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锁业排名 >我的爱,你要不起(凌煜 舒妍)

          我的爱,你要不起(凌煜 舒妍)

          2021-10-13 11:07:01海盗热门小说影视资源分享

          ?舒家的两个女儿,一个温柔聪慧,一个娇俏可人,凌煜爱上的就是娇俏可人的舒淑,两人许下生死不变的爱情,原以为能白头偕老,却不料就此舒淑与他天人相隔。

          ? 而害死舒淑的祸首就是舒妍,舒妍害死了他最心爱的女人,凌煜誓要舒妍一辈子得不到幸福。

          ? 他恨她,要让她成为全城的笑话,他恨她,要她在他的床上卑微匍匐,他恨她,哪怕她怀了他的孩子,他无情的都要让她拿掉!

          ? 然而当真相揭开之际,他已情根深种,而她却告诉他:我的爱,你已经要不起。

          ?第一章 杀人凶手


          ? ? 啪——


          ? ? “舒妍,舒淑尸骨未寒,你居然就要跟周政晨结婚?你怎么可以这样做?!”舒适狠狠的甩了女儿一巴掌,怒吼道。


          ? ? 看到老公打了女儿,陈丽琴仿佛还是不解恨,伸手对舒妍又拍又打的,很是怨恨,“我真是想不到自己生了你这么狼心狗肺的一个女儿!舒淑可是你的妹妹,你害死了她,心里就一点都不愧疚吗?!”


          ? ? “居然还有脸面说要结婚?!”


          ? ? 舒妍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余光瞥向坐在沙发上一直都没有吭声的冷峻男子。


          ? ? 冷笑了一声,舒妍伸手扣住了不断朝自己挥拳拍打的母亲,“爸,妈,法官都判我无罪,你们怎么可以说我杀了舒淑呢?”


          ? ? “更何况,舒氏集团都快要破产了,我还留在这儿干嘛?难得政晨喜欢我,想要娶我,我不嫁留在这里跟你们一起倒霉吗?”


          ? ? 闻言,舒适更是怒不可遏,抬起手就想要再甩舒妍一个耳光子,舒妍这一次不再乖乖的挨打,而是往后退开几步。


          ? ? “你们真是够了,我和舒淑都是你们的女儿,你们就怎么就可以这么偏心呢?!”


          ? ? “你闭嘴!你有什么资格跟我善良的舒淑相提并论?!”陈丽琴一边哭一边嘶吼,“不是因为你,我的舒淑也不会死!”


          ? ? 舒妍撇过脸,毫不在乎,“舒淑就是短命,那么多人爱她,她都承受不起,不管你们接不接受这个事实,我都要嫁给周政晨的,你们想要哭,想要悲伤,想要悼念舒淑都随便你们,我要去追求属于我的幸福了,在这个世界上啊,就只有周政晨能给我幸福而已。”


          ? ? “至于我们的婚礼,你们爱来不来。”舒妍轻笑着,毫无人性的开口,“反正你们心里就只有已经死了的舒淑。”


          ? ? 她转身想要走,沙发上的男人站直了身,薄唇微启,吐字冰冷强硬,“站住!”


          ? ? 舒妍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顿住了脚步,只听手工皮鞋踏落地板的声音清脆,他越来越接近自己。


          ? ? 舒妍微笑着,转身看向来人,“怎么了?凌煜。”


          ? ? “我没有坐牢,你心里应该很不忿吧?”


          ? ? “但是老天爷就是这么眷顾我,我脱罪了,不用坐牢,而且我要结婚了,你跟舒淑过不了的幸福,我来替你们过。”


          ? ? 凌煜额边的青筋凸起,他一把伸手扼住了舒妍纤细的脖子,舒妍被他掐住了脖子,呼吸不过来,一度窒息,她伸手想要掰开他的魔爪,然而他用尽了全力,一副恨不得她去死的模样,舒妍根本没有办法挣脱。


          ? ? “不!”舒适见舒妍快要不行了,连忙跪地求凌煜,“凌煜,放过她,我们家就剩下舒妍这么一个女儿了!”


          ? ? 她再怎么不济,他也不能放任她被凌煜掐死不管的!


          ? ? 凌煜一脸冷凝的狠盯着舒妍,大手一松,舒妍坐落在地上,一边咳嗽一边用力的呼吸新鲜的空气。


          ? ? “舒妍,你想要得到幸福?”凌煜冷哼了一声,一字一句,声音仿佛从地狱里传上来的回声,“我告诉你,一辈子都不可能!”


          ? ? 舒妍坐在地上,一边喘息一边抬头看向彷如阎罗王一般的男人,粉色的唇角扬起了一抹挑衅的笑意。


          ? ? “哦?你想要怎么做呢?”


          ?第二章 让她难堪


          ? ? 一年以后——


          ? ? 床头柜上的闹铃响起,舒妍爬睡在雪白的大床上,阳光从阳台那边打进房间,照射在她白皙的肩膀上,她没有睁开眼睛,只是伸出手关掉了闹钟,翻身从床上坐起。


          ? ? 她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


          ? ? 洗漱换衣,舒妍一气呵成,正要出门之际,床头柜上的手机响起,来电显示上的人名——凌煜。


          ? ? 长长的睫毛下垂,舒妍的侧脸线条柔和,她接起了电话,声音轻柔和善,“喂。”


          ? ? “我在帝皇国际酒店,来接我,马上。”言简意赅的一句话,凌煜说完,便挂了电话。


          ? ? 舒妍握了握手机,神色极其平静,整理好了自己的仪容仪表,拿起钥匙就出门。


          ? ? 半个小时以后,凌煜搂着近日风头最盛的超模李纯走出酒店,老早就等在酒店门口的记者连忙冲上来拍照。


          ? ? “凌总,您已经是已婚人士,还跟李纯小姐出入酒店,这是否有失妥当?”


          ? ? “凌总,您这样对婚姻不忠的行为,凌太太她知道吗?!”


          ? ? 凌煜抬起手脱下了墨镜,唇角扬起了一抹疑似友善的微笑,“这个问题,你不妨亲自去问我的太太。”


          ? ? 说着,舒妍的白色法拉利已经停在了酒店的门口,她打开车门下车,一身白色的正装,身材姣好,清丽的脸蛋上干净迷人,记者们看到凌煜的妻子舒妍瞬间一拥而上。


          ? ? 凌云集团行政总裁出轨,老婆前来酒店捉奸,还什么比这个新闻更劲爆的?


          ? ? “凌太太,你是来捉奸的吗?看到自己老公搂着别的女人从酒店出来,请问你现在是什么感受呢?”


          ? ? “身为凌云集团的女主人,你现在有没有觉得自己很挫败呢?”


          ? ? 看到舒妍被记者围攻,凌煜的表情高深莫测,唇角噙着一抹冷魅的笑,搂着身旁的女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舒妍。


          ? ? 李纯是娱乐圈里的新人,好不容易攀上了凌煜这个大靠山,当然不会轻易放手。


          ? ? 她搂住凌煜,小鸟依人的靠在凌煜的身上,凌煜不说话,她也不说话。


          ? ? 这种事情最主要还是看男方的态度。


          ? ? 凌煜看着舒妍被记者围攻也不说话就知道舒妍在凌煜的心目中,是一点地位都没有。


          ? ? 舒妍迎上凌煜那双看戏的黑眸,唇角一勾,大气的撩起了长发,“这位记者,你在说什么啊?谁告诉你,我老公跟李纯到酒店去是开房的?”


          ? ? 闻言,记者们都开始疑惑,面面相觑,讨论纷纷。


          ? ? 舒妍轻笑了一声,解释道:“李纯将会是凌云集团一个项目发展的代言人,阿煜他只是在跟李纯在谈合作的事情。”


          ? ? “凌太太,你不要开玩笑了,我们可是在酒店门口等了一夜了,谈生意会在酒店里谈一夜吗?”


          ? ? “对啊,说出去谁相信?”


          ? ? 舒妍笑着反问,“我这个做老婆的都相信,你们这些外人凭什么不信啊?”


          ? ? “你们拍到了他们在房间里的照片了吗?捉贼拿赃啊,各位记者。”


          ? ? 舒妍的巧言善语让记者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毕竟他们确实拿不到什么凌煜出轨李纯的证据来。


          ? ? 舒妍的目光直直的盯着凌煜,脸上的笑容淡定自若,她对凌煜开口,“老公,我来接你了,昨晚辛苦了。”


          ? ? 李纯十分诧异,换做任何一个女人看到自己的老公跟别的女人在酒店待一整夜都会发飙的,这舒妍是怎么回事啊?


          ? ? 不仅不发飙,居然还帮着凌煜圆谎?


          ? ? 凌煜理了理身上的衣服,挺直腰杆,迈步朝舒妍的方向一步一步的走去。


          ? ? 舒妍只想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不就是想要让她难堪吗?


          ? ? 他现在也已经做到了,可以走了吧?


          ? ? 她拉开车后座的门,迎接凌煜上车。


          ? ? 凌煜走到她的面前,没有立马上车,俯视着舒妍那张干净漂亮的脸,看到她那张白净的脸,他心里就恶心,因为这个女人的心是黑色的,一个让人恨不得碎尸万段的杀人凶手!


          ? ? “舒妍,我和李纯昨晚的确是发生了什么。”


          ? ? 闻言,身旁的记者又开始激动了,闪光灯没有听,录音笔纷纷举起。


          ? ? 舒妍唇角的笑意敛起,她迎着凌煜冰冷的视线,澄澈的眼底漫上阴郁。


          ?第三章全情投入的吻


          ? ? 凌煜的话对李纯而言无疑就是一种鼓舞和推动,她连忙环住凌煜的手臂,一脸楚楚可怜模样看着舒妍。


          ? ? “舒妍小姐,我和凌总是真心相爱的,请你成全我们。”李纯一字一句的,光天化日之下,她也不觉得丢脸。


          ? ? 舒妍冷笑了一声,清丽绝美的小脸淡定而自信,伸手一把扯过凌煜的西装外套,她抬头迎上凌煜的那双冰冷的眼眸。


          ? ? 踮起脚尖,她闭上眼睛堵住了凌煜那双冰凉的薄唇,围住三人的记者欢呼了一声,猛的拍照。


          ? ? 舒妍全情投入的吻着凌煜,柔软的小舌挑逗着他的唇瓣,凌煜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周身散发着吓人的气息,甩开了李纯牵绊自己的手,大手扣住舒妍想要将她推开,舒妍松开了凌煜的唇,抱住他的脖子,压低声音开口。


          ? ? “凌煜,你不要太过分了,这件事情你让我难堪了,你也不好过。”


          ? ? “下午新闻一出,家里两个老爷子都不会放过你,凌云集团的股价也会因此受到影响,这样做真的值得吗?!”


          ? ? 凌煜低头审视着舒妍那张正义凛然的小脸,心里在嘲讽,却也没有反驳她的话。


          ? ? 他转过身面向楚楚可怜不知所措的李纯,道:“你自己回去吧。”


          ? ? 话音落下,凌煜坐入车里就关上了后座的门,一副要与世隔绝,不问世事的样子。


          ? ? 舒妍松了一口气,脸上带着笑容,对李纯道:“李小姐,我想不好意思了,我们凌云集团是不会跟你签合作协议的,再见。”


          ? ? 说完,在所有记者的目送下,舒妍拉开车门,上车离开。


          ? ? 凌煜坐在车后座上闭着眼睛在休憩,舒妍一离开了记者的瞩目就收起了脸上所有的假笑,专心的开着车,只想快点将后座的麻烦送到目的地。


          ? ? 十五分钟以后,凌云集团公司门口,舒妍稳稳的停下了车,透过镜子看向凌煜。


          ? ? “老公,公司到咯。”


          ? ? “闭嘴!”凌煜睁开了眼睛,眼底一片冰霜和忿怒。


          ? ? 舒妍的唇角噙着明媚的笑意,明明想要让她在记者面前难堪的人是他,现在他的目的也达到了,怎么还生气呢?


          ? ? “其实你不做那么无聊的事情,我们今天也不用见面。”


          ? ? “舒妍,你以为自己刚刚在记者的面前表现得很好吗?”


          ? ? “不好,但是有你陪我一起丢脸,我也心满意足。”舒妍声音清幽的开口,语气十分泰然自若。


          ? ? 凌煜冷哼了一声,“也对,连自己的妹妹都可以下杀手的人,面对丈夫出轨这种小事,你又怎么会放心?”


          ? ? “下一次,我们换一种方式玩儿。”


          ? ? 舒妍轻叹了一声,转过身去面向凌煜,“都一年了,你就不累吗?”


          ? ? “累?”凌煜缓缓的凑向舒妍,眉目透着恨意,“舒妍,我说过的,我一辈子都不会放过你,我要你天天都活在地狱里!”


          ? ? 舒妍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好啊,既然你想要这么折腾,我就陪你。”她语气宠溺的开口,完全就是一个包容丈夫的好太太。


          ? ? 凌煜有些恼火,他就不相信她每一次都能将所有的事情应对得这么好!


          ? ? “今天晚上我会回去!”落下这么一句暧昧不明的话,凌煜推开车门就下车。


          ? ? 舒妍侧目看着他离开的身影,深深的叹息,她看向前方来来往往的人,缓缓的低头,一脸疲惫的伏在方向盘上休息。


          ?第四章 装模作样


          ? ? 凌家大宅——


          ? ? 白色的法拉利和黑色的兰博基尼一起停在凌家大宅的门口,舒妍坐在车里把控着方向盘,目光直直的投向同样坐在车里把控方向盘的凌煜。


          ? ? 凌煜解开了安全带,开门下车,舒妍垂了垂眸,也松开了安全带开门下车。


          ? ? “老公,你也被老爷子叫回家一起吃饭吗?真是太好了。”舒妍一脸笑意的走到凌煜的面前,脸上的笑容真诚而灿烂。


          ? ? 凌煜每一次看到她那张虚伪的笑容都无比恶心,冷嗤了一声,“舒妍,请你不要再装模作样恶心我好吗!”


          ? ? “你现在就是我的老公啊,我对我的老公好,我对我的老公笑,这有什么问题吗?”舒妍微笑着反问,凌煜越是讨厌她这样,她就越是要这样。


          ? ? 凌煜冷笑了一声,他伸出手用力的捏住了她的下颚,眉目间浸着冷意,“你一声一声的老公喊是想要了,是吗?”


          ? ? 闻言,舒妍脸上的笑意凝在了当下,眼底闪过一丝惊慌,过了两秒又故作冷静的开口,“是啊,我想你了。”


          ? ? 凌煜一把甩开了她的脸,十分不悦的低斥,“不要脸!”


          ? ? 落下三个字,凌煜转身就往内屋走去,舒妍抬起手揉了揉自己的脸颊,深呼吸一下,迈步跟上去。


          ? ? 别墅里面一片温暖,饭香味从餐厅那边溢出,管家陈伯伯看到凌煜和舒妍连忙走上来迎。


          ? ? “煜少爷,少奶奶,晚餐已经准备好了,这边请。”


          ? ? 凌煜面无表情的往餐厅的方向走去,舒妍笑着对陈伯道谢。


          ? ? 凌家的长辈已经坐落在餐桌上,头发花白的老人家就是凌家的大家长凌老爷子,而坐在老爷子左手边的人就是凌云集团的董事长,凌煜的父亲——凌云。


          ? ? 凌煜拉过椅子直接坐下,声音冷冷的喊了两人一声,完全把舒妍当成空气。


          ? ? “爷爷好,爸好。”舒妍礼貌的问好,甚得凌云和凌老爷子的心。


          ? ? “小妍还是那么温柔有礼,乖了,坐下吧。”凌老爷子率先发话。


          ? ? 凌云不满的看了凌煜一眼,“凌煜,倒是你,跟小妍结婚一年都学不到她身上的礼貌!”


          ? ? “礼貌?”凌煜轻笑了一声,十分不屑,“舒妍就是演艺界的天才,她不进娱乐圈留在舒氏集团简直就是浪费。”


          ? ? 听着凌煜带刺的话语,舒妍脸上还是云淡风轻的笑,坐落在凌煜身边,她给他舀汤,送到他的面前。


          ? ? 凌煜看了面前这碗汤,伸手推倒一边嫌碍眼。


          ? ? 两人的举动,凌云和老爷子都看在眼里,呵斥着凌煜,“凌煜,你怎么回事?都结婚一年了,有你这么对老婆的吗?”


          ? ? 凌云的话指的不仅是现在,还有早上在帝皇酒店门口的闹剧!


          ? ? “我怎么对她了?”凌煜的唇角噙着一抹毫无情感的笑,看向舒妍,声音低沉的问:“舒妍,你觉得我对你不好吗?”


          ? ? 舒妍迎上了凌煜深意十足的眼神,笑着对凌云开口,“爸,没关系的,夫妻之间最重要的是包容,凌煜对我有误解,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解开这个误会。”


          ? ? “误会?!”凌煜敛起了脸上的冷笑,提高了声音的分贝,他眼神冰冷锐利的审视着舒妍,“我亲眼看着你杀了舒淑,这是误会吗?!”


          ?第五章 脱衣服


          ? ? “凌煜,这都已经是一年多以前的事情,你怎么还没有放下?!”凌云呵斥,不想儿子再活在过去的悲剧中。


          ? ? 凌煜眼神冰锐,如果眼神能化成冰刀子,舒妍或许早就被他千刀万剐。


          ? ? “放下?!”凌煜冷嗤了一声,盯着舒妍问她,“你能放下吗?杀了自己的妹妹,你每天晚上都不会做噩梦吗?!”


          ? ? 舒妍一脸平静的与凌煜对视,垂了垂眸,她微笑着回答,“所以我现在恕罪……”


          ? ? “舒妍,我告诉你,你即使恕一辈子的罪,舒淑和我都不会原谅你!”


          ? ? 哐当一声,凌煜把舒妍给他盛的那一碗汤打翻在地上,表情凶狠的看着舒妍,过了好一会儿,他从椅子上站起,“我不吃了!”


          ? ? 话落,凌煜转身就离开了餐厅。


          ? ? 舒妍垂眸看着面前的饭碗,清丽的小脸划过一瞬即逝的无奈,她故作坚强的微笑,对老爷子和凌云道:“对不起,今晚闹得这么不愉快都是因为我,我知道爷爷和爸爸一直都盼着凌煜回家跟你们吃一顿晚饭的。”


          ? ? 凌云摇了摇头,叹息道:“小妍,凌煜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当但年事情的真相是怎么样只有你和死去的舒淑知道,你不说肯定有你的原因,但我们希望,既然你跟凌煜结婚了,就应该好好的相处,解开他的心结,你懂我的意思吗?”


          ? ? “我明白,今天帝皇酒店的事情,我会尽快处理好的……”顿了一顿,舒妍又看向凌云和老爷子,郑重的道歉和保证,“我保证,以后我和凌煜之间的事情不会影响到两位长辈,更不会影响到公司。”


          ? ? 凌云满意的点头,“舒妍,我相信你。”


          ? ? 在凌家吃完晚饭回到公寓,舒妍刚走进玄关,口鼻就被人捂住,她惊吓得挣扎,身子都在颤抖,一道冷漠的笑声从耳边飘过,舒妍冷静了下来,转身推开身后的人。


          ? ? “凌煜!”


          ? ? “原来你也会害怕吗?”凌煜的声音彷如地狱里的罗刹,低沉阴郁。


          ? ? 舒妍伸手打开了玄关的灯,温暖的灯光照射在两人的身上,凌煜浑身散发着戾气,舒妍刚刚被他吓得脸色发青。


          ? ?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她以为他离开凌家别墅就是因为不想看到她,却没有想过他会在公寓堵她。


          ? ? “你忘了我早上对你说过的话吗?”凌煜拉开了颈间的领带,迈步走进客厅。


          ? ? 舒妍想起了他今天下车时说过的话。


          ? ? 今天晚上我会回去……


          ? ? 舒妍忽然手脚发麻,她侧目看向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心里莫名的惊慌。


          ? ? “你还站在那边做什么?”凌煜不耐烦的催促。


          ? ? 舒妍深呼吸了一下,转身走过去。


          ? ? 她站在他的面前,心里不断勒令自己冷静,她勉强自己扬起笑容,“凌煜……”


          ? ? “脱衣服。”凌煜两手撑着沙发,黑色的衬衫解开了两颗纽扣,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邪肆魅惑。


          ? ? 舒妍的脸色一阵惨白,垂放在裙摆两边的手握紧拳头,她不说话,但也不动作。


          ? ? 凌煜冷笑了一声,“舒妍,你下午的时候不是说想要吗?还愣在哪儿干嘛?”


          ? ? “脱啊!”


          ?第六章 一身狼狈


          ? ? “我累了……”舒妍转身就想要走,凌煜长臂一伸扣住了她的手腕将她一把拉到沙发上。


          ? ? 凌煜面无表情的看着舒妍,俊逸的脸上布满了阴郁和冰冷。


          ? ? 舒妍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表情,新婚那一夜,她原本以为他是绝对不会碰她的,但是没有想到,他会以那样冷酷的方式对待她。


          ? ? “舒妍,你没有得选择。”


          ? ? 凌煜粗鲁而用力的撕了她身上的衣裙,舒妍害怕得挣扎,翻身想要逃离他的身边,凌煜扣住她的蛮腰就将她压在沙发上。


          ? ? 冰凉的唇瓣贴住了她的耳际,一道凛然的冷笑传进舒妍的耳朵,让舒妍浑身一阵。


          ? ? “不要……”她推搪着他,然而无可奈何。


          ? ? 他冰凉的唇贴上了她温热的肌肤,脑海里恐怖的记忆涌上。


          ? ? 她和凌煜是夫妻,有名有实的夫妻,或许于凌煜而言,她也不是他的妻,只是一个发泄的工具。


          ? ? 结婚证只是他锁住她的一个手铐,一年前他就说得很清楚,他要让她一辈子都得不到幸福。


          ? ? “痛……”舒妍低低的吟声,凌煜将她翻过来,白皙清丽的小脸上布上了倔强的泪痕,娇小的身子被情和欲浸润泛起了红光。


          ? ? 凌煜低头对上了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胸口忽然一阵沉闷。


          ? ? 她凭什么露出那样可怜兮兮的表情?她拔掉舒淑的喉管的时候,她对她有过一丝怜悯吗?!


          ? ? 舒妍咬住了下唇,白皙清丽的脸蛋上挂着一抹不屈的神色,清澈的大眼透着水光,直直的迎向凌煜那双犀利刺人的黑眸。


          ? ? 凌煜伸手捂住了她那双澄澈的眼睛,为什么她明明是一个恶毒的女人却有一双明亮得刺眼的眼眸。


          ? ?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凌煜冰冷的背对着舒妍,慢条斯理的穿着衣服。


          ? ? 舒妍一身狼狈的躺在沙发上,仿佛一个破娃娃,明明经历了一场欢爱,她的身体却冷得发麻。


          ? ? 凌煜整理好了自己,转身看了沙发上的人一眼,目光移向一边,他不发一言就离开了公寓。


          ? ? 咔嚓一声,舒妍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缓缓的从沙发上坐起,两手环抱着虚弱的自己。


          ? ? 她咬牙切齿的想要忍住眼泪,但是泪水依旧情不自禁的溢出了眼眶。


          ? ? 地上包包里的手机响起,舒妍深呼吸了一下,掏出包包里的手机。


          ? ? 手机屏幕上闪烁着“周政晨”三个字,舒妍抿住下唇,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和声音才接起电话。


          ? ? “喂,政晨。”


          ? ? “我回来了,明天晚上吃个饭?”低润的男声传入舒妍的耳朵,就这样隔着手机去听,舒妍感觉得到周政晨此刻的心情很好。


          ? ? 舒妍勾了勾唇角,爽快的答应,“好啊,吃什么?法国菜吗?”


          ? ? “你在开什么玩笑?我才刚从法国回来。”周政晨很无奈的开口。


          ? ? 舒妍轻笑了一声,就是故意要开他玩笑的,周政晨沉默了一下,又开口问:“不过舒妍,你明天晚上真的可以出来陪我吃饭吗?”


          ? ? 这一年来,为了凌煜,她可都不曾跟他见过一面。


          ? ? 舒妍一手抱住自己的膝盖,一手拿着手机,目光有些空洞,“周政晨,我想见你。”


          ?第七章你好周政晨


          ? ? 中式川菜馆内,亭台楼阁的布局,红灯笼洋溢着喜气。


          ? ? 舒妍撑着下巴打量着一年不见又俊朗不少的男人,粉润的唇角扬起了一抹浅笑。


          ? ? “周大律师,今晚的饭局尚且满意?”


          ? ? 周政晨也撑着下巴,清朗的眉目掩饰不住温柔和笑意,垂了垂眸,他十分满意,“还以为一年不见,你连我喜欢重口味这个事儿都不记得了。”


          ? ? 舒妍轻笑了一声,“周政晨,你说你长得眉清目秀,温文儒雅的,怎么就喜欢吃这么重口味的东西呢?”


          ? ? 以前跟他一起吃饭的时候,他都特别喜欢吃辣,吃起辣来一脸狼狈,又是鼻涕又是汗的,一点大律师的模样都没有了,周围一开始看上他那张脸的女人,幻想也瞬间破灭。


          ? ? 周政晨伸出了手,捏了舒妍的鼻子一下,“喜欢就是喜欢,那里有这么多理由?”


          ? ? 舒妍勾了勾唇角,认同的点头。


          ? ? 鱼香肉丝、回锅肉、麻婆豆腐、水煮鱼、夫妻肺片,舒妍点的几乎都是川菜馆里的名菜,也是周政晨平时最喜欢吃的。


          ? ? 舒妍看着周政晨吃得香,自己则挑着白米饭,周政晨看了她一眼,招呼着服务员。


          ? ? “您好,先生。”


          ? ? “帮我再加两道菜,南瓜烙和清炒土豆丝。”


          ? ? “好的,请稍等。”


          ? ? “你干嘛?”舒妍不解,“这已经一桌子的菜了,你还点。”


          ? ? “舒妍,怎么一年下来,你还是那个老样子?”周政晨打量着她,感叹道。


          ? ? 舒妍迎上周政晨那双审视的棕眸,“我还是那个老样子?”


          ? ? “只为别人想,不为自己想。”周政晨放下筷子,又抬起手去掐她没什么肉的脸颊。


          ? ? “喂!”舒妍挥开他的手,“够了,不要动手动脚的。”


          ? ? “怎么?害羞了?一年前不还让我跟你结婚吗?”周政晨调笑道。


          ? ? 舒妍的眼睛明亮清澄,眸光莹莹,白皙的脸蛋上挂着浅笑,“可你最后都没有娶我。”


          ? ? “因为你最后选择了凌煜。”周政晨敛起了脸上的笑意,一脸认真的看着舒妍。


          ? ? 舒妍愣了一下,回过神来然后轻笑出声,“干嘛说得好像你真的会娶我一样。”


          ? ? “我们两个不是只是很好的兄弟吗?”


          ? ? 周政晨轻叹一声,表情故作轻松,看着舒妍,“既然很好,你为什么又要因为凌煜而不见我呢?”


          ? ? 她做的任何决定,他都会支持,包括一年前她利用他,逼凌煜就范,这一些他都觉得无所谓,但是她居然会为了凌煜,一年以来都不见他一面,这一点是他一直不想理解的!


          ? ? 清秀的眉目皱起,舒妍有些不自然的看着他,她嘴上说跟周政晨是好朋友,但这一年来因为凌煜,她一直都对这个朋友避而不见。


          ? ? “对不起,政晨……”


          ? ? 她低柔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一直以来她都笑脸迎人,难得看见她那么郑重其事道歉的模样。


          ? ? 虽然心里不舒服,但如果他真的生气,今天也不会答应出来吃饭。


          ? ? “舒妍,你真是傻。”周政晨说了一句就低下头自顾自的吃饭。


          ? ? 舒妍有些不明所以的打量他,但见他吃得香也没有再打扰他。


          ? ? 结账离开的时候,两人都是撑得想要躺下,走出川菜馆的时候,舒妍踩空了一级楼梯差一点就摔倒,幸好周政晨眼疾手快的抱住了她。


          ? ? “你没事吧?”他低头询问,语气不急不慢。


          ? ? 舒妍摇了摇头,松了一口气,刚刚也是吓到了,“谢谢……”


          ? ? 周政晨伸手捏住了她的鼻子,“会不会好好走路?”


          ? ? 舒妍一脸无辜和柔软的看着他,“政晨,很痛啊……”


          ? ? 一辆黑色的路虎从川菜馆门前经过,副驾驶座上的男人喊了一声。


          ? ? “停车!”


          ?第八章不想看到我吗


          ? ? “煜少,这里……可不能停车。”


          ? ? 听到凌煜的命令,司机有些诧异,感觉身旁的气息瞬间冷冽,只见凌煜的目光阴冷,死死的盯着外面,仿佛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 ? 黑色的路虎缓缓驶过,周政晨和舒妍那边的气氛正式热烈。


          ? ? “我送你回去。”


          ? ? “不用了。”舒妍扬了扬手上的车钥匙,“我开车了。”


          ? ? 周政晨面不改色的打量着舒妍那张有些假的笑脸,忍了一个晚上没有忍住,他伸手拉住了舒妍。


          ? ? “告诉我,他对你好吗?”


          ? ? 舒妍一怔,脸上的笑容开始由自然变得狼狈,她咬住下唇,表情隐忍,显然这个问题对她而言是一个难题。


          ? ? “他对你不好。”周政晨终究是了解舒妍的,他太清楚她的性子,也了解当年那件事情。


          ? ? “他不可能会对我好的吧?”舒妍重新露出自己那招牌式的微笑,“他爱的人是舒淑,所以他本来就不会对我这个‘杀害’舒淑的人好。”


          ? ? “法官都判你无罪,他有什么资格怪你?!”他就知道,她今晚不会无缘无故出来陪他吃饭的,肯定是凌煜对她做了什么!


          ? ? “政晨,有一点,我一直都不明白,一年前,我明明什么都不愿意告诉你,你为什么依然选择无条件的相信我?”舒妍一直都觉得很奇怪,她什么都不说,他也能将她的官司打到无罪。


          ? ? “因为,我很了解你。”周政晨一脸认真的看着她,“舒妍,在我的心里,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护短的人。”


          ? ? 听到周政晨这句话,舒妍忽然红了眼眶,想起一年前的事情,她的心都在隐隐作痛。


          ? ? “在你的心里,你的家人永远都是最重要的。”所以他不相信她会在毫无理由的情况下拔了舒淑的喉管。


          ? ? “谢谢你,这么相信我。”舒妍忽然觉得很感动,喉咙处更是没有办法压抑的哽咽。


          ? ? 周政晨向她张开了双手,“来,抱抱。”


          ? ? 舒妍伸手推了他一把,唇角勾起了一抹笑,整个人感觉轻松了不少。


          ? ? 有些话,有些事,她一辈子都不能说,宁愿坏死在心里头,也绝对不能说出口。


          ? ? 晚上回到公寓的时候,大厅一片亮堂,舒妍换了鞋子走进去,心里惴惴不安。


          ? ? “听我的,百分之一的利润都不能让,既然要拿下这桩生意,我们就要赚到最大的利润,否则,我们宁愿不要……”


          ? ? 凌煜低沉霸道的声音从书房传出来,舒妍有些惊异,他今晚居然又上来了,平时她几乎是一个月才能见到他,或者在娱乐杂志上见到他跟那个女明星在一起的绯闻。


          ? ? 舒妍站在门口看着他颀长坚实的背影,凌煜忽然拿着电话转过身来,幽深的黑眸看到了站在门口显得特别娇小的她。


          ? ? “继续跟他们耗,明天他们就会求着我们签下同意书不可,就这样。”凌煜挂了电话,身子依靠在红木书桌上。


          ? ? 舒妍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迈开脚步走过去,“凌煜,你今晚怎么回来了?”


          ? ? 看到舒妍脸上的假笑,凌煜就觉得刺眼,她刚刚对周政晨笑的时候就特别的真实,但是一面对他,她就是现在这副假得要死的面具脸。


          ? ? 凌煜双手抱臂,冷峻的脸上挂着邪肆的浅笑,他的声音低冷让人听不出任何的情绪。


          ? ? “怎么?你是不想看到我?”


          ?第九章 永不翻身


          ? ? 舒妍轻笑了一声,眉目浅笑的开口,“怎么会呢?难得老公知道要回家,我当然很高兴能见到你。”


          ? ? “吃饭了吗?”她连忙转移话题。


          ? ? 凌煜面不改色的打量着她,深邃的黑眸透着捕猎的光。


          ? ? “没有。”


          ? ? “那我给你煮面。”舒妍巧笑道,顺便可以以此为借口离开书房。


          ? ? 凌煜伸手捉住了她纤细的胳膊,一把将人拉扯到自己的面前,眉目清冷的睨着她。


          ? ? 舒妍的脸上还挂着微笑,只是表情略显僵硬,“怎么了吗?”


          ? ? “你吃晚饭了吗?”凌煜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十分难得的关心问。


          ? ? 舒妍有些诧异,圆溜溜的大眼睛转动着,似乎是思考着他现在的意图。


          ? ? “吃过了。”


          ? ? “跟谁?”


          ? ? 舒妍挑了挑眉,似乎是明白了什么,“跟朋友。”


          ? ? 纤细的胳膊上一阵发痛,凌煜用力掐了她,她皱了皱眉,有些不解的看着凌煜。


          ? ? “周政晨是你朋友吗?”明明是前男友!


          ? ? “分手以后也能当朋友的。”舒妍笑着,语气友善的跟他解释。


          ? ? “舒妍,你把我当成傻子吗?”凌煜的声音冷到了极点,显然很恼火她跟周政晨见面吃饭的事情。


          ? ? 凌煜的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那张原本就冷厉的俊脸此刻添上了怒火更是让人心惊。


          ? ? “凌煜,你现在……是在吃醋吗?”舒妍不卑不亢的对上了他的眼睛,直接了当的问。


          ? ? 幽深的眼底一抹不自然一瞬即逝的划过,凌煜一把推开了舒妍,舒妍没有站稳连连退了几步,差一点就要摔倒。


          ? ? “吃醋?你以为你是谁?”


          ? ? “你只是我的玩物,你要一辈子留在我的身边向舒淑赎罪!”


          ? ? 法庭不能审判她,那就由他凌煜动手,他一定要让舒妍一辈子都得不到幸福!


          ? ? “我明白。”舒妍微笑着点头,“如果没有事情,我去给你煮面了。”


          ? ? 舒妍转身就想要走,凌煜心里更是愤懑,为什么每一次他冲她发火,她都要对他笑?!


          ? ? 长腿迈开,他伸长了手臂扣住她的纤细的胳膊,把她压到墙上,他低头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下命令,“我不许你再见周政晨。”


          ? ? “如果我偏偏要去见他呢?”舒妍敛起脸上的笑意。


          ? ? 今天晚上见到政晨,她就觉得自己特别的对不起他,利用了他还单方面的冷落他,朋友不是这样子的。


          ? ? 她对不起舒淑,她可以自己一个人去偿还,但是周政晨是无辜的。


          ? ? “你以为我不敢动周家吗?”凌煜冷笑,这一年来,她嫁给了他都是温温顺顺的笑脸迎人,很难得见到她这么坚定不已。


          ? ? 看来她是真的喜欢周政晨,如果是这样,那他就更不能让他们见面了!


          ? ? “周家在Z市是名门望族,周家人大都有权有势,政晨上面的几个哥哥更是了不得,你动不了他的。”从一开始,她就盘算好了政晨不会有事,她才那么放心利用他的。


          ? ? “舒妍,你怎么就这么天真呢?我就不相信周政晨那几个哥哥做事都可以光明磊落,他们只要被我捉到一点把柄,我都可以让他们永不翻身!”


          ?第十章 故意针对


          ? ? 舒妍有些心惊和怀疑,虽然她相信周家和政晨,但是凌煜做事的手段,她也是明白的,为了报复她,他几乎可以做出最极端的事情来。


          ? ? “我明白了。”想通了的舒妍露出了一抹甜甜的笑容,她声音低柔的答应,“我不会再见周政晨,这样可以了吗?”


          ? ? 凌煜的俊眉挑了挑,没有想过她这么好说话的就答应了自己无理的要求。


          ? ? 舒妍伸手拉开了他扣住自己手臂的大手,脚步往门口的方向挪动,她浅笑着开口,仿佛刚刚的不愉快从来没有发生过。


          ? ? “你等我一下,我去厨房给你煮面。”


          ? ? 她转身走出了书房,凌煜看着她娇小的背影,心下忽然有一种极其无力的感觉。


          ? ? 每一次当他想要做些什么报复她的时候,就会有一种拳头打在棉花上,一点都不受力的感觉,他无论对她做什么,她都好像不在乎一样。


          ? ? 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些什么?她当时为什么要这样对舒淑?


          ? ? 十五分钟以后,舒妍从厨房里端了一碗鸡蛋面走出来,上面还加了几根青葱的生菜。


          ? ? 凌煜刚好从书房走出来,表情有些冷凝。


          ? ? 舒妍冲着他友善的笑着,呼喊着,“凌煜,来吃面。”


          ? ? 凌煜看了桌子上的那碗面一眼,又看向她那张看似无害的脸蛋。


          ? ? 她挂着这张看似温柔善良的脸骗了多少的人?!


          ? ? “不用了。”短短的三个字落下,只见凌煜已经往家门的方向走去。


          ? ? 咔嚓的声音响起,公寓的门锁上,舒妍深呼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 ? 今晚算是就这样过去了。


          ? ? 舒氏集团副总裁办公室——


          ? ? 舒妍带着一个白边眼镜,镜片上透着电脑屏幕映射的光,她认真而专注的看着城西度假村二期的建筑工程企划书,耳边传来了敲门声。


          ? ? “进来。”


          ? ? “舒小姐,事情不好了。”沈秘书拿着平板电脑走过来,神色有些张惶。


          ? ? 舒妍从电脑上移开目光,看向沈秘书,问:“怎么了?”


          ? ? “你看。”


          ? ? 舒妍接过平板电脑,只见城西度假村二期工地里的工人发生了暴动,他们纷纷举着旗帜呐喊他们舒氏集团是无良企业,克扣工款,警卫们正在难堪的防守。


          ? ? “怎么回事?”舒妍看向沈秘书,不明所以的问。


          ? ? 沈秘书皱着眉头,表情有些苦恼,“听说是二期工程的那个包工头卷款潜逃了,我们舒氏集团一开始就已经给足了工人的钱,包工头卷款潜逃,我们公司不可能再他们给第二笔工款……”


          ? ?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难道一开始就一点风声都听不到吗?!”舒妍有些生气,工人没有工钱肯定罢工,这件事情不仅影响了二期工程的进度,还会影响公司的形象,处理不好随时会引发更大的暴动。


          ? ? 沈秘书神色更是不知所措,“这件事情是有人故意压下来了……”


          ? ? “有人故意压下来?”舒妍似乎明白了什么,这么大的工程有人卷款潜逃,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有,有人压下来了就摆明了要针对舒氏集团或者是她舒妍。


          ? ? “这个人是谁?”舒妍心里已经有答案,但她还需要印证。


          ? ? “是……是煜少。”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篇幅限制,仅能分享这么多】

          【看全文请关注本公众号在后台联系客服】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