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顾少宠妻100天/ 总裁大人要吃肉 (何以晴 顾念深)【0334】

          顾少宠妻100天/ 总裁大人要吃肉 (何以晴 顾念深)【0334】

          2021-09-07 06:40:01阅来阅爱资源


          306章1.88


          内容简介: ? ?顾少每天就想着让何以晴生孩子。为了让她生孩子,威逼利诱,无所不用其极。

          ? ? 她能忍,腰不能忍!

          ? ? 终于有一天,何以晴爆发了,把离婚协议拍在他面前:“顾念深,我要离婚!”

          ? ? “何以晴,每天就想着离婚,别以为我没有办法收拾你!”顾少表示很生气:“键盘!榴莲!搓衣板!方便面!你自己选一款!”

          ? ? “榴莲!”

          ? ? 扑通一声,顾少跪在了榴莲上。



          主角:何以晴 顾念深

          =================



          第1章 她是疯了吗


          ? ? 清晨。


          ? ? 阳光透过纱帘,暖暖的照在何以晴的脸上。


          ? ? 她半睡半醒着,这会儿不想睁眼——


          ? ? 因为累。


          ? ? 昨晚,她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 ? 梦里,有她心心念念的承哥哥。


          ? ? 而且,在梦里,她居然跟承哥哥做着羞羞的事儿……


          ? ? 这真是一个美梦啊!


          ? ? 何以晴回味着梦里的幸福,慢慢的睁开眼睛,却看到床边,站着一个穿浴袍的男人。


          ? ? 在逆光下,他的侧脸英俊逼人,霸道尽显,浴袍领口松散的敞开,身材高挑,剑眉凤眸,鼻梁直挺,完美到无可挑剔。


          ? ? 此刻,他薄唇紧紧抿着。


          ? ? 看到这张脸,何以晴还未来得及舒展开的幸福笑容瞬间凝结住,她惊恐无比的坐起身来,指着眼前的男人:


          ? ? “顾念深,你,你为什么会在我房里?”


          ? ? 顾念深冷着一张脸,没有回答何以晴的话,目光顺着她的脸,往下移去。


          ? ? 何以晴低头看去,何以晴的脑袋嗡的一下大了,心也瞬间沉到谷底。


          ? ? 她尖叫了一声,连忙扯过毯子,遮住身体,浑身发抖的问道:


          ? ? “顾念深,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 ? 顾念深的凤眸眯起,透着危险的光:“给你半分钟时间穿好衣服。”说完,转身走进了浴室里。


          ? ? 何以晴连忙爬起床换好衣服,茫然的望着窗外,一双好看的黑眸慢慢的变得清晰起来,紧接着涌上来的,是无比的震惊。


          ? ? 何以晴想起来了,昨晚她们班在会所聚会。


          ? ? 她被下了药,差点被一个男人占了便宜。


          ? ? 然后,她就遇见了顾念深。


          ? ? 何以晴只记得自己向顾念深求救了,后来的事情,却想不起来了……


          ? ? 而昨晚那个梦——


          ? ? 天啊,原来那不是梦。


          ? ? 跟她缠绵的,不是承哥哥!


          ? ? 而是顾念深!


          ? ? 为什么会这样,怎么可以是顾念深?


          ? ? 天啊!她是疯了吗?


          ? ? “怎么?昨晚那么主动,今天就后悔了?”顾念深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 ? 何以晴回头看着他,咬了咬嘴唇,下定了决心一样,盯着他的目光开口:“顾念深,就算……就算是我主动,你,你也应该拒绝啊!”


          ? ? 顾念深冷冷瞥了何以晴一眼:“白送到嘴边的肥肉,我为什么要拒绝?”


          ? ? 何以晴又羞又气,一张小脸涨的通红:什么,他居然说她是肥肉?


          ? ? 看着何以晴一双大眼睛充满怒火的瞪着自己,顾念深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冷笑了一下,没有理会何以晴,而是用浴巾擦着他还滴着水珠的头发。


          ? ? 何以晴这才注意到,顾念深已经洗过了澡。


          ? ? 他,居然在她的浴室里洗澡了?


          ? ? 而且,他为什么还留在她的卧室,不肯离开?他想干什么?


          ? ? 何以晴脸色苍白如纸,不由的想起关于顾念深的种种过往——


          ? ? 十岁的时候,何以晴被送来顾家寄住,到现在已经有十二年了。


          ? ? 十二年来,她跟顾念深之间的交谈,应该不超过十句话。


          ? ? 从小到大,顾念深都是一个冷的让人难以接近的人,而且,他还有暴力倾向。


          ? ? 八年前,顾念深曾经把何以晴的一个学长打成了高位截瘫。


          ? ? 从那以后,何以晴就有些怕顾念深。


          ? ? 虽然跟顾念深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但何以晴从来没有想过会跟顾念深这样!


          ? ? 因为,何以晴知道,如果跟顾念深纠缠不清,她以后就再也没机会跟她最喜欢的承哥哥在一起了!


          第2章 感觉还不错


          ? ? 何以晴立刻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跟顾念深说清楚!


          ? ? 想到这里,何以晴鼓起勇气抬头,望向的顾念深。


          ? ? 眼前的男人,天生自带一股子霸道无敌的气势。


          ? ? 即使只是对上他的冷澈的双眸,何以晴都不住的浑身打颤。


          ? ? 何以晴暗暗捏紧双手,心里默念着:何以晴,争点气!顾念深再凶,也是个人,也要吃喝拉撒的,表怕他!


          ? ? 这么想着,何以晴就多了些勇气,上前一步:“我,我说,顾念深,昨晚的事儿,我们能不能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 ? 如果能忘记昨晚发生的一切,何以晴宁愿自己马上失忆!


          ? ? “当做没发生?” 顾念深的眸子骤然收紧,语气没有什么显著变化,却让何以晴觉得脊背发凉。


          ? ? 眼前的这个男人,太危险了。


          ? ? 何以晴被他吓的缩了缩身子,不过她在心里暗暗给自己打气:何以晴,不准怕他!要跟他把话说清楚。


          ? ? 这么想着,何以晴就再次抬头,对上顾念深的眼睛:


          ? ? “对,就当没发生过。顾念深,这件事儿是意外,我们都不想的!虽然事情是因我而起,可是,可是昨晚是……是……我的……”


          ? ? 何以晴迟疑了半天,终于是说不出让她觉得害羞的话。


          ? ? 何以晴用力的咬住嘴唇:“昨晚就只是一个意外,你是一个大男人,也没有什么损失。所以,我们能不能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让这事儿过去了,行不行啊?”


          ? ? 意外。


          ? ? 不想。


          ? ? 当没发生。


          ? ? 没有损失。


          ? ? 听着何以晴说出每一个关键词,顾念深的眸子就冷一分。


          ? ? 这个女人,当真就这么着急跟他撇清关系,老死不相往来?


          ? ? “不行。”


          ? ? 顾念深冷冷的打断了何以晴的痴心妄想。


          ? ? 她别想!


          ? ? 何以晴的心不由的往下沉:“为什么?”


          ? ? “因为用过了,感觉还不错。”


          ? ? 顾念深轻描淡写的形容着,好像在说一件物品似的。


          ? ? 何以晴的心瞬间沉到了谷底:


          ? ? “顾念深,你,你什么意思?”


          ? ? 他这是表示,不想放过她了?


          ? ? 何以晴十分的绝望。


          ? ? 她不想跟顾念深再有什么牵扯了,真的不想。


          ? ? 顾念深猛然起身,一步步的朝何以晴走去。


          ? ? “你,你要干什么?不要乱来!不然,我,我就喊人了!”


          ? ? 何以晴一步步的往后退,可后面就是卧房门了,她退无可退。


          ? ? 顾念深伸出手臂,把何以晴壁咚在墙边,低下头,睥睨着她:“喊吧。”


          ? ? 顾念深一点都不怕她的威胁,因为他了解她,她不敢喊。


          ? ? 何以晴这么想把事情捂住,又怎么可能把顾家人喊来让他们都知道呢?


          ? ? 何以晴此刻也明白了,威胁这招对顾念深不管用。


          ? ? 她只好换另一招,语气放软,带着哀求:“顾念深,你放过我好不好?”


          ? ? “不好。”顾念深突然伸手搂过何以晴的腰,大力的把她甩到一旁的沙发上,然后,他如铜墙铁壁般的身躯也整个袭来。


          ? ? 何以晴吓得心都快从胸膛里跳出来,她下意识的挣扎:


          ? ? “顾念深,你别乱来,你放开我!”


          ? ? 可是,力量相差的太悬殊,何以晴怎么挣扎,都没把顾念深掀开,反而被他锁住了手脚。


          第3章 我有什么好


          ? ? 何以晴挣脱不开,十分羞愧,鼻尖跟脸蛋也变得粉扑扑。


          ? ? 顾念深不由眸子一紧,整个人都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 ? “顾念深,你……”


          ? ? 被顾念深死死的压着,看着男人的眼神变了,何以晴吓的心肝肺都在乱颤。


          ? ? 可是,何以晴还是迅速的让自己镇定下来。


          ? ? “顾念深,你知道我不喜欢你,所以,我不用你负责。我们就还像之前那样,互不干涉,可不可以?”


          ? ? 看着何以晴这么冷静的说出这些话,原本就生气的顾念深眸子更冷了一层。


          ? ? 何以晴被他阴冷的眼神逼视着,不由的脊背发寒,不敢再与他对视,扭头躲过他的目光。


          ? ? 顾念深的手狠狠的捏着何以晴的肩膀上,这个女人的话,几乎让他抓狂。


          ? ? 他知道她不喜欢他,可是,亲耳听她从嘴里说出来,他还是不由的一阵阵心痛。


          ? ? 不用他负责?


          ? ? 何以晴的这句话更是让顾念深火冒三丈。


          ? ? 这个丫头,利用完他,就想把他一脚踹开?怕怕屁股就走人?


          ? ? 胆子不小,敢替他做决定!


          ? ? 要不要负责,这得他说的算!


          ? ? 盛怒之后,他狠狠的丢下三个字:“不可能!”


          ? ? 何以晴觉得顾念深简直不可理喻:“为什么?顾念深,我有什么好?像你这样的男人,你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找不见?你想每天换口味都可以啊!你干嘛缠着我不放?”


          ? ? 听了何以晴的话,顾念深的脸色又黑了一层。


          ? ? 这丫头把他想成什么人了?


          ? ? 顾念深黑着一张脸,死死的盯着何以晴,不说话。


          ? ? 突然,一阵敲门声传来,打破了房间里诡谲的寂静。


          ? ? 何以晴不由的一惊,该死的,不能让别人看到顾念深在她的房间。


          ? ? “谁呀?”何以晴紧张的问道,声调都带着颤音。


          ? ? “喂,何以晴,你看到我二哥了吗?”门外,顾念熙的声音响了起来。


          ? ? 糟了,何以晴惊得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小声的说道:“顾念深,你妹来了,你快躲一下!”


          ? ? 顾念深半倚坐着,用手臂支着脑袋,看着何以晴,稳如泰山,一点没有要躲的意思。


          ? ? 何以晴不由的急的跺脚:“顾念深,你想干什么?顾念熙一向看我不顺眼,要是让她知道你在这儿,咱们俩个可就没办法撇清关系了!”


          ? ? 顾念深觉得何以晴的脑子特别蠢,难道,她真的看不出来,他不想跟她撇清关系吗?


          ? ? 门外,顾念熙的敲门声越来越重:“何以晴,你搞什么啊?快给本小姐开门啊?!”


          ? ? 好在,昨晚顾念深把门锁上了,不然这会儿顾念熙早就冲进来了。


          ? ? 但是顾念熙是顾家的大小姐,她一直在外面敲门,何以晴不给她开门的话,不知道会闹出什么后果来。


          ? ? 可顾念深在这儿,何以晴是打死也不敢给顾念熙开门的!


          ? ? 何以晴急的不行,上前就扯顾念深的胳膊,想让他藏到窗帘后或者卫生间里。


          ? ? 顾念深被何以晴这么一拉,好歹是起身了。


          ? ? 可是,他并没有如她所愿躲起来,反而就势将她拉进怀里。


          ? ? “你怕别人知道是不是?”顾念深贴在她耳边,小声的问道。


          ? ? “顾念深,要是别人知道,就完了!”何以晴的语气里带着哀求:“顾念深,你行行好!”


          ? ? “好,我可以帮你这个忙。”顾念深沉了沉眸子:“不过,我也有条件。”


          ? ? “什么条件?”何以晴就知道顾念深不会那么好心。


          ? ? “做我女人!”顾念深淡然的吐出四个字。


          第4章 你是不是疯了


          ? ? 何以晴瞪大眼睛:“顾念深,你是不是疯了?!”


          ? ? 做他的女人?这是什么条件?


          ? ? 顾念深这个意思,是真的不想放过她了?


          ? ? 何以晴怎么可能答应他这么过分的要求:“顾念深,你不要太过分!”


          ? ? “过分?”顾念深嘴角冷笑:“既然你觉得过分,那么,咱们就开门吧。”


          ? ? 他说着,就松开何以晴,作势往门口走。


          ? ? 他要干什么?


          ? ? 何以晴瞪大眼睛,看到顾念深走向门口,一只手按住门把手,另一只手去拧门锁。


          ? ? “不要!”何以晴马上冲上前,抱住顾念深的手臂,阻止他去开门。


          ? ? 只要门打开,顾念熙就会看到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以顾念熙的性格,肯定把顾家人全都招来。


          ? ? 何以晴不知道该怎么向顾家人解释,就算她撒谎,顾念深这个变态也极有可能当面拆穿她的谎言!


          ? ? 一旦她跟顾念深的事情曝光,何以晴肯定在顾家待不下去了。


          ? ? 离开了顾家,她就不知道该去哪里了。


          ? ? 何家,她是不能回去的——当初,她被何家送到顾家来寄养,那里就已经不算是她的家了!


          ? ? 可是,何以晴又不能够答应顾念深这个过分的要求。


          ? ? 昨晚的事儿,完全是意外。


          ? ? 她就当被狗咬了一口,过去就过去了。


          ? ? 她不喜欢顾念深的啊,她怎么可能跟他在一起?


          ? ? 再说了,要是她真的答应了顾念深这个无耻的条件,那么,她和承哥哥,就真的一点可能都没有了啊!


          ? ? “呀!何以晴,你在搞什么鬼?还不给本小姐开门,你是真不把本小姐放在眼里了啊!”


          ? ? 顾念熙在外面更加用力的砸门。


          ? ? 听着顾念熙的吼叫声,何以晴急的不行:


          ? ? “顾念深,求你了!你快躲起来吧!”


          ? ? 说着,她就又去拉顾念深的胳膊。


          ? ? 何以晴的小手紧贴在顾念深的皮肤上,温润的掌心因为紧张冒出细细的汗珠。


          ? ? 被她这样触碰,此刻顾念深的脑海里不由的想起昨晚的画面。


          ? ? 这个女人,他不会再让她逃掉!


          ? ? 顾念深的眸子死死的盯着何以晴,轻声问道:“你到底,答不答应?”


          ? ? 何以晴走投无路,只好先点头敷衍他:“好,我答应你。”


          ? ? 小女子能屈能缩,现在答应了,等到时候不承认就好!


          ? ? 顾念深似乎是看透了何以晴的心思,深紫的眸子一眯,不由的冷声警告:


          ? ? “何以晴,你要是敢出尔反尔,会死的很惨。”


          ? ? 他声音虽然低,但透着一股让人不容置疑的力度。


          ? ? 何以晴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我,我不敢。”


          ? ? 顾念深这才从门边移开,走向卫生间。


          ? ? 见顾念深关好门,何以晴松了口气。


          ? ? 她拧开门锁,就看到外面暴怒的顾念熙。


          ? ? “何以晴,你耳朵聋了吗?我在外面喊了那么久,你才开门?”顾念熙大声的吼叫,一点都不像一个名门闺秀该有的样子。


          ? ? 何以晴对她这样的态度早已习以为常:“小熙,不好意思,我刚刚在上厕所……”


          ? ? 不等何以晴把话说完,顾念熙就一把将她推到一边,抬脚进了房间:“我二哥是不是在你房里?”


          第5章 他怎么可能来我的房间


          ? ? 顾念熙一进门,就开始在何以晴的房间里搜索着。


          ? ? 何以晴紧张的后背直冒冷汗,她连忙跟在顾念熙的身后,赔笑说道:


          ? ? “小熙,你是不是在开玩笑?你也知道,这么多年你二哥跟我都没说过几句话的,他怎么可能来我的房间?”


          ? ? 何以晴朝卫生间瞟了一眼,心想,顾念深,你千万不要出声,不然就露馅了!


          ? ? 她勉强的堆起笑容:“小熙,你二哥应该是不在家吧?”


          ? ? “怎么会不在家,他的车就停在院子里!可是,我二哥不在自己屋里,也不在我屋里,也没在楼下,他能去哪儿呢?”


          ? ? 顾念熙在何以晴四处走动,在衣柜,窗帘后面都一一检查,连床底下都没放过。


          ? ? 何以晴有些无奈,心想,难道顾念深那么高冷的人,会躲在她的床底下?


          ? ? “小熙,就算你二哥在家,也不可能藏在我的屋子里啊!”


          ? ? 见顾念熙还不走,何以晴不由的有些心急。


          ? ? 顾念熙见何以晴表情慌张,就凑到她身边,眯起眼睛说道:


          ? ? “何以晴,你干什么这么害怕?难不成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瞒着我?”


          ? ? 顾念熙像警察一样咄咄逼人的询问,让何以晴更加的紧张了起来。


          ? ? 她脸色一僵,整个人更加不自然:“怎么会?我哪里有什么秘密……”


          ? ? 她的话还没落音,就见顾念熙朝卫生间的方向走去。


          ? ? 眼看着顾念熙的手放在卫生间门把手上,何以晴马上跑过去,按住卫生间的门:


          ? ? “小熙,你,你还是别看这里了。”


          ? ? 被何以晴阻拦,顾念熙的眼睛,马上亮了起来。


          ? ? “不让我看?为什么?何以晴,难道我二哥真的藏在你卫生间了?”


          ? ? 何以晴面色苍白:“怎……怎么会?”


          ? ? 见何以晴这么不自然的表情,顾念熙就更要看卫生间到底有什么了!


          ? ? 她狠狠的瞪着何以晴:“你给我起开!我要看看,你是不是把我二哥藏在这里面了!”


          ? ? 何以晴的脸色更加不好了。


          ? ? 她赶紧在脑子想着什么理由,能阻止顾念熙检查卫生间。


          ? ? 想了片刻,何以晴才灵机一动:


          ? ? “小熙,我刚刚上大号了,卫生间里有味道,怕熏到你。再说了,你二哥他有什么理由会藏在这里面呀!?”


          ? ? “呵,有什么理由你肯定知道啊!你不说的话,我就要问问二哥!”


          ? ? 顾念熙这是认定了顾念深藏在何以晴的房间里啊!


          ? ? 何以晴哪里肯让她进卫生间查看?


          ? ? 她死死的用身子抵住卫生间的门,不让顾念熙进去。


          ? ? 可何以晴根本不是顾念熙的对手,顾念熙一用力,就一把将何以晴推到一旁,拉开了卫生间门。


          ? ? “小熙,不要!”见顾念熙打开卫生间的门,何以晴的心都提到嗓子眼去了。


          ? ? 要是让顾念熙看到顾念深藏在这里面,用不了多久,她跟顾念深昨晚发生的那点事儿,就会被顾家上下都知道了。


          ? ? 她,肯定也没有脸在顾家住下去了。


          ? ? 一想到就要无家可归,露宿街头,何以晴又害怕又绝望。


          第6章 还会飞檐走壁呢


          ? ? 就在何以晴绝望害怕到无以复加的时候,她听到顾念熙说道:“何以晴,你这卫生间也真是够臭的!恶心!”


          ? ? 说着,顾念熙就捂着鼻子走开了。


          ? ? 何以晴眼看着顾念熙打开卫生间的门,往里看了一眼,怎么可能没看到藏在里面的顾念深?


          ? ? 何以晴惊诧的走进卫生间,果然没有看到顾念深的影子。


          ? ? 这个男人哪里去了?难道,他是把自己冲进马桶里躲起来了吗?


          ? ? 何以晴正胡思乱想着,突然觉得一阵冷风吹来。


          ? ? 她抬头一看,只见卫生间上面的通风的小天窗开着的。


          ? ? 顾念深难道是爬窗户出去的?这人还会飞檐走壁呢?


          ? ? 想着顾念深穿着浴袍,从窗户外面爬出去了,何以晴只觉得这个画面不要太美丽!


          ? ? 顾念熙还是一脸的纳闷,一边往外走一边嘟囔着:“真是的,二哥哪儿去了……”


          ? ? 顾念熙的话刚落音,何以晴就听到一个冷冷的声音在走廊响起:


          ? ? “都在这儿干什么呢?”


          ? ? 顾念深从他的房间走出来,一脸不耐烦的看着站在走廊的顾念熙,以及何以晴。


          ? ? 何以晴见顾念深这会儿已经换好了整齐的西装,整个人一丝不苟。


          ? ? 心里不由的暗暗吐槽,动作还挺快的。


          ? ? “二哥,你刚刚去哪儿了?怎么没在屋里?”顾念熙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追问顾念深:“妈妈让我来喊你吃饭呢!”


          ? ? 顾念深淡定的说道:“一直在屋里。”


          ? ? 说完,轻轻的瞟了一眼何以晴,就抬腿往楼下走了。


          ? ? 顾念熙赶紧跟在顾念深后面:“二哥,你别骗人了!我刚刚去你房间搜了个底朝天,都没看到你啊!”


          ? ? “嗯。”顾念深也不回答妹妹的话,只一直应付她。


          ? ? “二哥,你别嗯啊!你到底藏哪了?”


          ? ? “嗯。”


          ? ? “……二哥!”顾念熙依旧不死心的追着顾念深缠问着。


          ? ? 何以晴摇了摇头,回到房间。


          ? ? 她没有去吃早饭,而是把屋子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门去了。


          ? ? 已经九点多了,上午的第一节课是泡汤了,何以晴不想耽误接下来的课。


          ? ? 去学校的路上,路过一家药店,何以晴进去买了一盒紧急避孕药。


          ? ? 跟顾念深发生关系已经是天大的意外,她再也不允许有更大的意外出现。


          ? ? 何以晴刚吃完药,还没来得及把剩下的药扔掉,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 ? “小晴,你怎么在这儿?”


          ? ? 何以晴慌忙把剩下的半盒药塞进口袋里。


          ? ? 回过头一看,喊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男闺蜜,欧阳。


          ? ? 欧阳一脸的焦急,小跑过来使劲儿摇着何以晴的肩膀:“何小晴,你上哪儿去了啊?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一上午都没找到你啊!手机关机,也不来上课,你这是闹哪样啊!”


          ? ? 身高一米八三的欧阳,顶着一头帅气的银色短发,一张美到没朋友的俊脸满是担忧,像小孩子一样跟她跳脚。


          ? ? 知道他这个样子是真的担心自己,何以晴不由的鼻子一酸,委屈涌上心头。


          ? ? 她好想跟欧阳倾诉昨晚的遭遇,向他寻求安慰。


          第7章 没地方可去


          ? ? 可是,何以晴知道欧阳的性格,要是告诉了他,他一定会大惊小怪的。


          ? ? 何以晴不想让事情张扬出去。


          ? ? “我昨天不小心把包包给弄丢了!对不起,欧阳,让你担心了!”何以晴眨着眼睛跟欧阳卖萌。


          ? ? 知道欧阳最吃这一套,肯定不会怪她。


          ? ? 果然,欧阳一见何以晴这个模样,就舒展开了眉头:“好啦好啦,不怪你啦!不过,你也真是笨,包包还能弄丢了,这可怎么办好?”


          ? ? 何以晴露出一个苦笑,昨晚她都不小心把自己的人给弄丢了,包丢了算什么事儿呢?


          ? ? “没事,没什么重要的东西。”为了不让欧阳担心,何以晴又露出一个微笑。


          ? ? 可是,她的心里却在滴血。


          ? ? 包里有手机,银行卡,信用卡,身份证,还有她刚从何家拿来的三万块钱的现金,这些钱是她这学期要交的学费跟生活费。


          ? ? 银行卡,证件都可以补办。可是,那些钱,她是废了好大的口舌才从家里要出来的,这么不小心弄丢了,何家肯定不会再给她一次!


          ? ? 接下来的一个学期,她该怎么活呢?


          ? ? 下午放学,何以晴跟欧阳道了别,然后抱着设计夹在路边漫无目的的闲逛。


          ? ? 她不想回顾家,因为怕撞见顾念深。


          ? ? 毕竟,今天她答应了顾念深的那个无理的要求——陪他睡觉。


          ? ? 可是,不回顾家,何以晴就真的没地方可去了。


          ? ? 因为是走读,学校的宿舍没有给她留位子。


          ? ? 难道要回何家吗?


          ? ? 想到何家,何以晴嘴角不由的溢出一丝苦笑。


          ? ? 何以晴要是现在回何家去住,就算是她父母能接受她,她的姐姐何筱姝也肯定会对她发飙的!


          ? ? 要是回何家的话,她宁愿留在顾家陪顾念深睡觉!


          ? ? 何以晴想着心事,完全没发现,她身后不远处,一辆黑色宾利,正缓缓的开着。


          ? ? 豪车的后座上,坐着一脸冷彻的顾念深。


          ? ? 手机响了好几声,顾念深才接起了电话。


          ? ? 听筒那头,好基友厉骁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


          ? ? “顾二,怎么样?是不是一天一夜都没下床?第一回,悠着点儿哈……”


          ? ? 顾念深皱了皱眉,打断厉骁的话:“事儿办的怎么样了?”


          ? ? “小爷我办事儿,你还不放心?那个淫窟会所,按你说的,封了!”


          ? ? 厉骁停顿了一下,又说道:“不过,顾二,你下手也有点太狠了,霍锦程虽然给何以晴下药,但是,他到底也没得逞,你毁了他的脸不说,连他的命根子也给……”


          ? ? 厉骁想到昨晚在会所,霍锦程那副惨兮兮的样子,就不寒而栗。


          ? ? “他自找的!”顾念深冷冷的说道。


          ? ? 厉骁懂顾念深的意思,谁让霍锦程要打何以晴的主意呢?


          ? ? 厉骁从小跟顾念深一起长大,顾念深对何以晴怎么样,他比谁都清楚,


          ? ? 八年前,顾念深就为了何以晴打残一个男人。


          ? ? “顾二,你做了这么多,你也得让她知道你的心意啊……”


          ? ? 厉骁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顾念深无情的挂断了电话。


          ? ? 顾念深皱着眉头,看着车窗外背影寂寥的何以晴,脸上没有表情,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 ? 顾念深的左手边的座位上,放着一只粉色的手提包。


          ? ? 这正是何以晴丢的那只包。


          ? ? 顾念深昨晚把何以晴从会所带回去的时候,也顺便帮她带回了包。


          ? ? 包里的手机,钱,和卡等所有东西都在。


          ? ? 顾念深瞥了一眼手包,将它丢进车里的储物箱中,然后吩咐司机,加快速度,追上何以晴的脚步。


          ? ? “上车!”车子到了何以晴跟前,顾念深不顾她满脸的惊恐,降下车窗,朝她霸道的下达了命令。


          第8章 要跳车


          ? ? “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何以晴满脸都是不解。


          ? ? 这里是她的学校,美术学院的门口。


          ? ? 从顾念深公司到顾家,根本就不会路过这里。


          ? ? 难不成,顾念深是故意来找她的?


          ? ? 看着何以晴站着发愣不上车,顾念深的眉毛不悦的拧起,霸道的不得了:“没听到我的话?”


          ? ? 何以晴有点小怕:“顾念深,你今天早上说的话,不是跟我开玩笑吗?你是跟我开玩笑的对不对?”


          ? ? 何以晴的话还没说完,就见车门的被猛地推开,下一秒,她就被顾念深粗鲁的拖拽进车子里。


          ? ? “喂,你,你干什么?”何以晴下意识去反抗。


          ? ? “开车。”顾念深的冷眸深深一沉,朝司机下达了命令。


          ? ? “顾念深,你到底要干什么?停车,我要下车!”何以晴吓的忘记了早上跟顾念深达成的交易,她现在只想离这个男人远远的,不想再他跟产生什么纠葛。


          ? ? 否则的话,每次一见顾念深,她就会想起她犯过的羞耻的错误,这件事儿就永远翻不了篇了!


          ? ? 顾念深黑着一张脸,没理会何以晴的话。


          ? ? 何以晴心中不由的愤恨:这个该死的顾念深,永远一副世界所有人都欠他的表情!


          ? ? 她不想跟他待在一个空间:“顾念深,你再不停车,我,我就跳车啦!”


          ? ? 听说何以晴要跳车,顾念深才算是有了反应。


          ? ? 他慢慢的把头转向何以晴,冷眸里现出一丝鄙夷的神色:“有胆量,你就跳!”


          ? ? 他还不了解她?胆子小的跟老鼠似的,还敢威胁他要跳车?


          ? ? 给她一万个胆儿,她也不敢!


          ? ? 被顾念深看透心思的何以晴,终于蔫了下来。


          ? ? 车内狭小的空间里,充满了顾念深身上独有的香水味,让何以晴浑身不自在。


          ? ? 她尽量把身子往后缩去,试图远离顾念深一些。


          ? ? 顾念深并没有直视何以晴,可是眼角的余光却将她的一举一动尽收眼底。


          ? ? 她,就这么不想靠近他?


          ? ? 顾念深冷彻的凤眸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


          ? ? 何以晴畏缩的坐着,明显的觉得车里的空气在变冷。


          ? ? 偷偷的瞄了顾念深一眼,只见他的脸色越来越黑。


          ? ? 何以晴不由想到顾念深的暴力史,心里一抽抽:这个男人,到底要对她做什么?


          ? ? 过了良久,何以晴终于鼓起了勇气,轻声的问道:“顾念深,你,你要带我去哪里?”


          ? ? “回家。”顾念深冷冷的丢下两个字,然后就把头扭向窗外,不再看何以晴。


          ? ? 回家?


          ? ? 何以晴蒙圈了。


          ? ? 这个男人大老远的绕道来学校门口,真是为了接她回家?


          ? ? 何以晴觉得不可思议。


          ? ? 认识顾念深这么多年,他平时都懒的看她一眼,这会儿怎么会这么好心来接她?


          ? ? 就算他想睡她,可按照顾念深一贯高冷傲娇的性格,他也不应该对她这么好的吧?


          ? ? 何以晴心里虽然疑问颇多,可看到顾念深冷的要命的脸,她有再多的疑问也不敢问,只好安静的坐着。


          ? ? 好不容易熬到了家,车子一停下来,何以晴就逃也似的下了车。


          ? ? 顾念深看着逃命一样的何以晴,脸色难看的不要不要的。


          ? ? 他刚要下车,却看到何以晴刚刚的座位上面,躺着一个长方形的小药盒——这药盒,显然是从何以晴的身上掉下来的。


          第9章 怎么一起回来的


          ? ? 顾念深修长的手指捏起药盒,看清上面的字,高深莫测的眸子又沉了几分,整个人身上都露出一股子戾气,连司机都觉得后脊发凉。


          ? ? 何以晴一进宅门,就在大堂里遇见了顾母徐芮。


          ? ? “徐阿姨,我回来了。”何以晴礼貌的跟徐芮打了招呼,就想上楼回自己的房间。


          ? ? “小晴啊,你今儿早上怎么没下楼吃早餐呀?”徐芮上午出去练了瑜伽,下午又做了Spa,这会儿心情好,所以她才想起关心何以晴了。


          ? ? 一听徐芮提起早上,何以晴不由的慌乱起来。


          ? ? “对不起,徐阿姨,我昨晚回来的有点儿晚,今天早上睡过头了……”何以晴心虚的撒了谎,


          ? ? 她总不能实话实说告诉她,昨天晚上,我跟你儿子滚床单了,早上不想面对你们,所以才没一起吃早饭吧?


          ? ? “哎呀,女孩子可不好熬夜,对皮肤不好的呀,睡的晚,你白天再怎么补也是补不回来的,小晴,以后要早点回来,知道不?”


          ? ? 不管徐芮是真关心,还是假关心,何以晴都乖乖的答应着:“好的,徐阿姨,我记住了呢。”


          ? ? 两个人正说着话,这时候,顾念深从门外进来了。


          ? ? 一见顾念深,何以晴不由的浑身一紧。


          ? ? 徐芮一看到儿子,马上喜上眉梢的凑上前去,搂住他的手臂:“儿子,你今儿咋回来的这么早?没应酬吗?哎呀,也不好好在家吃饭,看你这些日子都瘦了,妈心疼死了,难得你今天回来的早,妈让张妈煲了一锅老参母鸡汤,正好给你补身子,等会儿,你得听话多喝几碗,听到没?”


          ? ? 对于徐芮似火的热情,顾念深依旧冷着一张脸,只淡淡的回复了她一个字:“嗯。”


          ? ? 他不着痕迹的拂开徐芮的手臂,一边松开领带,一边上楼去了。


          ? ? 直到顾念深消失在视线里,何以晴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 ? “徐阿姨,那我也先回房间了。”何以晴跟徐芮告辞,也要抬脚上楼。


          ? ? 没走两步,就被徐芮叫住了。


          ? ? “小晴,等等!”徐芮想起了什么,一把扯住何以晴的胳膊:“你跟念深,怎么一起回来的?”


          ? ? 突然被徐芮这么一问,何以晴特别慌乱。


          ? ? 难道徐芮看出什么了?


          ? ? 要是让顾家人知道,她跟顾念深发生了那样的事儿,她肯定没办法在顾家住下去了!


          ? ? 何以晴不敢对徐芮说实话,只好编了一套瞎话:“我,我刚刚下公交的时候,正好碰见二哥,他就顺路捎了我一程。”


          ? ? 在徐芮面前,何以晴一贯称顾念深为“二哥”,毕竟顾念深大她四岁,在顾家长辈面前对直呼其名,是有些不礼貌的。


          ? ? 何以晴寄人篱下,已经养成了处处小心,守规矩的习惯了。


          ? ? 三楼,还没进卧房的顾念深听到了何以晴对她的称呼,冷眸深深一沉。


          ? ? 哼,这丫头,永远只在他父母面前这么称呼他!


          ? ? 徐芮听了何以晴的话,觉得似乎也挺合理的,就没有追问下去。


          ? ? 何以晴上楼回到房间,坐在书桌前,摊开设计夹,何以晴看着图纸发呆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心思下笔画图。


          ? ? 何以晴丢下笔,打开旁边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老式的按键手机,按键上的字母和数字都被磨掉识别不清了。


          ? ? 虽然手机很旧,但何以晴却像对待宝贝一样,把手机捧在手里。


          ? ? 因为,这部手机里面,藏着一个只有她跟承哥哥两个人知道的秘密。


          第10章 何以情深


          ? ? 何以晴打开手机里的短信页面,里面存着一百七十五条信息,发件人署名是“承哥哥”。


          ? ? 从小到大,承哥哥是对何以晴最好的人。


          ? ? 十二年前,何以晴被何家送到顾家寄养,小小年纪就寄人篱下,她内心是多么脆弱跟不安啊!


          ? ? 还好,她遇见了承哥哥,是承哥哥一直照顾她,呵护她。


          ? ? 四年前,承哥哥离开H市,去S市管理分公司。


          ? ? 因为承哥哥的离开,何以晴特别失落,伤心了很久。


          ? ? 在承哥哥离开的一个月后,何以晴收到了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


          ? ? 丫头,别难过。


          ? ? 何以晴打过去想知道是谁发的短信,可是,对方却始终不接电话。


          ? ? 何以晴查了一下号码,发现号码的属地是S市。


          ? ? 何以晴异常兴奋,马上发短信问他:


          ? ? 你是承哥哥吗?


          ? ? 对方沉默了良久,才回复了一个字:是。


          ? ? 从那儿以后,何以晴不管有什么开心或者不开心的事儿,都会发短信给承哥哥,而承哥哥也会马上回复她。


          ? ?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承哥哥要用这种方式跟她联系,但是,能跟承哥哥之间有一个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的小秘密,何以晴也是十分的开心。


          ? ? 每当心情不好,何以晴就会反复翻看她跟承哥哥的短信记录,这样,就像承哥哥就在她身边一样,让她无比的安心。


          ? ? 这会儿何以晴没心思画图,就从头把每一条短信看了一遍。


          ? ? 最新一条,是昨天傍晚承哥哥发给她的。


          ? ? 何以晴告诉承哥哥,晚上班级同学要组织一起去高深会所聚会,她有点不想去。


          ? ? 承哥哥回复的是:适当的跟同学们去放松放松也不错,不过要早些回家。


          ? ? 看到这条信息,何以晴不由的心里一疼。


          ? ? 要是承哥哥知道了,她跟顾念深发生了那种关系,他,还会像现在这样关心自己吗?


          ? ? 何以晴看着手机发呆,陷入无限的悲伤。


          ? ? 隔壁。


          ? ? 顾念深脱下外套,慵懒的坐在沙发上,然后拿起桌上的皮夹,从里面的隐藏的格子里抽出一张照片——


          ? ? 这是一张残缺的照片,原本有三个人,而站在最左面的那个人被撕掉了。


          ? ? 剩下的一对少年少女,就是十年前的何以晴跟顾念深。


          ? ? 可能因为顾念深站在她身边,何以晴一张小脸很不开心,而顾念深却笑得跟二傻子似的。


          ? ? 顾念深盯着照片上的何以晴,脸色露出一抹十分温柔的笑容。


          ? ? 顾念深把照片翻了过去。


          ? ? 照片背面,有一行圆珠笔写的字,字迹稍显稚嫩:何以情深。


          ? ? 又盯着照片看了好一会儿,顾念深才小心翼翼的把照片放回皮夹的隐藏格子里。


          ? ? 这张照片是顾念深跟何以晴的唯一一张合影,顾念深珍藏了十年,谁都不知道。


          ? ? 晚饭的时候,何以晴在房间磨蹭了一会儿,才下楼去餐厅。


          ? ? 今天顾父不在家吃饭,此时餐桌上只有徐芮跟顾念熙两个人。


          ? ? 何以晴走到餐桌的末位刚要坐下,就听顾念熙冷笑一声:“何以晴,让全家人都等你开饭,你好意思吗?”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看全本小说请扫描下方二维码】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