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同行动态 >生完二胎的老婆哭着要离婚,背后原因让人泪奔!

          生完二胎的老婆哭着要离婚,背后原因让人泪奔!

          2021-08-06 10:55:33今夜看书

          古巷青灯

          心中的海洋

          “苏以安,你回来!”


          傅司沉站在桥头,看着桥尾穿着一袭红裙,小腹凸起的女子,声音沉冷的大喊。


          女子却并不回头,她一头长发被狂乱的风吹得胡乱飞舞,互相纠缠。她抬脚,往桥的边缘更靠了一步。


          “苏以安!”傅司沉再次喊她。


          这一次,她终于忍不住回头,苍白美丽的脸上,一双眼睛浮现一抹希冀,她轻抚着自己已经有七个月的肚子,颤声道:“司沉,我真的一无所有了,我只剩下这个孩子了,只剩下他了……”


          “下来,苏以安。”傅司沉的眼底冰冷,似乎丝毫也没有因为她的话而动容,“我不动你的孩子,但也不会认!若你要生,自己去生,我不会管。”


          苏以安一愣,眼底里最后仅存的光,慢慢的,变得黯淡。


          他接着说:“你只要用你的血救下念紫,咱们的往事,还有你害死司年的事……就,一笔勾销。”


          用她的血,救李念紫?!


          呵,她恨不得李念紫能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又如何会去救她!更何况,她现在怀孕的身子,哪里经受得住长时间的输血!


          风中传来他的声音,但恨意之下,在听到司年二字时,苏以安还是恍惚了一瞬。


          司年……苏以安想到那张沐浴在血泊中的清秀面庞,脚下发软。


          眼底,就是长安江,高高的桥,偌大的风,她本是恐高的,但此刻站在这里,她满心里都是决然。她想,只要跳下去,一切就都结束了。


          第三者李念紫,还有他们的孩子……就都活不下来了!


          至于司年……她也可以下去给他赔罪了!


          “啊!!傅司沉!”苏以安忽然疯了一样的大喊道:“我苏以安爱上你,就是我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事情!四年了,我的四年,竟然比不上李念紫的七个月吗!”


          “当然比不上。”傅司沉俊美如铸的脸上,浮现一抹冷笑,“苏以安,你连她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更何况娶你,本来也不是我的意愿。”


          傅司沉的眼底闪过一抹嫌恶,在他眼中,苏以安就是个徒有外表的黑天鹅,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可以用尽手段,甚至不顾人性命。


          苏以安闭了闭眼,狂风在耳畔化为刀锋,“好,傅司沉,那我也不会让你好过,咱们,就来个鱼死网破!”


          说着,她抬起脚……


          “苏以安!”无人发觉,这一次,傅司沉的声音带上了一丝紧绷。


          他猛地往前迈了一步,与此同时,苏以安也毅然决然的松开了抓着桥栏的手!


          风,呼啸而过。


          那一袭红裙的女子,就这样,像一只断了线的风筝,坠落下去。傅司沉双手骤然握拳,心中不知怎的,猛然空了一块。


          ——


          医院里。


          两个相连的手术室,都亮着灯。


          傅司沉站在长长的走廊中央,黑色的长风衣将他的影子切割成一道看不清的暗影。


          就在这时,左边的手术室门开了,一个医生焦急的冲了出来,“李念紫情况不容乐观,她必须进行输血!”


          “紫儿的血型太稀少了,虽然已经全城大屏播放献血需求,但依然没有回馈!”一旁的男子满头是汗的冲了过来,“司沉,不能再犹豫了!紫儿的性命,危在旦夕!”


          他是李念紫的父亲,也是现任H市的市---长,李金城。


          右边的手术室也被医生推开了门。


          “苏小姐怀孕已经七个月了,现在的情况非常危险,必须进行手术!”


          手术,那么当然也需要输血。


          整个偌大的京城,她们的血型,恐怕还真的是独一无二的。


          而这时,只能救一个。


          傅司沉的眼底浮现死一般的寂静,而后,他冷静开口:“救念紫。”


          手术室内,不知怎么忽然恢复了一些意识的苏以安听到这话,心脏猛地紧缩了一下,浑身激烈的颤抖起来,蚀骨的疼。


          他,竟然要牺牲他们的孩子,甚至牺牲她的性命,去救李念紫!


          她苏以安在他眼里,就是如此一文不值!


          巨大的恨意,让她时不时就从手术中清醒过来。


          第一次清醒,她看到了一根管子,一头在她胳膊上,另一头,连接着隔壁病床的李念紫。她清晰的感觉到血液从身体里,快速的流失。


          第二次清醒,她看到医生开始进行手术,用刀划开她的肚子,然后,一个已经成了型的胎儿,被取了出来。她隐隐约约看见,孩子的脚底,有一块艳红的胎记,像是艳丽的晚霞,引人心碎。


          第三次清醒……


          身体变得很轻,意识变得很沉,她模模糊糊看见傅司沉趴在李念紫的病床旁边,大手握紧了她的手。


          然后,她沉沉睡去……


          再醒来的时候,苏以安唇瓣干裂,喉咙喑哑得一个字也说不出。


          她……居然没死。


          “苏小姐,你终于醒了。”看了看苏以安,拿出来一张纸放到她面前,“傅先生说了,你一醒来,就将这个拿给你,让你签了。”


          苏以安垂眸一看,顿时一股气涌上心头,牵扯的伤口阵阵作痛。


          她怒极反笑,伸出手用力将那纸离婚协议撕了个粉碎,“不可能!”


          碎片飘落在地,病房的门,也应声而开。


          李念紫!!


          “滚出去!”苏以安恨得牙痒痒,奈何自己却根本无力下床。


          “苏以安,你看,我和司沉的孩子,生的多可爱。”李念紫眼底带笑,看着苏以安,脸上洋溢着幸福,“都到了这一步了,你又何苦还想占着这个虚名,非要拆散我们这一对有情人呢?”


          “苏以安,司沉他根本就不爱你,你再努力也没有用。”


          “滚出去!”苏以安冷冷开口。


          要她把这位置让给她?呵,不可能!


          是李念紫,是傅司沉他们两人夺走了她的孩子,是他们害得她一无所有。而从鬼门关回来的她,这辈子仅剩的唯一目标,就是让他们爱而不得,生不如死!


          她尝过的那些蚀骨般的疼痛,一定要尽数奉还!


          就算这纸婚约只是一张废纸,她也一定要守住,否则,岂不是成全了他们。


          李念紫慢慢走向苏以安,“你的孩子,就那么死了,司沉连看都没有看一眼。”她摇晃着襁褓中的婴儿,嘲讽道:“我刚醒来,司沉就来看我了,他抱着我的孩子笑了。”


          她的孩子……他们的孩子……


          苏以安深吸一口气,眼中却还是有眼泪在打转。


          其实,她喜欢傅司沉很久很久了……


          那会儿,她的父亲还在,她还是学校里的小公主。一次演讲,她看见了傅司沉,穿着白色衬衫,沐浴在阳光下,俊美的脸庞平静如水,带着一种岁月安然的稳重与和煦。后来,她去找他说话,却被他冷然无视。


          之后,她一直偷偷观察着他,沿着他的人生轨迹,着魔一样。


          然后过去了很久,等到父亲问她,“你想跟谁结婚”的时候,她不知怎么,魔怔一般,就说了他的名字——傅司沉。


          苏以安想,也许,那真是她人生里说的最错的一句话了。


          她红了眼眶,张嘴正要说什么,却见李念紫忽然抱着孩子尖叫一声,跌倒在地。


          紧接着,傅司沉就迈着凌乱的脚步焦灼的走了进来,他将李念紫抱在怀里,“念紫,你怎么样?”


          “呜……我只是想来劝她,劝她签了离婚协议,没想到……没想到她居然推我和孩子。”李念紫无助的扑进傅司沉的怀中,浑身颤抖,像是怕极了,“我好不容易才将我们的孩子生下来,我真害怕他出事……”


          “我没有推你!”苏以安瞪大了眼睛,还欲反驳,却忽然收了声。


          这样的事情,这样的诬陷,出现的次数也不少了,她早该习惯。李念紫就是这样一个卑鄙无耻的碧池!至于反驳,她在傅司沉心目中早已是蛇蝎心肠的心机女,他又如何会相信她的辩词呢?


          “别怕,没事了。”傅司沉安慰着,然后回头命令:“将念紫送回去。”


          目光温柔的目送着李念紫离去之后,傅司沉回过头,瞬间仿佛结了冰一样,眼神冰冷如刀,“我最后问你一遍,苏以安,这婚你离还是不离!”


          “不!”苏以安看着他的身影,心头仍有爱意翻涌,却被他强自压下。


          “好,既然你这么喜欢这段婚姻,从今天开始,你就给我回傅家!”傅司沉脸色阴沉,“现在就出发!”


          张妈一愣,“不行啊先生,苏小姐之前因为经历了手术,而且还失血过多,这好不容易醒来,不适合移动啊,万一伤口又裂开……”


          “刚才不是力气大得很么,都能推倒李念紫了,这会儿我相信她走得动。”傅司沉说着,抬了抬下巴,命人上去抬她。


          苏以安没有反抗,只是将眼泪忍下去,忽然开口:“司沉,你看到我们的孩子了吗?他都已经成型了……他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


          傅司沉转身的动作顿了顿,却很快沉声下令:“她不走就用抬的!”


          几个人过来,将她架着,如同货物一般搬出病房。


          伤口被撕扯的疼痛让苏以安浑身冷汗,脸上血色尽失,她死死的咬住下唇,感受着那锥心的疼痛,想以此来让恨意更浓,盖住心中对他的爱。


          血,漫过纱布,漫过衣服,渗透出艳丽的红。


          但傅司沉,始终没有回头。


          他就是块捂不热的石头,四年,也不过是过眼云烟。


          苏以安在车上晕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傅家的别墅,看周围的装饰,这恐怕是个客房。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苏以安看了看一丝光亮都没有的窗外,这才发觉,这里还不是客房,而是地下室。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总有医生定时过来看她的病情,张妈定时过来送饭菜,其余时候,别说傅司沉了,她连个人影都看不见。


          完全就是个囚徒。


          这一天,苏以安恢复了些精神,总算是能下床了,她推开大门,隐约听见上方有笑声传来,于是顺着笑声走上楼梯,去到一楼。


          然而眼前的一幕,却让她瞬间浑身冰冷彻骨!


          客厅内,放着舒缓的音乐,佣人们站了一圈,全都面带笑意,和乐融融。而李念紫则是抱着孩子站在人群的中央,抬起头笑意盈盈的看着身旁的傅司沉,低声说着什么,眉眼里满是幸福。


          傅司沉一向冷峻的面容间,也带着笑容,回应着。


          好一幕阖家幸福的景象!


          苏以安正要迈步上前,旁边立即便有两个保安拦住她的去路,“苏小姐,先生说了,您最多,只能走到这儿,再往前一步都不行。”


          “这是傅家,我是傅家的夫人!”


          苏以安虽然是傅司沉的妻子,但从她嫁入傅家开始,傅司沉便下了命令,让大家都不许喊她夫人,只能喊她苏小姐,就连在外,也是如此。


          所以整个H市的人都知道,她苏以安就是个笑话,当初利用父亲的权利逼着傅司沉娶了她,其实也不过就是个挂名妻子,得到了名分,得不到他的人。一开始,大家因为她是名门千金所以不敢多言,但后来她父亲落马入狱,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苏小姐,您不要让我们为难。”


          苏以安蹙眉,余光瞥见楼梯边上的架子上摆着个漂亮的花瓶,于是猛地一伸手,将那花瓶打落在地。


          “哗啦!”


          一声巨大的脆响,终于将眼前温馨的一幕给狠狠撕碎。


          李念紫怀里的孩子被巨大的声响给吓着了,忽然嚎啕大哭起来。她抱着孩子,心疼的赶紧低声哄着,傅司沉沉默几秒,忽然怒不可遏的冲上前来,对着苏以安苍白的脸扬起手……


          “啪!”一个火辣辣的巴掌落下,打得苏以安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苏以安,你要这身份,我给你了。你不肯离婚,我也没有勉强你。你不就是想要这些么,你不就是想要住进傅家么,一切都满足你了,你还想怎么样!”


          李念紫见状,脸上闪烁起无辜的泪花,将孩子交给佣人,赶忙走了过来轻轻拉住傅司沉的胳膊,柔声安抚道:“司沉,别生气了好吗?你先上去,让我跟她好好聊聊。”


          “不行,这个恶毒的女人,你不要再靠近了。”


          苏以安的心不受控制的疼了一下,她捂住烧灼疼痛的脸,深吸一口气,“李念紫,傅司沉,你们就是这么对救命恩人的?若不是我的血,若不是我孩子的命,你们如今能这么幸福快乐?你们的孩子刚出生就背负了一条性命的血债,你猜他会不会做噩梦?”


          她哈哈大笑,看着李念紫白了脸,心中顿时浮现一抹爽感。


          为什么,她一无所有,李念紫却能如此逍遥快活?


          她不服!


          “司沉,那我就在这儿说,你先上楼吧。”


          李念紫很快将傅司沉赶走,脸色顿时一变,冷冷的看着苏以安,唇角浮现嘲讽的笑意,“苏以安,我告诉你,你的孩子是个男孩儿,真可怜啊。”


          “从今往后,你就是司沉养在地下室的一条狗,而我,才是大家口中的傅夫人!”


          苏以安想到自己已经成了型的孩子,心头滴血,双眸充血,死死的盯着李念紫,那目光,让看惯了她软弱模样的李念紫,吓得退了一步。


          李念紫眯了眯眼,压低声音,接着说道:“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吧。”


          “你知道为什么你那么正直的父亲会入狱吗?”李念紫低笑出声。


          “那都是司沉下的手,你强求了一场婚姻,一个不爱你的人,害了你自己的孩子,你的父亲,你全家!苏以安,你怎么不去死?”


          苏以安如遭雷击。


          “傅司沉干的?不,不可能……”


          李念紫露出微笑,“你父亲抓了司年作威胁,逼他娶你,你以为他心中没有怀恨?是你害死了司年!所以他从娶你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开始布局,只等着你父亲一步一步踩进去,然后,万劫不复。”


          不,不可能。


          苏以安摇头,一边摇头,一边不断的向后退,然后,脚下蓦然一空……


          紧接着,黑暗袭来。


          李念紫立马大喊,“不好了,苏以安跌下楼梯了!司沉,司沉!”


          ……


          苏以安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傅司年清秀的面庞带笑,紧接着,那笑容却迅速变得扭曲……他看着她,眼里都是泪光,“苏以安,以后我不在了,你要好好对我哥……”


          然后他的身影越来越远,最后变成了冰冷的尸体。


          爸爸从她身后搂住她的肩膀,轻声问她,“安安,你知道傅司沉不爱你吧,就算这样,你还是要嫁给他吗?”


          她点头,“爸爸,我这辈子要是嫁人,就只嫁傅司沉!”


          “好,那爸爸让他娶你。只要是你要的,爸爸都帮你得到。”父亲说完,叹了口气,眼底里却仍是宠溺。


          镜头一转,一个满身是血的婴儿躺在黑暗中,哇哇大哭。


          苏以安飞快的朝着他跑过去,却怎么也靠不近。她看到他脚底的胎记,然后眼睁睁看着他慢慢的不哭了,身体渐渐变得僵硬,然后消失……


          “啊!”苏以安猛地从梦里惊醒。


          漆黑的房间里,阵阵寒意从她的背后渗透进心中,让她怕的浑身颤抖。


          可是她没有依靠了,她的爸爸因为她的贪念,而锒铛入狱,不见天日。


          苏以安咬住下唇忍住泪水,然后起身,一边大喊着:“我要见傅司沉!”一边疯狂的砸着周围所有可以拿得动的东西。


          不一会,整个房间就已经乱成一团,一片狼藉。


          傅司沉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疯女人,和一个土匪过境的房间。他脸色阴沉,伸出手一把抓住苏以安的手腕,力道很大,抓得她生疼,“苏以安,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要自由!”苏以安苍白着脸,抬头看着傅司沉。


          她的眼神里坚硬决绝,完全跟平时的她不一样。


          苏以安头发凌乱,唇角浮现一抹冷冷的笑,“傅司沉,我记得你最近做了个什么形象大使,在此期间不想出任何岔子。那么,你肯定也不想被爆出傅家正房和妾室同在一个屋檐下的丑闻吧。”


          妾室……


          听她这么称呼李念紫,傅司沉的脸色黑了又黑,整个人都被一片可怕的乌云笼罩,散发着骇人的冰冷。


          苏以安不给他说话的机会,直接提出要求:“我要自由。”


          傅司沉知道,她有一个做记者的朋友,如果真的逼急了她,她倒真的有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只是从前,她从来不曾反击过,一次都不曾。


          他深邃幽暗的目光微动,浪潮翻涌。


          半响后,黑着脸甩袖而去。


          不到十分钟,苏以安就发现,门口的警卫被撤走了,楼道处的锁也开了。


          她呼出一口气,好好的洗了个澡,将自己打扮一番,这才走出傅家的大门。临走时,她在客厅处抬了抬眼,一下就看见挂在那儿特别大的一幅照片。


          那照片,竟然是李念紫和傅司沉的……婚纱照!


          苏以安的脸色微变,嘴角扯了扯,双拳握得死死的。


          她倒是头一回见,这样高调将小三接回家,还挂上婚纱照,视她这个正室如无物的。她抬脚刚想走出去,接着又忽然回头。


          快速三步并两步如同一阵风一样,苏以安冲到了那幅照片跟前。


          然后,她脚一扬,用鞋跟狠狠的划过那张照片!


          “刺啦——”的声音不绝于耳,照片很快就被划出一道深深的痕迹!


          苏以安爽得大笑起来,却还嫌不够,伸出手用尽全力往前推去,然后用力一扯!偌大的照片平时根本没人碰,所以也没做太大的保护措施,她这么用力的一撕,瞬间就让照片从墙上脱落了大半!


          照片上的两个人,中间裂开来一道缝。


          苏以安这才满意的舒出一口气,拍拍手上的灰尘,潇洒转身。


          “啊!苏小姐!”佣人这才冲出来,吓了一大跳,赶紧想要去拦她,“你这是做什么啊!这照片可是先生和夫人刚拍好挂上不久的!!”


          “夫人?”苏以安冷笑,“我希望你们从今往后记清楚,谁才是傅司沉法律上的妻子!”她的声音微冷,浑身气势爆发出来,顿时让大家都愣住了,“傅司沉已经让我自由行走,我在我家,撕个照片也不足为奇,谁敢拦?”


          周围,一片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只以为苏以安是那个在爱情里只懂得委曲求全,摇尾乞怜的可怜女人,只以为她就是这样沉默没存在感,不懂反抗。但此刻,他们看着这样的她,才惊觉,原来她还有这么气势逼人的一面!


          也对,她毕竟是世家出身,从小养尊处优,气势也的确不可能差到哪里去。


          “先生,刚才苏小姐离去之前,将你和夫人的婚纱照给……给撕了……”


          接到佣人的电话,傅司沉的脸色瞬间铁青,他猛地一捶桌子,恨不得立即就去将那个疯女人给碎尸万段。


          “你们立刻弄一张新的挂上去,在念紫回去之前!别让她发现。”傅司沉冷声吩咐完之后,抬眸看向自己的助理,“查查看,苏以安这个女人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是。”


          助理出办公室不到一个小时,就满脸尴尬的敲门进来。


          “傅总……”


          傅司沉俊美的脸上表情沉着,纤长的手指一挥,一个龙飞凤舞的帅气签名就跃然于纸上。他从文件中抬起头来,“说。”


          助理清清嗓子,难以启齿的吞了口口水,压低声音道:“苏小姐……她离开家之后,就去了……‘云尚’。”


          云尚,一家有名的私人会所。


          只瞬间,办公室内就袭来一阵低气压。

          知道苏以安去那种地方,

          傅司沉会如何做?

          点“阅读全文”后续情节更精彩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