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同行动态 >最后的眷恋 | 十八岁那年,我遇见了爱情

          最后的眷恋 | 十八岁那年,我遇见了爱情

          2021-09-28 13:58:34美尚


          【标签】都市


          手里端着一杯红酒,小心翼翼地坐在人群后面。

          ?

          前方是华美的舞台,红色的长毯从楼梯一路铺到门口,无数身着优雅礼服的贵妇跟小姐行走在上面,面带微笑的交谈。穿着黑色马甲的侍者在人群中穿梭。

          ?

          这明亮美好的一幕,跟叶清轻关系不大。

          ?

          她今年已经快要三十岁了,这是她母亲刘佳原的五十二岁生日宴会。

          ?

          叶清轻身上穿着一件灰扑扑的礼服,即使脸上带着和善的微笑,也没有几个人上前搭话。而不远处,一个面容远不如叶清轻的年轻女人,却在游刃有余地谈笑风生。

          ?

          叶清轻抓紧了自己的裙摆。

          ?

          那个女人叫叶清灵,是她的……妹妹。

          ?

          叶家是名门大户,二十九年前的一个冬天,叶清轻在全家人的祝福中出生,但是她还没有来得及享受一个富家小姐该有的待遇,就被她父亲叶宁叛变的下属掳走并抛弃了——后来她被一户贫困人家收养,直到二十二岁,才被叶家找回去。

          ?

          她一直渴望着的亲情,却根本就不是她想的那个样子。

          ?

          在她失踪后,叶家父母曾经多处寻找过她,后来刘佳原因为过度担心患上了心律不齐,一度晕厥,叶宁就从孤儿院收养了一个小女孩——也就是她现在所谓的妹妹,叶清灵。

          ?

          二十二岁的叶清轻回到了叶家,却自卑地发现,自己只是一个动作粗俗、不堪入目的女人,反观叶清灵,长久的富家小姐生活,将她原本清秀的面目衬托得更加有气质。

          ?

          两个人之间就像是被施加了什么魔咒,即使叶清灵被认了回去,命运也依然没有旋转——叶清灵高贵典雅,叶清轻却频繁丢脸,久而久之她成了圈子中的一个笑话,人人都知道,叶家失踪多年的大小姐,是个连礼仪都不懂的笨女人。

          ?

          如今叶清轻已经快要三十岁,在叶家活得依然像是个隐形人。

          ?

          她深吸一口气,慢慢地朝着刘佳原的方向走了过去。

          ?

          已经五十多的女人保养得当,一张脸上连点皱纹都看不到,正背对着她跟一个富家小姐说笑。就在叶清轻即将到达她身边的时候,一只雪白的手臂忽然挡在了她的面前。

          ?

          叶清轻一顿,抬头就看见了叶清灵笑意隐隐的脸:“姐姐,妈妈在谈事情,你有什么事儿就跟我说吧。”

          ?

          叶清轻局促的抓住了衣摆,她的自卑让她连大声说话都不敢:“我之前……学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钢琴,我想要给妈妈……弹奏一曲,做生日礼物。”

          ?

          叶清灵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她抿了一口酒,笑道:“这点小事儿,姐姐你不用去麻烦妈妈了,我去给你安排吧。”

          ?

          叶清轻感激地笑了笑,刚想要转身离开,叶清灵却忽然抓住了她的手臂:“姐姐,你先去换件衣服吧,这件衣服太老套了。”

          ?

          叶清轻愣了一下,顺从地点了点头,然后上了二楼。她叹了一口气,从衣柜中拿出了一件色泽鲜亮的礼服,把身上的那套换了下来。

          ?

          就在这时候,她忽然听到门锁落下的声音。

          ?

          叶清轻心头多了一点不好的预感,急忙想要开门出去,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门锁竟然被从门外反锁上了,她抬手用力的拍了拍门:“谁啊?!开一下门可以么?!”

          ?

          门外传来一声冷笑:“别敲了。”

          ?

          叶清轻浑身发冷。

          ?

          是叶轻灵的声音:“垃圾,活这么大一点脑子都没有,爸爸为什么会想要把大部分股份给你呢?!”

          ?

          叶清轻没有说话,眼神儿有些茫然,爸爸……想要把大部分股份给她?她怎么不知道?

          ?

          叶清灵怨毒的声音响了起来:“去死吧,你根本就不配活着!”

          ?

          叶清轻还没有来得及说些什么,就听见了叶清灵踩着高跟鞋离开的声音,随后是她的一声尖叫:“快来人啊!二楼着火了!”

          ?

          叶清轻不敢置信的后退了一步,滚滚的浓烟不知不觉中已经从门缝中涌了进来,她下意识的想要去开窗户,却绝望的发现叶清灵早就已经把窗户锁上了,外边人声嘈杂,却迟迟没有人冲进来救她,叶清轻眼泪一颗颗的洒落在脸上,她难受地跪了下来,呼吸已经快要断绝了——

          ?

          听说人死的时候会有走马灯,但是叶清轻并没有大量的记忆,她闭上眼睛,脑海中想的全都是十八岁时候的自己,那时候她还在为了生计奔波,完全没有想到,二十二岁的自己,会变成了叶家的大小姐,最后沦落到被熏死的地步……

          ?

          叶清轻感觉自己喉咙中像是塞进了什么的东西,她难受地咳嗽了几声,痛苦地睁开了眼睛。

          ?

          她有些迷茫的看着周围,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

          身体还难受得厉害,她现在躺在一张破旧的小床上,只容得下一张床一张桌子的小房间破烂不堪,但是却异常整洁,散发着一种洗衣液的清香。

          ?

          叶清轻张开了嘴,一低头看见了自己的手。

          ?

          修长,白皙,却粗糙得像是五十岁的老人。

          ?

          她还没有来得及多想,就有人轻轻敲了敲她的房门:“青青?醒了么?”

          ?

          叶清轻下意识的应了一声,眼泪却不由自主的留了下来。这是她还没有被叶家认回去的时候的家!外面敲门的那个声音,是她的养母张芹。

          ?

          她擦了把眼泪,踉跄着从床上站了起来,抬头看了看日历,现在是她刚过十八岁生日的那几天——她记得很清楚,十八岁生日过后,她生了一场大病,身体虚弱,甚至口不能言。

          ?

          叶清轻打开了门,看见了张芹疲惫的脸:“青青,你爸爸让你去给隔壁李阿姨家送吃的……”

          ?

          叶清轻呆愣地应了一声,一边穿好拖鞋,一边去了厨房。

          ?

          这时候她还不叫叶清轻,这对没文化的养父母,给她取了一个粗糙的‘青青’。叶清轻一边往保温桶中添饭,一边沉思。

          ?

          她真的……回到了十八岁那年。

          ?

          叶轻灵的声音好像是幻觉,但是叶清轻很清楚,是那个女人亲手杀了她——她一定会报仇的!

          ?

          是老天让她重新活了过来!

          ?

          叶清轻死死的咬住了牙。既然重来一次,她就不会再让命运摆布她!

          ?

          “青青啊,动作快一点。”张芹叹气道:“我知道你身体难受,但是妈妈真的不想要去见那对母女……”

          ?

          叶清轻沉默不语。

          ?

          先不说叶家,她现在的情况就是个大麻烦。

          ?

          说起来也是恶心至极,她父亲叶丰收,是个底层的工人,没有什么大本事,却干出了一件让人作呕的事情——对门有户人家,是个寡妇,带着一个年纪跟她差不多大的女儿,叫李倩,母女两个名声一直都不好,一来二去竟然跟叶丰收搭上了伙,叶丰收不但常年不归,还经常回来家暴叶清轻跟张芹,母女两个苦不堪言,甚至还要被逼着给对门的人家送东西。

          ?

          张芹一个农村妇女,能够生活在城市中,自然是低三下四,根本不懂什么叫反抗,那时候的叶清轻也没有见过世面,一度被李倩当成了奴隶。

          ?

          但是现在……

          ?

          叶清轻转身问道:“妈,我爸现在出去干活了是吧?”

          ?

          张芹点了点头,看向叶清轻的眼神儿有些疑惑。她记忆中的女儿,从来都是用刘海儿遮住一大半眼睛,整个人阴暗又低沉,现在虽然身体虚弱,但是腰背挺直,竟然像是个正儿八经的大小姐。

          ?

          叶清轻点了点头,将汤跟饭盛在了保温桶中,出了门。

          ?

          她敲了敲对面的防盗门,过去了将近四五分钟,才有人一边开门一边不耐烦道:“有病啊你!敲什么敲?!”

          ?

          开门的正是李倩,身上穿着一件廉价的黑裙子,一睁眼看见叶清轻,抬手就扇了她一巴掌:“让你敲!”

          ?

          叶清轻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

          ?

          李倩早就已经习惯了,过去的叶青青也早就习惯了——但是她叶清轻,一点都不习惯!

          ?

          叶清轻眼中闪过一丝寒光,一把掀开保温桶,对着李倩的脑袋就泼了下去!李倩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猝不及防的捂住自己的脸,然后噗通一声坐在了地上,叶清轻伸手掐住她的脸,低下头来,过长的刘海儿遮住了她的眼睛:“你给我听好了,以后见到我最好绕到走……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活成这个窝囊样子也够了——”

          ?

          她一字一顿道:“大不了大家同归于尽!”

          ?

          李倩被她吓得屁滚尿流,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颤抖着捂住了自己的脸,生怕自己毁容。叶清轻冷笑一声,提着保温桶转身走了回去,然后哐当一声甩上了铁门。

          ?

          张芹站在厨房门口,一张布满皱纹的脸上全都是恐惧:“青青……刚才是什么声音?”

          ?

          叶清轻摇了摇头,一言不发,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然后关上了门。

          ?

          汤是她亲手盛的,她知道温度,也有分寸,不会烫伤,最多也就是红肿个一两天。

          ?

          她眼中骤然闪过一丝狠厉。

          ?

          一次死亡让她知道了太多事情,从前那个懦弱的叶清轻,从今天开始,就会脱胎换骨!

          ?

          叶清轻稍微调整了一下,打开房门对张芹道:“妈,过会儿爸来敲门,你不要开。”

          ?

          张芹怯懦地点了点头。

          ?

          叶清轻一再叮嘱。她太了解张芹了,这个女人从小就开始依赖男人,骨子中的奴性已经割舍不掉了,她故意在门上栓了几条绳子,打了死结。

          ?

          但是她半夜还是被醉醺醺的叶丰收打起来了。

          ?

          粗壮的中年男人皮肤蜡黄,手里抓住扫地的扫把,直接抽在了叶清轻身上,张芹已经挨了几巴掌,蹲在角落里哭:“我苦命的女儿……”

          ?

          叶丰收骂骂咧咧的:“让你去找人麻烦!”

          ?

          叶清轻咬紧了牙,用手抵挡了两下,几条红痕印刻在她身上,她狠狠的推了一把叶丰收,然后赤裸双脚跑了出去。她跑下了楼,后面没有人追过来。

          ?

          叶清轻光着脚沿着马路边走,脚底板很快就被小石子划破了,她拢了拢头发,眼中一点迷茫都没有。现在这种情景,上辈子不知道上演过几次,她早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回到叶家——

          ?

          叶清轻眼中闪过一次决然,上辈子她被带回叶家的时候,已经是二十二岁了,早就已经定了形,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扭转,即使后来她学会了绝大部分富家小姐该有的技能,也已经晚了。

          ?

          叶清轻漫无边际地走,不知不觉中经过了一条小巷子,巷口吹来一阵阴风,她搓搓胳膊,想要赶紧走过去,却忽然听到了一阵难受的闷哼。

          ?

          叶清轻脚步顿了顿,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

          垃圾桶旁边躺着一个看不清样貌的男人,衬衫上带着斑斑血迹,叶清轻下意识的倒吸了一口凉气,那男人像是察觉到了她的到来,忽然抬起了头。

          ?

          黑暗中叶清轻只看到了一双眼睛,她抿了一下嘴,蹲了下来:“你受伤了,我现在送你去医院。”

          ?

          男人没有说话。

          ?

          叶清轻其实懒得管闲事儿,她重生之后不再像是前世一样优柔寡断,犯不着为自己惹麻烦,当即站起来想要离开,然而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她忽然看见了男人的脸。

          ?

          鼻梁高挺,一双浓眉紧紧的皱着,薄唇抿在一起,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一张脸堪称完美无瑕——叶清轻顿了一下。

          ?

          她认识这个男人。

          ?

          上辈子她回到叶家之后,曾经唯唯诺诺的跟在叶清灵身后,看她跟这个男人谈笑风生——不,与其说是谈笑,倒不如说是叶清灵在单方面的讨好他。

          ?

          祁衍。

          ?

          祁氏的总裁,凌驾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是叶清灵一心想要订婚的对象。

          ?

          叶清轻停下了脚步,转身蹲了下去,用力的抬起了男人的下巴:“我再问一次,你需不需要帮助?”

          ?

          祁衍原来想等着这个不识好歹的女人自己走开,却没有想到她竟然回来了。月色下她一身狼藉,容貌却是一等一的好看,一双眼睛乌黑明亮,眉宇却紧紧地皱在了一起。

          ?

          祁衍心口一动,与此同时多了点疑惑……这张脸,他好像在哪里见过。

          ?

          叶清轻问道:“不想去医院也可以,把你的手机给我,我给你的家人打电话。”

          ?

          ——她看到了祁衍的愣怔。

          ?

          这也是她想要的效果。叶清轻知道,即使上辈子叶清灵可以做到所有人口中的模范大家小姐,有一件事也是她不得不去面对的——叶清轻的脸,跟刘佳原十足的相似,当时叶清轻被叶家带回,也是因为有刘佳原的熟人见到了叶清轻。

          ?

          她想要让祁衍见到她的脸,再把她的消息带回叶家。

          ?

          祁衍收回了目光,沙哑道:“手机在垃圾桶里,拨第二个号码。”

          ?

          叶清轻没有丝毫犹豫,按照他说的做了,与此同时她眼中有些淡淡的疑惑,按照祁衍的身份,怎么会落到今天这种田地?

          ?

          祁衍闭上了眼睛:“你现在可以走了。”

          ?

          叶清轻小声道:“过河拆桥。”

          ?

          但是她没有迟疑,光着脚往回走,没走几步脑袋却忽然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她嘶嘶的喊了一声疼,回头一看,竟然是一双男式的皮鞋。

          ?

          叶清轻顿了一下,小声道:“谢谢。”

          ?

          随后便穿上鞋子,快步跑走了。走出几段距离之后,她深吸一口气,心中有些忐忑。也不知道祁衍究竟有没有察觉到她容貌上的不对劲儿,毕竟叶家十几年前曾经丢过一个小姐的事儿上流社会的圈子中都知道。

          ?

          想来想去想不出个结果,叶清轻有些委屈地躺在了公园的长椅上,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

          祁衍闭着眼睛,呼吸极浅,不远处传来了低沉的发动机的声音,不久之后一群黑衣保镖将这条小巷子牢牢的护了起来,祁衍低声道:“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

          “祁总,已经收拾好了。”为首的保镖点了点头,护着祁衍往车上走。

          ?

          祁衍低声道:“回去之后立刻安排一件事情,给叶家递个信儿,就说我在金乐街见到了疑似叶家失踪小姐的女孩子……”

          ?

          保镖又是低低地应了一声。

          ?

          第二天清早,叶清轻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睡了一晚上公园长椅,她身上又酸又疼,好不容易才坐起来。长椅底下还放着祁衍的鞋子。她没办法,最后还是回了家。

          ?

          她心里边是抱着那一丝希望的。希望祁衍最后还是发现了她面孔中的秘密,否则她只能再另想办法了。

          ?

          她回到家的时候,叶丰收已经走了。他做的是饭店中最低级的打下手,手脚不干净,经常往回偷一点吃的,大酒店出来的饭菜,就算是剩下的也香得很,叶清轻曾经咬着手指,看对面的人家享用她的爸爸做的饭菜。

          ?

          张芹一脸愁容的打扫着昨天被叶丰收摔烂的东西,叶清轻顿了一下,冷声道:“我回房间复习了。”

          ?

          她现在正好是高三复习的紧张时刻。上辈子在叶丰收的暴打下,曾经学习成绩优异的她,最后因为受伤严重住院而错过了高考,家里又不可能让她复读,导致她只能辍学去打工,回到叶家之后因为自己的学历自卑过很长一段时间。

          ?

          叶清灵给她的影响太大了。

          ?

          她是高高在上的叶家小姐,她却是低入尘埃中的人,即使叶清轻后来努力自学、自考进了名牌大学,也没有办法弥补自己心中的那一点自卑了。

          ?

          而现在的叶清轻没有想太多,只是想要重新捡起自己的梦想。寒假的这段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叶丰收很少回家,即使回去了,也是没有尽头的责骂跟侮辱,叶清轻选择了冷眼旁观,并把自己封锁进了房间中。

          ?

          而对面那对母女,始终都没有再来找过叶清轻的麻烦,应该是被上次叶清轻的狠厉吓坏了。

          ?

          开学的第一天,叶清轻没有去上学。

          ?

          她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看着一身酒气的叶丰收一把抓住她的书包,直接把里面的书全都倒了出来:“丫头片子,读书有什么用?将来还不是要嫁人的?!”

          ?

          张芹躲在门后,一句话都不敢说。

          ?

          叶丰收如果回来,一般都是在深夜,很少会这样在清早就出现。他从叶清轻的书包中翻出了她一个星期的饭钱,然后装进了自己的口袋中。

          ?

          而对面的门早就开了,那对母女站在门口,正在看笑话。

          ?

          叶清轻忽然怒道:“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

          她从来没有在叶丰收面前说过这种话,中年男人蜡黄的脸上闪过一丝怒意,然后一巴掌扇在了她的头上,狠狠地抓着她的头发:“臭丫头!反了你了!”

          ?

          叶清轻头皮生疼,却死死咬住了嘴唇,一句话都不愿意说。

          ?

          她恨这个男人。上辈子她一生凄惨,到死都没有摆脱掉那种如影随形的自卑,归根结底就是因为这个男人!

          ?

          然而叶丰收再怎么说也是个成年男人,叶清轻身材瘦弱,根本就挣脱不开,很快脸就被他扇肿了,张芹虽然心疼,但是瑟缩在门后,一句话都不敢多说。

          ?

          叶清轻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就在这时候,她忽然听到了叶丰收的惨叫!他被人从后边一脚踹了出去,在地上痛苦的打滚,叶清轻面前抬起眼睛,却看到了一双皮鞋。

          ?

          她认识这个牌子,上辈子上流社会的圈子中很多人都喜欢穿,是意大利的一个名牌。

          ?

          男人垂着眼睛,单膝跪在地上,冲她伸出了一只手:“小姐,我来接您了。”

          ?

          叶清轻知道自己现在有多难看,她像是一只毛都没有长全的小鸡崽,狼狈又不看,趴在肮脏的地板上,脸已经被打肿了。但是她还是忍不住哭了出来,轻声喊道:“祝桐……”

          ?

          祝桐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

          不久之前祁衍忽然去了叶家,告诉他们他可能找到了失踪在外的叶家大小姐,叶家父母自然是欣喜若狂,派出人调查,几周后确定了叶清灵的身份——她正是叶家失踪多年的大小姐。

          ?

          叶家得到了消息,立刻派祝桐来接人了。

          ?

          但是按理来说叶清灵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才对,为什么却准确地喊出了他的名字?

          (本章完)



          ▼点击阅读原文,(未删减版)精彩继续!!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