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男女暧昧里最重要的一条潜规则.

          男女暧昧里最重要的一条潜规则.

          2021-06-28 06:16:29臣妾爱看

          点击蓝字关注公众号,订阅美好时光

          听到门锁转动的声音,顾心撑着高烧的身子从沙发上站起来,望向玄关处正在换鞋的男人:“江意,你现在也已经订婚了,可以放过我了吗?”

          电视上正在洋洋洒洒报道着江氏大财团首席总裁,与某贵族千金订婚的消息。

          江意瞥了她一眼,把外套随手挂在衣架上,脱下手表放在墙柜上,松开袖口两边的纽扣,一步一步朝她过来,这种渗人的气势让顾心生生退后了两步,脚后跟磕在茶几脚上。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江意搁那一站,黑压压一片挡了光。

          顾心有点怕他,咽了口唾沫:“我说,你关了我四年,如今你要成家了,是不是可以让我离开了?”

          “呵,离开?”江意俯身,捏过顾心下巴:“顾心,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怎么着,想赖我的账?”

          顾心本来就烧的发晕,被他这力道不轻的一捏,晃了晃才站稳:“那你要怎么样?我从十八岁跟了你,整整四年,你折磨我还不够吗?那些莫须有的罪债,我怎么的也还够了吧?”

          “莫须有?”像是听到天大笑话,江意冷嗤:“你设计取走我一个肾拿去给你亲爱的弟弟时,就应该考虑过后果是什么,才被折磨四年就想走了?顾心,我怎么还不知道你有那么单蠢的。”

          “我说了,不是我做的!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怎么回事!你到底要我说几遍!”顾心嘶吼。

          “这句话,等你死了后去对阎王爷说吧!”

          江意用力推了一把顾心,顾心重心不稳,后背整个跌到茶几上,上好的实木茶几没有坏,就是顾心摔的生疼,江意并不关心她死活,只是捏得更狠。

          一顿惩罚之后,江意一脸餍足,顾心已经痛的浑身麻木了,破布娃娃般的躺在地毯上。

          江意套上裤子,把装着避孕药的药瓶砸在顾心脸上:“你没资格怀我的孩子,倘若让我知道你不吃,我就切了你的子宫。”

          说完后他在她小腹上拿捏好力度的踩了一脚,踩不死她,却绝对不会让她好受,看到顾心蜷缩起身子,他才满意的上楼去了,临走扔了句话给她。

          “等会儿我下来要还没看到饭菜摆在桌子上,有你好受的,顾心。”

          顾心似乎没有听见,仍旧抱着肚子蜷缩在地板上。

          站在楼梯上的江意回头瞥了一眼,她楚楚可怜的模样映在他眼中,让他更加嫌恶:“做饭之前先清理一下自己,我怕我倒胃口,真脏。”

          顾心没有答话,她知道自从十八岁那年的生日之后,一切都变了,江意莫名其妙失去一个肾,亲弟弟顾离莫名其妙活了下来,而自己,哈,顾心想到这不禁冷笑了一声,自己则在那一天背上了愧疚与耻辱的十字架,每天都在负重前行,狼狈不堪。

          可她又能怎么办?江氏财团权势滔天,她如果敢跑,江意就会对付她的家人,她倒是无所谓死活,反正现在活着跟死了又有区别呢?

          只是自己的家人……顾离还需要她。

          顾心撑着自己爬起来,咬牙忍着疼进了厨房。

          江意下楼的时候看到顾心在厨房和餐桌之间来往,不知怎的就想起了在她的十八岁生日上,这个女人也是摆出这么一副假惺惺的贤妻良母样子出来,为的就是骗走自己的一颗肾!

          一想到这件事江意就火大,大跨步走到餐桌旁边,在旁边摆盘的顾心抬起头来就看到了江意一脸怒容地站在旁边,猛地被吓得一个瑟缩,后退了一步,这个无意识的抗拒彻底激怒了江意。

          江意抄起旁边的瓷碗往顾心头上砸去,把桌布一掀,满桌子的饭菜在一瞬间就变成了一堆食物残渣。

          “这是给人吃的么?出来卖就要有点职业操守,不要做点饭也是随便打发人,怎么,把我的肾骗走了就可以随便打发我?你把我江意当成了什么?”

          顾心被瓷碗砸到额头,脸上有温热的触感,她摸了一把,手心中全是血,她抬起头,江意双手插着裤兜,看像是在看臭虫一样的看着自己。

          原来过去那个目光里全是温柔恣睢,每次都让她沉沦的男人,狠起来,也是能狠到这样的地步的。

          顾心想,她大概,真的是错了。

          错在这四年里,她还傻傻期望着能有那么一天,江意调查清楚了事情真相,重新回到他们的过去。

          她突然就平静了下来,望向江意,一字一句说:“江意,如果我死了,你是不是就能满意了?也能解恨了?”

          江意一滞,而后一把扯过顾心胳膊,把她发狠的摔到墙上:“想用死来让我解恨?顾心,我告诉你,没那么容易!你要是敢死,我就去折磨你的家人,你要是不死,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顾心所有的痛呼都被江意的手掐在了脖子中间,她只能瞪大眼睛,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再次被江意撕裂了。

          这次折腾之后顾心彻底没有了半点力气,瘫软的跪坐在地上。

          江意把衬衣扔到她面前:“滚!”

          顾心沉默着捡过他的衬衣,心头蔓延着的全是绝望,她慢慢扶着墙壁爬起来,在江意的视线里,一步一个踉跄的回了房间。

          大概这次江意是虐够她了,没有再追着她进屋。

          顾心关上房门,背靠着门缓缓滑坐到地上,终于是忍不住,双手堵住嘴无声的哭了出来。

          明明他们曾经那么相爱,为什么他就不能相信她?还是说他所谓的爱,肤浅到连最起码的信任都给不起?

          哭够了,发泄够了,心情稍微缓和了些,顾心拖着疲惫的身子进了浴室,打开蓬头,任由冷水从头顶浇灌下来,冷意窜过全身,她却似乎感觉不到有多冷,在蓬头下站了很久很久,白嫩的肌肤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痕迹。

          四年间她每天都承受着江意的虐待,早就体无完肤了,好像她也感觉不到痛了,反正再痛,能及心么?

          这天晚上顾心没有再出房间,江意也没有找来,她冲了凉水澡后便躺下了,江意的折磨让她很快就沉沉睡了过去。

          梦里她梦见了他们的初遇,那天她被他堵在学校操场上,英俊的少年扬着眉目的笑,对她说:“嗨,我叫江意,我注意你很久了,交个朋友吧,顾心。”

          阳光从高高的少年身后投射过来,镀亮了他的整个面颊,顾心被那些绚烂的心悸迷惑了进去,鬼使神差的点了头。

          从此,便是万劫不复。

          顾心突的睁开了眼睛。

          黑洞洞的房间里,除了她的呼吸以外,再没了其他声响。

          她觉得自己真是没出息,江意那么恨自己,她却还在梦中梦见他们的爱情。

          醒了之后顾心有点口干,便拿着水杯开了卧室门出去。

          她的房间在一楼,她刚出去就看到黑暗的客厅里一个人影坐在沙发上抽烟,不用想自然是江意,听到动静江意也朝她这边看来,顾心下意识缩了下肩膀。

          “你要做什么。”江意冷冷的声音传过来。

          “喝水。”顾心不敢说太多余的话,怕一言不合又引来他的施暴。

          江意没有再回话。

          饮水机在客厅那边,顾心必须从江意面前穿过,她只能硬着头皮去,感觉比上刑还要可怕,茶几上的烟灰缸里落满了烟头,空气中全是烟味,她忍不住咳嗽了一声,江意的烟本来已经放到了嘴边,又拿下来,摁灭在烟灰缸里。

          顾心几乎是在一瞬间鼻头就酸了,愣是生生把眼泪强忍了回去,逃一样的跑到了饮水机那边。

          她有慢性支气管炎,以前每次江意抽烟都会背着她,或者只要有她在,他就绝对不抽,刚才江意的行为或许他并不在意,但却触动了顾心心底最薄弱的部分。

          “顾心。”

          江意突然叫她。

          顾心吓得手一颤,差点没把水杯扔到地上。

          她僵着身子等着他的下文,他却突然不说话了,黑暗的空气里,只听到自己的心跳,一起,一伏。

          顾心感觉过了一个世纪的漫长,江意才再次说话了。

          他说:“滚,别在我眼前恶心我。”

          顾心抱着水杯,用史上最快的速度,跑了。

          顾心一整夜没睡好,第二天一大早就被外面传来的娇笑声吵醒了。

          客厅里一个女人正坐在江意腿上,头发微卷,上身穿着浅白色的吊带,下身的超短裤堪比比基尼,她在给江意喂水果,两个人距离近的就差亲上去了,不知道女人说了什么,江意唇角一直勾着笑,笑起来的样子好看的要命。

          顾心认识这个女人,她叫薛婉,就是电视上播放的那个,与江意订婚并确定婚期的女人,江意的未婚妻。

          “意,这个女人怎么还在你这里?她对你做了那么恶心的事情,难不成你还旧情难忘?”薛婉嘟着嘴,声音酥的顾心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免费的女佣,不用白不用,况且她欠我那么多,哪能如此容易放过她。”江意的手揽在薛婉腰上,下巴搭在她肩头,姿势暧昧极了。

          虽然不是没有见过江意与薛婉的亲密,但顾心心中还是有些刺刺的不舒服,她别开视线,当作没有看到他们,径自去阳台收衣服。

          江意对她的态度很不爽,在顾心从他面前路过的时候,故意在薛婉脸上很重的亲了一口,发出啵的一声。

          顾心面无表情的飘了过去。

          江意一下子就烦躁了起来,把薛婉从身上扔了下去。

          “意!”薛婉又贴上去:“我要吃葡萄!”

          “自己拿。”江意冷着声音站起来,想要出去抽烟。

          这时顾心刚好进来,与江意撞了个正面,她侧过身让他,他却不高兴了,扯住她胳膊,咬牙切齿的吼她:“顾心!”

          顾心一脸疑惑的抬头看他,不知道自己哪里又得罪他了。

          江意感觉一股火气堵在喉咙,发又找不到理由,不发又难受,气的扔开她大步出去了。

          顾心在心中骂了他一句,神经病!

          她正要回自己卧室,薛婉在后面叫住她:“顾心,给我站住!”

          顾心停下脚步。

          “别以为江意把你留在身边就是对你旧情未了,你也听到他说的了,他留下你就是为了折磨你!我希望你能有点自知之明,自己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个什么德行,你这种女人又老又丑,怎么会是意喜欢的类型?当初是因为他没遇见我,才会瞎了眼勉为其难看上你,要让我知道你在背后耍手段勾搭他,我要你好看!”

          顾心不打算搭理薛婉,随便薛婉怎么想自己她都无所谓,这些年她在江意面前丢的自尊够多了,不想像个疯婆子一样与薛婉为了个男人吵个头破血流。

          但薛婉显然并不打算那么快就放过她,见顾心要走,薛婉从后面抓住顾心手臂:“我刚才说话你有听到吗!贱人!”

          “放手。”顾心冷冷甩开她:“你和江意要怎样都和我没有关系,你现在不都是他未婚妻了么,何必与我这样一个废物佣人斤斤计较,还是说,你觉得我对于你而言,威胁性很大?”

          “你!”薛婉抬手一巴掌打向顾心:“你这个被江意丢弃的肮脏垃圾!”

          顾心却更快的抓住薛婉手腕:“与其对着我叫嚣,不如多用点心思去想想如何讨好你心爱的男人,或许指不定哪天你就和我一样了,等江意对你没兴趣的时候,你在他眼中,也是个垃圾。”

          薛婉哪里受过这样的侮辱,破口就骂:“你以为我就不知道你心里那点想法?我告诉你,江意只能是我的,你自己要有点自知之明,别跟你那个妈一个德行,到处去勾搭男人,再说了你妈那是正大光明卖,你这样的,卖都卖不出去!”

          啪。

          顾心反手就是一巴掌呼到了薛婉脸上。

          薛婉没想到顾心敢打她,捂着脸,懵了。

          “我不搭理你,还给你脸了不是?”

          妈妈是为了她而死的,顾心可以容忍任何人对自己的欺凌,但绝对忍不了别人说自己妈妈任何一句过分的话:“如果你实在不知道回炉重造怎么写,我不介意打的让你妈都不认识你,最好给我闭上你的嘴,吃过太多屎,说出的话都带着屁臭味。你给我记住了薛婉,我现在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薛婉一时被噎,叫嚣着要打顾心,脸上被顾心打的五指印,几句话的时间就肿了起来,可以看出顾心是真的用了好大的劲儿打了她。

          “好你个顾心!我不会让你好过的!”薛婉哪里知道顾心的嘴这么厉害,一时间说不出个你我。

          僵持之下,顾心和薛婉都听到了阳台门开的声音。

          薛婉立马就换了一副语气,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顾心,我不就是劝了你几句,让你对意说点好话不要惹他生气吗?我不都是为了让你少受点罪吗?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为什么又打我!呜呜!”

          顾心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薛婉怎么不去评个奥斯卡影后?

          “乌烟瘴气的,搞些什么?”江意过来了。

          “意!”薛婉哭着扑进了江意怀里,指着自己的脸:“我刚才只是和她说了几句再正常不过的话,她就出手打了我!”

          “怎么回事儿?”江意冷眸望向顾心:“顾心,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谁允许你打的人?”

          顾心没心情跟这对瓜男女闹,反正解释再多江意现在也不会相信自己的,何必徒劳费神。

          “站住。”被顾心无视的感觉特别让人火大,江意对薛婉说:“去,她怎么打的你就怎么打回去。”

          “我不敢……”薛婉往江意怀里缩了缩,就仿佛顾心是多恐怖的怪兽一样:“虽然她打了我,但我觉得还是应该给她一个机会,毕竟你们过去感情那么好,我,我也不想把事情闹僵。”

          她这话才是要把事情闹的更僵吧?

          顾心在心中冷嗤了一声,她与江意的过去,是江意绝对不能碰触的雷区,薛婉不可能不知道,却还是要提起,这无非是给江意火上添油。

          果然,江意眼睛里都在喷火了:“有我在怕什么,她敢动你?”

          得到了自己想要听的话,薛婉走向顾心,手抬了起来,嘴上却说着:“那就对不起了。”

          顾心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的等着别人来打自己,她无法对抗江意,但区区一个薛婉,她还对付不了?

          不等薛婉巴掌打下来,顾心就又来回给了薛婉两巴掌,力道大的让薛婉有种错觉,房屋是不是都跟着顾心的手动了一下。

          十几分钟连续挨了两个巴掌,第一次就算了,第二次居然是在江意面前,薛婉忍受不了了:“顾心,你还敢打我?你个不要脸的女人!”

          不等顾心开口,江意就大步越过薛婉走了过来,直接两个耳光甩到顾心脸上:“别给脸不要脸,顾心。”

          女人的力量和男人的怎么可能相同,顾心直接被打到地上,吐了两口血出来,脑袋一阵嗡嗡作响,却倔强的抬头望向江意和薛婉,笑的越发明艳:“名门望族的人就是名门望族,举手投足之间可都是名门望族的模样呢。”

          这样的顾心刺痛了江意,江意弓下身揪着她衣襟把她提起来:“我倒要看看你能倔到什么时候!婉婉,现在把她交给你,打不打死她,看你喜欢就好。”

          薛婉怎么可能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对着顾心就是一顿狂扇,薛婉平时装温柔,如同其他女人一样,手指留着长长的指甲,打一巴掌还捎带弯弯手指,顾心的脸上就留下了一条条红色的痕迹,薛婉手打疼了,就改为用脚,一脚一脚冲着顾心肚子和脑袋上踢,顾心被刚才江意那两巴掌打的已经没有还手之力了,躺在地上血吐了一地,奄奄一息。

          江意全程站在旁边冷眼旁观着,他以为看到顾心被虐会很爽,但却发觉心里空落落的,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开心,顾心一直昂着头,那双以前最吸引他的眸子带着嗜血的盯着薛婉,还有他,让他有那么一刹那的心乱。

          就是他晃神间,薛婉竟顺手抄过了旁边的椅子,江意来不及阻止,薛婉就冲着顾心脑袋砸了下去。

          椅子被砸到粉碎了,顾心额头流了一摊血,在血泊中,失去了意识。

          顾心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醒来的时候是躺在她的床上,她只觉得一阵阵的恶心上涌,头疼欲裂,她的头上缠着厚厚的纱布,房间里没有江意的身影。

          她默默松了一口气,又有些隐隐的难过,她复又躺回床上,眼角莫名湿润了。

          “怎么哭了?头很疼吗?”

          有人走了进来,是楚玉,江意的私人医生,也是过去与她关系很好的朋友。

          “你有点轻微脑震荡,可能在康复期间会头疼恶心,待会我给你开一点止痛药,你晚上睡觉要是疼的睡不着的时候就可以吃一点,但是止痛药不能多吃,会有副作用的。还有你的额角被砸破,开口还不小,以后我帮你做个疤痕去除手术就行了,不用担心破相的。”楚玉在她床边坐下来,扶着她坐起来,给她递上温水。

          “谢谢。”顾心沙哑着声音接过来。

          楚玉看着这样的顾心,心痛的不能自已:“你说你怎么那么傻,这四年来我说过要带你走了多少次,你却都要留下来,现在就是留下来的后果,江意对你的态度有好过吗?他有想要过要认真调查过去的事情么?你难不成还在等他回心转意?”

          顾心没有吭声,她其实也不想被关在这里,每多待一天,她对江意的心就冷一分,她也想走,但是如果没有万全的办法,没有保全家人的办法,她就不能走。

          “我知道你在顾虑什么,这件事我也一直在暗中准备着,心心,如果我准备妥当,能够让你全身而退也不会牵扯上你的父母,你愿意跟我走吗?”楚玉定定望着顾心。

          顾心不是不懂楚玉眼中的炙热,只是她不能回应他的感情,她的爱情和她的心早就死了,再无法为谁而跳动了。

          “好。”这一次,顾心没有拒绝。

          楚玉笑起来,与以前一样,亲昵的揉了揉她头发。

          “哦对了。”顾心突然想起了什么,又问他:“我最近老是感觉不舒服,恶心想吐的,昨天还发了高烧,什么胃口都没有,不知道为什么,你能帮我检查下看看是我身体哪里出问题了吗?”

          听到她的询问,楚玉脸色瞬间沉了下去。

          “楚玉?”顾心感觉楚玉有事在瞒着自己。

          楚玉张了张口,欲言又止的。

          “有什么话就直接对我说吧,我心理承受能力很强,受的了。”顾心以为自己是得什么绝症了,想着这样也好,得病死去,江意总不会再为难自己家人了吧。

          “心心,你……”沉默了半天,楚玉才说:“你怀孕了。”

          ……

          “你说什么?!”顾心怀疑自己耳朵坏了:“你再说一遍,我没听清楚。”

          楚玉一脸痛苦的别开头:“你怀孕两个星期了,是江意的孩子。”

          “不可能吧!绝对不可能的!你肯定是弄错了!”顾心完全无法相信这个事实:“我每次都有吃避孕药,怎么可能会怀孕!”

          说完这句话顾心又不确定了,因为每次江意都是突发性的,她有时候被他虐多了就会忘记吃药,比如昨晚,虽然江意有把东西给她,可后面他又一次·····累的完全忘记吃这回事了。

          砰!

          卧室房间门突然被踹开了,江意携着一身怒火的冲进来:“楚玉,你刚才说什么?!”

          楚玉也从床上刷的站起来,挡在顾心面前:“我什么都没说,你要再这样对待顾心,就别怪我不把你当兄弟了!”

          江意一把揪住楚玉衣襟:“你把刚才的话再给我重复一遍!这女人怎么了?她怀孕了?!”

          “没有。”楚玉直接矢口否认。

          要是让江意知道顾心怀孕,顾心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

          楚玉和顾心心中都很清楚这个问题。

          但是江意怎么可能那么好糊弄,推开楚玉,扯住顾心的头发,把她拉向自己这边:“妈的,顾心,我有没有说过你要敢怀我的孩子我就弄死你!你是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是么?敢偷偷怀我的孩子,找死!”

          顾心头皮痛的发麻,本就脑震荡,此时更是眼前金星乱冒,耳鸣声不断。

          “江意!”楚玉冲上来。

          “滚!”江意大吼。

          “顾心怀的可是你的孩子!你怎么能这样对她!”

          “就是因为她怀了我的孩子,我才要弄死这个该死的女人!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江意凑到顾心耳边,笑的邪魅阴森:“我这个人啊最讨厌私生子,你说我该拿这个孩子怎么办呢?毕竟他妈妈是一个拿走他爸爸肾脏的恶毒女人,这种恶毒的女人,他爸爸还敢要吗?”

          楚玉看不下去了,想上来帮顾心,可他只是个医生,哪里会是江意这种人的对手,被江意直接几拳就揍晕了。

          听到江意要对付肚子里的孩子,顾心嘴唇颤抖,惨白着一张脸伸出手想要去捞江意的袖子。

          江意一个侧身,冷眼躲过了顾心的拉扯,顾心挣着这翻下了床,跪在江意面前:“求求你,江意,这也是你的孩子,他一点错都没有,你留他一命好不好?你放心,这个孩子我会自己抚养,你是孩子爸爸的这件事,我一个字都不会说,真的,只是求求你,江意,留孩子一条命!”

          顾心卑微地跪着,眼泪糊了一脸,浑身颤抖得就像秋天的枯叶,然而这副可怜的样子并没有引起江意的怜惜。

          江意俯下身,左手食指抬起顾心的下巴,然后重重捏住,顾心想要挣脱江意的挟制,尽量躲着江意的手指,依旧低声求他:“江意,求求你,放过孩子!”

          江意猛地使劲扯住顾心头发,迫使顾心的脖子向后仰起,露出她脆弱的颈部,他把头凑过去——

          顾心的孩子能保住吗?

          识别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这里“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喜欢记得点赞哦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