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锁业排名 >宴席偶遇劈腿前任,本想华丽转身离开,却被迷晕送上他的床

          宴席偶遇劈腿前任,本想华丽转身离开,却被迷晕送上他的床

          2021-08-28 07:07:53合欢读书


          宴席偶遇劈腿的前任,怎样才能表现得优雅大方好让他后悔一辈子?

          在线等!

          急!

          冉念正低着头偷偷在手机上打下这一段话,已经喝开的领导忽然点了她的大名。

          “冉念,快来,给我们沈总敬酒。”

          卧槽,她都恨不得把自己埋到桌子底下去了,还能看见她?

          头皮发麻的冉念不得不站起来,心情比上坟还糟糕。

          如今的她,没有男朋友救场,没有漂亮到闪瞎人眼,她冉念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职员,而前男友沈唐川已经是合作公司的总裁!

          为什么,偏偏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遇到他?

          看见冉念嫩白的脸,沈唐川忍不住解开颈前的扣子,眼睛直勾勾地在她脸上身上扫来扫去。

          “哎,这是我们公司新来的大学生,冉念,A大的高材生。这位是年轻有为的沈总,这次合作全靠沈总抬爱啊,得好好感谢他!”

          领导说什么就是什么,冉念用抬起炸药包的勇气抬起了酒杯。

          “念念还是学生,还是以饮料代酒吧。”沈唐川在人前扮好人。

          曾经她最喜欢听他这样叫她念念,好像很宠爱她,实际上根本不是。他在她最最落魄的时候甩了她,让她成为了全天下最傻的傻瓜。

          冉念捏紧了手中的白酒杯,不情不愿得看向那个渣男。

          真不想看,看多了真的会辣眼睛。

          沈唐川站了起来。

          往日里冉念觉得谦谦君子的脸,现在看在她的眼里,只剩两个字:猥琐。

          还记得上次偶遇,他和她一见面就宣布:“我要和你重新开始。”

          那副高傲的样子,好像在恩赐她,笃定她会感激涕零,洗干净坐上去自己动一样。真是人长的越来越丑,想的倒是越来越美。

          “你忘记你当年是如何甩得我?你忘记你现在已经结婚了吗?你这么浪,你老婆知道吗?”

          沈唐川用看上去深情款款,实则十分恶心的眼神看着她,“虽然我不能给你婚姻而已,但我的心都给你了,你还要怎么样?跟着我,我可以给你很多钱,你妈妈的住院费,还有你留学深造的费用,不要逞强了。”

          这个人当年劈腿不说,如今已经是已婚男人,怎么还有脸说出这样的话?

          冉念被恶心得去年吃的年夜饭都差点吐出来!

          镜头切回今晚。

          “谢谢沈总好意。”只是这种好意,她不稀罕!

          冉念一仰头,白酒一滴不少地喝光,动作干脆利落。

          喉咙里瞬间涌上一股炙热,蔓延到整个胃。

          沈唐川暗中挑眉,给了冉念领导一个不善的眼神。

          领导立刻对冉念不悦道:“年轻人怎么这么任性?”

          领导开口,冉念不敢忤逆。总结还没有发,全靠领导给分。

          冉念木木地点头,对着沈唐川皮笑肉不笑,“谢谢沈总关心。”只是饮料接过来了,却没有喝的意思。

          仿佛预料到她的反应,沈唐川不怀好意得挑眉一笑,一语双关,“我倒是要看看你能端到什么时候。”

          他是耐心的猎手,认为拿下现在的冉念轻而易举,毕竟钱权事业,他都有了。

          冉念握紧拳头,手指甲紧紧掐进了肉里,故作镇定的外表下露出一丝惊恐的破绽。

          真是好笑,他觉得她在欲擒故纵?

          冉念安慰自己没事的,没事的,这么多人都在这里,谅沈唐川也不敢怎么样的。

          沈唐川现在是公司的财神爷,又是大总裁,在人前都是要脸的!

          “你还好吧?”

          所有人都玩的很嗨的时候,只有同行的女领导注意到了她的不正常。冉念从进入包厢之后一直靠在沙发上不怎么说话。

          大概是刚才逞能喝的那杯酒发作了。冉念想回家了。

          “喝点水吧,会舒服一点。我等会找人送你回去。”

          人真好,冉念感动极了,眼泪汪汪得看着女领导,果然都是女人才会这么心细。

          依云矿泉水拿到手里,还贴心得拧开了,冉念咕咚咕咚喝了一大半。

          舒服!长叹一口气,她握着领导的手,“太谢谢您了!我一定会努力的……”

          十分钟后

          “冉念,冉念,我们回家啦!”

          冉念没有半点反应。

          她完全睡死了,浓郁的眼睫毛在脸上投下淡淡的暗影,喝过酒的唇饱满芬芳,闪烁着如淡淡的粉光。

          “这女人太不识趣了,还要我给她下药。”

          一只手冷冷在冉念脸上拍了一巴掌。

          “送到楼上1314,告诉沈总有份小礼物。”女领导的脸在香烟燃起的烟雾后十分冷漠。

          电梯在13层打开。

          “到底是1310还是1314?”

          秘书喝的也有点多,脑子里都是浆糊,只想快点回家,走到1310门口,推开了门就直接进去。

          浴室里面有哗啦啦的水声。

          这个沈总可真着急啊。据说他老婆是个名门千金长得又漂亮,居然还出来偷吃。

          “谁让我们全公司都靠着沈总的投资呢。”秘书把冉念扔到床上,把门关上走人。

          浴室的水声戛然而止。

          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只裹着一条浴巾,长腿款款行出。

          “正则?”

          顾斯野喊了几声,没有得到回应,英俊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说好给他接风的人,居然到现在都还没有出现。

          阔别南城三年,这是他回来的第一天。

          “嗯……”

          房间里面忽然间传来细微的呻吟,他警觉得看向声音的源头,床上什么时候躺了一个人。

          被子一掀,露出一张巴掌大小的脸,一双秋水双瞳如雾般迷蒙,勾人心弦。

          “渴。”

          她扭动着,裙子已经掀高到肚子上,露出两条光洁如玉的长腿,沿着她柔软的腰肢而上是更加诱人之地。

          顾斯野一点也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看到前未婚妻。小时候定下的娃娃亲对象,没结成。

          那个雷雨轰鸣的下午,这个女人决绝得说要解除婚约。

          “我们不合适。”

          顾斯野一直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青梅竹马长大,怎么就突然间变了脸?直到看到她坐在一个陌生男孩的单车后座上笑颜如花,答案终于揭晓。

          “你又在玩什么花样?”

          他寒声问。

          当初那么决绝,现在主动送上来又是几个意思?

          “水,给我水。”

          冉念什么也听不见,嘴里只重复着这个。她的小手还撩起了衣服,迷迷糊糊得脱了上衣。

          顾斯野先是一愣,随即挑眉,墨色的眸底闪过一丝精光。他倒是想看看她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水?”

          他慢慢靠近,“不如,我们玩点刺激的?”

          男人湿热的呼吸忽然近在耳边,低沉魅惑的声音熨烫着冉念的耳膜。

          半梦半醒中的冉念只感觉到唇上一暖,清凉的水顺着流进了唇里,进入到身体里,舒服得她忍不住汲取更多。

          脑子里轰一声,顾斯野骨子里的细胞都要疯了!

          那片饱满芬芳的嘴唇是世间最可怕的毒,越美丽的事物越是危险!

          顾斯野微眯暗藏灼热的眸孔,大手缓缓从冉念的锁骨轻轻滑过,像是感受着肌肤的细腻,不疾不徐地正要细细品味她的美好时,忽然门外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

          “顾少,有警察来了!”

          顾斯野恼怒地暗骂,烦躁得扯扯衣领,立刻走到窗边。

          警灯红色的光闪烁着,在夜幕下十分显眼,数辆警车居然一反常态地静静停在魅夜总会门口。

          男人冷笑一声,这样大的排场,不像扫黄倒更像是捉拿逃犯。

          他才回家第一天,那些人就这么等不及了?

          忽然身后传来一声闷响,冉念居然从床上滚到地上。

          “帮我。”

          冉念抓住身边男人的裤角,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哭泣着,软着嗓音哀求着。

          “沈唐川……”

          听到这个名字,顾斯野如墨般的瞳仁瞬间凌厉,一把将她嵌进怀里,转身一脚踹翻了桌上的东西,发出一声巨响。

          “顾少,岳少已经去前门堵着了,让我护送你从密门里出去。”

          门打开,一个黑影闪进来。

          顾斯野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一把将怀里失去理智的女人打横抱起,大步流星地跟着黑影走出去。

          狭小的巷子里一辆黑色的小车隐藏在夜色中,等候着。

          “把车绕道,开到前门去。”

          顾斯野冷冷抛出一句话,司机开车的动作一滞,方向盘一转,缓缓滑向魅夜总会门口。

          大批的警车引来路人围观,熙熙攘攘,车子只能停在外围。

          夜总会正门走出来一个熟悉身影。

          顾斯野眼神瞬间凌厉。

          原来是周黎言。这家伙从部队里退了下来,居然干起了扫黄这些事情。

          有一句话说得好,最熟悉你的人莫过于你的仇人。

          如果刚才被当场抓住,危及的又何止是他一个人的前途?周黎言送得这一份大礼,顾斯野记下了。

          “顾少,是直接送你回酒店还是回家?”

          司机透过后视镜扫了一眼紧紧靠在顾斯野怀里的年轻女孩,被宽大的手工西装包裹的严严实实,一副很宝贝的样子。

          第一次见到顾斯野身边有女人陪着,这可是大新闻。

          顾斯野扫了一眼怀里被自己紧紧压制的女人,双眼因为痛苦而紧闭着,长而卷的睫毛如蝴蝶的翅膀般轻轻扇动。黑发因为汗水而贴在面颊上,巴掌大的小脸更显得白皙如玉,透出几分无声的魅惑。

          尤其是那双玫瑰色的双唇,他忍不住想要再尝一次。

          “去希尔顿酒店。”

          今天晚上也不是很扫兴,至少收获了这么一份意外的礼物。顾斯野垂下头,轻轻在冉念水润柔软的唇上一吻。

          真正的夜生活,才开始……

          “这可是你送上门来的。”

          耳边有一道磁性的声音,霸道而低沉,喃喃声紧贴着冉念的耳。

          忽然传来一阵刺痛,像是有人将她整个人撕裂一般。

          “求你,不要。”

          泪水模糊了她的眼,指甲狠命地掐进了身上这个让她几乎疼死的凶手。

          灼热的呼吸滑过她的脸庞,一声轻浮的低笑,那人轻轻咬住她小巧的耳垂,“我可不是什么任人予取予求的主。”

          清晨,阳光替房间开了灯。

          冉念缓缓张开眼,胸口被一条蜜色的精壮胳膊压着。

          她吓得张口咬了下去。

          趁着男人吃疼无力,冉念猛力一推,自己滚下了床,快速地爬到了桌子边,顺手操起了上面厚重的水晶烟灰缸。

          “禽兽!你再敢碰我,我敲死你!”

          她的第一反应是,被沈唐川给得手了?

          可是从床上缓缓坐起来的男人,却出乎她的意料。

          “怎么是你?”

          听着她这个意思好像很失望呢,是还在想着沈唐川?那个所谓的初恋不是已经结婚了吗?

          顾斯野一副不认识她的样子,从钱包里拿出一叠钱,啪地一下扔到了冉念的脚下。

          粉色的钞票,像是雪花般散落在她面前。

          这人,是把她当做……一股怒火瞬间在冉念胸腔里燃烧。

          “你什么意思?顾斯野!”

          顾斯野像是什么也听不到,直接进入浴室。

          高大的身形,宽肩窄腰,长腿交叠,带着心满意足的慵懒,一件不穿得从她面前走过去!

          冉念吓得捂住眼睛,“流氓!”

          顾斯野靠在门上,满脸邪气,“我身上哪一处你没有看到过?当初我第一次打飞……”

          “不许说!”

          一个枕头从她手里飞了出去,轻轻松松被顾斯野拨开。

          他冷笑一声,进入到浴室。

          冉念的脸居然有些发烫,那时候年少不懂事,被他哄骗着帮他用手第一次……这人还好意思提!

          五分钟之后,顾斯野穿着浴袍走出来,扫了一眼还在发呆的冉念,“怎么还没有走?钱不是已经给你了吗?”

          说到这个就让人生气!这个人居然敢拿钱砸她!

          如果是以前,冉念一定会砸回去,双倍!

          可是现在,冉念早已经不是当年的公主。爸爸癌症早逝,钱包干瘪得可怕,家里还有个生病住院的母亲。

          “不稀罕!”

          顾斯野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冉念,你妈好像还在住院吧。”

          “关你什么事!”她咬着牙,恨恨地,“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

          为什么她会什么都没穿,为什么她浑身像是被车碾过一样疼。

          “为什么?”

          顾斯野轻笑一声,漫步走到冉念面前,“我倒是想问问你为什么莫名其妙出现在我的床上?”

          “你的床?”

          她这才注意到这好像是在酒店的房间里,可是地上乱得可怕,她的小裤裤在床头柜上,内衣更是直接挂在了电视的液晶显示屏上。

          一房间的暧昧靡乱。

          “我昨晚上明明在和沈唐川他们喝酒……”冉念喃喃得说,醒来的时候她也吓得以为是在沈唐川的床上了。

          沈唐川这三个字曾经是顾斯野的禁区。

          顾斯野墨色的瞳仁瞬间清冷,双指掐住冉念的下巴,强迫她仰视着他。

          男性的气息扑面而来,尤其是他心口上一个粉色的牙印,不知道为什么看得冉念脸红心跳。

          下一秒,她的脸红心跳被他的话炸得灰飞烟灭。

          “你脸红是不是……还没有爽够?要不再试试?”

          男人身上强烈的压迫感,夹杂着淡淡的沐浴清香,迎面逼来。

          “顾斯野!你欺人太甚!”

          眼泪摇摇欲坠,冉念下意识地要给他一巴掌。

          顾斯野冷冷钳住,居高临下得甩开,“你以为我还是你未婚夫?你想打就打,想骂就骂?”

          时间的手翻云覆雨,从前平行的两个人,现在却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冉念一张脸白的透明,低低捡起自己的衣服,一声不响得跑出了房间。

          等到跑出了这座酒店老远,黑暗的角落里没有什么人来往,冉念才哇地一声哭出来,无力地缩在墙角。

          夜色暗沉,整个城市灰蒙蒙地,一两颗星星零散,黯淡地悬挂着,发出微弱的光线,像极了此刻的她,微弱渺小。

          她没有注意到,有个人影一直不远不近得跟着她。

          “妈,钱的事情我都已经处理好了,你现在只要安心养病就可以了。”

          医院的普通病房里,冉念灵巧地削好一个苹果,细致地分成小份,放在盘子里,递给躺在床上的妈妈。

          冉母眉头微蹙,瘦的凹陷下去的脸庞透着一丝灰白,“都是妈妈连累你了。你以前哪里做过这种事情……”

          冉念一点不在意,“妈,这年头多少人想瘦都瘦不了?你不觉得你女儿现在这个样子很漂亮吗?”

          冉母心疼的将盘里的苹果放到女儿的嘴里,“这苹果好吃吗?”

          “好吃,我最喜欢吃苹果了。是哪个阿姨送的吗?”

          冉念来之前,这些红彤彤的苹果篮已经放在妈妈的床头了。

          冉母看着冉念的脸色,“是斯野这孩子送来的。刚回国,就来看我了。”

          冉念瞬间脸色难看,嘴里的苹果没了滋味。

          “当初你们俩明明好好的,怎么就突然间就闹翻了?”

          有一段时间顾斯野几乎是天天往冉家跑,那小伙子勤快嘴又甜,冉顾两家更是世交,两家人从小就给他们定了婚约。

          冉母别提多喜欢顾斯野,可是有一次冉念回家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大哭了一场,也是从那以后顾斯野再也没有来过家里。

          后来,冉念就跟沈唐川在一起了。

          后来,冉家跟顾家断了联系,冉家搬出了军区大院。

          时间真快,像是上一辈子的事情。

          “妈,您别想了。我给谁扯关系都不会跟他再有联系的。好马不吃回头草,你知道吗?”

          “这孩子胡说什么呢,人家斯野能是草?我看啊,就那个姓沈的才叫草!”

          又来了,又来了。

          冉母一直不待见沈唐川。

          冉念正要说话,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公司打来的。

          还记得昨天她怒气冲冲回了公司,想要一个说法。

          “你有证据吗?空口无凭我可以告你诽谤!”结果昨天的女经理面无表情,像是换了一个人,“你的实习报告不想要了?你不想毕业了?”

          句句都戳得冉念肝疼。

          最后,女经理又软硬兼施,让她回去好好休息。

          冉念没客气,也不感谢她。

          冉念接起电话快步走到病房外,心里涌上不祥的预感,“主任,你好,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大厅正中一喷泉喷薄直上楼顶,让人惊叹。池底是翻腾的烟雾,散发阵阵凉意。

          今天晚上主要是想要打通政府关系。听到没有沈唐川公司什么事儿,冉念才放心那么一点点。

          “等会我不喝酒。”

          进入包厢之前,冉念对主任强调。

          “什么?你是在跟我讲价还价?我是你领导,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我会害你吗?”

          等到服务生把酒杯子端上来的时候,主任第一个就把冉念给推了出去,“各位好酒量,我们公司新来的一个小姑娘,别的优点没有,就是能喝。”

          一个黑皮肤的健壮男人瞬间眼睛就亮了,“是吗?那这个杯子太秀气了!”

          瞬间普通酒杯变成大酒杯。

          冉念终于明白了自己今天晚上的任务,原来就是一个酒缸子。

          “对不起,我去趟洗手间。”

          急匆匆得夺门而出,冉念一头扎进洗手间里,催吐。

          整个人都有点发软,冉念走出来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撞到了人。

          “对不起。”

          “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啊。冉大小姐。”讽刺的声音听上去很刺耳。

          最近是走了什么霉运,一再碰到这些冉念不想看到的人。冉念想装作看不见,却被梁甜给挡住去路。

          “是我说错话了,对不起,我忘记了,你已经不是大小姐了。你现在搬到哪里了?是不是在西城区?那里又脏又乱,贫民区里面经常出抢劫强女干的事呢,你出门可是要小心啊。”

          张口就诅咒人,冉念怒了。

          “你出门没刷牙?”

          “你现在还单身?啧啧……也是,谁跟你在一起都倒霉,你爸被你克死了,沈唐川离开你事业都风生水起了,你还是孤零零的,没有人要……”梁甜笑得花枝乱颤。

          冉念气得浑身发抖。

          “亲爱的。”

          一道低沉的男声忽然间在耳边响起,她被抱进一个熟悉的怀里。顾斯野的脸近在咫尺,笑得邪气又温柔,“对不起,我来迟了。”

          顾斯野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抱着冉念是要做什么?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