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幻想症 | 朕只是一个村民

          幻想症 | 朕只是一个村民

          2021-09-26 11:23:52脑洞故事板

          图/awanqi



          1



          耗时整整一年,杨晨的幻想症总算被治好了。


          医生:你还觉得自己的身份是皇帝么?


          杨晨摇了摇头:不了,我就是一匹村民。


          医生:做个自我介绍吧。


          杨晨:大家好,我是来自杨晨的黑龙江,今天能站在这里,首先要感谢我的父母——


          医生连忙打断:行了行了,你可以出院了。


          啪嗒,正说着,医生的笔掉到了地上。


          医生俯身去捡。


          杨晨:免礼平身。


          医生:?



          2



          医生:抓住他!


          杨晨:护驾!护驾!


          病人:有刺客,有刺客啊!


          医院乱作一团。


          杨晨左躲右闪,上蹿下跳,竟硬是冲破人群,逃出了医院!


          时刻一年之久,他终于又恢复了自由!


          头顶蓝天白云艳阳高照,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杨晨看着眼前一切,忍不住高呼道:朕,终于自由了!


          所有人纷纷回头。


          杨晨低头看了眼身上病服,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3



          其实搞出这么多事来还真不能怨杨晨,因为人属实是个皇帝。


          那一夜天干物燥,高义把手伸进了白洁——


          不好意思拿错剧本了。


          事情是这样的,某年某月某日,有叛贼起兵谋反,率十万精兵突袭皇城,来不及反应的御林军全然不是对手,很快便溃不成军。


          可怜当今天子杨晨,龙椅才坐半年不到,如今便得拱手让人。


          皇后:你跳,我就跳。


          后花园内,杨晨携皇后和两名亲信,欲投井自杀。


          杨晨:不,手牵手,我们一起跳。


          皇后泣不成声:好,一起跳!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安抚好皇后,杨晨又转头对两位亲信道:你们两一直跟着朕,辛苦了。


          小六子:不辛苦。


          文将军:首长更辛苦!


          杨晨:不是首长,是陛下。朕马上就要跳了,你们两还是留下吧。


          见两人不舍,杨晨继续劝道:朕是非死不可,但你们不一样,留下吧,认个怂,活着总比死了好。


          杨晨:朕的仇能报就报,报不了也无大碍,爱你们,比心。


          说罢,杨晨牵起皇后的手,跃入了井中。



          4



          杨晨本以为扑通一声自己便能失去意识,彻底和这世界永别,却没想到眼睛一闭一睁,他仍坚挺活着。


          杨晨揉了揉脑袋,有些懵逼:朕这是在哪?


          路人:?


          杨晨:哇靠姑娘你穿这么少,成何体统!朕要——


          路人:傻逼。


          杨晨:你敢骂朕!信不信——


          啪!


          路人:我还打你咋滴啦?神经病。


          随即,路人扬长而去,只剩杨晨捂着脸呆站在原地,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投胎了。



          5



          唉。


          杨晨叹了口气,愁容满面。


          这当,杨晨正沉浸在回忆之中,全然未觉身后有人在跟踪他。


          以及那辆驶向他的失控汽车。


          那汽车似是突然抽了疯,猛地拐离马路,向着人行道直端冲去。


          街上行人愣了几秒,随即爆发出尖叫。杨晨这才回过神来,扭头向旁边看去。


          汽车已是近在咫尺。


          杨晨泪流满面:天要亡朕啊!


          其实要说避,杨晨倒也能避开,只是那汽车行驶的实在诡异,虽然方向朝着杨晨,可又不像是冲他而来……


          千钧一发之际,有人扑了上来:陛下小心!


          凭着这一扑,两人骨碌碌滚到路边,躲过了那辆失控汽车。


          杨晨极为诧异:你叫我什——


          未待杨晨把话说完,那人却又是极为霸道地一拉,拽着他向街角跑去。



          6



          出租屋里,两人正啃着苹果。


          杨晨:朕还有个问题,既然你说来到这世界容貌就会改变,你是怎么认出朕的?


          神秘人掏出手机:陛下请看。


          手机正播放着视频,视频里,杨晨在和几名警察吵架。


          警察:你为什么要偷东西?


          杨晨:胡说!朕堂堂九五至尊,怎么会偷东西!


          警察:你拿人东西不给钱,不是偷?


          杨晨:朕,朕只是饿了!朕——


          警察:你咋老朕呀朕的,神经病吧?


          杨晨:你敢骂朕,来人,拖出去斩了!


          警察:……


          杨晨再没脸看下去,伸出手想关掉视频,结果非但没关掉,还让转发量显示了出来。


          六十三万。


          杨晨:……


          杨晨有些无奈:全国人民都认得我了吧?


          神秘人:差不多,不过一年了,该忘的都忘了,除了我,还有那该死的王丞相。


          杨晨:这么说你真是小六子?


          小六子点了点头。


          杨晨:那今天开车撞我们的就是叛贼王丞相?


          小六子又点了点头。


          杨晨:你们两一起掉井里了?


          小六子还是点头。


          杨晨的眼睛似乎明亮了几分:那文将军呢,文将军他——


          小六子:回陛下,文将军他……死了。


          杨晨愣住了:你说啥?


          小六子:文将军他为了让我和王丞相同归于尽,一个人拖住王丞相手下十二高手,然后……


          杨晨没再说话,那漆黑瞳孔又黯淡了下去。


          小六子:陛下?


          杨晨低着头,一动未动。


          小六子有些慌了:陛,陛下?


          杨晨依旧没有反应,只是过了很久才缓缓道:别说了。


          杨晨抬起头来看向窗外,目光空洞无神:


          “朕,想静一静。”



          7



          明眼人皆知,当今皇上最信任的两人,是文将军和小六子。


          明眼人也知,与当今皇上感情最深的,却只有文将军一人。


          两人的感情,起始于幼时。


          那时候,杨晨还只是个小皇子,而由于其生性懦弱,常被几位皇兄皇弟欺压侮辱。


          每当杨晨被揍得鼻青脸肿之后,年幼的文将军都会出现,手上拿着两个苹果,一个自己啃,一个给杨晨。


          “别哭,我去帮你报仇。”


          杨晨接过苹果咬了一口,眼泪不争气的往外流。


          那是他吃过的,最好吃的苹果。


          甚至于后来当上皇帝的他又吃了无数苹果,却再没有一个,如此香甜可口。


          之后,文将军便会挽起衣袖,把几位皇子的手下挨个揍一遍。


          鉴于文将军是名门之后,几位皇子又怕欺负杨晨的事暴露,便也只好睁只眼闭只眼,不敢作声。


          就这样,在文将军的保护与陪伴之下,杨晨终于是改掉懦弱性格,茁壮成长起来。


          果不其然,十五年后,在文将军辅佐下,杨晨顺利铲平万般阻碍,当上了皇帝。


          成为皇帝后,杨晨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让人收来全天下最好的苹果树,种在后花园里。


          至此,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当今皇帝爱吃苹果,却没有人知道为什么。


          除了文将军。



          8



          “先生,先生?”


          杨晨总算回过神来:啊不好意思,怎么了?


          面试官:先生,要面试就面试,别心不在焉的行么?


          杨晨有些不爽:你咋和朕说话的!?


          面试官:你说啥?


          杨晨可不想再被人当做神经病,连忙解释道:哦,孤的意思是——


          面试官:?


          杨晨:不是,寡人是说——


          面试官:出门左拐就是医院,谢谢。


          这是杨晨第十七次面试失败了。


          得知文将军死后,杨晨便一蹶不振,整天把自己锁在房内,连小六子都不得接近。


          小六子无奈,眼看着杨晨日渐消瘦,只得提议让他去工作。


          “工作好啊,不仅可以散心结交朋友,还能拿钱呢!”小六子搓着手指道:“这世界和我们那儿一样,最重要的就是这个。”


          在小六子软磨硬泡下,杨晨终于同意前去工作,不过没想到的是,压根就没人要他……


          这下,杨晨更郁闷了。


          杨晨一脚将房门踹开,大吼道:朕,再不要受这等屈辱!


          没有人回应他。


          杨晨有些纳闷:奇怪,小六子跑哪去了?


          望着空荡荡的屋子,杨晨再一次想起文将军来,先前的屈辱和愤怒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无边的思念与痛苦。


          哐当!


          突然,屋外传来响动。


          杨晨吃了一惊,刚想去看看怎么回事,一把匕首便刺破纱窗,钉在他脚下。


          还未来得及反应,便又听“砰!”的一声,有人闯了进来——是小六子。


          没有片刻停顿,浑身是血的小六子拉起杨晨便向屋外逃去:


          “跑,快跑!王丞相来了!”



          9



          杨晨在跑。


          叛贼在追。


          叛贼从省城追到县城,又从县城追到省城,硬是逼着杨晨小六子穷游了大半个中国。


          不得不说王丞相手段了得,仿佛在两人身上安了定位似的,一找一个准,从没跟丢过。


          而反观杨晨一方,不仅被人牵着鼻子走,钱还所剩无几,再这样下去迟早得饿死。


          当然,最棘手的还是体力问题,睡眠不足外加伤心过度,杨晨已至崩溃边缘。


          该死。杨晨咳出一滩鲜血,明白再这样下去,会死。


          他必须要反击。



          10



          后花园里,一君一臣并排站于夕阳之下。


          文将军:陛下明日登基,可有何打算?


          杨晨看了眼荒芜的后花园:种树,种苹果树。


          文将军:啊……我的意思是陛下有何计划,微臣定会鼎力——


          杨晨:文将军,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哪有什么计划。


          文将军愣了下,随即笑道:也是。


          杨晨也笑道:知道么,你这一生做过最糊涂的事,就是站错了队。


          文将军努了努嘴,没说话。


          杨晨:不过你放心,我会让这错的,变成对的。


          文将军:陛下?


          杨晨:有人说你我联手,定能成为千古君臣——去他妈的千古君臣,你知道我为什么想当皇帝吗?


          文将军:这……陛下没说过,我还真不知道。


          杨晨:为了保护你。


          文将军愣住了。


          杨晨:幼时你护我,如今,自然该我护你。你放心,只要我在,绝没人敢动你。对我来说——


          杨晨拍了拍文将军肩膀,朝门口走去:


          “江山可亡,但你,不可亡。”



          11



          “我要报仇!”


          伴随着一声爆喝,杨晨突然睁开眼来。


          正骑在杨晨身上的小六子惊慌失措,身子一仰便倒下了床去。


          杨晨皱眉道:你这是作甚?


          小六子很是尴尬:我看这么久陛下还是第一次熟睡,就,就——


          杨晨:所以你就想上朕?


          小六子连忙摆手道:没没没,陛下,我是直的!


          杨晨将信将疑:算了,先不说这事儿。


          小六子总算松了口气。


          杨晨:拿笔和纸来。


          小六子:笔和纸?陛下这是要?


          杨晨:下战书。


          小六子惊叫道:陛下,万万不可呀,我们——


          杨晨:叫你拿你就拿,哪那么多废话!


          小六子还想劝阻,可杨晨的眼神却告诉他,这事已是板上钉钉了。


          杨晨接过笔纸,写道:


          王丞相,您可真牛逼呀,追朕都追到另一个世界来了。


          得,朕也不跑了,这城东边有个废弃工厂,明天下午我在那儿等你。


          朕要让你尝尝,什么是天子之怒!


          写毕,杨晨掏出两把匕首,一把别在身上,另外一把,则将那封战书狠狠钉在桌上。


          “朕,一定杀了你!”



          12



          废弃工厂里,杨晨和王丞相对立而站。


          杨晨死死盯着王丞相,眼睛里似乎要喷出火来。


          别怕,杨晨告诉自己,你有刀,你能杀了他,你一定能杀了他。


          小六子:陛下,咱们还是逃吧……


          偏偏这个时候打退堂鼓!


          杨晨刚要发火,小六子却又继续道:陛下是有刀没错,可他……有枪……

          杨晨:枪?那是什么?


          小六子哆嗦着道:类似于弓箭,但不用拉弓而且快,还能打穿钢板。


          杨晨:……


          杨晨:跑吧。


          王丞相:等等!


          王丞相想要阻拦,可两人早一头钻进工厂里那硕大机器堆中,没了踪影。



          13



          小六子焦虑万分:陛下,这可怎么办啊!


          此刻,两人正躲在工厂一角,因害怕而瑟瑟发抖:原本气势高昂的复仇又成了狼狈的猫捉老鼠。


          杨晨紧咬着嘴唇,没有说话。


          他决定赌一把。


          小六子:陛,陛下?


          杨晨:小六子,等下你在这弄出点响动来,我躲在拐角盲区伏击他。


          小六子:我当诱饵?陛下,这——


          杨晨也不知道自己的决心是出于愤怒还是恐惧:叫你去你就去!


          小六子再不敢反驳,只得咬牙道:好。


          王丞相正一步步逼近角落。


          他不敢出声,不是因为害怕两人逃走,而是担心——


          哐当!


          酒瓶打翻的声音。


          在那边!


          王丞相将子弹上膛,直冲声源处而去。


          果然,当他拐过弯角,立马便看到躲在角落里的小六子。


          小六子也看到了他,和那口乌黑枪管。


          “死吧,你个——”


          一把匕首插入了他的胸膛。


          杨晨如猛虎般扑出:该死的是你!


          杨晨拔出匕首,又狠狠插入:朕,要为文将军报仇!


          就在杨晨想再一次拔出匕首时,身后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杨晨回头,惊讶地发现小六子竟张牙舞爪而来,手中明晃晃的匕首直向他命门而去:终于能把你两一网打——


          砰!


          小六子脑袋炸裂开来,鲜血四溅。


          杨晨看着王丞相手里的枪,彻底愣住了。


          “这,这……”


          王丞相笑了笑,虚弱道:首,首长,他,他不是小六子……


          杨晨呆住了:你说什么?


          鲜血自王丞相嘴里涌出:小,小六子他死了……被王丞相害死的,然后我和王,王丞相一起,一起——咳咳!


          杨晨能感觉出“王丞相”愈来愈虚弱了:什……什么意思?


          “王丞相”:陛下,我,我一直想救你……但,但他太狡猾了……我,我怕打,打草惊蛇,所,所以……


          杨晨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泪水夺眶而出:你,你在说什么呀,你到底是谁呀?


          “王丞相”:我,我是……


          “王丞相”拼了命的想说话,可鲜血却将他的嘴牢牢堵住,只能发出虚弱的呜咽。


          杨晨只觉浑身都战栗起来:你,你是谁呀,你说呀,你到底是谁呀!!!


          “王丞相”笑了笑,伸出一根手指,放在杨晨掌心上。


          手指缓缓移动,似乎是在画些什么。


          “我,我是……”


          “我是……”


          “我是……我是文……”


          “王丞相”终究是没把话说完,手指也再无力气,彻底落下了去。


          杨晨看了眼掌心,随即失声痛哭。


          文将军最后画的,是一个苹果。



          14



          文将军死了,就埋在城郊的小山坡上。


          而或许是因祸得福,皇后竟恰巧在殡仪馆工作,夫妻两终于再度重逢。


          此刻,两人正跪在文将军墓前。


          这大概是杨晨经历中最简陋的葬礼了,没有陪葬品也没有仪仗队,只有叽喳鸟叫和无尽的山风。


          皇后看了眼时间,率先站起身来:陛下,差不多了,我们该回去了。


          杨晨没动。


          皇后:陛下?


          杨晨:扶朕起来。


          皇后小心翼翼扶起杨晨,后者踉跄着,险些跌倒。


          他已经跪了整整一天了。


          皇后:陛下,我们回去吧。


          杨晨点了点头。


          刚走出几步,杨晨却又道:不该这样的。


          皇后有些纳闷:不该什么?


          杨晨有些失神:他是个将军,葬礼不该是这样的。


          皇后识趣地闭上了嘴,扶着杨晨向山下走去。


          直到两人回到家后,皇后才又道:陛下,其实我已经找到回去的办法了。


          杨晨:哦?


          皇后:我一直在找你,就是为了我们能够一起——


          杨晨摇了摇头:朕不会回去。


          皇后:为什么?


          杨晨:朕失去了一切,回去又有什么意义?


          皇后:陛下,叛贼已死,您若回去,夺回江山那是迟早的事。


          杨晨笑了笑:江山?那有什么用?朕从来就没稀罕过什么江山。


          皇后:陛下,请——


          杨晨:别说了,朕最在意的人死了,当皇帝当百姓又有什么区别?朕喜欢这个世界,不回去了。


          说罢,杨晨转头向窗外看去——这个方向恰巧能看见那个山坡。


          在他心底,其实还有句话没有说出来:


          “朕不想让他,一个人躺在这儿。”

          ?




          图片作者:awanqi

          图片来源:http://www.pixiv.net/member.php?id=4935512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