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锁业排名 >武林名门尚芝蓉(五、六)

          武林名门尚芝蓉(五、六)

          2021-05-07 09:16:52尚派形意拳刘俊峰

          ?

          ??????????????????? 第五章——少年教官
          ? ? 尚云祥逝世,是时尚芝蓉年仅十岁。尚云祥在世时授徒虽然不收学费,但门生时有束脩孝敬,家眷尚无饥寒之患。尚云祥猝然逝世,家庭经济来源断绝,寡母弱女境况可悯。时有新入门的一位王姓弟子,为尚芝蓉谋得一份女警武术教官的职位。后又介绍景同去警察局充当警员。尚芝蓉与姊丈的薪水可共家用。
          ? ? 是时七七事变时过不久,平津已陷落。但自一九三五年《何梅协定》之后,北平国民政府一直与日人虚与委蛇。七七事变后,当时代理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的张自忠仍在北平城内与日人交涉,委屈折冲,以免纵火滥杀,古都是以得保。日人初入北平,亦无暇整顿政务,加之对街道地形不熟,城内治安交通仍赖国民政府警察局原班人马管制。尚芝蓉初入警察局时,局中人事几无变动,日人尚未插手。北平女警大队成立多年,是时大队长张志一,年约四十左右,率全队人员住在警察局内一个大院中,管理严谨,连厨师,清洁工一律都为女性,男人不可随意进入。全队女警八十余人,按规定每日一半值勤,一半操练,另有十几人轮休,故每日实际操练者仅有三十人左右。
          ? ? 女警大队隶属总务科。科长朱福庚,六十余岁,为人老练沉着,善书画,常有人向其求字画。其办公室设于女警大院外面,女警出入均须由他窗前通过。其久闻尚云祥大名,仰慕之至,闻尚云祥新丧,寡孺生计艰难,存心照顾尚芝蓉。女警大队成立多年,术科中并未设武术训练一项,是年为新设教程。当尚芝蓉应聘报道时,朱福庚始知这位新聘教官竟然是一位小姑娘,叹息一番之后,便吩咐尚芝蓉去订制木刀,竹剑各五十把,以备训练之用。昔日练武用的木刀,竹剑须请专人制作,选用优质竹木,精工细做,甚费工日。尚芝蓉闲着无事,朱福庚便领来纸墨笔砚,教尚芝蓉读书,写字。
          ? ? 尚芝蓉上任不久,原警察局长余瑾河卸任离职。嗣后潘玉贵接任局长。潘玉贵带来另一名女警武术教官王霞林。王霞林的父亲王荣彪乃是一位街头艺人,专在北京龙凤寺,护国寺,白塔寺等庙会表演武术。王霞林自幼跟随其父练通臂拳,在庙会卖艺。她的姐姐是现任局长潘玉贵的弟媳。
          ? ? 王霞林初到,朱福庚召王霞林、尚芝蓉问话说:我不懂武术,不知学武应先练拳还是先练兵器?
          ? ? 王霞林说:自当先练拳。
          ? ? 朱福庚即说:如此,王小姐先教拳,尚小姐俟后教兵器。
          ? ? 朱福庚这种安排,形式看来,是推举王霞林:尚芝蓉年幼,其威仪不足压人;王霞林是年二十岁,学拳入门既难,王自当能者多劳。
          ? ? 王霞林自幼跑庙会卖艺,不知如何教练众人,每每命女警围成一个圈,其一人则在圈内翻腾跳跃,挥拳踢腿,众女警拍掌喝彩,却不得要领。以后朱福庚命尚芝蓉为王霞林整队,使众女警排成演练队列,王霞林在队前演练,女警们随着比划。
          ? ? 拳未练好之前,无法学刀剑。王霞林在院中教练,尚芝容便在朱福庚的办公室中学文化。朱福庚常暗中对尚芝蓉说:你父亲尚云祥是中华武术大师,家秘不可外传。
          ? ??尚芝蓉颌首会意,便教其一些外家拳这都是一些看起来花哨,但动作简单,一学便会的套路。
          ? ? 然而,尽管王霞林自幼习武,通臂拳也练得炉火纯青,但潘玉贵久闻尚云祥大名,便希望尚芝蓉能教他的孩子练拳。他邀请两位女教官每隔日去其府邸一次,教授其孩子习武。是时他有六个女儿。每当尚芝蓉教女孩们练拳,王霞林便坐在客厅与潘家眷聊天。

          潘玉贵在北平警察局任上约半年,便调任天津市市长。王霞林也辞职赴济南。女警大队的武术教官仅留尚芝蓉一人。

          尚芝蓉在警察局教练女警,实际每天武术训练只有一个小时,其余时间都在跟随朱福庚学习文化。但警局制度甚严,非到下班时间不可擅自离去。每当下班天晚,朱福庚唯恐俩位姑娘途遭不测,总是亲自驾车送王霞林和尚芝蓉回家,王霞林去济南后,朱福庚仍送尚芝蓉一人回家,故尚芝蓉从未遇到过什么麻烦。
          ? ? 尚芝蓉白天在警察局上班,家中只剩下老母和姐姐芝香两人。这母女皆性格急燥,一旦生气,互不相让。时景同在城郊值勤,甚少回家,无人跪乞岳母息怒。尚夫人每当生气,便跑到门外河边,坐在大石头上放声大哭。一日,尚夫人与芝香口角,照例又跑到河边对天挥泪。是时,河边住有一户外地游民,周围聚有一帮不三不四的人物,此次又见尚夫人踞石大哭,便上前细问原由。尚夫人见有人来劝,视对方为知已,将家中一切都和盘托出,甚至连小女儿何时上班,何时下班也都一一如实相告。此后,每当尚芝蓉单独外出,这帮人总是尾随尚芝蓉。尚氏住宅附近有几个城墙门楼,尚芝蓉必须经过这几个城墙门洞才能到家,此处夜间灯光甚暗。
          ? ? 是时尚卫谦早已随军南下,但其家眷未能随军出城,隐住在黄华门内。尚芝蓉时常抽暇去看望营长太太和她的孩子们。一日,尚芝蓉看望营长太太归来天晚,路灯已亮。尚芝蓉正穿过一个门洞,突有一人骑自行车迎面直冲其而来,她急忙向旁躲避,怎奈那车也斜向追赶,直将她挤到墙边,前车轮已紧擦她的腿上。尚芝蓉正在惊愕之时,突见一只大手向她脸上伸来,此刻容不得她细想,抬手一架,另一只手顺势出拳击在对方肋部,紧贴车轮的腿一抖,将对方连人带车打到了门洞对面的墙上。此一招正是形意拳的炮拳。对方从地上爬起,坐着愣了片刻,仔细瞧瞧尚芝蓉,确实是一位矮小的姑娘,遂忙着跳起来,先声压人,大喊着:你为什么打人!一冲便到了尚芝蓉跟前。尚芝蓉见对方来势凶猛,未等对方动手,两掌便直对其两耳击去,即刻想到:此一双风灌耳,定将其耳膜击破,可怜他终生残废。遂将双手於空中改式,左右两个耳光打在对方双颊上,对方顿时口鼻流血,蹲在地上嚎叫起来。时门楼口有一警察值勤,闻声赶了过来。尚芝蓉述说经过。再细看挨打男子,大背头油光发亮,傍晚光线虽暗,却戴着一幅墨镜(此时墨镜已摔在地上),这正是当年都市流氓的打扮。警察不禁笑了起来,指着男子道:你今天真是找对了主儿,她是我们的武术教官。原来这男子经常在附近滋事生非,尤喜在大街上,骑车追上一位行路妇人,从妇人腋下的大襟上抽出所佩手绢,一边骑车前去,一边手扬手绢戏弄那妇人。路人亦对其无可奈何。不料今日却被一个小姑娘打得口鼻流血,毫无还手的余地。自此往后,那帮尾随尚芝蓉的人不复再跟踪。尚芝蓉独自出入,相安无事
          ?????????????????? 第六章——护灵归葬
          ? ???一九四二年,冀东和鲁北已尽落入日人之手,日人亦进驻乐陵,战线南移。平津至乐陵,道路已可通行。尚夫人久思归乡,遂决定护送丈夫灵柩回乡安葬,同时,举家返乡定居。家人尽皆赞同,以为日人盘踞城池,乡间日人踪迹不至,自可安居乐业。是年夏,众弟子将师父灵柩送上火车,景同随车护灵;尚氏母女登上客车,洒泪挥别众弟子。同行的还有景同的一个侄儿,负责途中背尚夫人上下车。一路车轮咣铛,当日便到沧州。
          ? ? 尚云祥在世时,每隔一、两年,便回乡省亲一次。每次仅小住一、两月。其名声赫赫,乡人尽知,每当其归来,众乡邻蜂拥而至,叩拜学艺。尚云祥择徒甚严,但对于乡亲却是有教无类,来辄授之。方圆数十里,有提肉携酒而来者,夜间于空地燃上篝火炖肉,向敬而食,酒足饭饱之后,趁兴练功,彻夜不辍。数十人集体练功,手起脚落,声震数里;众人纷纷围观议论,其热闹之状,赛过庙会。东方泛白,各自归家。入夜亦复如此。然武术之精妙,非一、两宿苦练而可得,尚云祥每次归乡小住不久,众乡间弟子难得师父朝夕传授,故武艺佼佼者鲜有其人。然乡间弟子能投于名师门下,自感殊荣百倍,故其对师父之情深意笃,自不待言。
          ? ? 乐陵善化桥有两位尚氏弟子,国连生与国连山。兄弟两人开货栈,在善化桥和沧州各设一店,乐陵盛产金丝小枣,兄弟俩来回贩运。尚氏母女在沧州下了火车,即由国氏兄弟接往店中稍事休息,随即尚芝蓉便陪侍老母和长姊登上汽车驶往乐陵。灵柩将由国氏兄弟驾骡马大车送往乐陵。
          ? ?那时沧州前往乐陵的汽车须绕道盐山。本一天可到乐陵,不意车到盐山,突有故障,只好停车检修,天色已晚,乘客只好住店歇息。岂料车站附近的小店肮脏不堪, 随地铺草为床,跳蚤遍地皆是,尚氏母女惧而走之,避入车站票房坐了一夜。翌日晨,车已修好,众乘客又乘车驶往乐陵。
          ? ? 车至善化桥,尚氏母女下车,尚未立稳脚,便听有人在大呼:师母、师妹!芝香上前应答,引来呼唤者。来人五十余岁,乃尚云祥乡间弟子张玉荣,家住新宋家村,离善化桥不远,前来迎接尚氏母女。尚氏母女甚感惊奇,问张玉荣何以知道她们今日归来。张玉荣说:师父前日托梦,说师母师妹翌日抵善化桥,命我前来迎接。我昨日在此整整等了一日,不见师母、师妹。本想梦境之事,不可全信。然今晨醒来,不觉又想前来一试,不想师母、师妹果然驾到。
          ? ? 尚氏母女闻言,颇觉蹊跷,细问其梦境,张玉荣所述梦中尚云祥着装:旗袍、外罩对襟长衫,足蹬布靴,头顶帽头(瓜皮帽),竟与尚云祥入殓着装完全一致。张玉荣又谓:师父进得屋来,仅说:你师母与师妹明日将乘车抵善化桥,烦你去接她们。言毕即走。我尾随挽留,师父谢曰:我须急赴五台山。其身后跟有一人,一语不发。我问是人谁何?师父说:李姓大弟子。’……”
          ? ? 这番话更令尚氏母女惊愕,尚云祥谢世不足五七,大弟子李阔如随后逝去。然北平之事,乡间弟子尽皆不知,两地弟子互不相识;尚云祥谢世,并无乡亲前往吊唁,更何以得知其大弟子之死?
          ? ?此事至今是一个迷。亦或张玉荣曾闻北平之事,是时在师母、师妹面前故弄玄虚。然张玉荣今亦做古,无从查证。而其当日所言,不仅惊骇尚氏母女,并在尚氏乡间弟子以及亲朋好友中广为流传,可证是言者众矣。
          ? ???张玉荣将尚氏母女领到国连生设在善化桥的店中。尚氏母女住下,候了两日灵柩才到,急忙又通知尚家庄赶马车来,将灵柩拉到尚家庄,尚云祥的乡间弟子纷纷前来祭奠。灵柩抵家当日,是夜尚芝蓉临睡前仍在想张玉荣所言,百思不得其解,渐渐入睡……梦见父亲坐于土炕,身体微斜,以肘支于炕头,对着尚芝蓉长叹一声: ——我终于到家了,继而又说,我一切都舍得下,惟独牵挂你的母亲。尚芝蓉说:父亲尽管放心,我即使沿街乞讨,亦当瞻养母亲。尚云祥说声: 好孩子。随即泪下,尚芝蓉亦对父而泣,终至哭醒。尚芝蓉醒来,仔细思忖:兵慌马乱,********,瞻养老母任重而艰难。不觉焦虑上心,伏枕嘤泣。
          ? ? 第三日,灵柩下葬于尚家庄东面约半华里的一片田野中,这是一片平坦的原野,周围没有任何树木屏障,正象征着尚云祥一生坦荡的胸怀。
          ? ???尚氏母女原以为乡间日人不至,可以安居乐业,回来后方知这乡间才是真正的兵荒马乱。尚家庄村南二、三里地的窦家庄,有一个据点,驻扎着一个中队的伪军,时常到附近村庄骚扰,拉夫要粮。人们一听说伪军来了,立即扶老携幼,忙不择路的躲避,顿时全村一空,连房门都不关,因为锁了门反被伪军砸坏,不如开着门,由他们去翻好了。甚至伪军夜间也来村中偷袭,人们梦中惊醒,四散奔逃。一旦人们被堵在村中,伪军要粮要肉,还要烟酒孝敬。至于鸡,无须向村民要,见了捉走便是。故伪军一进村,真是鸡飞狗跳。
          ? ? 是时,又恰值疟疾流行。尚氏母女到家不久,两位姑娘和女婿景同都患疟疾,唯尚夫人得以幸免。这疟疾病甚奇,隔天一犯,一旦发作,冷得齿叩心寒,捂两、三床厚棉被仍无济于事,继而体热心躁,恨不能浸入冰水中,一、二个小时之后,又趋于平静,如同好人一样。
          ? ???一天,尚芝蓉正发疟疾,倒在自己家的旧屋中,她的一位姨表妹陪侍在床前,突听得院中有皮鞋踏地的响声,尚芝蓉深知乡间是无人穿皮鞋的,情知不妙,急忙坐起,只见她的堂叔领了两位荷枪的士兵走进来,指着尚芝蓉说:这就是俺出门的侄女。尚芝蓉见两个伪军进入她的闺房,甚是慌张,顺手披起一件衣服说: 这里不便说话,到外面去。一边说,一边领先向外走去,径直走到隔壁院子她堂叔的家中。只见院中站满了伪军,皆平端着刺刀,虎视眈眈,院子地上,她的母亲坐在一个蒲团上,对面椅子上坐着一个伪头目,正在谈话。尚芝蓉进得院中,伪军的目光皆投向了她,刺刀尖也不约而同地对准了她。尚芝蓉虽自幼练武,但这种刀林剑丛也是第一次遇见;何况她生性腼腆,极少与陌生男子说话,如今要她面对如此众多来者不善的男子作解释,她更感到笨嘴拙舌。所幸她由北平回来时,为避免沿途盘查的麻烦,随身带了北京警察局的派司。此刻,她面对着伪军头目不知说什么为好,便一声不响地掏出派司递给他,然后等着对方问话。不料那头目看了派司,地一声立起,两脚跟地一碰,便是一个立正。众士兵急忙枪托着地,做立正状。原来这伪军头目是中队长,北平警察局教官理应比他的官阶大。
          ? ? 这中队长自我介绍姓韩,随便问了尚芝蓉几句,然后说:我们军队都是保护老百姓的。但我们一到村里,大男小女到处乱跑,一片混乱。这对百姓的生活和我们军队的影响都不好。你回来了正好,替我们向老百姓做些解释。尚芝蓉一脸病容,未做可否。
          ? ? 说话间,有人拿来烟卷,分给这中队长和他身边的人。这中队长见尚芝蓉疟疾发作,也就不再多说,集合士兵回据点,临走对尚芝蓉说:过两天请你去据点赴宴。
          ? ???这些伪军平日的胡作非为,尚芝蓉早已听乡亲们说过,且她回来后也曾随乡亲们逃避过几次伪军,每当回村后,见屋里几乎被翻得底朝天。尚夫人受了这一惊吓,便又闹着要回北平。奈何一家四口,三人在发虐疾,一时又无法起程。
          ? ? 是时,尚芝蓉有一位堂兄是位中医,芝香夫妇与尚芝蓉多亏他的几副中药,病情日渐好转。
          ? ? 谁料过了几天,据点的伪军中队长果然派人送来请帖,请尚芝蓉去据点赴宴。尚芝蓉推说抱病在身,不能前往,容待改日拜访。是夜,全家人便急忙起程前往北平。临行时,其堂兄惊恐万状:你们走后,伪军来要人怎么办?此时尚芝蓉只能安慰堂兄几句而已。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