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锁业排名 >“求你了……求你不要把我的孩子拿掉……求你了!”

          “求你了……求你不要把我的孩子拿掉……求你了!”

          2021-10-05 07:58:36文艺爱人

            

            秋日的傍晚,烟雨渺渺,为夕阳镀上了一层薄纱,美的有些哀伤。

            

            蔺瑶撑着雨伞步履匆忙的跑过,刻意忽略停在院子里的十几辆黑色的轿车,伸手推开了正屋的门。

            

            刚踏进家门,迎面一个花瓶直直朝她飞了过来。

            

            她反应极快的往旁边躲了躲,花瓶在她脚边溅成碎片。

            

            一片锋利的碎瓷擦过她的脚踝,留下了一道鲜明的伤口。

            

            下一秒,继母穆雪芝尖锐刻薄的咒骂劈头盖脸的砸了过来——

            

            “你还知道回来吗?白眼狼!”

            

            “妈,你别这么说蔺瑶……”不同父也不同母的“大姐”蔺锦璇拉了拉气急败坏的穆雪芝,打算为蔺瑶开脱。

            

            “我说的不对吗?你爸爸今天晚上就要动手术了,陆家的人就在外面等着,只要某人点点头,你爸爸的手术就能顺利进行,我们家的公司也会起死回生。我真是不明白,某人连私奔的事情都能做的出来,怎么到这节骨眼上却来装贞洁烈女了!”

            

            穆雪芝说话一向刻薄,此刻她环抱双臂,用眼神轻蔑的扫了一眼站在门口的蔺瑶,语调鄙夷:“蔺瑶,我可要提醒你,躺在医院里等着你救命的,可是你的亲生父亲!”

            

            言下之意,她若不救,那就放任她父亲等死好了。

            

            蔺瑶站在门口,垂着眸子。

            

            她何尝不想救?

            

            但是一场手术费都要几十万,她还只是个学生,哪里会有这么多钱?

            

            至于门外那些黑色的轿车……

            

            两天前,父亲病倒,家里的公司忽然破产,蔺家面临的是前所未有的危机。

            

            在所有人坐等看蔺家笑话的时候,暖城最大的权贵之家陆家却派人雪中送炭,声称可以帮蔺家度过难关,但有一个条件——

            

            让蔺瑶,嫁给陆家的三少爷陆靖琛!

            

            陆靖琛,陆靖琛……

            

            那是个传说被大火烧的面目全非、性格扭曲到变态、全暖城的女人都避如蛇蝎、又短命的男人。

            

            她难道真要嫁给那样的人?

            

            “你看看,你看看她那个样子,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我告诉你蔺瑶,能嫁进陆家做少奶奶,是你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你就在心里偷着乐吧,少在那里给我装可怜……”穆雪芝忍不住刻薄道。

            

            事实上,陆家要的只是一个可以过门的女儿,并没有指明了要蔺瑶。

            

            穆雪芝自己有两个女儿,蔺锦璇、蔺锦悦,都比蔺瑶大。

            

            但她是不可能将自己的女儿往火坑里推的,所以能推的,也只有蔺瑶这个毫无干系的继女。

            

            “我嫁!”

            

            没等她说完,蔺瑶忽然抬起头,淡淡的,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什,什么?”穆雪芝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大喜:“你想通了?答应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莫管家……”

            

            她像是看见了一座金山,一脸的刻薄被金光冲散,忙不迭的打开门,冲院子里的黑色轿车们大喊:“快叫你们管家来,我们想通了,想通了……”

            

            听着院子里穆雪芝欢天喜地的叫喊,蔺瑶扯了扯嘴角,一滴眼泪从眼眶无声滑落,滴在手背上,又被她无声掩盖,不想让任何人窥见。

            

            

            蔺瑶换了身衣服,拖着自己的行李从楼上下来,穆雪芝正在跟陆家的管家莫里说话。

            

            她从莫管家的手里接过一张支票,满脸的谦恭笑容:“请代我谢谢三少。”

            

            莫管家看到蔺瑶,站起身来,语气很客气,“蔺小姐,可以走了么?”

            

            “嗯。”蔺瑶垂着眸子,轻点了点头。

            

            穆雪芝不动声色的收起支票,抬脚走到了蔺瑶的面前,一脸慈母的不舍,拉着蔺瑶的手道:“瑶瑶啊,我知道你心里面怨我,但是家里现在这个情况你也是知道的,但凡有一点办法,母亲也是不愿意这样的……不过你放心,莫管家说了,只要你乖乖的听话,陆家是不会亏待你的。”

            

            穆雪芝的演技向来不错,她说着,甚至还哽咽了几声。

            

            蔺瑶不动声色的抽回自己的手,对莫管家点点头道:“有劳莫管家了。”

            

            “蔺小姐请。”莫里向她做了个请的姿势,带着蔺瑶走出了蔺家的大门,上了院子里其中一辆黑色轿车。

            

            汽车一辆接着一辆驶离蔺家大院,随之一起带走的,还有那十足的压抑的人几乎喘不过气的低压气氛。

            

            穆雪芝跟蔺锦璇站在门口,直到车子融入黑夜,再也看不见了,才听穆雪芝重重叹了一口气:“终于送走这个瘟神了。”

            

            回头却见蔺锦璇一脸的担忧,不由板起脸道:“好了好了,你快回去洗洗睡吧。要不是我,现在送走的恐怕就是你了,你就别在这里瞎操心了。”

            

            说完,也不管她了,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往楼上走去。

            

            进了房间,却是将房门反锁了,从口袋里掏出那一张新鲜热乎的支票,两眼直发光。

            

            两千万哪,陆家果然是全暖城最权贵的人家,出手就是大方!

            

            真是便宜了蔺瑶那丫头了,要是这次来求亲的不是那个传说如鬼魅般的三少爷,这种好事,是怎么也轮不上她的!

            

            ……

            

            天色渐渐黑了。

            

            蔺瑶从上了车之后,就靠在车窗上,呆呆看着外面一闪而过的街景,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车子很快到了陆家,其他的车都停在了院子外面,只有载着管家莫里和蔺瑶的这辆车,缓缓开进了陆家的大院。

            

            极度奢华的院子,花园、喷泉、雕塑、鹅暖石小道……

            

            灯火温暖充满梦幻,照亮通往正厅的路,蔺瑶站在路的尽头,恍然有一种错觉,感觉像是进了古老的城堡,这霸气而威严的气场,真不是随便盖的。

            

            “蔺小姐请。”莫里在前面给她带路,走向那神秘的未知的尽头。

            

            “蔺小姐请在这里稍等一下,我上去通报一下三少。”莫里将她扔在客厅,独自离开。

            

            佣人前来上了茶果,也默默退下。

            

            屋子里要暖和一些,装修也尽显低调奢华。

            

            蔺瑶不敢打量太多,也不敢随便走动,便就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等着。

            

            她内心其实是忐忑的,因为初来乍到,因为对未来命运的恐慌。

            

            她不知道自己等会要面对的,会是怎样的一个男人。

            

            她伸手端起茶几上的水杯,刚抿了一口茶水,屋子里的灯光便闪了两下,然后,灭了。

            

            

            停电了?

            

            这是蔺瑶的第一反应。

            

            刚刚还明亮如同白昼的客厅,此时已经陷入一片黑暗,周围的事物都被黑暗笼罩,看不真切。

            

            嗒~嗒~嗒~——

            

            一阵清晰的脚步声从前方的黑暗中传来,那是皮鞋敲击大理石地面的清脆声响,带着某种节奏,在这寂静的别墅里,显得格外突兀。

            

            借着落地窗外洒进来的朦胧光线,蔺瑶隐约看见一个身影。

            

            身形高大,应当是个男人。

            

            “您……您好。”蔺瑶紧张的站起身,想辨认黑暗中的男人是不是管家莫里。

            

            但光线实在太暗,除了一抹黑影之外,她什么也看不清楚。

            

            男人是从楼上下来的,此刻他站在那里,身影没入阴暗,不再往前走了。

            

            听见蔺瑶打招呼,也没有出声回应,就那么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竟有几分诡异。

            

            “……”蔺瑶一时间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气氛顿觉静下来,连墙壁上的欧式挂钟发出的滴答声,也听得一清二楚。

            

            “我……我是莫管家带来的,请问您看见莫管家了么?”沉默片刻后,蔺瑶再次开口。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隐隐升起一丝不安。

            

            莫里说去通报一下,结果去了这么久也没见回来。这么大的别墅忽然停电,又冒出来这么个怪人,怪吓人的。

            

            “……”

            

            男人就那么站在那里,不动也没声,仿佛一尊雕塑般,静的让人心底生寒。

            

            蔺瑶下意识的往后退了退,腿弯贴上了沙发,停下。

            

            正想再说点什么,黑暗中那个静默不动的男人,忽然动了。

            

            他一点一点的从黑暗中走出来,无形中带着一种压迫,蔺瑶觉得,周围的气流都随之凝固了。

            

            下一秒,蔺瑶屏住呼吸,睁大眼睛,彻底看清那个人的装扮——

            

            西装革履、身材健硕,看上去很硬朗的一个人,只是那张脸……

            

            扭曲的五官,焦黑的没有任何面部表情的脸,隔得这么远,她都似乎能闻到一股子刺鼻的焦灼味,那是被大火烧着皮肤的味道,刺激着人的嗅觉,让人胃里一阵翻涌。

            

            “啊——”

            

            尖锐的叫声划破寂静,蔺瑶双腿一软,直接跌坐在了沙发上。

            

            “你,你别过来!”她面色惨白,吓得魂飞魄散。

            

            眼看着那人抬脚朝她靠近,她步步后退,直到退无可退,一屁股跌坐在了冰凉的大理石地面上。可那人似乎看不见她的害怕,继续迈腿前进。

            

            “救命,救命,求求你别过来……呜呜……”蔺瑶吓得语无伦次,凭借着最后一点求生本能,节节后退。

            

            门口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蔺瑶身后响起——

            

            “蔺小姐?”

            

            蔺瑶一怔,随即爬起身,朝身后刚刚进来的人影扑过去。

            

            “莫管家,救命。”

            

            蔺瑶抱着莫里的手臂瑟瑟发抖,完全缩在他的身后,泣不成声。

            

            莫里抬头看向对面的黑影,“少爷,您吓着蔺小姐了。”

            

            仿佛晴天一声霹雳,蔺瑶猛地怔住,忘记了哭泣。

            

            少……少爷?

            

            这是陆家三少爷的住宅,所以——

            

            他就是那个传说中恶魔一般存在的男人,陆、靖、琛!!!

            

           

            “蔺小姐你别怕,这是我们家少爷。”莫里转身跟她解释。

            

            可是蔺瑶仍然紧紧抱着他的胳膊不肯松手,小脸煞白,显然没回过味来。

            

            是啊,刚刚一紧张她倒给忘了,能住在这里,又被烧成这样的。

            

            除了陆靖琛,还能有谁?

            

            陆靖琛毁容受伤的事情,全暖城都知道。

            

            纵然她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可真见到他,还是差点被吓破了胆。

            

            见蔺瑶不说话,莫里只好再次转头看向自家的少爷:“少爷,这位就是蔺瑶小姐,您的未婚妻。”

            

            未婚妻这三个字就像是三根尖锐的刺,一下扎进了蔺瑶的心里。

            

            她今年才刚满二十,本是个对美好爱情充满向往的年纪,可是为了重病的父亲和家族企业,她不得不向金钱低头,嫁给这个陌生的,甚至恐怖的男人。

            

            “这么胆小的女人,就是你们给我找的新食物?”对面的男人终于开口说话了,但是那声音……

            

            粗嘎难听,像是被人掐住喉咙一般,听的人好不压抑,也让好不容易平静下去的蔺瑶,再次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但是等等……

            

            他刚刚说,她是他们给他找的食物?

            

            她听的很清楚,不是妻子,也不是女人之类,而是食物!

            

            他将她看成一道食物?

            

            难道传言都是真的,陆靖琛毁容之后,心理也变得扭曲变态,喜欢虐待女人了?

            

            传言他曾经有过三个未婚妻,都是暖城名门望族的小姐,但都在见到陆靖琛本人之后,疯的疯,傻的傻,还有一个直接跳江自杀了。

            

            从那以后,陆靖琛便成为了名媛小姐们的噩梦,谈之色变、避如蛇蝎。

            

            这也直接导致了,陆靖琛今年已经三十二了,纵然身家不菲,却没有一个女人愿意来到他的身边。

            

            因为没有人,愿意和魔鬼生活在一起!

            

            蔺瑶惊愕的同时,清晰的感觉到对面一道凛冽的目光朝自己射过来,她下意识的顺着那道视线回望过去。

            

            在那被烧焦的皮肤之下,一双漆黑深邃的眸子,此刻正冷冷的,冷冷的看着她。

            

            她打了个寒战,后背冷汗浸湿一片。

            

            这个男人确实很可怕,先不说他是不是如传言那般,单说他给人的这种感觉,就已经很恐惧。

            

            那冰冷的不带一丝一毫情绪的眼神,宛如地底下爬出来的魔鬼,只一眼,便能让人坠入地狱,万劫不复!

            

            蔺瑶战战兢兢移开视线,不敢再看。

            

            她抓着莫里的胳膊,声音抑制不住的颤抖:“莫管家,求求你,求求你送我回去吧,我想回家,我好害怕。”

            

            这里她是一刻也呆不下去,就算待下去,也注定是噩梦一场。她开始后悔了,不该就这么答应下来的。

            

            沙发上,陆靖琛的目光落在了女人紧紧抓着莫里胳膊的手上,眸底绽出一朵冰寒。

            

            莫里是个年轻的管家,长得也不赖,可以说是颜值身材气质都不错。这女人倒是会挑,一看自己这个未婚夫不咋地了,就赶紧就地取材,对莫里下手了?

            

            瞧瞧她看着莫里那可怜巴巴我见犹怜的样子,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吧?

            

           

            莫里为难的看向陆靖琛,“少爷……”

            

            沙发上的男人再次看了缩在莫里身后的小女人一眼,心中微微不悦。

            

            不过看她确实吓得够呛,暂且放过她吧!

            

            陆靖琛从沙发上站起身,随意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领,语调冷冷的淡淡的:“送蔺小姐去休息吧。”

            

            “不要。”蔺瑶紧抓着莫里的手,“莫管家,我求求你了,送我回家吧……”

            

            “女人,”陆靖琛忽然打断她的话,声音高傲的王者一般,不容人拒绝,“陆园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他嘴角扬起一抹邪魅的笑容,威胁十足的加了一句:“想走,除非……横着离开!”

            

            蔺瑶猛地一震,忽然想到了之前那三个未婚妻,顿觉一股子凉意从脚底一直窜上来。

            

            好冷~

            

            她相信,这句话不只是威胁而已。

            

            魔鬼,是言出必行的!

            

            ……

            

            贴满了大红喜字的婚房,被单床褥一应都是大红色的。

            

            可是本该让人觉得喜庆的大红色,此时落入蔺瑶眼中,却透着森森恐怖。

            

            她一进这间房间,就想起陆靖琛那张被烧焦的脸,顿觉脊背发凉。

            

            想要退回去,佣人却拦在门口,面无表情的道:“蔺小姐,少爷说了,您今天晚上必须要睡在这里,哪里也不许去。”

            

            蔺瑶扒着门框,不让她关门:“麻烦你通报一下三少,我就睡在客厅的沙发就可以了……”

            

            她现在真的很怕,她还什么都没准备好,如果陆靖琛强行要对她做点什么,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

            

            “抱歉蔺小姐,这是少爷的吩咐。”佣人说着,强行掰开蔺瑶的手,砰的一声将门关上,并且从外面锁了。

            

            强烈的恐惧从心底慢慢攀升,一阵轻风从落地窗外吹进来,撩动了红色的纱帘,梳妆台上的一对红烛被吹的明明灭灭,镜子里倒映出她苍白惊惧的脸,一切事物都像是要在下一刻化身魔鬼,将她吞噬。

            

            蔺瑶心里的恐惧一层盖过一层,她转身不顾一切的猛拍房门,仿佛只有大声喊叫,才能缓解内心的恐惧:“求求你了,放我出去,我不要待在这里,来人,救命……舒言,你在哪里,我好害怕……呜呜……”

            

            走廊尽头,莫里看着紧闭的房门,有些担心:“少爷,这样恐怕真的会吓到蔺小姐……”

            

            站在他身边的,是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的陆靖琛,此刻的他穿着一件亚麻灰的休闲裤,上身套了一件白色的薄线衣,脸上已经不再是刚刚那么吓人的皮肤,褪去那张令人恶心的面具,他的真实面目谈得上绝世无双。

            

            只见他不慌不忙的晃悠着手中的红酒杯,目光极淡的瞥了眼莫里,声音不似之前那么沙哑难听,低沉好听的仿若大提琴奏出来的美妙音符。

            

            “你心疼了?”

            

            莫里赶紧低下头去,“莫里不敢。”

            

            “呵~”陆靖琛抬手,动作优雅的抿了一口红酒,“没有我的允许,夜里谁也不能给这女人开门,违者你知道该怎么处理的。”

            

            “是。”莫里战战兢兢的应了一声,目光同情的看了那扇紧闭的房门一眼,转身跟着陆靖琛离开。

            

            

            哭闹一阵之后,蔺瑶累了,她转身靠在门上,又无力的跌坐在地上。

            

            这房间里透着一股子阴森,红艳艳的很瘆人。

            

            “舒言……舒言……”她将头埋在双膝之间,喃喃念着这个名字,仿佛只有念着这个名字,才能让心里的恐惧减少一些。

            

            眼泪顺着指缝流下,或许是真的已经身心疲累了,她就这么靠在门边,哭着哭着,睡着了……

            

            ……

            

            清晨,莫里亲自摆好了早餐,陆靖琛握着电话从楼上下来。

            

            “少爷,要不要去叫少夫人?”莫里还是有些担心。

            

            昨天后半夜就没听见声响,蔺瑶看上去柔柔弱弱的,不会出什么事吧?

            

            陆靖琛挑了挑眉,没有开口,径直走到餐桌边坐下,用早饭。

            

            莫里也不敢再说什么,默默站在一边伺候着。

            

            放在餐桌上的电话忽的响起来,陆靖琛瞥了一眼上面跳跃的一串数字,眉心微蹙。纵然不太愿意接,还是伸手拿了起来。

            

            “……”

            

            电话接通的一刹那,两边都是寂静无声的,最终,还是那头的人先沉不住气,先开的口。

            

            “我听说,蔺家丫头答应了?你们昨天晚上相处的还愉快么?”

            

            电话开的免提,里面传来的低沉沧桑的声音,莫里一耳朵就听出来了,是陆靖琛的爷爷陆渊。

            

            陆靖琛漫不经心的将一块生菜塞进嘴里,“嗯,还不错。”

            

            “这么说,你们昨晚上确实在一起了?”陆老爷子的语气顿时变得温和了几分,甚至还带了几分期待。

            

            一旁的莫里心里暗自叹气,老爷子为了少爷的婚事,可算是操碎了心。

            

            可惜少爷昨天晚上压根就没进婚房一步,现在蔺小姐都不知道怎么样了呢。

            

            “嗯。”陆靖琛应了一声,不置可否。

            

            “我跟你说,既然人家姑娘不错,就不要再像之前那么任性,再把人家吓跑了。这样吧,明天晚上我安排人来接她,过来吃顿晚饭,顺道给我见见。”老爷子苦口婆心道。

            

            “嗯。”

            

            挂了电话,陆靖琛继续吃早饭,半句都没提蔺瑶。

            

            莫里心里着急,等他吃完饭离开之后,派佣人送了点饭菜上去。

            

            结果房门一打开,蔺瑶就直直的倒在了地上……

            

            ……

            

            “林医生,怎么样?”

            

            莫里站在走廊外,等林医生一出来,就赶紧上前来问。

            

            “没什么大碍,就是受到了点惊吓,外加吹了点风引起的发烧。打完点滴睡一觉,明天就能好了。”

            

            “哦,那就好。”莫里松了一口气,想起昨天晚上,他又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这还只是开始而已,以后的日子,恐怕她未必能挺的过来啊。

            

            ……

            

            蔺瑶迷迷糊糊间,感觉自己像是躺在一个滚烫的火炉里面,四周都是滚烫的火苗,烤的她浑身冒汗。

            

            意识一阵清醒一阵模糊,想睁眼看看,可眼皮子却仿佛有千斤重般,怎么也睁不开。

            

            好不容易睁开眼,也只模糊看见米白色的天花板,眼前便是一阵晕眩,再一次失去意识,跌入黑田乡……

            

            这一觉睡的很沉,等她再次睁开眼,窗外已经漆黑一片了。

            

            房间里没有开灯,她浑身绵软无力,挣扎着爬起来,黑暗中看见一人站在床前。

            

            因为睡得时间太久,又是刚醒过来,一时间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下意识的将眼前的人影和刚刚梦境里的人混为一体。

            

            见那人似乎要走,心中一慌,一伸手拉住他,张嘴,沙哑急切的喊出一个名字。

            

            “舒言……别走……”



          未完待续

          更多后续精彩,点击左下方蓝字“阅读原文”继续

          下载客户端,海量小说和优惠在等你哟~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