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名门弃妇:帝少,悠着点~ TXT全文阅读

          名门弃妇:帝少,悠着点~ TXT全文阅读

          2021-09-25 06:47:51玲珑小书城

          第一章 小妖精


          ? ? 网om,。t市,风和日丽,艳阳高照,突然一阵北风吹来,一片乌云从北部天边急涌过来,还伴着一道道闪电,一阵阵雷声。


          ? ? 漫天的乌云黑沉沉压下来,刹那间,狂风大作,哗哗下起倾盆大雨,雷声震天,豆大的雨点从天空中打落下来,打得窗户啪啪直响。


          ? ? 公路上的积水越来越多,奔驰的快车呼啸而过,水珠飞溅


          ? ? 皇朝大酒店总统套房。


          ? ? 男人背对着一猥琐男人坐着,手里燃着一根烟,声音陈冷中带着压迫,“办妥了”


          ? ? 猥琐男人看着穿着铁灰色西装,有着伟岸身影的男人,点头哈腰的搓着手,脸上堆满讨好的笑,“老板,事情办好了,人在4102房间。”


          ? ? 男人唇角微微上扬,从背后指看到他点了点头,回了一个低沉又带着赞许的:“好。”


          ? ? 见男人只是说了一个好之后,就没有了下文,他有些着急,忍不住的搓着手,欲言又止,“那您答应给我的”


          ? ? “拿着桌上的支票消失。”男人依旧清冷的嗓音听不出丝毫情绪。


          ? ? 猥琐男人拿起桌上的支票,贪婪的看着上面比他预想还多出来的几个零,顿时心花怒放,“谢谢老板,谢谢老板,以后有什么事情用的上小的的,小的一定尽心尽力。”


          ? ? “滚。”虽然跟刚才冷冽的声音一样,但是却透露出一股不容置喙的逼人气势。


          ? ? 猥琐男人也不生气,他也没有资格生气,使劲儿的握着那张让他心花怒放的支票退出了总统套房,满心欢喜的想着这笔飞来的钱该怎么花。


          ? ? 但,他永远也不知道,他有拿钱的命,却没有挥霍的运。


          ? ? 刚走到走廊拐角处,一只胳膊斜地里伸来,直直敲在他后脑勺上,他眼前一黑,直挺挺的倒在地上,失去知觉。


          ? ? 两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出现在他面前,左边的男人嫌弃的撇了撇嘴,弯腰拽着他的裤腿,拖了就走。


          ? ? 另一个男人捡起落在地上的支票,面无表情的看着被拖走的猥琐男人,嘴角现一丝嘲讽,“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身份,这钱就算你有命拿,也没有那个命去花”


          ? ? 总统套房里,男人还维持着猥琐男人离开的姿势,背对着门口,只能看到伟岸中带着压抑的背影。


          ? ? 手机震动,男人偏头瞥了一眼短信的内容,豁然站起身,脱掉西装,一边解衬衫的扣子,一边往外走。


          ? ? 4102房间。


          ? ? 唔,怎么回事


          ? ? 苏浅有些难受的呓语着,努力睁大迷蒙的双眼,想要看清自己所处的位置,却发现自己好像近视了两千度一样,一切都是那么的朦胧


          ? ? 迷蒙之中,她听到由远及近的脚步声,清晰,沉稳,从容不迫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儿,是谁


          ? ? 她很想要努力的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谁,可是此刻她觉得自己浑身都变得好热,她无意识的呻吟,无意识的动手解开了自己衬衫的扣子,希望这样可以使自己能舒服一些。


          ? ? 苏浅的意识在一点一点的消散,脚步声在门外停下,门锁转动的声音清晰传入耳中,她瞪着迷蒙的大眼,全身僵硬。


          ? ? 黑暗中,陌生男人的气息扑面而来,低沉又有磁性的声音,带着蛊惑,“小妖精,你从哪里来”


          ? ? 这声音让苏浅浑身一震,忍受着浑身的燥热难耐,强忍着吐口而出的呻吟,无意识的嘤咛,“你你是谁”


          ? ? 回答她的,是男人低沉中夹杂着阴狠的话,“严晔,你珍藏了两年的女人,我想应该由我来享受了。”


          ? ? 她颤抖了下,瑟缩着想要后退,却发现手脚酸软,四肢无力,男人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她,无处可逃


          ? ? “小妖精,不要怕。”迷蒙中,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子覆下,声音低沉沙哑中带着致命诱惑。


          ? ? 苏浅只觉四肢更加无力、浑身更加燥热,小嘴张了张想要开口,却只能发出性感无力的嘤咛。 百度嫂索 名门弃妇:帝少,悠着点


          ? ? 这时,黑暗中男人鬼魅一般的声音再次在耳畔响起,缭缭绕绕吹拂着发丝,性感的唇瓣贴着她敏感的耳垂,声音沙哑中带着蛊惑。


          ? ? “小妖精,既然你进入我的世界,那你就是我的人,不要试图抵抗”


          ? ? 说着,他的大手放肆往上。


          ? ? 苏浅呼吸一紧,娇嫩的身子顿时僵硬如铁,黑暗中看不到男人的长相,她却能感觉到他的呼吸,越来越急促。


          ? ? 她不断的反抗,甚至说:“你不要碰我,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别碰我。”


          ? ? 哪里想到,苏浅的话根本没有让男人放开她,反而让男人对她更加的有兴趣了,他邪魅笑说:“小妖精,你能给我的,除了你的这副躯体,没有别的。”


          ? ? 黑暗中,她的意识逐渐模糊,双手抚上男人俊美的脸,男人俯身,放肆的品尝他的绝味珍馐


          ? ? om,网。


          ??

          ?第二章 刺眼照片


          ? ? 网om,。第二天,艳阳高照,天边挂着暴风雨过后的绚烂彩虹,一切都显得是那么的,美不胜收。


          ? ? 苏浅摇晃着脑袋,发出痛苦的嘤咛,但这声嘤咛过后,她整个人也彻底的清醒。


          ? ? 偏头,入目的是她身边放着的数张裸照,照片上,她瓷白的肌肤上有着威胁的留言。


          ? ? 小漏香肩,洁白的背部,这所有的照片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每张照片她的脸都是那么的清晰。


          ? ? 身下,是凌乱不堪的酒店大床,傻瓜也能看出,昨晚,这个女人经历了什么。


          ? ? 她顿时傻眼儿了,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 ? 也就是这个时候,她才开始注意到她所在的只是一个对她而言完全陌生的房间,她完全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


          ? ? 她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 ? 即便是她不想要承认这所发生的一切,可是照片上的她,却让她哑口无言。


          ? ? 那些刺目的照片,慢慢的让她找回了一点点的记忆,然而跟自己发生关系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她却没有一点儿的记忆。


          ? ? 甚至不记得那个男人的长相


          ? ? 她这是婚内出轨了


          ? ? 苏浅完全无法接受这样的自己,一个对不起自己丈夫的自己,她怎么能在婚内出轨


          ? ? 这让她该怎么面对她的家庭,该怎么面对她的丈夫


          ? ? 心中内疚之感,越来越强烈,这让苏浅没有办法再在这个地方待下去。


          ? ? 她拖着像是被卡车碾过的疲惫不堪的身子慌乱的下床收拾自己的东西,穿上自己的衣服,在收拾床上那所有的照片的时候,她看到了那抹刺眼的红


          ? ? 呵,说来也真是可笑,不是吗


          ? ? 两年前,她在众人艳羡之下,嫁入严家,一跃成为枝头凤凰,成为t市所有女人嫉妒的对象。


          ? ? 可是,谁也不知道,两年后作为已婚妇女的她竟然还是个处


          ? ? 此时,她浅完全无暇去缅怀自己稀里糊涂失去的第一次了,她现在只想要逃离这个会成为她终身噩梦的地方。


          ? ? 站在电梯门口,她一颗心变得更加的不安了,到底是谁跟自己发生了关系,那个男人还会出现吗


          ? ? 要是还会出现,她应该怎么办


          ? ? 在电梯门打开的那一瞬间,她想也不想的直接的冲了进去,然而却没有想到电梯里有人,她就这么直直的跟那个人撞了满怀。


          ? ? 吃惊的从那个男人的怀里弹跳开,她猛地抬头,看向了那个男人,入目的却是一张跟她同样吃惊的面孔。


          ? ? 男子长得非常的好看,就像是天地间的造物主将世间男人一切美好的特质加在她面前的这个男人身上一般。


          ? ? 精致宛如瓷器的俊美脸庞,修长挺拔的身影,冷硬宛如雕刻的五官轮廓,一切,都完美得不可思议。


          ? ? 男人并没有生气,只是微微的皱了一下眉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脸上的表情很淡,“小姐,你没事吧”


          ? ? 听到男人的话,苏浅猛地反应了过来,摇了摇头,急匆匆的落荒而逃。


          ? ? 身后,男人看着她的背影,目光深沉得可怕,勾起的嘴角,透着意味深长的味道。


          ? ? 他一直看着合上的电梯口,身边的助理蒋维有些奇怪从来都风云不变的男人竟然会露出这样沉思的样子,有些奇怪的轻喊,“boss”


          ? ? 男子微微蹙起眉头,收回目光,电梯门打开,他步伐沉稳的走出电梯,迈着从容不迫的步伐,走向自己的房间。


          ? ? 蒋维虽然有些奇怪,却还是快速跟上。 本书醉快更新{半}}{生


          ? ? 回到房间,男人站在窗前,背对着蒋维,看着碧蓝如洗的天空,嘴角勾起一抹嘲讽,“最近我不会回美国,美国那边的事情,你先处理,左卫留下来。”


          ? ? 蒋维一听,刚想要说什么,就被男人冰冷的声音打断说:“回去。”


          ? ? 蒋维不敢再说什么,退出房间无奈的叹了口气。


          ? ? 男人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俯视着下面的车水马龙,点燃了一根烟,背影带着落寞,萧条,宛如深秋的天气,可以唤起无数女人心中的保护欲。


          ? ? 当这样一个男人也会将一个女人毁的彻底


          ? ? 很久之后,他狠狠掐灭烟头,目露狠厉,阴霾的吐出一句,“严晔,你欠我的,该还了”


          ? ? 目光一转,落在自己手机的照片上,粗糙的手指拂过她肌肤上的草莓,笑容里带着冷,“苏浅是吗游戏,就从你开始”


          ? ? om,网。



          ?第三章 棋子


          ? ? 网om,。两天后。


          ? ? “爷,那个女人自从两天前回到家里后就再没有出来过。”左卫站在伟岸男人身边,恭敬的回着得来的消息。


          ? ? 男人面无表情看着办公桌上的那份文件,邪魅一笑,声音森冷又阴鸷,“看来,是我们出手的时候了,这颗棋子要是出点儿意外的话,游戏就玩儿不下去了。”


          ? ? “是,爷。”左卫说完之后就下去了。


          ? ? 左卫,作为那男人的影子,基本上不用那男人再说什么,他已经知道要怎么做了。


          ? ? 男人勾勾唇角,无声一笑,我的游戏这才开始,谁也没有退出的权利


          ? ? 男人起身,到楼下开车。


          ? ? 开着车子漫无目的的在街上飘,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直到路过严氏公司大楼的时候,他停了下来,抬头往上看,目光深沉。


          ? ? 这边严晔刚结束了一场让他觉得脑袋大的谈判,就接到了家里的电话。


          ? ? 起初,在看到是他家里的电话的时候,他内心竟然有一股止不住的小期待,想着自己冷落了两年的小妻子主动给自己打电话是为了什么事情。


          ? ? 两年了,他对苏浅从来都是不闻不问的,那个女人也从来没有将自己放在心里,更别说主动给自己打过电话了,于是严晔有些小激动的接了电话。


          ? ? “先生,先生,你快回来吧,苏浅将自己关在房间已经两天了,不管我怎么说,苏浅就是不跟我说话,先生”电话一接通,里面就传来于妈着急的大嗓门。


          ? ? 本来是带着一丝雀跃的心情接的电话,但是却没有想到电话的内容让他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


          ? ? “于妈,你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


          ? ? 这两天来,苏浅,没有出过一次门,她甚至是将自己紧紧的关在卧室中不肯出来。


          ? ? 两天以前,苏浅回来的时候,恰逢于妈过来做午餐。


          ? ? 于妈是严晔找来照顾她饮食起居的保姆,这两年来,跟苏浅相处最多的,应该就算得上是于妈了。


          ? ? 苏浅是个十分懂礼貌的孩子,只要见到于妈,都会向于妈打声招呼。


          ? ? 然而那天的苏浅表现的十分的不正常,就像是后面有什么追着她似的,慌慌忙忙的回到家里,就将自己狠狠的关到了卧室中。


          ? ? 于妈也是个女人,在这个家里照顾苏浅两年了,对于这个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她多多少少都是知道的,所以只当是苏浅跟先生吵架了,当时也没有放在心上。


          ? ? 可是一连三两天了,自己做的饭,苏浅压根儿没有动过,她顿时心里一阵害怕,是不是苏浅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她连忙的走到卧室去敲门,“苏浅,苏浅,你在不在房间”


          ? ? “这可怎么办啊,这要是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啊,苏浅啊,你在里面吗,你倒是回我一声啊,苏浅啊”于妈担心的不得了,可是又没有卧室的备用钥匙。


          ? ? 情急之中,她赶紧跑到客厅拿起电话给家里的男主人严晔打了电话。 :.\\


          ? ? 于妈将这两天苏浅回家后魂不守舍的样子跟严晔说了一遍,就听到严晔说:“我马上回家。”


          ? ? 严晔拿起搭在椅子上面的外套,头也不回的直接向外走,刚才他已经让秘书通知司机等在门口。


          ? ? 当路过沐雪儿的时候,也没有停下来,而是直接朝着电梯的方向快步走去。


          ? ? 隔着即将关上的电梯门,他看到了沐雪儿,她眼中有着失落、不安、狠辣和不甘,此时,他却无暇理会


          ? ? 严晔急匆匆的从公司走了出来,猛地一抬头便看到了一辆十分熟悉的车子,更看到上升车窗那里刚毅的侧脸,顿时目露怀疑,难道是他回来了


          ? ? 然而那车的主人放佛就是故意似得,不等他看清楚,就开车扬长而去。


          ? ? 严晔眉头深锁。


          ? ?


          ?第四章 高烧


          ? ? 网om,。可要真的是他回来了,那么t市没道理到现在还是这么风平浪静


          ? ? 可转念一想,他怎么可能回来,这里有他恨得要死的人,他回来不是给自己添堵吗严晔摇摇头,觉得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 ? 然后发动车子,快速的朝着自己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回去过的家的方向驶去。


          ? ? 内心还在因为刚才于妈说的话而忐忑不安着,苏浅,你一定不能出事,我惩罚了你两年,可我也惩罚了自己两年,你千万不要在我准备给你机会走进我心里的时候让自己出事,不然我真的不会原谅你


          ? ? 然而这个时候的苏浅早已经因为高烧,整个人陷入了昏迷之中。


          ? ? 她两天前浑浑噩噩的回到家里之后,就呆呆的站在淋浴下,她想要将自己身上那些刺目的吻痕洗掉,可是不管她怎么使劲儿揉搓,都是徒劳的。


          ? ? 那些刺眼的吻痕就像是深深的烙在她身上了似得,怎么都不会消除,也像是在提醒着她到底做了什么龌蹉的事情。


          ? ? 这两年,虽然她的丈夫不经常回家来,但是她既然已经嫁到了这个家里,那么她就应该为她的丈夫守身。


          ? ? 淋浴的水哗啦啦的打在她的身上,她却丝毫没有感觉。她只感到了害怕,她混沌的还记得自己不知道淋了多久,想起那些照片还在自己的包里,于是便浑身湿漉漉的从洗手间出来。


          ? ? 看着自己带回来的照片,她好恨,好恨,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了为什么眼泪便也不受控制的自眼角不断的滑落。


          ? ? 那些照片显然是有人故意留给她看,那么那个人一定还有备份。


          ? ? 她能想到的就是沐雪儿,可是她隐隐约约的还记得那天跟沐雪儿聊过之后,沐雪儿很早就离开了,之后她只是坐了一会儿觉得头晕晕的就想要离开。


          ? ? 可一站起身来的时候,她就没有了任何的知觉,像是坠落进无底的深渊似得。


          ? ?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就是两天前的那个让她十分慌乱的早上。


          ? ? 眼前的这些照片,让她的心越发的烦躁,不安,恐惧最后她是怎么一次次睡着一次次惊醒的,她都不知道。


          ? ? 等严晔火急火燎的赶回家的时候,于妈还站在卧室的门口不停的来回走着,一副十分担心的样子。


          ? ? 看到严晔,便立马迎了上去说道:“先生,先生,您可回来了,您快看看吧,我不知道苏浅在里面到底怎么了,不论我怎么叫喊她,里面始终没有一点儿声音。”


          ? ? 严晔脸色十分不好的上前去敲了敲卧室的房门。无奈,里面安静无比。


          ? ? “苏浅,苏浅回答我”


          ? ? “没用的,先生,您还是快点儿找出来卧室的备用钥匙吧。”于妈是真的着急了,这都两天了,先生要她好好的照顾苏浅,而她却没有好好的照顾好,于妈自责坏了。


          ? ? 叫不应,严晔只能快步的走进书房拿了卧室的备用钥匙,一下就将卧室的门给打开了。


          ? ? 当他看到苏浅像是一个没有了安全感的婴儿一样蜷缩着身子在床上的时候,他担忧的一颗心顿时放了下来。


          ? ? 于妈跟在严晔的后面,担心的快步走到苏浅的身边,语气十分轻柔的喊了苏浅几声,但是都没有回应。


          ? ? 于妈轻轻的伸手将苏浅蜷缩着的身子反过来,凑近身子看到苏浅原本一直都是充满朝气的脸此刻却变得十分的苍白,面无血色,嘴唇也是十分的干,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fu.. ?名门弃妇:帝少,悠着点 更新快


          ? ? 一副十分难受的样子。


          ? ? 于妈担心的伸手抚上了简何的额头,“啊”苏浅额头的温度实在是太高了,让于妈下意识的就弹开了自己的一双手。


          ? ? 严晔站在床位,自然是看到了于妈的反应,但是还不等他问怎么了,就听到于妈更加担心的说道:“先生,不好了,苏浅发烧了,额头好烫,整个身子都是烫的,现在必须送去医院啊。”


          ? ? 严晔走过来,伸手便抚上了苏浅的头,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生病了都不知道吗


          ? ? 迷迷糊糊的浑身好热的苏浅感到一阵凉风似的吹向自己,下意识的便抬起无力的小手,握住了那阵阵凉风的发源地。


          ? ? 看着自己的手被苏浅下意识的握着,严晔也没有抽开,如果不是因为知道苏浅现在是因为高烧昏迷着的话,那么他一定会觉得这是苏浅故意的。


          ? ? 而当他正想要温柔的抱起苏浅,带她去看病的时候,却听到了苏浅带着撒娇般的呓语:“阿维,有你在真好。”






          ?第五章 苏浅,你逃不掉了


          ? ? 网om,。听到苏浅的呓语,严晔眸光一冷,两年了,整整两年了,难道她的心里还是放不下那个男人吗


          ? ? 低头看着被自己抱在怀里的苏浅,严晔的内心有股隐忍的愤怒,苏浅,给你两年时间让你忘掉另外一个男人,专心的成为严太太。


          ? ? 可是看样子,你并没有忘掉


          ? ? 于妈到衣帽间给苏浅找了一套舒适的衣服,本想着马上给苏浅换上的,但是她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听到严晔冷着声音说:“都这两天了,冻不死。”说完就直接抱着苏浅往外走。


          ? ? 于妈拿着苏浅的衣服愣愣的站在原地,这先生刚才还是好好的,怎么突然之间又发脾气了呢


          ? ? 于妈思前想后也不知道这又发生了什么,想着反正这先生一直都是喜怒无常的,自己就算是想破了脑袋也不知道人家脑子里想的什么,想着苏浅还穿着一身潮湿的衣服,于妈便赶忙的跟了上去。


          ? ? 严晔面无表情的将苏浅放到后座之后,于妈也跟着过来了。


          ? ? 严晔说:“你到后面照顾她。”


          ? ? 于妈赶忙说道:“好的,先生。”听到严晔的话,于妈又忍不住的在心里嘀咕道,明明就十分关心嘛,干嘛每次都装的一副很讨厌苏浅的样子


          ? ? 因为有了严晔的催促,司机开车的速度是非常快的,很快的便到了一家医院。


          ? ? 严晔将苏浅再次抱起,忍不住的皱起了眉头,虽然这才是他第二次抱苏浅,但是苏浅真的是太瘦了,完全是超乎了他的想象,他一直都觉得苏浅只是看起来瘦而已,但是却没有想到是真的这么瘦


          ? ? 看到严晔又突然喊着不动了,于妈也不敢说话,可是看着苏浅没有皱的那么紧,她又担心,于是只好小心翼翼的开口跟严晔说:“先生,先生”


          ? ? 严晔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走吧。”


          ? ? 然后三人一前一后的走进医院。


          ? ? 在车上的时候,严晔已经让助理大卫联系了这边的医生,所以在严晔抱着简何刚一进到医院里面的时候,就看到大卫带着医生们都走了过来。 :.\\


          ? ? “严总,请将病人放到我们的床上吧,我们会尽快的给病人做一个全身的检查的。”一名医生说。


          ? ? 严晔准备将苏浅放在床上,但是这个时候的苏浅却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紧紧的拽着严晔的衣服,一如之前那样呓语的说道:“不,不,不要不要再松开松开我的手。”


          ? ? 苏浅只是随着自己的感受说着,但是她却不知道她的这句话就像是一颗炸弹似的,在严晔的心中炸开了花。


          ? ? 静静地,就像是全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似的,严晔看着苏浅因为高烧而变得映红的小脸,就像是当年在她的毕业典礼上初次见到她的时候那样,散发着浑身的魅力,在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变得娇小可人,脸红透了。尽管她的害羞是因为另外一个男人,但也着实的让他的目光停留在了她的身上。


          ? ? 他的一颗心再次柔开了


          ? ? “苏浅,你已经彻底的踏进了我的领地,你逃不掉了”轻声的在苏浅的耳边说完之后。


          ? ? 严晔已经完全不在乎众人看他的目光是怎样了,再次抬头看向众人的时候,又变成了刚来之前的冷毅,严晔看着刚才那位医生说:“急救室在哪里,我抱她过去。”


          ??


          ?第六章他,还能怎么做


          ? ? 网om,。医生还想要再说什么,但终究因为严晔的身份而闭口不说了。因为他们都知道,对于像严晔这种身份不简单的人,他们一般都不会喜欢别人在他们的面前说东说西的


          ? ? 而后,等将苏浅送到急救室之后,医生说家属不能留在这里,所以严晔不得不出来。


          ? ? 在出来的之前,严晔动作十分轻柔的将一直拽着他衣服的苏浅的手松开。


          ? ? 看着苏浅不安的紧皱着的眉头,严晔眸光微微一愣,转而便面露温柔之色,俯身轻轻的在苏浅的耳边说道:“等你醒来,我给你一个幸福人生。”


          ? ? 说完便径直离开了急救室。


          ? ? 坐在急救室门口的椅子上,严晔只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希望苏浅可以好好的。他以后会成为一个好男人,对她很好的男人。


          ? ? 严晔想着,就觉得自己的未来也许并不会像以前那样,这一次他要为自己而活


          ? ? 想着想着,严晔的眉头便再次皱了起来。


          ? ? 那个男人


          ? ? 五年前,那个男人曾经说过,五年后他会回来,回来报复他们,他不会让他们每一个人幸福


          ? ? 今天无意中的那一眼,让他觉得是如此的熟悉,只是那个男人一向都是十分的高调的,没有道理在五年后他有了可以让他们全部都诚服在他脚下的能力之后而变得如此的低调。


          ? ? 可,要是那个男人真的回来了。那么,他,能怎么做他应该要怎么做


          ? ? 他说他要报复他们,而他还要向五年前那样袖手旁观吗


          ? ? 严晔沉默了,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要跟他抗争


          ? ? 在知道是因为自己家对不起他之后,他从来都没有想要跟那个男人争什么,也为了想要弥补他而跟他成为了朋友。


          ? ? 然而,当他知道了所有的事情之后,他们之间的友情还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 ? 正当严晔还在自己的沉思中的时候,苏浅已经被医生推了出来。


          ? ? 严晔站起身来,医生主动走了过来说:“严总,夫人其他什么问题,只是因为发烧太严重,所以才会出现昏迷现象,只要高烧退了,夫人就会好的。”


          ? ? “嗯。”严晔说道。


          ? ? 医生又说:“因为夫人现在身体还十分的虚弱,我们建议是留院观察。” ;.{.


          ? ? 本来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的看着病床上血色全无的苏浅的,但是在听到说苏浅需要留院检查的时候,严晔的脸色变了。


          ? ? 他皱着眉头说道:“必须留院”


          ? ? “额,是的,这是为了以防万一,毕竟要是真的出现什么现象的话,这里是医院,可以得到进一步的救治的”医生解释的说道。


          ? ? “好。”良久,严晔才无奈的说道。


          ? ? 他从很小就十分讨厌医院的味道,所以对需要留院观察很是反感,可又无奈,只好听医生的。


          ? ? 身为严晔找来的专业保姆,于妈对自己的雇主的一切生活行为可是十分的了解的,所以在看到严晔面露难色的时候便说道:“先生,您也忙了一天了,既然苏浅现在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您可以先回家洗漱休息一下,然后晚点儿再来。”


          ? ? “您不要担心苏浅,我会好好照顾她的。”看到严晔的目光还在紧紧的追随着苏浅,于妈再次说道。


          ?第七章一个爱着你的男人


          ? ? 网om,。然而,当严晔的目光再次落在苏浅毫无血色的小脸时,即便心中有着再大的不愿留在医院,可是他刚才还说会让她成为最幸福的女人,而自己这个时候却没有办法陪着她


          ? ? 等将苏浅推到vip病房的时候,严晔才对着于妈说道:“于妈,你回去做点儿吃的来吧,今天我在这里陪着她。”


          ? ? 在一听到严晔这么说的时候,于妈是非常的开心的,心里着实的为苏浅这两年的等待而觉得值了。


          ? ? 苏浅这女孩子跟其他的女孩子一点儿都不一样,她是那种不争不抢的,所以即便外面将严晔带着小三如何如何的风光,苏浅都是一个人躲在卧室里面哭的。


          ? ? 只是于妈不知道的是,苏浅哭,完全不是因为看到了媒体报道的关于严晔的事情,而是每当觉得自己孤单的时候,她都会想到两年前那个说要陪自己走一生的男孩儿


          ? ? 不过尽管觉得很开心,但于妈觉得还是自己在这里比较好,因为先生那么讨厌医院的味道。“先生,我马上回家做点儿吃的来,之后我来替您。”


          ? ? “嗯。”严晔单音一个字之后,便再也不说话了。


          ? ? 大卫和于妈退出病房,就各个向自己的工作岗位出发了。


          ? ? 当偌大的vip病房只剩下严晔和苏浅的时候,严晔的目光顿时柔和了不少,他伸手轻轻的将遮掩着苏浅脸庞的一缕秀发拨开,露出苏浅小巧的脸,看着苏浅,严晔慢慢的说:“苏浅,两年了,为什么,你却还不肯接受我”


          ? ? “我知道这两年来我冷落了你,可是你知不知道两年前当我满心欢喜的以为自己可以真的娶到你的时候,有多开心可是你给我的是什么结婚前夕,你跟着其他的男人私奔苏浅,我也是一个男人”


          ? ? “一个爱着你的男人”严晔将苏浅的另外一个没有打点滴的小手轻轻的握在自己的手里,凑近唇边,温柔一吻。


          ? ? 严晔很想要把这些话在苏浅清醒的时候告诉她,然而,他不能因为他不容许自己的尊严受到践踏 嫂索{名门弃妇:帝少,悠着点


          ? ? 严晔对苏浅的这种温柔,小心翼翼的,是那么的呵护着苏浅,放佛苏浅就是一个易碎的陶瓷娃娃,需要你全心的看护着。


          ? ? 严晔对苏浅这柔情的一幕,全都落在了门外一双嫉妒的要死的沐雪儿的眼中


          ? ? “苏浅,我不会让你得偿所愿的,两天前你没有被男人轮了,那是你的运气。可是苏浅,人的运气是有限的,我不会让你得到严晔的”沐雪儿自言自语的恶狠狠的说完之后,转身就走。


          ? ? 不管是门外的还是门内所发生的一切,都被一双阴鸷的厉眼看到,男人被靠在沙发上,右手不停地转动着左手腕上专门为他定做的劳力拉斯男士手表。


          ? ? 慢慢的,男人的唇角微微向上勾起,呵,这游戏真的是越来越好玩儿了


          ? ? 而站在男人身边的本院院长在看到男人微微勾起的唇角时,立刻冷汗淋淋。


          ? ? 这个在美国可以翻手遮天的男人,虽不是多么的了解他,但是紧仅仅的只是看着他的侧脸,都让院长觉得周边的空气像是凝结起来那般,让他呼吸急促起来。




          ?第八章百闻不如一见


          ? ? 网om,。男人薄薄的唇角噙着高深莫测的笑,注视着屏幕久久不说话。


          ? ? 严晔的双手一直都紧紧的抓着苏浅的手,想要给她无微不至的照顾。


          ? ? 她的小脸看来来还是那么的红,高烧依然没有退下去,即使吃过药打过针了,但看样子依旧不是多么的管用。


          ? ? 盯着苏浅,此刻的苏浅因为高烧的折磨,眉头紧紧的皱着,还有一层层冷汗,看着这样被病魔折磨的苏浅,严晔只觉得心中升起了一抹浓浓的愧疚。


          ? ? 然而想到自己这两年来对她的冷落,而她也只不过是将他当成陌生人这样,他不由自嘲的笑了起来,这都是他作的,不是吗


          ? ? “唔水”


          ? ? 躺在病床上的苏浅忽然皱起眉头发出很是虚弱的声音,他连忙将她的手放下,站起身来到桌子上给她倒了一杯水,然后走到苏浅的病床前轻轻的坐到她的身边,慢慢的将她扶起来靠在自己的怀里,轻声的说:“来,慢慢的”然后一点点的将水杯凑近她的嘴边。


          ? ? 看到她闭着眼睛,但是却将水喝了进去,严晔顷刻便放心了许多。


          ? ? 喝完水之后,严晔将水杯放到床头边上的柜子上,但是却没有将苏浅放回床上,他静静地看着,看着此刻如此娇小的苏浅在他的怀中安静的睡着。


          ? ? 这是真正意义上,他第一次抱苏浅的


          ? ? 他以前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抱着一个女人的感觉可以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但是他同时也深深的知道,这样幸福的感觉,只有苏浅能给而已


          ? ? 不知不觉的,情不自禁的严晔慢慢俯身,唇角不停的向着苏浅的唇角吻去,两年前初见她的时候,他就想要一亲芳泽了。


          ? ? 而这个时候苏浅慢慢的陷入到了一场可怕的梦中。


          ? ? 梦中,她的初恋男友阿维一身纱布包裹着,只露出一双让她心疼的眼睛。他之所以会变成那样,完全都是因为她,看着一动不动的阿维,苏浅心痛的厉害,不知不觉间便发出了声音。


          ? ? “阿维,对不起,阿维”


          ? ? 原本充斥在严晔眼中的那难得的温柔,却在听到苏浅呓语的名字时瞬间褪去,随即便直接从床边站了起来,完全不理会他刚才的动作是不是会伤到苏浅。


          ? ? 然而,幸好这里是vip的豪华病房,因为这里的病床全部都是双人的大病床,并且十分的柔软,因此苏浅并没有撞到。


          ? ? 她只是轻轻的皱了皱眉头,便再次沉沉的睡去了。


          ? ? 看着再次睡去的苏浅,严晔知道那是因为药力作用才会让她这么嗜睡。


          ? ? 可是她刚才脱口而出的名字,却让他心底里的那股火止不住的便上升出来。


          ? ? 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又是那个男人


          ? ? 他真的一点儿都不知道,那个当年一无所有的男人到底有什么好值得她这两年来还心心念念的想着他


          ? ? 严晔努力让自己坐下,心情十分复杂的看着床上的人儿,心口剧烈起伏着不断的在压抑着想要冲出心口的怒火。


          ? ? 然而床上的人对这一无所知,微微一动,转个身继续睡觉。


          ? ? 看着她这般,严晔猛地站起身来直接夺门而出,他得离开这里,不然他害怕他会忍不住去掐死苏浅的


          ? ? 坐在院长办公室男人在看到严晔离开之后,男人唇角噙着笑说道:“该我们上场了。”说完便站起身来直接离开了院长的办公室。 .fu..


          ? ? 左卫在那男人走出去的一刻便对着院长说了一句话:“爷,不喜欢多嘴之人。”


          ? ? 话音一落,院长就看到原本应该是监视苏浅病房那一格的画面突然白屏了。


          ? ? 等那些人离开之后,院长的小助理才战战兢兢的到院长的身边小声的问到:“院长,这个男人究竟是谁看起来着实的不简单,值得让您这般低声下气的说话”


          ? ? “小声点儿,你知道什么”院长冷声斥责到。


          ? ? 小助理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他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问的嘛。


          ? ? 只见院长什么都没有对着小助理说,只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看着那些人消失的方向。


          ? ? 他早就听说过这个男人,但是却没有真的见到过,今天终于见到了,真的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第九章 情不自禁


          ? ? 网om,。这个男人在美国可是响当当的人物,可谓是一个传奇了。


          ? ? 据说如今在各个国家都有分公司的龙朝跨国集团在五年前差点儿破产,但就因为这个男人,龙朝跨国集团的财务危机不但解除了,而且还免于破产,更重要的是龙朝跨国集团这几年在他的带领下更上一层楼


          ? ? 不过他在美国是一个十分神秘的人,以前听人稍微的说起过,这个男人在商场上的行事风格,处事手段都是十分的让人扼腕,害怕,特别是他身边有两个非常出色的助手,一明一暗。


          ? ? 他虽是龙朝跨国集团的当家人,但是却从来没有对外露过面,而外界的人也全部称呼他为意为神秘人steryn。


          ? ? 两年前有很多媒体都曾争相报道过关于他的新闻,但不知为何,一夜之间,关于他的一切信息全部都被切除,就像是这个世界上突然间没有了这个人一般。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

          更多小说推荐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玲珑小书城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