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锁业排名 >【吉妍双凤】龙的传人-木牛流马(上篇)

          【吉妍双凤】龙的传人-木牛流马(上篇)

          2021-06-22 09:54:04非文似我

          加关注

          微信号:fwizard

          很多事,走着走着,就变了样子;很多人,长着长着,就没了天真。

          ?

          自从整个运河城传遍了“载吉王爷家的千金小姐去了刘家巷子里找胡瞎子测了个皇后命”之后,刘家巷子胡瞎子家门口就没有一天不是宝马雕车塞得严严实实。这其中也包括了,妍老四家里的妍三娘。

          ?

          说起这个妍三娘,有一个广为人知的笑事。妍家老四原本只是一个从七品芝麻官,还是个后补,上辈子积下了点金银,也全都给她爷爷捐了个从四品的官职,无实权。到了老四这一代,家道中落,捐官是捐不起了,但老四为人还算精明,凭着自己老爹积累的人脉与自己肚子里“一瓶子不满半瓶子逛荡”的小才,当上了现在这个在经历署的闲差。所得俸禄,在“倾城芳”请不了头牌,但平常货色也是可以包月尽情玩乐的。

          ?

          妍老四这个胸无大志的混世之流,偏偏生的一个自命不凡的女儿,整日嚷嚷着要做皇后。有一回,路过“倾城芳”前,无意间听得当时的头牌秋雨唱当年东汉李延年所作,用以描写李夫人的那歌“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曲调儿后,宁是要妍老四给自己改名字。老四以“女子无才便是德”为由拒绝了这个排行老三的女儿的无厘头之要求。但妍三娘仍不肯作罢,便擅自叫了临街的私塾先生,为自己刻字“妍倾国”,老先生原是四里八乡德高望重之人,按理来讲绝对是不会故意闹笑话讥讽人的。想来只是先生已至耄耋之年,耳朵不太灵便了,妍三娘对着老人家耳朵连说了三遍,方才听懂,之后便在宣纸上工工整整写下了“妍蝈蝈”三个娟秀小楷。妍三娘不识字,还以为是“妍倾国”,便喜滋滋让人装裱了抬回家。

          ?

          原本,三娘是妾生又是女子,论住处,是万万住不得东厢房的。可是,无奈三娘随了她那“倾城芳”过气头牌的春姨娘,便是十二万分手段使尽,另妍老四对于长子和嫡女恶心入骨。仗着嫡母已去世,春姨娘与自己十八尚未出阁的女儿,一起住在东厢房,而妍老四的其他子女,包括三姨太生的老四妍柳儿与生母不明的老五妍阿满,不论辈分高低,皆住西厢。

          ?

          四合小院儿本就不宽敞,一家十几口人进进出出,低头不见抬头见。当妍三娘抬着那个尚不明所以的字入了内院的门后。在门口正斗着蝈蝈的老大妍尚武,看见这个趾高气昂的三妹,抬着一个大过堂屋匾额的字画框进来,便不自觉地多睇了几眼。不经意间,看到了“妍蝈蝈”三个大字,随即狂笑不止,弄得妍三娘好不尴尬。

          ?

          后来,事情明了了,妍三娘再也不提改名之事了。只是仍然心心念念不忘“要做皇后”这个平生志向。恰好这个时候,载吉王爷最宠爱的大千金去卜卦,她也急匆匆照葫芦画瓢,跟风跑到了刘家巷子胡瞎子家。

          ?

          第一次,没排上号;第二次,早早地起床梳洗了过去,仍是等到日落仍无结果;第三次,索性便派人过去等,命其代替自己排队……不知道代替了几回之后,胡瞎子仍不见她。这下妍三娘急了,顾不得小姐的矜持,亲自登门,抬着一箱子白银去胡瞎子那里兴师问罪。

          ?

          这一次,胡瞎子见了。不知道是因为白银,还是因为她。

          ?

          妍三娘上来便问他“说吧,如何才能做皇后”

          “你做不成皇后的”

          “做不成?是嫌我们妍家不如她姓布的家里有钱是吧!我说胡瞎子,你若是嫌钱少便直说”随即一个拍手,下人递上一张支票,妍三娘转手递给瞎子。

          那瞎子也是个人精儿,并不接过来,只是微微抬头,好像是看到了数目似的。过了一会,悠悠道“姑娘若是执意要做皇后,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世间大抵上百年之内出不了二凤的,你可考虑清楚了,如此一来,可是在跟整个济王府作对。你可知后果?”

          “只要能当得皇后,我不计后果”妍三娘悻悻地说道,就连一旁的苍蝇感知到她的气流波动也不禁飞远了三分,与她拉开距离。

          ?

          “好吧……你若执意如此,请给我进入内室”,说罢,瞎子起身,离开了一行人。

          妍三娘突然有些发愣了。示意一旁的彩蝶随行入内,却被突然一声“脱了鞋袜,只你一人进来”。无奈,她只能小心翼翼照搬了。

          ?

          “请把门关上后锁好”妍三娘入内后,发现瞎子跪坐在一个日式蒲团上,正对着蒲团,还有一个铁制的榻榻米,床垫很厚,像是德国进口,但是床的两侧上下各有一个铁圈。床的中间部位,还有一根牛皮做的皮带子,亮蹭蹭的,很是刺眼……看到此处,她不禁脸色潮红,咽下一口吐沫,小心翼翼道“这……这是做什么”

          ?

          瞎子没有回答,只是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三娘只得暗地里咬了咬牙,为了那个皇后命她今日即便是上刀山下火海也是值得的!

          “啪——咔——”一阵折腾之后,门锁好了。

          瞎子此时的声音更柔了,嗓音更加尖细,略带着渴望的沙哑道“来吧,小可儿,躺在这床上,慢慢过来,不要怕,别怕,别怕,有我在……过来吧”

          妍三娘登时警觉起来,发现情况不妙,马上想往门口跑去,结果却被一阵严厉的“妍老三,你以为自己是谁?当年你老娘春水儿为何能红得发紫?你不知道么!那全是我胡瞎子一手调教出来的……”说道此处,他像品一道美味前又再次饥渴地咽了一口吐沫,慢慢道“女子啊……尤其是如你一般正直妙龄的女子,除了云雨之术外还能有什么勾搭男人的本事?当年我调教你娘,让她何时笑何时叫,何时应该装得疼喊得男人心啊、肝儿啊、肺啊的全跟着一起颤抖,那都是学问!你懂么……如若想当皇后,单单这样是不行的,还要懂得如何翻覆才能生得了孩子,生得了男孩!这些都是宫廷里密不外传的学问啊……今日能得到瞎子我的点拨,那是你的福分。怎得还成了我占你的便宜了?”

          胡瞎子摸索着拿起手边的烟斗,点燃了随口抽了一小撮儿,接着说“你知道当今圣上往日里最宠爱的珍妃么?当年胡瞎子我还是胡公公时,作为万岁爷身边最贴身服侍的小太监,那可是常常能偷窥的珍妃与圣上鱼水合欢之术的。后来,瞎子我可是做到了敬事房大总管,常常收受各宫的好处,还经常售卖一些春宫图,对于哪些个娘娘容易受孕,哪些个娘娘用了我的法子怀了龙子,还是很有秘方的……”

          说到此处,又是一大口洋烟吸入,随即从鼻孔与嘴孔一并儿吐出,看得妍三娘心中不停作呕。但却不再言语,慢慢走过来,又小心翼翼躺下。在上身接触柔软的床垫的最后一厘时,不自觉地把初夏时节薄纱质地的披肩裹紧了一点点。只是一点点,下一秒躺下后,她便放弃了这个念头,索性张开双臂,放松双腿,深吸一口气,慢慢闭上眼睛。感受一双粗糙的大手,慢慢顺着轻纱,席上她丝绸质地的裹胸,再到裹胸也慢慢松弛下来,整个面部都被笼罩在阴影之下。

          ?

          “额……”她最终还是在瞎子骑上身时露出了一丝不愿。啪——的一声清脆,皮鞭抽打间,“骚货!装什么矜持,到了床上不要给我这样装烈女,别以为我是个太监就不能征服你,最好给我好好学着点……”紧接着,又是“啪啪啪”接连三下短平快的皮鞭抽打声,声音过后,终于传来女子抽抽搭搭的哭泣哽咽。“还不够……还要继续可怜一点,要有梨花带雨的感觉,再来……”

          就这样不知道重复了多少回,抽了多少回。只知道,帷帐内,最后是,胡瞎子让她在何时抽泣就羞滴滴,何时该骚浪就千娇百媚地笑盈盈,具体还分大笑小笑不露齿的含蓄微笑与似笑非笑的嗔怒模样……妍三娘本就颇具慧根,学了几次便基本上掌握了。


          接下来,胡瞎子便要加戏码。让妍三娘换了上位的姿态,主动进攻。“来,下面你要主动看准了我的靶子,主动迎进去!懂吗?”妍三娘看了一眼他那个算不上男根的靶子,略略不情愿之间又是一声皮鞭响起,但她已经不觉得痛了,直觉得面颊绯红心口突突,下体非常渴望那个只有半截儿的靶子。登时无师自通的掉了个头,将丰满的肥臀对准瞎子的口,自己则迎着那个靶子,吞了下去……

          ?

          瞎子登时被这个无师自通的女弟子给惊艳到了,内心不禁窃喜,“我果然没看错人,有前途,够骚又浪得让男人欲罢不能,看来这下子有意思了”……随着自己身体的反应,瞎子的意识渐渐模糊了,也不自觉朝着那道俺们迎上去。

          ?

          接下来的事,就是各种变幻莫测了……外面的人不知所措,大约等到了戌时已过亥时将至,见两人还未有动静儿,便上前拍门,两人这才作罢。瞎子嘱咐她,至少还要来一个月的时间,她答应了。

          ?

          于是,街坊邻里开始有了传言——妍家三姑娘上了胡瞎子的床,若非瞎子没有男根妍三娘早就许给了他。气得妍老四半死,但碍于春水每夜陪伴的功劳,也打骂不得。有时候甚至会想到,女儿嫁不出去,侍奉他老子一辈子也没什么不可以,只要做好安全措施,别怀上了种儿。


          算命能算到解决了生理需求,这个瞎子虽然瞎了眼,想来心里此时比任何一个健全人都要快活。得了钱不说,还能日日睡雏儿。倒也不是每回都是替人开包,而是一般女子找他算命,没什么家势的,大抵上,都会被他带入内室,至少戏弄一凡。当初在看到布吉霏吉的胴体时,有那么一秒钟的冲动,但随即被理智克制住了,他大抵上是要把她当做礼物,送给他的老板的。至少,是要送一个“皇后之子”的预言!至于以后谁能拥有她的第一次,那就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了……

          ?

          自古,女子的战场在床上,男子的战场在马背上。历代的文人武将,大多会骑马的。再不济,也能倒着骑个驴子,羽化成仙。不过,时间再往前推演,在三国那个时候,大抵上农牧生产力还尚不足以让所有人都有马可骑。而单凭人力,不论是作为冲锋陷阵的排头兵,还是后方运输补给的劳役差使,又是很浪费的事。于是,聪明的蜀国丞相诸葛孔明,发明了“木牛流马”之术。用于北伐之时,为蜀国十万大军提供粮食。每匹载重量约为“一岁粮”,大约四百斤以上,每日行程为“特行者数十里,群行三十里”。可谓一时间,大大保持了蜀国的军队战斗力。

          ?

          无奈,诸葛亮后来遇上了死对头司马懿,人算不如天算,天不助诸葛而下倾盆之雨救了司马懿。最终使诸葛丞相一气之下驾鹤西去,空留下了不懂世故扶不上墙的阿斗,做了曹操底下一枚无关痛痒的寄生虫,最后被捏死,也是死得其所的应当!

          ?

          布吉霏吉端详着手中的绿松石龙鳞片,想起了三国的魏蜀吴三分,又想到了当今天下的动荡,心中不由得一个念头——当下,是否会复试当初的三国景象?《三国演义》一开篇便是那句“话说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那么这一次,又将分裂为几半呢?

          ?

          ……她就这样想着,全然不记得刚才所发之毒咒。也并不知晓,其实在发咒之时,在她身后的卿如风与小红已经醒了过来,听到了她那句“我,布吉霏吉,永生永世非卿如风不嫁!如违此誓,便下修罗地狱,永世不得超生!”更无从看到卿如风脸上拧巴的表情。

          ?

          在这段,不长不短的时间里。卿如风已经把那张拧巴的脸慢慢理正了,恢复了原初的模样,还略带了一丝的疲惫与昏沉。让突然转头看到两人苏醒,惊喜万状的霏吉丝毫没觉察出来。

          “你们终于醒了,可把我吓坏了”说罢,手抚上如风的额头,轻轻触屏间,他的脸更烫了“哎呀,卿哥哥,你发烧了!”

          这下,卿如风的酒气全醒了,随着那句“你发烧了”,他慢慢感到自己身体不受控制了,双眼一闭,瘫倒在地……全然不知后来发生故事了。

          ?

          “小姐,小姐……”小红揉揉眼睛,没看清远方的两人在干什么“你俩在做什么!”

          “我在解开他的衣服”霏吉一边动手一边一本正儿地说“小红,你去中间那个红色包裹里面取来我的针线,快点!快……”

          容不得小红多想,霏吉连连催促着她行动起来。“小姐,是这个么?”小红举起一盒绣花用的针线包,怎么也想不出她拿着个来有什么用。

          “对!快点,拿给我”霏吉仿佛还不放心的补充“不要扔,递过来,快些”。手中仍是未停止行动,待到小红把针线包递过来时,她登时感到休得不能见人了!

          ——卿如风已经上身完全赤裸着了,腰带被解开,手足也全部袒露无疑。乍一看,就像是刚刚巫山云雨后的残枝败柳,而自己竟是现场捉奸了!再也想不出如“生米煮成熟饭”一般的语言描述,只是机械地完成着她的任务后,便匆匆转身,背对着两人,慢慢将出鞘的元神再次聚合于保守的驱壳中。

          “过来帮我”霏吉淡淡道。

          这却是小红用灵魂在抗拒的苦差,但不知该如何拒绝主人的合理要求。只能愣愣站着没行动,去回应那种不甘愿。“小红——”霏吉再次打破她独自的意淫,解释道“如风现在病了,他受了风寒,高热昏厥过去,在不行针可能会死的!”

          小红突然回过神儿来,转身四目相对,傻愣愣问道“行什么……”

          “行针灸!”霏吉似乎意识到了她的意思“那你以为是行什么!快过来帮我按住他的下肢”

          小红接到这一个指令,像是得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便机械照做了。

          双手握着他裸露的脚踝,顺势抬头对上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总觉得自己若是可以得到这样的丈夫,该是几世能修得的福分啊!……随即告诫自己,不要有逾矩的非分之念。便安静去看小主人有条不紊的,在肚脐眼上、肚脐周围、背部、四肢行针。

          “这叫盘龙针,我刚刚扎针之穴,为肚脐孔、曲池、足三里、太冲、列缺、孔最和背部当初华佗所行的挟脊穴,再辅之以肺腧、胃俞、大肠腧等穴位。”说得小红晕头转向的,仍不带停顿地“你可知道,当年乾隆皇帝祭祖时,风寒之邪入体,高热、干咳、头晕、抖冷,医家师祖就是行得这套针法。”?

          霏吉完成了所有行针动作后,缓缓起身,长舒一口气,指着自己的腹部道“寒毒汇集于肚脐处,沿左腿下行,右腿热流涌上关元回入肚脐,使得乾隆爷玉体汗出,深感两条蛇在身体爬行,一寒一热,高兴之下,将此套针法赐名为‘盘龙针’。流传至今,又叫做‘八卦针灸’,可分做大盘龙与小盘龙。刚刚我所行之针法,准确地讲,是大盘龙。”

          ?

          说完后,将一旁一个包袱拉倒头的位置,合衣躺下,闭上眼睛后幽幽开口“小红,一个时辰以后叫我。”便再也无话。

          ?

          连载小说“好事难成双”三部曲之《吉妍双凤》,从2018年3月29日,每周一至周五在“非文似我”微信公众号一天一更,文章同步音频会在“喜马拉雅FM”《斐娘子私享》栏目中同步更新!敬请期待~

          PS:鉴于时间统筹可能不那么容易,且配音若保质保量需要一定的环境。故而,喜马拉雅FM的音频更新可能会稍慢于文字更新,不过一般不会超过一周,谢谢谅解!



          原创文章开通赞赏功能,下图二维码是苹果手机用户的赞赏渠道~需手动扫码识别~

          点击“阅读原文”,看“往期内容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