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锁业排名 >情深不及时光久

          情深不及时光久

          2021-10-03 12:06:11恋上小说馆


          (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第一章 老婆别闹了

          环江市沿海 边界上的一个小岛,夜!

          一栋欧式建筑的别墅里,韩沫熙做贼一般趴在沙比利宫廷红的大门前,耳朵紧紧的贴在上面,乌黑的眼珠子调皮的转动着,再三确认里面无人之后,才轻轻的拧开门锁。

          闪身进了去,打开灯就先直奔正中央的书桌,开始翻找。

          好一会儿后,韩沫熙皱着眉头单手撑着下巴,坐在书桌前舒软的椅子上,望着四周被翻得七零八落的房间,纳闷的喃喃自语着:“明明看到他拿进书房了,怎么没有呢?”

          “到底藏哪儿呢?啊啊啊碍…”韩沫熙突然双手脑袋抓狂的叫了起来!

          “老婆,你在玩什么?”温和磁性的声音传来,让韩沫熙神情一滞。

          她转过头,心虚的朝声源处望去。

          望着倚靠在门沿上的男子,密的剑眉下拥有一双洞察一切的双眸,五官有棱有角,侧面看去,那邪魅的双唇正在肆意上扬,眉头轻佻的看着她。

          韩沫熙嘴角抽动两下,额头两滴冷汗落下,双眼不自觉的望向别处,打哈哈的问道:“半夜了,你怎么还没睡?。”

          大半夜不睡觉,出来梦游啊?

          “这么吵,我怎么睡得着?”穆子辰看了看凌乱的书房,嘴角微勾,走到她身边。

          狭长的双眼危险的眯起,弯腰凑近,从怀里拿出一个红色的本本,在她眼前晃了一晃:“老婆,你是在找这个吗?”

          说到此处,他的笑容更加明显,就连那双眼似乎都带着笑意。

          从带她来这里三天开始,韩沫熙就没消停过,为了偷结婚证,别墅上下就没她没翻过的地方,并且为了逃跑,翻墙、爬树、用空头支票贿赂王叔。

          各种五花八门的招式都用过了。

          然而,这里是他特有的私人小岛,远离城市喧嚣。独特的海 边风情,四面环海,别墅顶端便是一个游泳池,可以把美景一览眼底。

          没有他的吩咐,根本就无从逃出。

          “你把它给我。”韩沫熙嘟着小嘴,气呼呼嗖的一下站了起来,不甘示弱伸出手冲他要。

          为了这个结婚证她废了不少劲,整个别墅,整个岛,她都要找遍了也没找到。

          而且早上她醒了,穆子辰就走了,只有晚上才能看到他。

          好不容易看到他拿着结婚证进了书房,强忍着困意坚持到现在。

          这家伙竟然敢欺骗她的感情,随身携带。

          管他是什么环江市龙头企业总裁,还是环江市高层管理人她不惧。

          “原来老婆是想要这个,和老公说就是了,不过……”穆子辰欲言又止,将结婚证交到她的手中。

          就当是补偿她这三天的辛劳吧。

          韩沫熙犹疑的看着手里的结婚证,偷偷的瞄一眼他。

          这么简单就给她了?

          不管怎么说,反正结婚证到手了。

          “谢了,那我先走了。”韩沫熙毫不客气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想来,他也不错嘛,早知道就张口冲他要了。

          望着她残留的背影,穆子辰神秘一笑。

          韩沫熙足足走了半个小时,才走到海 边。将自己这三天用木板拼成的古代模样的木筏推进海里。就蹦上去,拿起木板开始滑。

          然而,刚动了一下,整个木筏松散掉了,她惊呼一声便跌倒在海水里。

          狼狈的从海滩上爬起来,正巧看到刚刚到来的穆子辰。

          站在灯光下的他,那双精美的眸子散发诡异,灯光下的轮廓显得他更为神秘;高挑的身姿,挺值得身板,犹如高傲的神明,不容侵犯。

          “老婆,我话还没说完,你怎么就着急走了?”穆子辰一脸委屈的看着零散的木棍。

          这种笨方法,也就只有她能想得出来了。

          因被海水侵泡过,韩沫熙湿润的长发凌乱披在肩头,全身上下被海水浸湿,她用手扑了一下挂在脸上的发丝。

          她记得木筏用麻绳绑的挺结实的,还试验过的,这可是她好不容易从仓库那里骗来麻绳,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木头搬到海 边,就这么散了?

          但是她从穆子辰眼睛中,她知道一定是他干的。

          想想三天前,她本来好好的在上班的路上,却被掳上一辆黑色轿车,被压往民政局,和一个初次见面,压根不认识的人领了证。

          她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因为被两个保镖的气势吓住了。

          本来自以为一切都是幻觉,直到红色本子到手,而后糊里糊涂被带到这个男人的家里,听着她喊自己老婆。

          她才惊魂未定。

          而且看上去,那家伙很有钱,可是为毛抓她去领证?

          她自问从小到大善良的或者,别说又仇家,就连一个小猫小狗她都不忍心欺负,不可能是被谁卖了。

          难道是因为家里逼婚,找不到女人了,就随便拉一个人去领证吗?

          各种想法,在她脑中如幻灯片一样掠过后。

          想着美好的日常生活,远大的理想,都被他破坏了。

          这才想要偷了结婚证,然后逃出这个岛去离婚。

          “穆子辰,我要离婚。”韩沫熙双手握拳,崩溃一般冲天嚎叫,震彻岛屿。

          想起她以后一辈子都要和这个不认识的男人生活,她就哭都找不着调,――虽然这个男人很有钱。

          “老婆乖,别折腾了,回去睡觉了。”穆子辰慢慢悠悠走到她身边,为她披上外套,拥用在怀中轻语着。

          韩沫熙老老实实的靠在他的怀里,许是折腾累了,没力气了,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在他怀中睡着了。

          将她抱回别墅放在床上,伸手轻轻拂过她的脸颊,一抹温柔如如夕阳,温暖如朝阳的笑容浮起。

          蜻蜓点水般的吻,落在她的额头。

          “这丫头,真的不记得他了。”穆子辰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记得也好。”眼底闪过一抹幽暗,静静起身带着沉重的情绪离开。

          韩沫熙睡到大中午晒屁股的时候才醒来,她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发现身上的衣服被换过了,询问之后得知是仆人帮她换的。

          不过这些都无所谓,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第二章 你!是我老婆

          来到洗衣房,从洗衣机里捞出即将要洗的衣服,开始翻找起来。

          可……果然,结婚证不见了。

          韩沫熙黑着一张脸,气呼呼的扔下衣服,不过还是抱着一丝希望,问着站一旁的佣人:“你拿我衣服的时候,有没有看到里面的红色本子?”

          好吧,得到的回应只是摇头。

          一定是那个家伙又给带走了。

          韩沫熙咬牙切齿的吐出几个字:“算你狠……”

          阳光明媚,韩沫熙一个人在花园里闲逛,微风吹过,她狠狠的伸了个懒腰,抬头看着,飘着几朵白云的天空上,几只海鸥自由的飞翔着。

          其实,这里真的很美。

          但她喜欢热闹,才不要过那种原始生活,连买个衣服都没有地方――虽然每天都有新衣服送来,但是感觉不一样。

          韩沫熙无聊的拿着一枝狗尾巴草把玩着,不知何时闲逛到了海 边。

          这时,一台游轮映入眼帘,让她瞬间惊喜起来。

          虽然没拿结婚证,但游艇能送她逃离这里,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可,怎样才能让船长送她离开呢?”她摸了摸下巴,凝眉严肃的思考着。

          “有了。”好一会儿后,韩沫熙嘴角一勾,双眼一亮,似乎想到什么不错的主意,扔掉手里的狗尾巴草,就贼兮兮的朝游艇走去。

          穆子辰今天的事情处理很快,下午一点就回来了,而且因为早上事情紧急,他乘坐的是快艇,才下快艇就听见旁边的人议论纷纷。

          并且都掩嘴暗笑。

          他冷哼一声,所有人闭嘴,恭敬行礼。

          “夫人呢?”穆子辰问道。

          他顺着保安指的方向看去,只见韩沫熙一身碎花旗袍站在游轮上,旗袍尾部是开叉设计,将她那双白嫩细长的腿,展现的淋漓尽致,而她那纤细嫩白的手指,此刻正划过船长的胸膛。

          这抹芳香的场景,顿时让他火冒三丈。

          然而,正在积极勾引船长的韩沫熙却浑然不知,依旧不知道死活的使着浑身解数,就为了能离开这个岛屿。

          “船长,你看我这么可爱,这么美丽,你就答应人家嘛。”她诱人的红唇微微张开,轻轻吐气,杏眼微眯,长而浓密的睫毛忽闪忽闪,显得格外勾人。

          修长的腿细腿,还不规矩的对船长蹭来蹭去。

          然而,船长浑身却如同石头一般紧紧绷着,额头冷汗不停的往外冒,举手做着投降的姿势,眼睛狠狠的往上瞪着,看都不敢看一眼。

          惶恐的说着:“夫……夫……夫人,您……您……您……”

          “恩?你说什么?”韩沫熙更加过分抬起脚尖,靠近他的脸,仔细的盯着他被汗水挂满的脸,咬了一下嘴唇说道:“船长,你瞧我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破岛都呆了三四天了,我好想出去逛逛,您就勉为其难,开游轮送我出去吧。”

          说毕,还做出一副委屈模样,甚是惹人怜惜!

          船长浑身一颤,身为男人,可禁不起这样的诱惑。

          他视线稍微一动,可还没来得及瞧一眼这美丽的人儿,被一股阴霾冷意吓的浑身颤抖。

          此刻,他真想就跳进海里了结此生。

          韩沫熙瞧他神色怪异,正想询问手腕就被一只宽厚的大手抓住,整个人一百八十度旋转,直接跌落在一个温暖却又让人冰冷的怀中。

          抬头望去,两道阴森又散发恐怖气息的视线,她瞬间石化。

          “你,现在、立刻、马上。”穆子辰咬牙切齿道。眉眼一低,嘴里散发出寒气,指着船长冷言道:“再也不要出现在眼前。”

          如猛虎一般具有威慑力,如猎豹一般具有震慑力,双眸似夜莺一般凛冽,让船长立即摊趴在地,连滚带爬的逃离。

          “你干嘛呢?我差点就成功了。”韩沫熙挣脱出他的怀包怒蹭道。

          穆子辰寒光扫向她,居高临上眼中没有迷惘。坚定如国王一般的命令道:“韩沫熙,我今天有必要严肃的告诉你。你,是我老婆;除了我,不许接近任何男人。”

          “凭什么?难道你不知道,结婚这等终身大事,需要的是,你……情……我……愿的吗?”韩沫熙气的直跺脚,将你情我愿四个字咬的极重。

          而后,又用手指使劲戳着他的肩膀愤怒道:“你凭什么不经过我同意就逼我领证啊?你凭什么不问我的想法就把我关在这个破岛啊?”

          她真是要气炸了。

          “凭什么?就凭我想。”穆子辰高傲道。望着她清澈的眼眸中没有一丝过往情绪,眼底闪过一抹幽暗。

          不过也好,毕竟不是什么美好的过往。

          韩沫熙呆滞住,望着他那股居高临上的傲气,眼中不容置疑的自大,她真很想抽他两巴掌。

          她算是明白了,这男人就是个自我主义者。

          “那我也告诉你,这段婚姻,不成立。”韩沫熙将最后一句话咬的极重,导致差点咬到舌头。

          说毕,还在他面前划上了一个大大的叉子。

          白了他一眼,跺了一下脚,甩头越过他就要走。

          “你说的不算。”穆子辰转身拉住她,手揽住她的腰间,将她抗在肩上。

          不管她是失忆了也好,装傻也罢,或者有其他原因,他不会再让她脱离自己的视线。

          韩沫熙刚走几步,整个人就腾空了,她悬挂在他的肩上,双腿不安分的踢着,手使劲的捶打他的后背。

          “你干嘛啊?放我下来。”她噼里啪啦的打着他的后背,见他无动于衷。

          她也怂了,捶打变成轻抚按摩,也不用力扭动了,而是弱弱的说:“呜呜,你放我下来嘛,我错了还不行吗?我再也不这样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

          但是。

          依旧没有得到回应。

          她急了。

          “好啊,软硬不吃是吗?我告诉你,有什么招你尽管使出来,我皱一皱眉毛都不算英雄好汉。”她再次如烫熟了的蚂蚱,拼命挣扎。

          “这可是你说的。”穆子辰似乎很满意,加快了脚步。

          韩沫熙抬起手,轻轻抽了自己两下,她嘴怎么那么欠呢?

          不一会儿后,韩沫熙被重重的扔在床上,她用手揉着屁股编腹着:“这家伙也不知道轻点。”

          可当她看到前方的男人此刻正解开领带,要脱衣服的时候,她咻的一下后退,本能反应抓起枕头搂在怀里。

          “趁人之危非好汉。”警惕的看着他说道。

          穆子辰将领带一甩,跪在床上。抓住她的脚踝,用力一拉。






          第三章 完全忘了这码子事

          把她怀中的枕头扯出扔掉,凑近她邪魅的笑道:“没有危,哪里来的趁人之说?”

          他笑的鬼魅且随意,温柔中带点霸道。

          “你要干嘛?”

          “干嘛?当然是履行夫妻义务。”

          韩沫熙惊呆,对上他炙热的双眸,红着眼眶,双手抓紧他的衣襟有些抽蓄,眼神坚定道:“你要是敢乱来,我……我就咬舌自荆”

          她的一生已经被这个男人霸占,她不想这二十几年的贞洁也丢了。

          “和自己的老婆乱来,有什么问题吗?”穆子辰放肆邪笑着,手开始不安分的探索她的一切。

          触电般的袭击让她身心一怔,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闭紧双眼,紧咬双唇。

          凹凸有致的身材让穆子辰欲罢不能,闻着她身上的芳香,手指穿插在她的万千发丝中,想要进一步探索。

          然而,一滴温热的物体在他手背上晕开,让他止住了所有动作。

          抬头望着紧闭着双眼的韩沫熙,长而卷翘的睫毛上挂着晶莹的泪珠,红如火的脸颊早被泪水侵透。

          身上的旗袍也不知何时被开了几颗扣子,净白的脖子上,留下了几颗因他啃咬而种下的草莓,显得甚是诱人。

          颤抖的身子,表达了她现在多么无助。

          穆子辰瞳孔一缩,懊悔着。

          他这是做什么?虽然渴望她,但是也不能这样,他要的是她心甘情愿,而不是威迫下的顺从。

          伸手心疼的擦干她眼角处的泪珠,穆子辰翻身在她身边躺下,将她拥在怀中,轻语道:“对不起,我累了,陪我小睡一会,晚上送你回市区。”

          突如其来的变化,宽厚而温暖的怀抱,一时间,韩沫熙厌恶全部消散,不知为何,突然她感觉这怀抱好熟悉,似乎以前经常拥有过。

          在这里的日子,穆子辰很照顾她,除了让她离开,拥有全部的自由,给她最好的衣服穿,让下人做最好的东西给她吃,哪怕翻天覆地的闹,他也会当做笑话一样一扫而过。

          他有时霸道无理,有时温暖如光。

          她怕,她怕继续下去,会沉浸在这个温柔乡里后,发现一切其实一场梦。

          反而会被他危险的香气所虏获,渐渐的,她也睡了。

          再次睁开眼时,看到的是漫天的繁星,感受到的是清凉的海风,她慢慢坐起来,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然躺在游艇的休息椅上,身上盖着一张条毛毯。

          忆起睡前穆子辰的话,便了然,看来这次他没骗自己。

          “抱歉,看你睡得很熟,就没有叫你。”穆子辰走过来,扶她站起来。

          韩沫熙站着不动,任由他将外套披在自己身上。

          只是视线不觉的看向他,他的侧脸很妖娆,眼角如燕尾一般狭长,嘴角上扬的笑意宛如灯光一样,暖洋洋的。

          “原来男人也可以笑的这么美。”韩沫熙不禁被他的笑容勾引到微微怔祝

          “很快就到市区了。”穆子辰指着前方。

          顺着他的手势看去,灯火通明的点缀着城市,海水倒映着市区的繁华,宛如一场盛大的晚宴,在岛上呆了三天却恍如三年,韩沫熙心中不禁有些兴奋。

          到了港口,韩沫熙见他要一起下船急忙阻止:“我自己回去就行,谢谢你送我回来。”

          穆子辰剑眉微蹙。

          “那就这样,我先走了埃”韩沫熙不留余地,跳下游轮就跑。

          穆子辰无奈耸耸肩,点燃一根烟,看着她蹦蹦跳跳的身影,笑意盎然低喃道:“老婆,你先去,我马上就来。”

          转悠在大街上,韩沫熙来来回回的蹦蹦跳跳,好似乡下刚入城市的小丫头一般,看什么都新奇,她暗自想想――在破岛的三天,都把她弄成思想落后的小丫头了。

          穿梭在每一个街道上,直到她停在名叫月恋的酒店门口,她戳着下巴盯着牌匾看了半天。

          咦,这个酒店名字好熟悉啊!

          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事忘记了是的。

          “小熙?你真的来了?”魏雪儿正巧刚刚下车,看到她惊讶的跑过来,然后一把抱住她关心道:“这三天你跑哪去了,打电话也不接,担心死我了?”

          韩沫熙莫名一惊,这是她唯一的好朋友魏雪儿,身为千金小姐,从上学的时候就很照顾她,这样悬殊的身份却能成为无话不谈的闺蜜,她都有些惊奇。

          离开魏雪儿的怀抱,抬头看了看酒店名称。

          呀!才想起。

          今晚不是乔丽丽为了庆祝即将结婚,在月恋酒店开party吗?

          郁闷的抓了抓头发,这三天为了和穆子辰对抗,她完全忘了这档子事。

          三天前,乔丽丽特意打电话来邀请她参加,不用说就知道是为了羞辱她,炫耀自己。

          因为,乔丽丽的男友正是她的前任。

          “呵呵……”她无言以对,只能一个劲的傻笑。

          说真的,她真的不想来。

          “既然来了,就顺其自然,我知道你难受,但是不要太往心里去,有我陪着你呢。”魏雪儿捏了一下她那水嫩的脸,拉起她的手就往里呦

          韩沫熙只能欲哭无泪的跟着一起。

          Party在酒店二楼的宴会厅举办,此刻这儿已经聚集了不少上流社会人士。

          女的身着靓丽优雅晚礼服,男的则是西装革皮,手端着装有香槟、果汁的高脚杯,在华丽的灯光照射下,三两的凑一起嘻笑的谈论着。

          韩沫熙的到来,无疑显得格格不入。

          因为不知何时她那身撩人的旗袍被换了,现在穿的是简单T恤搭配着紧身牛仔裤,虽看着普通,却不失大气.

          特别T恤领口以及下摆处,看似随意缺又很有章法的剪裁,为普通增添了几分洒脱,搭配韩沫熙那玲珑身材正好,让人感觉很清爽。

          只是在这场合不恰当,尽管她刻意往角落地方躲,依旧格外惹眼。

          望着不远处的一对壁人,韩沫熙撇了撇嘴。

          她不是放不下前男友肖浩然,而是可笑自己交往两年的男友,就那么被乔丽丽撬了去。

          而且还是从大学时代,就处处跟她过不去的女人。

          “小熙别不开心,不值得。”许是瞧到她的目光,魏雪儿出声安慰着。

          “没有啦,我只是觉得有点不舒爽。”韩沫熙老实的交代着。

          “好吧!”魏雪儿伸手揽住她的腰,露出一个成熟又迷人的笑容道:“小熙一定要幸福哦!”

          “好。”韩沫熙含笑答应着。

          她很喜欢魏雪儿的笑容,感觉很舒心。

          虽是千金大小姐,可对她却没有一点架子,还时常如同大姐姐一般处处帮助她。

          “我先去个洗手间,你不要乱跑,在这儿等我哦。”放下手中的酒杯,魏雪儿抱歉的笑了笑道。

          “恩,快去吧,小心尿裙子。”韩沫熙捏了捏她的小腹,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魏雪儿许是真急了,拍了一下她的脑袋,摆摆手转身就去找洗手间。

          望着她离去的背影,眼角扫了下在场的所有人,见他们的焦点转回在中心的两个人,轻轻吐了一口气,开始对周围的食物开始进攻。

          折腾了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反正来都来了,填饱肚子最重要。

          享受的品尝各个美食――虽然这些美食在穆子辰那里都吃过了!

          但是她依然觉得很好吃,脸上尽显满足。

          “韩沫熙,谢谢你来参加party,祝福我和浩然。”身着低胸晚礼服的乔丽丽,拖着一米长裙摆,婀娜多姿的朝她款款走来。

          对上那双蔑视的眼睛,韩沫熙双手握拳,硬挤出一丝微笑回道:“应该祝福的。”祝福你们早点下地狱。

          “听说你这几天失踪了?是跟哪位帅哥去潇洒快活呢?”乔丽丽明亮的双眸闪过一丝嘲笑,嘴角笑意显得那么得意。

          韩沫熙似笑非笑的应道:“也没有啦,就是去了周围的一个小岛,度了几天假而已,吃吃大餐,泡泡温泉,再就是和男朋友秀秀恩爱什么。”

          “是吗?看你过的幸福,我是打心里高兴,谢谢你过来祝福我,浩然在那面招待贵客呢,就由我来敬你一杯吧。”乔丽丽假惺惺的说着,微微转身,撇了一眼在前面被围得水泄不通的肖浩然,轻扬微笑着。

          从路过的服务员盘子里,端起一杯香槟递了过去……

          韩沫熙没有接,而是若有所思的盯着香槟。

          “怎么?连杯酒都不肯喝吗?还是你对浩然……”乔丽丽故意用激将法,伏身上前一步,将香槟再次向前递了递。

          韩沫熙一咬牙,伸手接过香槟,呵了一声豪迈的说:“干杯。”而后仰头一口而尽,伸手将空荡荡的酒杯回敬了一下她。

          乔丽丽哼笑,渡步靠前朱唇贴近她耳畔上,轻语道。






          第四章 我是她老公!

          “想知道我是怎么爬上浩然床的吗?其实他根本就不爱你,只是看你天真随便玩玩而已。”

          韩沫熙浑身一震,就算两年的感情已破碎,但却自认为和肖浩然的爱是存在的。

          听到这话,她的心还是剧烈的震动了一下。

          恍惚之时,她感觉到胸口传来一阵凉意,瞬间清醒低头看去,只见乔丽丽手中的酒杯正在倾斜,红酒如流水一般浸湿她的衣襟。

          “你……”韩沫熙咬牙忍住冲动,毕竟在这种场合,她不想闹的太僵让肖浩然难堪。

          虽说他对不起自己,可毕竟曾经爱过。

          “哎呀,你怎么连酒杯都拿不住啊?瞧,这衣服都湿了,我帮你擦擦。”可,乔丽丽似乎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故意将手中酒杯掉落在地,惊呼起来。

          说必就拿起纸巾,装模作样要帮她擦。

          韩沫熙打掉她的手,向后退了一步道:“不用,我自己处理。”谁知道她会不会突然又下狠手,让自己更难看。

          乔丽丽乌黑的眼眸中闪过嫌恶,柳眉狰狞,不屑的哼了一声。

          然后冲着所有人拍掌,斜了一眼一旁失魂落魄的韩沫熙,诡异一笑,搂过她的肩,话里有意的说着。

          “各位来宾,刚刚我特别好的同学衣服弄湿了,我说让她去换一下,但是她说备了才艺,衣服湿了正好,跳舞更有感觉,让我们来欣赏一下吧。”

          “衣服湿了要跳舞,难道是钢管舞?”

          “或许可能是脱衣舞吧?”

          “哈哈。”

          在场人的气氛立即热烈起来,所有人都拍掌叫好。

          肖浩然这才注意到韩沫熙的到来,他宽长柔和的眉毛蹙起,双眸闪过一丝愧疚,急忙上前帮忙解围。

          然而,话还未出口,就被发现的乔丽丽瞪了一眼,阻止着。

          他双眼一缩,满脸愁容的看着韩沫熙,不知如何是好。

          “小熙快跳埃”乔丽丽煽风点火。

          韩沫熙全身紧绷着,双手用力的握成了拳头,听着周围的起哄声,狠狠的瞪着乔丽丽。

          乔丽丽得意的笑着,原以为韩沫熙会被打击的够呛。

          但,她错了。

          “跳就跳。”那口气,就好像是极限中爆发的一颗子弹,让在场人大吃一惊。

          不就是跳舞吗?又不能少块肉,――虽然她没学过跳舞。

          而后正开始随意扭动腰肢,就被一个力道一扯,随即一个重心不稳倒进了一个熟悉温暖的怀抱。

          “老婆,你来参加party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为了找你,我快把整个市区翻过来了。”望着怀中狼狈的韩沫熙,穆子辰一副委屈表情说道。

          “你……你怎么来了?”韩沫熙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嘴巴张成o字行,好半天后才反应过来问了这么一声。

          然而,穆子辰并没有回答,而是将她扶好站稳,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精芒,嘴角轻扬凑近她的耳畔:“老婆如此勾人的舞蹈,在家跳给我我看就好。”

          说毕,深邃的眼眸凛冽的扫向乔丽丽。

          不禁让对方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步,那个眼神,仿佛如一枝利箭穿透了她,太可怕了。

          魏雪儿低头看了看手机上的短信。了然着,刚刚发短信问她韩沫熙在哪的人是他,只是他怎么知道自己的手机号?

          刚她从洗手间出来,就发现周围气氛不对,当发现韩沫熙呆的地方围着很多人,急忙跑过去查探情况,不过才跑到一半穆子辰就出现了。

          “讨厌……”韩沫熙双颊微红,低头娇嗔着,那神情甚是撩人,那舒软的声音让穆子辰很受用,心中顿时乐开了花。

          可看在肖浩然眼里却是那么刺眼,韩沫熙以前,可从未在他面前表现出如此小女人,宽敞的眉头不禁皱了起来。

          穆子辰无意中瞥到他的脸色,

          “……”韩沫熙撇了撇嘴将视线移向了乔丽丽。

          顺着她的视线望去,穆子辰瞬间了然,冷冷的扫了一眼乔丽丽,便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

          待对方接通后,快速的吩咐着:“王叔,我需要造型师,化妆师,还有Snow的小码礼服,半小时内就要。”说毕就挂了电话,而后拥着韩沫熙朝休息厅走去。

          过了片刻之久,在众人惊讶之中,王叔带着几明打扮时尚得男女,以及手拿多套礼服的几位黑衣男士,进了休息室。

          半小时后,在众人的好奇中,紧闭的大门被打了开来。

          韩沫熙一袭白色抹胸长裙着身,轻纱披肩如轻飘飘的雪花落在她的肩头,白色水晶鞋衬托出她秀丽的小脚。

          黝黑长发高高盘起,几缕刘海垂挂两腮,浓密大眼加上妆容的熏陶更加明亮清澈,粉嫩的脸蛋透漏着一丝殷虹,红唇狠狠抿着,却高傲不屈挺胸抬头。

          比起刚刚的牛仔裤T恤衫,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让众人哗然,更是让乔丽丽和肖浩然目瞪口呆,这是那个朴素的,连一百多块钱衣服都舍不得买的韩沫熙吗?

          而魏雪儿说吃惊,不如说被惊艳到了,一直以来她都觉得,韩沫熙是个美人胚子,只是没被雕琢而已。

          “近几年乔家的娱乐产业,似乎发展的太顺利了,是需要被阻拦一下了,不然人一到高处容易迷失自我,你说是吗乔大小姐?”穆子辰拥着已经改头换面的韩沫熙,在众人好奇、嫉妒的眼神中,走到了乔丽丽的跟前,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说道。

          乔丽丽心中一颤,脸色瞬间难看至极,脑海中不断的闪过她认识的所有人,待确定不知道穆子辰这号人物后,心中更是疑惑不已。

          “你是谁?”虽然不认识穆子辰,但他那与身俱来的贵气,一看就非富即贵,她也算是有眼力的人,并不敢轻易得罪。

          只是对方刚才那狂妄的口气,让她很不爽,她乔家虽不是名门世家,好歹也在上流社会占有一席之地的,加上这几年顺风顺水,她被人顺捧惯了,那受过这种气。

          高傲的讥讽道:“我们乔家虽然不够强大,但也不是软柿子”

          “呵……”穆子辰嘴角微扬,轻蔑的笑了笑,并没有理会她的挑衅,而是加深了放在韩沫熙腰间手臂的力度,转而邪魅一笑回答了前面一个问题:“我是她老公。”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