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连载丨《安东侯府》③

          连载丨《安东侯府》③

          2021-08-23 09:19:43魅丽飞言情

          《安东侯府》

          作者:蓝家三少

          定价:34.80

          上市时间:2018年4月


          “嫁给我,保你全家无虞,留你父不死。”

          他执起她的素手,不带一丝情愫。

          从此,她成为了人人羡慕侯府夫人。

          她为他不顾生死,却换来他的步步为营,一场以命相换的阴谋。

          飞言情工作室重磅强推,让虐恋再次升级。


          3


          内容简介


          苏瑾嫁予安绍卿为妻,成为人人羡慕的侯府夫人。从此,她身系家族生死,为父换得残生。

          侯府深深,人心叵测。


          当旧日容颜重见,当他心爱的女子醒转,一切宛若天塌地陷,将她的世界撕得粉碎。


          她为他不顾生死,却换来他的步步为营,一场以命相换的阴谋。


          安绍卿,你要我的命,我无话可说。但你用我的命去换她的命,教我如何原谅?


          待岁月迟暮,回看荒坟孤冢,你是否还会记起,曾经为你付诸性命的女子?



          《安东侯府》③

          第二章 安东侯府,杀机四伏


          苏瑾心惊,便知定是自己去洛府看洛谦,不慎走漏了消息。


          见安绍芸这阵势,苏瑾自知她们是存心来对付自己的,只能佯装镇定地扫一眼在场的众人,说:“安大小姐既是冲着苏瑾而来,又何必多此一问。”


          安绍芸冷哼:“安东侯府在这辽州城的地面上,谁敢说半个‘脏’字。哪知你是这样不知廉耻、不守妇道之人。”


          “你想怎样?”苏瑾冷冷地望着安绍芸。


          耳边传来安绍芸的冷喝:“来人,把夫人请入柴房。没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得探视。”


          话音刚落,家丁们的棍子齐齐地指向苏瑾。苏瑾面色微白,别有深意地看了无双一眼,什么都没有说,骄傲地走向柴房。


          只要无双还在外面,她便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无双的唇颤了颤,若不是看到苏瑾的眼色,她必定会随苏瑾去柴房,主仆二人,无论如何都不愿分开。


          望着安绍芸与花颜得意的笑容,无双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待二人走开,无双撒腿便朝洛府跑去。


          夜,暗夜,带着几许朦胧的月光。快要入秋的夜,已经没有夏日的燥热,透着一丝寒凉之意。


          安绍卿翻身下马,快步走向府门。如风紧随其后,不敢玩忽职守。


          蓦地,如风顿住脚步,望着高耸的墙头许久。


          “怎么了?”安绍卿微怔。


          只见不远处的墙头,一个黑影从墙头直接摔进府内。说是摔,一点都不为过。只是,就算是小贼,也该有点身手才对。那人爬堵墙都这么费劲,刚到墙头又摔进府里,只怕不是什么小贼。


          那身影……


          “侯爷?”如风俯首,“属下立刻去拿下他!”


          “慢着。”安绍卿的眸子骤然冰凉如水,“也许是场好戏。”


          语毕,他疾步朝府内走去。


          他倒要看看,是不是那个不知死活的男人!


          所幸,墙下是一片绿荫,否则,真要将人摔个半死。无双在暗处偷偷地喊了一声:“洛少爷,这边!”


          黑影挣扎了很久才从地上爬起来,摇摇晃晃地朝无双跑去。二人在路上晃悠了很久,终于走到柴房门前。只是,柴房落了锁,没有钥匙根本打不开。


          “小瑾?小瑾,你在里面吗?”月光下,是洛谦消瘦而苍白的脸颊。


          当他得知苏瑾被关在柴房,他险些发疯。奈何他势单力薄,只能夜半翻墙而入,刚才那一摔,还险些摔断他的腿。


          趴在门缝处往里看,只看到一片漆黑,洛谦心急如焚。


          “谦哥哥?谦哥哥,是你吗?”里面传来细若蚊蝇的声音。黑暗中,纤细的食指从门缝里探出来。


          洛谦欣喜若狂,浑然忘了自己身处何地。指腹相抵,指尖轻轻地贴到一起,那是他们惯有的动作,只属于彼此的暗号。


          门内,苏瑾在黑暗里绽放笑颜。


          “小瑾莫怕,我一定救你出来。”洛谦低语。


          “谦哥哥……”


          “莫怕。”


          苏瑾知道,洛谦只是个儒雅的书生,能踏入安东侯府,必然费尽了浑身解数。她的眼眶渐渐湿润,终归还有洛谦在,终归她不是一个人。


          “要不要我帮你?”


          陡然间,一道冰冷刺骨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仿若来自地狱的召唤。


          稀薄的月光下,安绍卿傲然伫立,银辉下他的背影颀长无比。他保持一贯的冷漠,眼底没有丝毫情愫,只有深潭般的深不可测。


          洛谦手上一松,铁钩咣当一声落地,他当即怔在那里,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安绍卿旁若无人地走来,拾级而上,安绍卿颀长的身影挡在门前,苏瑾透过门缝看他。


          月光照在他的身后,淡淡的光无限散开,勾勒出他忽明忽暗的脸部轮廓。逆光里的男子,美则美矣,却是这样可望不可即。


          心头微微一惊,苏瑾有些慌乱:“不关谦哥哥的事,你若要责罚,便责罚我,放谦哥哥走。”


          “你倒会将责任往自己身上揽。”逆光里,苏瑾看不清安绍卿的表情。


          “你想怎么样?”洛谦本就是个文弱书生,他只能挡在门口。


          可事实上,谁都知道,面对强势的安绍卿,洛谦毫无还手之力。


          安绍卿骤然扣住洛谦的肩头,疼得洛谦啊啊叫着,额头当即渗出冷汗。


          见状,安绍卿笑得邪肆:“这般无用,也敢踏入安东侯府的大门?”他转头冲着屋内


          的苏瑾讥讽道,“你偏偏就喜欢这样的人?百无一用是书生,古人诚不欺我!”


          语毕,安绍卿带着几分嫌恶,轻而易举地甩开洛谦。


          洛谦的身子往前一颤,好一阵头晕目眩。


          所幸无双手疾眼快,一把将洛谦扶住:“洛少爷?”


          “如风。”安绍卿冷喝一声。


          但听得黑夜里一声冷剑出鞘,门锁应声落地。


          安绍卿推门不入,站在门口冷眼俯视带着愠色伫立在屋内的苏瑾。


          微光里,苏瑾眼睛雪亮,紧抿的朱唇带着极度隐忍的怒意。


          不知为何,安绍卿的视线在触及她坚韧的目光时,骤然缩了一下。这样的眼神,像极了多年前的那个她。


          他的心,蓦地疼了。


          疾步奔出房门,苏瑾自安绍卿身侧擦肩而过,快速来到洛谦的身旁。绝食已久的洛谦,如今已是气喘吁吁,面色惨白。


          “你太过分了。”苏瑾愤愤不平地瞪着缓缓转身的安绍卿。


          “哦,是吗?”安绍卿笑得冰冷,“要不要我将他送入官府,治他私闯侯府之罪,不知苏大小姐意下如何?如风……”


          “慢着。”苏瑾慌了神,“安绍卿,不要!”


          安绍卿斜睨苏瑾一眼,极为满意她脸上的惊慌失措。她仿若物件,让他肆意在手中戏耍,他冷冷地道:“不要什么?”


          敛了神色,苏瑾退开一步,站在距离洛谦一丈之处:“谦哥哥是为我而来,所有的过错由我一人承担。”


          “谦哥哥?倒是叫得很亲切。”安绍卿讥诮而轻蔑,“我倒忘了,你们是青梅竹马定的娃娃亲,如今这副样子,叫我于心何忍?苏瑾,若你想离开侯府,我绝不拦你。”


          “不!”苏瑾很清楚,一旦她离开侯府,父亲就会没命。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都不能离开侯府半步。


          眉睫不断颤抖,苏瑾扭头望着翘首期盼的洛谦,他眼底那一抹浓重的欣喜让她的心狠狠地揪了一下。


          好疼。


          洛谦握住苏瑾的手:“小瑾,跟我走,我带你离开这儿。不管去哪都好,天下之大,总有容身之处。”


          手心微凉,苏瑾慢慢地抽回自己的手,倔强地抬头看他:“对不起,谦哥哥,我不能跟你走。”


          “为什么?他都答应让你走,为何你还要留在这里?”洛谦声音哽咽。


          脸上扬起凄楚的笑,苏瑾回望着满脸戏谑的安绍卿,他不就是想她难受,想让她受折磨吗?事实是,他做到了。


          一步一顿,当着洛谦的面,苏瑾走到安绍卿的身边。


          她心痛,面上却要绽放极美的微笑:“洛家再好,哪比得上侯府的荣华富贵?谦哥哥,你是个好人,可你担不起我的一生,也给不了我想要的一切。这辈子,除了侯爷,我不会爱任何一个男人。”


          洛谦的身子陡然剧烈地颤抖,微白的唇抖动得厉害,忽然间泪如雨下。


          苏瑾低眉,心如刀割。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她却从未说过这样撕心裂肺的狠话。她不知道什么是爱,因为从未刻骨铭心过。但她深知,洛谦对她的包容和执着。


          以后,都不会再有了吧!


          这辈子,她都将失去被爱的资格。


          下一刻,洛谦黯然转身,跌跌撞撞地跑开。


          呼喊声卡在喉咙里,苏瑾的唇张了张,终究没能发出丝毫声音,一滴泪悄无声息地滚落于唇边,好苦。


          谦哥哥,保重……


          小瑾,我知道你有不得已的苦衷要留在侯府,无论你说什么、做什么,我都不会怪你。就像小时候那样,就算所有人都说你错了,我还会站在你的身边。


          只希望有朝一日,在你狼狈无力的时候,我还能有机会亲口告诉你:你还有我!


          安绍卿骤然捏起苏瑾精致的下颌,大拇指的指腹狠狠地擦去她眼角的泪。力道之大,让她倒吸一口冷气,疼得蹙眉。


          “怎么,心疼了?刚才演得不是挺好吗?浪费了眼泪倒是可惜,可惜他看不到!”安绍卿宛若胜利者,每一句话都刺着苏瑾的心,非要她鲜血淋漓才肯罢休,“换作我是你,这种只会落荒而逃的男人,不要也罢!”


          苏瑾不想再争辩,因为没有任何意义。


          眉目间的灰暗缓缓漾开,眼底的空洞让人害怕,苏瑾冷笑一声:“如了侯爷的意,侯爷可还满意?”


          “自然。”他冷笑。


          “伤害别人,你就会快乐吗?”她敛尽锋芒。


          她一语既出,安绍卿的眼底瞬时闪过转瞬即逝的光,叫人看不出那是什么,他的心却陡然一震。从未有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却仿佛来自灵魂深处,会刻进人的骨髓,与血液融为一体。


          指尖轻微抖动,安绍卿揶揄着轻笑:“如此美人,便是哭了也好看。可惜,太过矫情。既然你觉得当个夫人太委屈,便去后院,那里有的是下作之人。正好与你为伍,也算符合你的身份。”


          语毕,安绍卿拂袖而去。


          “小姐?”无双心惊。


          侯爷的意思,分明是……将苏瑾打入冷宫?


          苏瑾低眉,真好,至少没有连累谦哥哥。至少,她的苦,谦哥哥不会看见。除了无双,谁也不会看见。


          可高墙内,没有秘密。一大清早,苏瑾被罚入后院的消息不胫而走,成了整个侯府的笑柄。外头的流言蜚语开始不绝于耳,更有人绘声绘色地传她与人苟合,才会惹怒侯爷落得如此下场。


          一时间,谣言满天飞,声声不堪入耳。


          “听说了吗?昨天晚上有人潜入侯府与夫人私会,哪想到被侯爷抓到,夫人被罚去后院做苦力,果真是丢尽了颜面。”


          “这样不知检点,换作旁人,早就将她乱棍打死了,打发她去做苦力,那都是轻的。”


          “可不是,应该浸猪笼,直接淹死算了。”


          两个老妇一边嚼舌根,一边怀抱脏衣服走着,见安绍芸端坐在不远处,随即低下头,快步从她眼前小跑而过。


          “贱人!”安绍芸怒不可遏,“安东侯府何时有过这样的耻辱?”


          “可不是吗,如今不单单是侯府里,外头也是谣言满天飞。表姐,再这样下去,只怕全辽州城都会知晓我们侯府的丑事。你说,万一传到京城,那对表哥的声誉……”花颜添油加醋,唯恐天下不乱。


          安绍芸霍然起身,目光冰冷如刀刃,带着几分杀气。


          花颜靠近安绍芸一步,附在她的耳际低语:“我听说,昨天晚上真的有男人偷偷潜入侯府,表姐,你猜,那个男人是谁?”


          安绍芸心头一顿,仿佛已有答案。


          她袖中的手,不由得紧握成拳:“是谁?”


          花颜笑得妖娆:“洛家少爷——洛谦!”


          花颜话音刚落,安绍芸恨不得现在就将苏瑾拆骨入腹:“那贱人到底有什么好,值得他这般念念不忘?”


          “只怕有什么狐媚功夫,否则,哪能将洛家少爷玩弄于股掌之间?”


          “狐媚?那我便撕碎她的脸,看她拿什么去魅惑男人?”安绍芸拍案而起。


          有花颜在旁煽风点火,她的愤怒几乎达到巅峰状态。


          “撕碎脸有什么用?”花颜蹙眉,目露凶光,“只要她还有一口气,洛家少爷就不会放弃。表姐,你想啊,洛家少爷那个书呆子,出了名地痴情,若是你撕破了贱人的脸,那洛家少爷不是更疼惜不已、纠缠不休吗?表姐这是何苦,反倒成全了他们的情义。”


          “好!很好!一个个都痴心,对吧?一个个都觉得我们安东侯府好欺负,是吧?”安绍芸咬牙切齿,目光狠戾无情,“既然她活得不耐烦了,那我就成全她。”


          话音刚落,安绍芸便直奔后院而去。


          花颜笑逐颜开,屁颠屁颠地跟在安绍芸的身后。


          这一次,还真的有好戏看了。


          不远处,如风靠在廊柱后,低眉看着抱在怀中的冷剑,嘴角勾勒出轻蔑的笑意,女人,果真如侯爷所料,一刻也不得安生。


          只是……


          耳际是安绍卿的吩咐:别让她死了。


          神情尽敛,如风轻轻摇头,目光直视远方。女人总爱纠缠不清,所以,他宁愿独善其身。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有一种女人,天生是毒药,沾不得!只一眼就会陷入,就会危及性命。可惜,安绍卿没能明白。


          远远地,如风若有所思地望着安绍芸离开的方向,心中掐算着时间,她们应该快到后院了。


          果不其然,安绍芸一脚便踹开后院的大门,凌厉的目光快速扫过,却没有发现苏瑾的身影,眼眸霎时冷若冰霜。


          宁静的后院,无双愉快地洗着满满一盆子的衣服:“小姐莫怕,这些事,无双都会,不会让小姐吃苦。”


          苏瑾凄然一笑,看了眼不远处成摞的脏衣服:“我来帮你。”


          “不用,不用。”无双笑着。


          这里挺好,没有倾轧,不会有人伤害小姐,落得清静,正合无双的心意。


          不容分说,苏瑾端起一侧的洗衣盆,撩起袖管却不知该从何下手。她自小养尊处优,别说做过,就连人家洗衣服,她都是第一次看。


          “小姐?”无双微怔。


          自从苏家没落,苏瑾几乎收敛了所有的大小姐姿态。除了骨子里残存的倔强,她几乎一无所有。


          无双鼻子酸涩,险些掉下泪来。


          “也就是你,肯留在我的身边。”苏瑾低着头,没让无双看清自己的表情,“爹爹入狱,苏家的人逃的逃,走的走,只有你无双……傻姑娘似的,倔得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当初她试着赶无双走,无双却死活不肯。


          无双悄悄用衣角抹去眼角的泪,不想惹苏瑾难过:“当年若没有小姐,无双早就死了。为了小姐,就算死,无双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说什么死不死的?傻话!”苏瑾嗔怪,眼里噙着泪,“以后就我们两个了,不许再提‘死’字。我们都要好好的,等爹爹回来,我们一起去关外,再也不回来。”


          “无双都听小姐的。”无双连连点头。


          “只要再坚持一阵,爹爹就还有希望。”苏瑾深信。


          无双哽咽:“无双会陪着小姐,等老爷回来。”


          冷寂的高墙,还有些许温暖,足以暖透人心。


          忽然,一阵杂乱的脚步声纷至沓来,顺着声音出处望去,苏瑾不由得蹙眉站起。


          又是她们!


          无双起身,立刻站到苏瑾的身侧:“小姐?她们来做什么?”


          “来者不善。”苏瑾心知肚明,尤其见到安绍芸怒气冲冲的表情,以及花颜幸灾乐祸的姿态,心中更是明白了大半,只怕又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花颜见苏瑾面不改色,劈头就道:“苏瑾,我且问你,昨夜,洛家少爷是不是来找你?”


          “洛少爷是来救小姐的。”无双嘴快,一下子脱口而出。


          苏瑾有心阻止,也来不及了。


          一瞬间,苏瑾看到安绍芸阴沉的脸,心头咯噔一下,隐隐有不安——不好,只怕要出事。


          花颜得意扬扬地笑着,打量苏瑾一身素衣的模样,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说道:“啧啧啧,真看不出来,苏家大小姐也算是名门闺秀,如今嫁做人妇,还敢夜半私会其他男子,难怪落到现在的下场。呸,活该!”


          “你胡说什么?小姐和洛少爷是清白的。”无双愤慨。


          “清白?都不清不白了,还在这里说什么清白,简直是笑死人了。”花颜眼底的嘲讽,还有句句刻薄的话语,让苏瑾的身子止不住颤抖。


          苏瑾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无双:“何必浪费唇舌,有这工夫,还不如好好把活干完。”


          “你说什么?”花颜愠怒。


          “我说什么,你心里清楚。”苏瑾不紧不慢地坐回去,旁若无人地学着无双的模样搓洗衣服。


          见状,无双撇撇嘴,自顾自地坐回去干活。


          “你!”花颜当下怒不可遏。


          这般视若无睹,将她们当作透明人,实则是最大的羞辱。


          当事人尚且不为所动,她们一个个却迫不及待地要处置苏瑾,倒让安绍芸有种自取其辱的错觉,仿佛错的是她们,而不是镇定自若的苏瑾。


          看一眼旁边的水缸,安绍芸凤眸眯起,上前用水瓢舀了水,不容分说地从苏瑾的头上泼下去。一瞬间,苏瑾发髻凌乱,打破了她原有的宁静和淡定。


          “小姐?”无双一声惊呼扑了上去,却换来花颜等人的哄笑。


          冰冷的感觉,从头到脚,由身到心,彻骨寒凉。人心在这深宅大院,竟凉薄到如此地步。


          苏瑾默默地撩开额头的散发,被浇湿的发髻紧紧地贴在她姣好的面庞上,微白的面颊带着几许愤怒后的绯红,更显得容颜清丽。


          安绍芸愣在那里,她如此对苏瑾,苏瑾却是不悲不喜,反倒让她觉得有些无措。


          “你们现在可以滚了!”苏瑾凌厉的眸子扫过在场的所有人,直让人心生畏惧。


          “你说什么?”花颜不敢直视苏瑾的眼睛,却还要壮着胆子顶上去。


          苏瑾狠狠地将视线定在略显畏惧的花颜的身上,一步一顿地朝她走过去。


          苏瑾嘴角勾起一抹冰冷的笑意,狠狠地说道:“我说,你可以滚了!你们——都可以滚了!”


          小姐?


          苏瑾这样的表情,连无双都觉得害怕。她心底寒凉,是她没有保护好小姐,才让小姐受此羞辱。


          “今日不处置你这贱人,你就不知道安东侯府的规矩……”花颜声音颤抖。


          啪的一声,还不待花颜说完,一记响亮的耳光,径直将她打翻在地。


          花颜不可置信地瞪大眸子,惊恐地望着眼前傲然伫立的苏瑾。


          “下次你再敢说‘贱人’这两个字,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苏瑾狠狠地吐着冰冷的话语,“记住,不管你心里想什么,我都是唯一的侯府夫人。听明白了吗?”


          安绍芸冷笑几声:“以后就不是了。”


          “你们想做什么?”无双连忙冲上来,挡在苏瑾的身前,神情慌乱至极,“不许对夫人无礼!”


          花颜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顾不得脸上的刺痛,一把拽住无双的手,想把无双拽开:“表姐,别跟她客气。”


          婢女们一拥而上,一条白绫立时缠上苏瑾纤细的脖颈,一左一右地扯动着,眼看就要将苏瑾活活勒死。


          在昏暗的世界里,苏瑾听见脖颈处传来刺耳的声音。那是白绫在缩紧,是生命最后的靡靡之音。


          电闪石火间,一道寒光从天而降。


          白绫瞬间化为粉碎,如漫天飞雪,纷纷扬扬地落下。


          如风稳稳落地,长剑归鞘,却仍是那副低眉顺目的姿态。他就站在苏瑾的跟前,高傲冰冷,好似周围的一切与他无关。


          “如风?”花颜一怔,忙不迭地冲安绍芸投去一个求助的眼神。


          “如风,你让开,今日我要清理门户。”安绍芸不甘心让苏瑾逃过一劫。


          无双解开苏瑾脖颈上的白绫,当下落泪。


          苏瑾终于缓过神来,奋力地咳嗽着,脖颈处一道鲜红的勒痕触目惊心。


          好险,她差点就死在这里。


          如风回头看了苏瑾一眼,所幸无碍,这才抬眼去看傲慢的安绍芸以及畏缩着躲在安绍芸身后的花颜。


          如风神色一敛,站直身子,微抬眼眸,说:“爷在花厅等你。”


          听到这句话,安绍芸面色稍变,而后恨恨地瞪了苏瑾一眼:“我们走!”


          见安绍芸离开,花颜忙不迭紧随其后,仿若战败的逃兵。


          “多谢如风大人!”无双扑通跪在如风的跟前,重重地磕了两个响头。


          如风依旧面无表情,甚至没有多看无双一眼,视线远远地落在前方:“好自为之。”


          话音刚落,他脚下轻点,宛若清风,拂过无痕。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