看我,神色里似有赞许,道,“哦?你倒说说看。”

          “夜半狂歌悲风起,听铮铮阵马檐间铁——稼轩词别立一宗,又称英雄之词。他以气节自负,以功业自许,有将相之才。在政治,军事,经济各方面都有精到的见解,又有军人的勇武精神和敢作敢为的魄力。一生忠贞报国,却又一生为分裂的国家状况所伤。”

          此时正值军阀割据,南京政府根基不稳,国内形式内忧外患,一片混乱,而他却人到暮年,那些不甘,自负以及年少时金戈铁马的意气,在他矍铄的眼神,犀利笔锋里,全都看得到。

          房间里一阵沉默。段老爷垂首看着那幅字,似是若有所思。我看着他,也不再言语。

          良久良久,他抬起头,看我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深意,道,“且不说你这番话是真还是假,倒是很对我胃口。郁老三的女儿,果然不一般。你只须再回答我一个问题——若要用一句稼轩词来形容老夫此刻的心境,会是如何?”

          我冲口而出,道,“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

          段老爷看我一眼,哈哈大笑,击掌道,“没想到我段某,竟会在此时此地,碰上你这么个小知己。”有家仆应着他的击掌声走进门口,段老爷吩咐道,“上几个小菜,再去酒窖里拿壶上好的女儿红来。”说罢抬头看我,道,“酒逢知己千杯少,老夫今日要为了你多喝几杯了。”

          我一听这话,登时也来了豪气,拱手道,“那我今日就舍命陪君子,不醉不归了!”

          段老爷酒量很好,可是我也不差。其实我说他让我想起了辛弃疾,其实也不完全是恭维,他们都一样豪气干云,令人敬重。酒过三巡,从历史聊到现状,从南京政府谈到诗词歌赋……早听说段老爷子给政府上文书都用骈文写就,我索性就跟他大谈特谈古代文论,什么“奏议宜雅,书论宜理,诗赋欲丽……”都是我一早准备好的台词,果然大对段老爷脾胃。两人正相谈甚欢,我一低头,却看见他腰上悬着一块玉牌,看起来十分眼熟,上面雕着一个“锦”字。

          我知“锦”字是段老爷名讳,忽然想到尹玉堂也有这样一个玉牌,除了中间的字不同外,其他花式一模一样,我心中一凛,难道尹玉堂真与段老爷之间真有些的渊源?

          正在思忖着,段老爷酒意正酣,只听他幽幽念道,“山前灯火欲黄昏,山头来去云。鹧鸪声里数家村,潇湘逢故人。”

          是稼轩的《阮郎归》。

          不知为何我也有点心酸,张口接道,“挥羽扇,整纶巾,少年鞍马尘。如今憔悴赋招魂,儒冠多误身。”

          房间里又是一时沉默。我举着酒杯走到窗边,此时已是暮色四合,我长吁一口气,眼角却瞥见两个身长玉立的身影正站在窗下。定睛一看,竟是段景文与杜辰徵,二人神色都有些怔怔的,似是在那里站了很久。

          我浅笑,斜倚着窗棂,挑眉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啊,二位公子。”

          六.{往事如烟}

          跟段老爷子道别之后,段景文送我和杜辰徵走出段府。他站在门口,夜色下看我的眼神有些惊异,又有些赞赏,直直看着我说,“心咏,真没想到我父亲会这么喜欢你。”说完,他看一眼杜辰徵,说,“杜兄还担心你在段府会受委屈,结果,你倒成了我爹有史以来最年轻一个酒友。——要知道,好多政府高官,都上不了我爹的酒桌呢。”

          我本有些累了,不愿再与他应酬,可是想到我目前的任务就是勾引他,于是换上一副笑脸,说,“段公子过奖了。是我叨扰府上呢。”

          眼角瞥见杜辰徵正身长玉立地站在一旁,我不知出于什么心态,忽然上前一步,以国外的道别礼节亲了下段景文的脸颊,说,“我先回去了,改日再约。”说着,妩媚一笑,转身就上了轿车。

          透过车窗往外望,只见段景文有些怔怔的,目光一直没再离开我。杜辰徵却神色如常,礼貌地跟段景文道别,默默地坐到我旁边,面上没有一丝动荡的表情。

          我不由有些失望,往旁边蹿了蹿,故意离得他老远,拗着脖子望向窗外。

          夜色渐弥。

          深蓝的天幕下星河璀擦,一勾弯月悬在树梢。狭小空间里,他的声音忽然响起来,说,“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你说的很好。世上又有哪个男人,不想衬得起这两句话?”

          我一怔,回过头去看他,昏暗光线中,杜辰徵侧脸弧度出奇的好看,直挺鼻梁上撒了一层银辉,眸子里仿佛沾染了熠熠星光……我的心无端一跳。

          他忽然笑了,侧过头来看我,俊美笑容在夜色下透着几分蛊惑的意味,他说,“郁心咏,本来,我不明白尹玉堂为什么会忽然喜欢上你。现在,倒好像有些理解了。”

          我又是一怔。脱口问道,“为什么?”

          “因为……”他把头凑过来,伸手揉了揉我的头发,唇角一扬,说,“因为你真的很招人喜欢啊。”

          “切!这算什么答案!”我轻捶他一下,声音里情不自禁地竟有些撒娇的意思。

          杜辰徵捉住我的手,轻轻将我揽在怀里。我的脸又红起来,挣了几下,却挣不开他。他的下巴抵在我头上,声音里有几许飘渺,说,“你知不知道,我原本是不识字的?——小时候日夜在街上流浪,跟其他孤儿抢饭吃,有时候为了半个馒头,也要争得头破血流。……有一次路过私塾,听见里面传来同龄人的读书声,觉得有趣,就每日坐到人家窗户底下听……”

          车厢里光线忽明忽暗,时有路灯洒下昏黄的光晕,街道上很安静,窗外星月当空,黑蓝的天幕寂寥而深远。

          “后来,私塾里的孩子一看见我,就往外泼冷水,丢石头,说我这种人不配听先生讲课。然后我就跟他们打架,一个人跟十几个孩子打,差点被抓进巡捕房……好在那个先生心肠好,收留我,给我饭吃,还教我读书写字。……他教给我的第一句诗,就是你那句‘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

          这好像是杜辰徵第一次讲这么多话。

          我听的怔怔的,也有一些心酸。关于杜辰徵的身世,在帮里一直讳莫如深,他不喜别人提起,自然没人敢再提。真正了解那些过往的,唯有他自己。……这也是我第一次,有种离他很近的感觉。

          我的心忽然软下来,任他抱着,忍不住问道,“那后来呢?你跟着那位先生……又怎么会成了青云帮的堂主?”

          晦暗的光线有些缭乱。头顶隐约传来一声轻叹,他的声音很平静,仿佛在谈论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他说,“后来先生死了。是黑帮火拼时被误杀的。我也是从那时开始明白,人生其实就是一场游戏,谨小慎微,也未必就能全身而退。要想赢,唯有站得很高很高,去做制定游戏规则的那个人。”

          他此时的声线很柔和,没有往日那种疏离与硬朗,却又很凉,凉得让我有些心疼,我抬起头看他,只见他的侧脸淹没在窗外忽明忽暗的光晕里,眼神遥远却又近在眼前。我忍不住握住他的手,说,“其实每个人都有他的无奈,可是不能因为无奈就放弃努力。有什么样的出身,什么样的境遇,这些我们没的选,也改变不了。可是我们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却是可以选择的。——人生就像一场梦,恩怨情仇都不过是过眼烟云,我只求梦醒的时候可以问心无愧。”

          车厢里一阵沉默。偶尔有窗外的光线穿透黑暗,照见狭小空间里尘埃飞舞。片刻之后,外面明亮起来,车子缓缓停住,原来已经驶到郁公馆院内。

          杜辰徵轻揉我的发,橘色灯光下已经神色如常,又露出那种捉弄我的表情,一双眼睛弯弯如月,道,“傻丫头,我说什么,你都相信的么?”

          我眨眨眼睛,正色道,“是。当我想相信的时候,你说什么我都会信。

          杜辰徵一怔,深深看我一眼,牵着我的手扶我下车。有家仆打开大门,郁公馆里花木扶疏,中央有很长一段甬道,房檐下悬着几盏大灯笼。他牵着我的手一直走,丝毫没有要松开我的意思。我忽然发觉,自己似乎已经习惯了跟他在一起的感觉。

          我停住脚步,拨开他的手,抬头看着他的眼睛,说,“你知不知道,女人的手是不能随便牵的?这段路有多远,你能陪伴她多久……这些,你有想过么?”

          他低头看我,眸光一闪,漆黑瞳仁仿佛一片深不见底的海洋。

          我仰头看着杜辰徵,心怦怦直跳。……我到底在期待什么呢?我和他的关系本就已经剪不断理还乱,我为什么还要在此刻说出这样的话呢?

          可我是真的想知道啊。他为什么要牵着我的手,又打算要牵多久呢?

          时间好像忽然变慢了。良久良久,他终于侧头望向别处。双手插进裤袋里,英俊的侧脸渐渐浮上漠然的神色。他漫不经心地笑笑,说,“对不起,是我没有考虑清楚。我以为你不会把这些看得那么重。……如果我做了什么让你误会的事,请你见谅。”说着,他转身往西厢的方向走去。

          我的心一凉,整个人愣在原地。

          走出几步,他又停下来,回头看我一眼,说,“你应该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本来就是出于意外。……我今晚所说的,所做的,也都是如此。”

          我转过身,极力控制着鼻子里突如其来的酸涩感觉,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说,“我明白了。——你放心,你我之间,不会再有任何误会。”

          七.{午夜惊变}

          我怔怔地回到房间,黑暗中,白色窗幔轻轻飞舞。我走到桌边坐下,一垂头,倏忽间竟有泪水流下来。

          ——我这是在为他哭么?……因为我的自作多情,还是因为对他不合理的期待?我脑中乱成一团,只是觉得很伤心,却又说不清是为什么。

          我……真的喜欢上杜辰徵了么?

          就在这时,忽然有一个黑影闪到我身后,手中白刃直直朝我头顶刺来……我惊叫一声,本能地闪身避开,却被凳子腿绊倒,整个人跌倒在地上……

          那人上前一步,举起刀子刺向我,眼睛里满是恨意。窗外的光打在她脸上,我一愣,惊道,“白小蝶?”

          白小蝶二话不说,一刀狠狠刺过来,我拼命撑住他的手,说,“你疯了么!杀了我,你以为你能活着跑出去么?”

          白小蝶把全身的力气压下来,恨道,“我什么都不管,我只要你死!”

          我胳膊好酸,眼看就要撑不住了,忙分散她的注意力,说,“我好吃好喝地把你安排在郁府,还救过你,你怎么能恩将仇报呢?我就要嫁给段景文,尹玉堂,我也不会再跟你争了……”

          白小蝶却猛一加力,那刀尖距离我的鼻尖只有两厘米,她的脸离我很近,冷笑一声,在我耳边说,“我是喜欢尹玉堂。可是我爱的人,却是杜辰徵!”

          我一愣,手不由一松,她一刀狠狠刺下来,说,“今日我就杀了你这贱货!看你以后如何再抢走我的男人!”

          我尖叫着滚到一边,避开了她的刀。我站起身往门外跑,心思却转得比往常还要快,联想着以前发生的一切,一般跑一边喊,“枉费尹玉堂对你这么好,你却联合杜辰徵一起骗他!”

          白小蝶在戏班呆过,也是个练家子,我哪里跑得过她,袖口忽然被她一把抓住,她的指甲抓破了我的手臂,她揪着我的头发说,“郁心咏,这种大义凛然的话,从你嘴里说出来,不觉得恶心么?是谁费尽心机要得到玉堂的爱,却转了个身就去勾引杜辰徵?——昨夜玉堂担心你的病,执意要去看你,我拗不过他就陪他一起,却看见你跟杜辰徵坐在床头接吻……”

          白小蝶用刀尖轻拍我的脸,冷冷一笑,说,“你知道玉堂当时是什么表情么?——我认识他十几年,即使他被班主打,满身都是伤,也没露出过那样伤心的表情。”

          我一愣,心中猛地一凛。

          “两个在我心里的男人,都被你抢走了。你说,我要如何能放过你?”白小蝶熟练地将刀尖一转,指着我的胸口,狠狠刺下来……

          就在这时,忽然有一个人影挡到我身前,单手抓住了她的刀尖。

          ……白刃刺破了他的手掌,殷红的血汩汩地流下来,他却不为所动,另一手揽住我的肩膀,说,“心咏,你没事吧?”

          尹玉堂的脸俊美如昔,只是在此时多了一分苍白,他眼底里有痛,却被那种关切所掩盖,我鼻子一酸,哇一声哭出来,握住他的手说,“你是武生,手受了伤,也许十几年的功力就白费了……我值得你这样为我么?”

          白小蝶也愣住了,神色一变,说,“玉堂……刚才我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尹玉堂接过她手中的匕首,丢在地上,垂头道,“其实,你对杜辰徵的感情,我早就知道。……若不是你自愿,他那时不可能在老家找到你,更不可能知道我的行踪……”尹玉堂的脸在阴影里,缓缓抬起头,说,“可是小蝶,就算你背叛了我,我欠你的,我也一定会还。”

          此时郁家的侍卫听到了动静,纷纷朝我房间跑来。窗下传来纷繁的脚步声,大门一下子被踹开,杜辰徵披着丝绸睡袍站在那里,手里拎着一把枪,敲了敲门板,说,“大半夜的,你们把这儿当戏台了么?”

          白小蝶哭着看向尹玉堂,说,“为什么你到现在都不明白?我不需要任何人欠我。其实我跟你们一样,一辈子也想真真正正地爱一回……”她回头看着杜辰徵,那眼神就像忽然被抽紧了的丝线,她走过去拉住杜辰徵的手,说,“辰徵,遇见你之后,我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你可不可以带我走,我没脸再面对玉堂,也不想再看见郁心咏,我只想跟你在一起……”

          杜辰徵甩开她的手,面上没有一丝表情,说,“不可能。我从来没想过要跟你在一起。如果做了什么让你误会的事,忘了它就好。”

          我不由一愣。……这番话,怎么跟他方才对我说的那么像?

          白小蝶仰头看他,大眼睛一眨一眨,有两行泪水无声地落下,她摇晃着他的手臂,摇着头说,“不会的……你一定是骗我的,是不是?杜辰徵,现在我除了你,什么都没有了啊……”她猛地抱住他,就像抓着一根救命稻草。

          我看得呆住。我不知道杜辰徵与白小蝶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可是我从她的眼神里,感受得到她对他浓烈的爱意。可是杜辰徵的眸子,始终冷静如初。……我忽然想到方才任他牵着手的自己,是不是也跟她一样傻?

          杜辰徵面无表情地甩开她,说,“你走吧。我会派人给你一笔钱。以后不想再在上海看到你。”说着,他转身离开,她伸手去拽他,却只抓到他的丝绸睡衣……

          白小蝶本就是个脾气火爆的烈性女子,此时脸上的哀伤转成羞愤,一把将他的睡衣撕成了两半,恨道,“是因为郁心咏么?好,我现在就杀了她,看她以后如何再抢走我的人……”白小蝶身手很快,一把抽出旁边侍卫腰间的手枪,转过身来直直地指向我……

          尹玉堂面色一僵,还来不及让我护到身后……只听“砰”的一声,白小蝶胸口被子弹穿透,渗出大片大片的血迹……她手中的枪掉落到地上,整个人无力地往地上栽倒下去,眼睛还直勾勾地看着我……那么地恨,那么地绝望……

          我捂着嘴巴,吓得甚至连尖叫都没有力气。尹玉堂也愣住了,片刻后才清醒过来,扶起她大声叫着她名字……可是白小蝶却没有再应他,她睁着眼睛倒在他怀里,就像一只破碎的蝴蝶。

          尹玉堂红着眼睛瞪着杜辰徵,吼道,“你怎么可以杀了她?你怎么可以!”

          杜辰徵瞥一眼白小蝶,像看一条无用的狗。他晃晃手里的枪,对尹玉堂说,“没有利用价值的人,就是要死。你以后也是一样。”说着,他转身离开,背影依然那么身长玉立。

          ……我想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幕。

          房间里的血腥混着他古龙水的香味,杜辰徵就那样走远,仿佛也走出了我的世界……

          白小蝶躺在地上,死不瞑目,尹玉堂抱着她,手掌还汩汩流着血。我看着眼前这一切,缓缓瘫坐到地上……

          或许,今日的白小蝶,就是明日的郁心咏么?他可以那么绝情地对待一个爱他的女人……

          那么我呢?

          我抱紧了自己,忽然间冷得发抖。

          (未完待续)



          #侵删#


          欢迎关注最美古风客栈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