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王少榕 | 空间的导演者

          王少榕 | 空间的导演者

          2021-09-05 14:43:57阿客工坊

          王少榕

          空间里 创始人/设计总监

          毕业于日本环境造型学园ICS艺术专科大学

          2007年取得英国国立诺丁汉特伦特大学学士学位

          曾任日本C+A Coelacanth and Associates 建筑设计师

          上海比悠德建筑设计工程有限公司 总经理/设计总监


          每到深秋,上海法租界的道路都会被梧桐铺满,路边连排的洋房在高大金色树木的映衬下像换上了复古套装。阳光充足,将树影一针针绣到地上。


          在这样的日子里,走在延庆路上,推开古旧的大门,踏上楼前的台阶,再打开一扇吱呀作响的门,左手边是会客厅,光线肆意倾泻,仿佛为整个空间叠加了一层梦幻般的柔光,中间和右手边是工作区,目尽头是一扇窗,窗中满绿。


          这是建筑师王少榕的空间,也是他的“空间里”。


          ▼“空间里”事务所


          1:1平面图,用身体感受场所尺度

          “空间的尺度合不合理,用身体去感受。”


          2016年,在上海崇明岛的西岸氧吧度假村,王少榕和他的设计团队正按照方案图纸用绳子放线,他们 “绘制”的是一张躺在草坪上的1:1平面图。


          ▼在草坪上1:1还原平面图


          在呈现出的方案平面图中可以看到:大中小5个U形塔楼错落布置,通过围合开放形成了不同类型的用餐区。这样的设计方法与传统餐厅不同之处在于——U形塔楼包厢作为半围合的包厢区,高高升起穿透平屋顶,同时也是支撑屋顶的结构体。建筑的外轮廓不能再扩大,放好桌椅后尺度是否合适需要仔细确认。当时的业主也表达了疑虑:要是包厢太小难道还要拆掉重盖?


          ?“空间的尺度合不合理,用身体去感受最为真实。我们放了(线)之后,在里面感受一下就能明白。” 这也是王少榕从拉斯·冯·提尔导演的电影《Dog ville》中得到的启发,“当我们进入1:1平面图后,发现多处空间的尺度存在问题,就立即回去对平面图进行了调整。”


          王少榕表示,如果不去做这件事情,很难感性地认识到空间尺度。 “通过实践我们发现了图纸和三维模型上察觉不到的问题,这说明还是非常有必要去做(实践)的,这样最终结果才会更为合理。”他笃定地说道。


          ▼Underwood方案设计图


          这个名叫Underwood的餐厅,王少榕的设计初衷是希望城市中的人们能在这里体验到乡村质朴的氛围。“城市中的餐厅大多装修精致且很有设计感,但除了这些,似乎也并没有给人带来什么特别的感受。”而在Underwood,他希望人们可以接触到一些更加本真的东西。


          为此,王少榕引入了“金、木、水、火、土”的元素,让其以独有的方式渗透在空间中:闪着金属光泽的灯具、质朴的木板墙和餐桌椅、窗边的小河、壁炉中摇曳生姿的火苗、墙上的树影和晚上微微闪动的烛火、户外林间的绿色、带着草味的泥土、美酒和美味……


          ▼Underwood效果图


          他和团队对光线的运用也令人称道:每一个包厢都有采光的高窗,天光从天窗倾洒而下,由明至暗随着晨昏变化、光线偏移,投射在包厢墙上的影子也在移动,不同时间进入空间而呈现出不同的光影感,为这个小小的用餐空间增添了一种仪式感。为了完成这样的设计,团队做了很多工作模型,来推敲和感受空间。


          ▼天光从天窗倾洒而下,光影不断变化


          在这个264平方米的建筑中,王少榕和设计团队设计了建筑、室内、软装,不仅让整个空间由内到外具有统一的形式感,在细节上也极具考量,甚至白天和夜晚适配的音乐都有自己的安排。他希望创造一种氛围:音乐舒缓轻柔,由老唱机传出来,“因为氛围的营造不仅在视觉上,也要有听觉、触觉、温度的感受。”


          Underwood室内


          在充满审美趣味的匠心之上,他们还和业主一起考虑到了运营。虽然餐厅不在闹市区,他们也希望这里从白天到晚上一直有人,人们能在此停留更长的时间。“上午可以慢悠悠地享受Brunch,午餐后小孩在外面的树林玩耍,父母在室内休闲聊天享受下午茶,晚上则是烛光晚餐,餐后Lounge烧起壁炉,爵士乐缓缓响起,餐厅摇身一变,又成为可畅谈聊天的酒吧。”


          对于设计,王少榕始终从人们生活的角度出发,通过对场地、功能、光、材料、自然、氛围、场景这七个层面,开展有序并且交替式的设计推敲。感性地追求设计,理性地处理需求,把人、空间、事件通过设计组织起空间的场景,这就是他构想的设计。


          ▼“空间里”对于餐厅的运营构想


          求学日本,无界限的设计启蒙

          在CAt的工作让我开始认识到,

          如何通过建筑逻辑参与到社会活动中。


          时间回到2004年,由于当时比较喜欢日本的建筑师,在国内自学了一段时间室内设计之后,王少榕决定前往日本留学。在日本学习、实习与工作的经历对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日本建筑大师们认真、细致的品质也植根进王少榕的气质之中。


          王少榕求学于日本环境造型学园ICS艺术专科大学,第一年学基础设计,主要课题是产品与家具设计,第二年是室内设计,第三年是建筑设计,由小到大,逐层递进。教育模式和上课方式都与国内全然不同,设计课题的老师们也都是建筑工作经验丰富的设计师。


          学校针对专业技术的课程相对较少,需要以自学的方式获取,那时的王少榕就在日本边打工,边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孜孜不倦地吸收着建筑知识。“学习的方式有很多种,浸泡在图书馆里看书,出门看各式各样的展览、公园、街道、建筑,这些都是方法。 ”


          在学校里,一个课题会分为前期分析、中期汇报、最终设计三个阶段进行——每个阶段都要公开讲评,面对同学、评委老师的汇报过程,锻炼了王少榕讲述自己设计的能力;课体涉及得也很广泛,从家具、室内到建筑。多年后,他成立自己的事务所,仍然秉持着当初所接受的教育方法逻辑。


          ▼王少榕收藏的关于小嶋一浩的书籍


          毕业以后,王少榕进入日本Coelacanth and Associates(CAt)工作,这是日本著名建筑家小嶋一浩的建筑事务所。“小嶋老师最具特色的建筑理念是“Activity”,意思是设计人的活动。除此之外他还开发了很多语言化的建筑理念,比如:黒と白、集積回路型、Class Set 、Space block 、 FLA(Flexible Learning Area) 、Cultivate耕す、雑木林的、Fluid Direction、Reverse Space、白の濃淡……


          在CAt的工作让我开始认识到,如何通过建筑逻辑参与到社会活动中。 CAt建筑在日本是非常有代表性的一种建筑类型,特别是学校建筑设计方面,可以说是日本最高水平的也不为过。”王少榕坦言小嶋老师对于自己在设计方面的影响非常大,而在归国之后,他满载一身理论与经验,也更加胸有成竹。


          像拍电影一样做设计

          “营造空间的气氛其实就是要通过设计创造事件,

          这更像是导演拍电影,

          需要想象未来在这个空间下会发生什么样的事件。”


          坐在“空间里”事务所的沙发上,能看到忙忙碌碌的年轻建筑师们边画图边讨论,乏了就望望窗外葱茏的绿色。这间不大的事务所已经初具规模,每天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来自各地的项目。

          ?

          每个设计师的工作室名字都有其深意,或是包含了他们对设计的理解,或是表达了他们独特的设计主张,“空间里”也不例外。


          ▼“空间里”的模型区


          “空间的概念是广泛的,人们建造世界就会形成空间。”王少榕这样告诉我们,“‘空间里’的设计范围也并不区分建筑、室内和景观。”从室内设计起步,王少榕和他的团队自事务所成立的四年来,已经涉及了咖啡店、办公室、别墅、住宅、图书馆以及建筑室内总体设计等各类型项目。


          面对项目诸多的具体条件和限制,王少榕说设计师需要建立在整个项目中应有的角色和职责。在如今行业越来越细分化、商业化的时代,设计满足商业需求的同时,如何让设计学更为合理有效的结合其中,从而创造出更具生命力的空间,将是我们今后的课题。”


          ?“营造空间的气氛其实就是要通过设计创造事件,这更像是导演拍电影,需要想象未来在这个空间下会发生什么样的事件。这些事件并不像电影里那样极具戏剧冲突性,而是日常的生活,但我们认为这就是最重要的事情。”正如王少榕和团队在改造住宅Tree House中所表现的那样,首先考虑生活方式,在开始设计之前,通过初步方案的推敲逐渐刻画出一个生动的生活场景。


          ▼38平米的Tree House,公房顶上的绿色之家

          ?

          这所住宅最早可以追溯到上世纪五十年代,九十年代重修过,位于原来公房的顶楼,面积不大,总面积38平米,包括28㎡的室内和10㎡的露台,除此之外,还利用层高设计了给小孩的阁楼空间。在狭小空间中创造丰富的空间是建筑师经常面对的课题,这间小小的房子不仅年代久远,还住着一家三口,孩子刚上小学。


          将原有装修拆除后,王少榕发现顶部三面斜坡的木结构屋顶中有三个三角衍架木梁,它们穿插于阁楼空间中,对设计有了很大约束。但在王少榕的设计下,裸露的木梁变成了大树的树枝,阁楼成了可以玩耍的小丛林、小乐园,供孩子们在里面尽情攀爬、玩耍。


          ▼三角衍架木梁穿插的阁楼变成了孩子们玩耍的乐园


          ▼Tree House剖面图


          要在这样的小空间内满足一个家庭基本生活,需要在空间布局上精打细算。因此团队把卫生间、厨房、寝室、衣帽间组合成为一个小型盒体建筑,根据主人日常生活的行为状态,将每一个房间及橱柜的尺寸都布置的非常紧凑——而这些,都是王少榕和设计团队对主人的生活方式的细节、生活物品进行多次调研和沟通之后得出的。


          Tree House收纳设计图


          行走中寻找生活

          “通过这些生活细节能了解到大师光环背后的日常,

          更能了解他建筑设计的背景。”


          “巴瓦以前是律师,有很强的谈判和说服能力,而且他的声音也很好听;晚年在自宅工作室里,早上会先喝一杯黑咖啡再开始工作,年轻时是重度吸烟者,喜欢收藏各种古董和艺术品,喜欢听节奏舒缓的音乐……”


          2013年和2017年,王少榕前往斯里兰卡两次,和巴瓦自宅的管家在客厅里聊天到深夜,“通过这些生活细节能了解到大师光环背后的日常,更能了解他建筑设计的背景。”


          除了工作以外,王少榕尽量保证每年都会出国进行建筑相关的旅行。对于旅行,他有自己独特的趣味和方式。


          印度、越南、墨西哥、斯里兰卡……比起发展成熟的欧美国家,王少榕对原殖民国家更感兴趣,“殖民国家建筑具有文化的碰撞,就类似于上海的法租界。西方建筑设计和本土建筑相融合后会产出很多有意思的东西。”


          而他在旅程中,除了参观大师建筑之外,更喜欢通过交流了解到大师们的日常工作和生活。这些经历,也都变成了日后他设计的滋养。


          ▼空间里设计作品:Foutain Libarary


          ▼空间里设计作品:崇明西岸合集美术馆


          ▼空间里设计作品:名门锁业研发中心办公楼(屋顶加建)


          ▼空间里设计作品:崇明候家镇社区文化活动中心


          在谈话将近结束时,王少榕和我们一同走出事务所。阳光和煦而温暖,道路上行人有的边走路边低头看手机,有的匆匆跑过,每个人都有着不同的行为方式,而这些行为也基于着不同的理由,在不同的空间中自由展开。


          我不禁再问了王少榕一个问题:“为什么会把工作室选在这里?”


          “我童年有一段时期就在这附近度过,外婆家就在附近,对这里的街道和房子很有亲切感。”他这样回答。


          空间创造活动,而人的活动,更加丰富了空间。


          - END -


          文字版权归阿客工坊所有

          图片由王少榕提供

          编辑整理:漫溯路、Snowball

          如需转载请联系我们



          点击下列标题可欣赏往期精彩文章:


          吴楠 | 建筑师阿甘和他的社区WeCenter

          高庶三 | Wake up! 是时候让单车重返城市了

          刘弥 | “玩”出来的设计,“造”起来的乐土

          王玮 | 市场就是我最好的老师

          杨敏 | “出走”建筑设计后的涂画人生

          侯博文 | 感知建筑,用影像的方式



          “与阿客同行”互动群已成立

          欢迎添加微信号i_archer加入我们


          如果你是设计师,你有动人的故事,丰富

          的经历,执着的爱好,欢迎给我们投稿!

          投稿邮箱:i_archer@126.com


          阿客行天下·设计人文之旅

          第四期筹备中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查看更多设计师故事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