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锁业排名 >自从你出现后,我才知道原来有人喜欢是那么的美好.

          自从你出现后,我才知道原来有人喜欢是那么的美好.

          2021-09-22 15:49:29嗨糖阅读


          新婚夜,老公逃婚,她翻墙误入了他的房,占了他的床,从此他对她百般纠缠…… “为什么对我纠缠不休?” “因为你要对我负责任!” “明明就是你先动的手!” “那宝贝儿,今晚来我房里算算账吧。” “你无耻!” 简妍气急败坏,用尽办法摆脱他的纠缠,终究离了婚。 可谁知,前一刻才离的婚,下一刻他就拿着两人的结婚证:“宝贝儿,以后你逃不掉了……

          月色如墨

          郊外的废弃工厂里,聚集了三两个男女。

          为首的一个女孩叼根烟,坐在最上方的位置,十足一副老大的模样。

          昏暗的环境中,女孩精致稚嫩的小脸隐在月光下,只见她慵懒的倚靠在椅背上,半眯着眸子,漫不经心道:“调查的怎么样了?”

          “都调查清楚了,厉倾决那小子从小就没有爸爸,但有一个小叔,叫厉霂枫,是化妆品集团H.L的总裁。”

          “嗯。”

          女孩慵懒的应了声,弹掉了手指上的香烟,伸出手……

          身旁,她的好闺蜜乐桐桐将手中的资料递给她,问道:“简妍,你真的要动手吗?你就不怕惹出事来?这个厉霂枫貌似不是一个好惹的人,万一……”

          “闭嘴。”

          简妍瞪了她一眼,缓缓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然后翻开了手中的资料,“厉霂枫,年龄二十九,性取向不明,性格孤傲冷漠,不喜生人,情史零,私生活严谨……什么鬼!”

          扔掉手中的资料,简妍一脸不屑。

          二十九岁的男人情史居然是零。

          真搞笑。

          就连她这个年方十八的人都交过十几个男朋友了。

          他居然还这么保守,真是稀罕……

          “简妍,还有几天就要和厉倾决那小子结婚了,你的时间不多了,再不行动,恐怕你老爸真的就要逼你在豪门当一辈子的名门淑女咯。”

          眼前的蔡珏宇嬉笑着调侃道。

          顿时引来了乐桐桐的哄笑。

          “……”

          简妍眸光一闪,抬腿就是一脚,狠狠的踢向蔡珏宇,疼的他哇哇直叫,“要你废话!”

          这她当然知道。

          在一个星期前接到结婚的消息,她是想尽了办法折磨她老爸,都没把这门婚事推掉,简直是气死人了。

          再不行动,她这芳龄十八的年纪可就真的毁在那纨绔子弟的手里了。

          为此,她不得不抗议。

          为了再让自己多潇洒几年,必须把这门婚事给推掉!

          “简妍,你打算怎么做?”

          乐桐桐见她一脸悲愤,好奇的问道。

          “你说,我要是和厉霂枫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我老爸是不是就不会逼我和厉倾决结婚了?”

          简妍一脸奸笑。

          到时候,老头子自知理亏,也就不会强迫厉家收留她这个妖孽。

          计划简直完美到不行。

          “……”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震惊的看着她。

          乐桐桐干笑了声,问道:“你还真打算牺牲自己?”

          “当然不是了!”

          简妍挑眉,从一旁的蔡珏宇手里抽走他的烟,吸了口,吞云吐雾,“我怎么会牺牲自己的身体,要睡,那也得心甘情愿。”

          “哈哈,没想到你还这么保守,现在都流行sm。”

          蔡珏宇调笑道。

          “就你废话多!”

          一个女孩叼根烟

          掐灭烟,简妍冲他们招了招手,说道:“明晚的计划,你们会响应我的,对吗?”

          “当然!朋友就是讲义气的,这还用说。”

          蔡珏宇捶了捶胸口,信誓旦旦的说。

          “我也是。”

          乐桐桐赞同的点头。

          简妍满意的勾起一笑,伸出手,“那就祝贺我明天计划成功,加油!”

          “加油!”

          “加油!”

          月色如墨。

          郊外的废弃工厂里,聚集了三两个男女。

          为首的一个女孩叼根烟,坐在最上方的位置,十足一副老大的模样。

          昏暗的环境中,女孩精致稚嫩的小脸隐在月光下,只见她慵懒的倚靠在椅背上,半眯着眸子,漫不经心道:“调查的怎么样了?”

          “都调查清楚了,厉倾决那小子从小就没有爸爸,但有一个小叔,叫厉霂枫,是化妆品集团H.L的总裁。”

          “嗯。”

          女孩慵懒的应了声,弹掉了手指上的香烟,伸出手……

          身旁,她的好闺蜜乐桐桐将手中的资料递给她,问道:“简妍,你真的要动手吗?你就不怕惹出事来?这个厉霂枫貌似不是一个好惹的人,万一……”

          “闭嘴。”

          简妍瞪了她一眼,缓缓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然后翻开了手中的资料,“厉霂枫,年龄二十九,性取向不明,性格孤傲冷漠,不喜生人,情史零,私生活严谨……什么鬼!”

          扔掉手中的资料,简妍一脸不屑。

          二十九岁的男人情史居然是零。

          真搞笑。

          就连她这个年方十八的人都交过十几个男朋友了。

          他居然还这么保守,真是稀罕……

          “简妍,还有几天就要和厉倾决那小子结婚了,你的时间不多了,再不行动,恐怕你老爸真的就要逼你在豪门当一辈子的名门淑女咯。”

          眼前的蔡珏宇嬉笑着调侃道。

          顿时引来了乐桐桐的哄笑。

          “……”

          简妍眸光一闪,抬腿就是一脚,狠狠的踢向蔡珏宇,疼的他哇哇直叫,“要你废话!”

          这她当然知道。

          在一个星期前接到结婚的消息,她是想尽了办法折磨她老爸,都没把这门婚事推掉,简直是气死人了。

          再不行动,她这芳龄十八的年纪可就真的毁在那纨绔子弟的手里了。

          为此,她不得不抗议。

          为了再让自己多潇洒几年,必须把这门婚事给推掉!

          “简妍,你打算怎么做?”

          乐桐桐见她一脸悲愤,好奇的问道。

          “你说,我要是和厉霂枫发生了什么不该发生的,我老爸是不是就不会逼我和厉倾决结婚了?”

          简妍一脸奸笑。

          到时候,老头子自知理亏,也就不会强迫厉家收留她这个妖孽。

          计划简直完美到不行。

          “……”

          此话一出,在场的人都震惊的看着她。

          乐桐桐干笑了声,问道:“你还真打算牺牲自己?”

          “当然不是了!”

          简妍挑眉,从一旁的蔡珏宇手里抽走他的烟,吸了口,吞云吐雾,“我怎么会牺牲自己的身体,要睡,那也得心甘情愿。”

          “哈哈,没想到你还这么保守,现在都流行sm。”

          蔡珏宇调笑道。

          “就你废话多!”

          掐灭烟,简妍冲他们招了招手,说道:“明晚的计划,你们会响应我的,对吗?”

          “当然!朋友就是讲义气的,这还用说。”

          蔡珏宇捶了捶胸口,信誓旦旦的说。

          “我也是。”

          乐桐桐赞同的点头。

          简妍满意的勾起一笑,伸出手,“那就祝贺我明天计划成功,加油!”

          “加油!”

          “加油!”

          次日,深夜,十点整。

          深夜

          简妍站在厉霂枫公寓的楼道里,对着镜子捋了捋自己的造型。

          为了能成功的“勾引”到厉霂枫,她可是偷了后妈的美容卡做了个妖艳贱货的造型。

          此刻一看,还真他么是个“妖艳贱货”。

          “非常好。”

          对自己的形象表示满意后,收起镜子。

          随即,兜里的手机响了,是蔡珏宇打来的。

          “门口的监控已经被切断了,要进去就赶紧的。”

          “收到。”

          挂了电话,简妍背着包,推开楼道的门,从包里拿出工具,对门把上的密码锁好一会儿的折腾,瞬间解开了密码。

          ‘嘀哩哩——’

          推开大门,她蹑手蹑脚的走进去,嘴里叼着手电筒,抬头打量了一眼屋里的装饰。

          黑白冷色调,果真是个禁欲的男人。

          不知道今晚面对她如此美色会不会心动呢?

          这么想着,简妍得意一笑,目光扫过背包的一个角落,这里藏着一个隐形的摄像头,今晚,一切都要靠它了。

          把背包放在不远处的茶几,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简妍一惊,翻身藏在了拐角处,耳朵灵敏的听着门外的动静。

          ‘咔哒’——

          门开了。

          ‘啪嗒’——

          屋子里的灯全亮了。

          简妍紧张的握了握拳头。

          厉霂枫从门外走了进来,简妍借着灯光看清楚了他的样子。

          那是一张极具诱惑力的脸庞,微显凌乱的短发下的轮廓带着欧美混血的深邃,墨黑的眼眸泛着迷人的光,性感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清俊。

          活了这么多年,她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帅的男人。

          不知道他那侄子是不是也这么帅呢?

          靠!

          简妍,你脑子是不是有泡,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想这些!

          摇摇头,简妍拉回思绪,身子一点一点的挪动,躲在他的身后,准备出击。

          一边扔掉手中的外套,厉霂枫一边打着电话。

          “我已经说过了,你还需要我再重复一遍?”

          愠怒的情绪从英俊的脸庞一闪而过,正欲朝床畔走去时,厉霂枫却突然停住了脚步。

          简妍就站在他身后,猛然一惊,也停下了动作。

          下一秒,还没等简妍反应过来,厉霂枫一个转身,整个人扑了过来,瞬间她被按倒在地毯上,动弹不得。

          “你是谁?”

          薄凉的嗓音从头顶传来,冷漠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

          简妍稳了稳心神,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邪里邪气的:“你猜?”

          “……”

          厉霂枫的眼眸一眯,气氛陷入了僵硬的状态。

          简妍见此,也不畏惧,伸手勾住他的颈脖,一本正经的说道:“久闻厉先生‘财大器粗’,今日我亲自来鉴别一下传言是否属实,不知道厉先生有没有兴趣让我见一见呀?”

          说着,她冲他眨了眨眼,那双迷人的桃花眼格外撩人。

          格外撩人

          厉霂枫半眯起他那深幽的冷眸,轻佻的掠过她起伏的胸口,嘴角弯起,“小妹妹,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当然了!大叔。”

          简妍挺了挺自己的胸脯,蹭了蹭他的胸膛,另一只手缓缓向下移,一颗一颗的解开了他衬衫上的纽扣。“试试嘛。”

          只要衣服一脱,两人这种姿势,被拍下的话,跳黄河都洗不清了。

          到时候她家的老头子肯定会息事宁人,不会逼她和厉倾决结婚的。

          就在她的手掠过他坚挺的肌肉时,猛地被厉霂枫抓住,意味深长道:“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女人动手!”

          话音刚落,他伸手‘嘶’的一下扯开了她胸前的衣服。

          瞬间,简妍白皙稚嫩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心跳加快。

          糟了!

          衣服被撕,待会儿出去可怎么办?

          她可不是真来献身的!

          眼珠子一转,简妍抓住了他的大手,用力一推,一个翻身,将其压在身下,“大叔,我帮你啊!”

          “你懂?”

          “当然了。”

          说罢,她摸到了身上这条裙子的拉链,动作缓慢的往下拉,电光火石间,她小手一扬,一阵粉末在空中散开。

          “你……”

          厉霂枫瞪大了双眸,下一秒,他就无力的闭起了双眸,晕了过去。

          简妍捂着鼻嘴从他身上站了起来。

          “真麻烦!”

          痞痞的说完,她拍了拍双手,瞥了眼一旁的背包,调好角度对准卧室,最后再将厉霂枫搬到床上,开始脱他上衣。

          她整个人豪放的跨在他的腰间,开始动手解他的金属皮带。

          “大叔,今晚你落在我手里也算你倒霉了。”

          一边解着腰带,简妍一边喃喃自语。

          谁让他是厉倾决的小叔呢。

          没办法,只能冲他下手!

          过了好一会儿,简妍始终没解开他的腰带,不由的爆了句粗口,“妹的!怎么这么复杂?”

          “我帮你?”

          凭空出现一个声音。

          简妍想都不想就点头,“好啊。”

          “……”

          刚应完,简妍诧异的抬起头,只见厉霂枫气定神闲的将双臂枕在脑后,一副好整以暇的盯着她,嘴角噙着一抹戏谑的笑容。

          “你……”

          简妍一惊,来不及做反应就被他反压在身下。

          “对我用迷药?嗯?你都不调查一下我的身份的吗?”

          厉霂枫不禁眯了眯眼,扬起唇角,轮廓分明的脸上勾起一抹不明意味的弧度。

          “……”

          她调查了。

          动作暧昧

          但却没想到叱咤黑白两道的霸主比她想象中的要强大很多。

          奶奶的,居然栽了!

          “怎样?你要对我这个弱女子做什么?”

          简妍不惧不怕,挑眉对上他深邃的眼眸。

          “弱女子?有意思。”

          厉霂枫打量她,邪魅的勾起一笑,眼底满满都是玩味和戏谑,“把没办的办完吧。”

          话落,他俯身,大手探入她的裙底,粗糙的手掌掠过她白皙的肌肤,所到之处仿佛带着电流。

          简妍一惊,猛地推开他,指着他身后,“你看!”

          “看什么?”

          厉霂枫没有看向身后,反而一瞬不瞬的盯着她,大手缓慢的划上她平坦的腹部,手指在她稚嫩的肌肤上来回游走,动作暧昧。

          简妍拧眉,挑眉一笑,“呵呵,当然是看这个了!”

          话落,简妍小手一扬,再次抛出粉末。

          刹那间,厉霂枫松开她,拨开粉末,当他看清眼前的情形时,简妍已经从他身下溜走了。

          当他站起身时,只见简妍成功的夺门而出。

          动作迅速的关上门,只留下了桌子上的背包。

          而门外,简妍疯了似的跑下楼,坐上早已准备的车,逃之夭夭。

          客厅里,厉霂枫迎风站在屏幕前,看着监控器里的简妍消失在黑夜时,黑眸微微眯起,眸底掠过一抹深不见底的眸光,挺拔的身形染上一抹寒意。

          女人,看你往哪逃!

          从厉霂枫手里逃出来,简妍回到他们的秘密根据地。

          计划失败。

          她的背包还留在厉霂枫那,什么都泡汤了,还差点断送了自己。

          简妍真是恨得牙痒痒。

          “简妍,你没事吧?”

          乐桐桐见她一衣服被撕的不成样,狼狈不堪的样子,担忧的问道。

          “没事,就是被摸了几下而已。”

          简妍语气轻松,伸手弹了弹手指。

          乐桐桐很自然的给她递了根烟,点上火。

          吞云吐雾了几下,简妍总算是平复了心情。

          这时,蔡珏宇从外面回来,同时也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厉霂枫发现了那个背包,拍下的视频都被锁起来了,现在我也没办法拿不到了。”

          “靠!”

          简妍烦躁的踢了脚一旁的烂椅子,精致的小脸染着怒气。

          “我去……”

          蔡珏宇背着包走到简妍面前时,他突然眼前一亮,盯着她白皙的胸脯,两眼发直。

          “蔡珏宇,我戳瞎你!”

          简妍一拳砸去。

          乐桐桐赶忙从身后抱住她,动作迅速的脱下外套盖住她走光的地方,“别和他计较,消消气、消消气。”

          说完,瞪了一眼傻站在那的蔡珏宇,“还不快转过身去,找死啊!”

          “……”

          有名的黑客

          蔡珏宇乖乖的转过去,听见身后的动静,还是不忘痞痞的调侃道:“简妍,没想到你这有料。”

          “去死!”

          简妍抬腿就是一脚,狠狠的踢到他的屁股。

          蔡珏宇踉跄了下,笑嘻嘻的转过身,“消消火,我什么都没看见。”

          “把笔记本给我。”

          简妍冷着脸朝他伸手。

          蔡珏宇乖乖从背包里拿出笔记本。

          下一秒,简妍接过来,慵懒的坐在椅子上,打开笔记本,一脸严肃的盯着屏幕,指尖快速的在键盘上敲打着。

          乐桐桐和蔡珏宇站在她身旁,不敢打扰。

          半个小时过去,简妍的表情越发严肃,秀眉紧紧皱起。

          “你想突破他的防盗墙?”

          站在一旁的蔡珏宇盯着屏幕,诧异的问。

          “嗯。”

          应了声,简妍的手指一刻都没停歇。

          “……”

          谁都知蔡珏宇是有名的黑客,但却很少人知道简妍比他还厉害,级别更高。

          “你这样能行吗?”

          乐桐桐担忧的问道。

          “试试看。”

          话落,简妍敲下最后一个按键,双手交叉,静静的等待。

          一秒。

          两秒。

          三秒……

          ‘嘀嘀嘀——’

          防盗墙突破。

          简妍的嘴角勾起一抹邪佞的笑意,眼眸闪过一抹狡黠,毫不犹豫的盗取了那段影片,最后按下回车,保存成功。

          “哈哈,和我斗!”

          简妍得意的挑眉,松了口气。

          “简妍,你真的太厉害了。”

          乐桐桐高兴的为她鼓掌。

          “佩服我吧!”

          简妍痞痞的一笑,点了根烟,抽了口,吞云吐雾,“那大叔也不过如此嘛……”

          “不是,简妍,你快看。”

          蔡珏宇推了推她,紧张的指着电脑屏幕。

          简妍瞥了一眼,瞬间坐直,“怎么会这样……”

          她盗取的视频是空的,文件里什么都没有。

          “该死,被耍了!”

          简妍大力的合上笔记本,眸底闪过怒意。

          “那怎么办?”

          乐桐桐问。

          简妍手指烦躁的敲打着桌面,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上挂着的精致钥匙……

          “完了!”

          简妍猛然从椅子上坐了起来,低头看了一眼空荡荡的脖子,“我钥匙呢?”

          “什么钥匙?”

          “我一直带在脖子上的钥匙……”

          简妍慌了,“快找,快去找,这个钥匙很重要,快去找!”

          三人在仓库里转悠了一圈,都没有找到钥匙。

          “简妍,这钥匙该不会掉在厉霂枫家里吧?”

          乐桐桐问。

          “……”

          简妍彻底呆住。

          脑袋里晃过厉霂枫扯她衣服的那一幕……

          这下完了,真掉他家了。


          《强行改嫁,总裁太霸道》

          点击阅读原文下载APP

          搜索《强行改嫁》欣赏下文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