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锁业排名 >播音也有名门正派?!他们如何学习的呢?

          播音也有名门正派?!他们如何学习的呢?

          2021-09-30 16:48:36三三博宇

          很多人一看到标题一定惊了。


          纳尼?播音也有名门正派?!


          那我学的到底是正派还是邪门歪道呢。


          且听我娓娓道来。



          无论你的播音知识是从网上,书上,还是从师父口中学来的。都必须要记住一个人。



          张颂祖师





          张颂,河北易县人,1936年7月27日出生,我国播音界泰斗,创立了中国播音学学科体系,曾任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艺术学院院长,培养了大批优秀的播音员、主持人和教师。2012年11月10日上午10点22分在北京去世,享年76岁。


          没错,就是这位慈祥的老爷爷张颂,他就是咱们播音学子的祖师爷。没有他,就没有“提打挺松”;没有他,就没有“内三外四”;没有他,就没有“备稿六步”;他所撰写的《中国播音学》《朗读学》作为播音学子的必修教材沿用至今。


          我们后来接触到的所有播音学科的知识也都能在他的著作里寻找到源头。可以说,中国一切的播音学子都是他的徒子徒孙,一代又一代的播音员主持人都在这个源头上开枝散叶。




          那么只要你学习的播音知识不是从某位野路子师父那学来的胡编乱造的内容,或者是自己凭经验模仿琢磨出来的缺乏系统科学的播音方式,都可以算是是名门正派。


          如果你真的热爱播音,又不想让别人误解为播音只需要声音好,不就是上嘴唇碰下嘴唇巴拉拉小魔仙吗?或者播音有什么好学的?那么就必须沉下心来,潜心研究。


          你会发现,播音其实是一门很深的学问。播音有学不是空喊口号。


          说到这里,我们不得不提到几个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北京广播学院76届播音学生。这是一批极为特殊的播音学生,他们是最后一批没参加高考的工农兵学员,都是张颂祖师的亲传弟子。略微提几个人你一定耳熟能详。


          ?陆洋,和齐越、夏青同志等老一辈播音员同志共事多年。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著名播音员,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音指导。


          敬一丹,原央视《东方时空》《焦点访谈》著名主持人。


          王福生,浙江传媒学院播音主持艺术学院副院长。


          白学礼(播音名周楷),四川音乐学院绵阳艺术学院系主任。


          金重建,先后工作于浙江人民广播电台播音组、专题部,浙江广播电视集团文艺台、新闻台,2007年10月到浙江传媒学院播音主持艺术学院,任国家级特色专业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项目负责人,主要从事有声语言和副语言传播的教学和研究工作。


          (排名不分先后,以小编见到各位大师的顺序排序)


          和他们相处了三天,小编也不能浪费这个机会"捞点好处"。也学到了名门正派的一些为人处事的方法和学习计划。


          从一见到他们,小编就收获了敬一丹老师的一个大大的拥抱和一句“辛苦了!”的问候。心里兴奋极了,人家好歹是央视名主播,竟然这么亲民。没错,这才是名门正派的一贯作风,主持人不是明星大腕,也不是高高在上的国家领导,而是实实在在的沟通心灵的桥梁。书上是这么描述的。



          敲黑板,划重点,注意第四条。现在还说书上的话都是空话了吗?你做不到而已。


          总之敬一丹老师的亲和力深深震撼了我,让我特别想和她亲近沟通。我上豆瓣搜了她的书《我遇见你》,评论栏里有几条差评,说她的文字软绵绵的没有力度,见什么都好,谁都是善良的。那是因为他们不了解敬一丹老师,笔从心出,她的文字也一定和她的专业素养是挂钩的。



          (三三博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及学生与敬一丹老师、陈小渝老师合影)


          和小编第二个有交流的是播音艺名为周楷的白学礼老师。这个川音的系主任长得人高马大,气质非凡。原来之前的身份是铁路工人,热爱体育运动,也热爱文学创作。


          我开门见山的问他:“老师您是如何练声的?”


          他说:“以前在大学里,就每天会组织学生练声。班长会专门过来监督,也有些调皮捣蛋的学生经常惹得班长生气。”


          我注意到他说每一个字都是提起笑肌的。又问:“那您现在还练声吗?”


          “哈哈,现在就在练声啊。我和你说话的时候就在练声。我经常给学生们说,你们说话就要保持提打挺松的状态,那就是在练声。”


          我心里一惊,原来任何一门学问的都会经历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过程。前提是该吃的苦必须吃到位。


          接着,他又给我讲了四声五调的知识,尤其是南方方言,调值是个大问题。你要想象出一个五线谱来,55在天花板上,35是从头顶到天花板。214就是低音了。51要从天花板到脚下,但是声带一定要注意先紧后松,不放松是不行的。就拿原音“啊”来练四声,说完朗诵起了“白日依山尽”来让我体会,周围的人群纷纷向这边张望,他却浑不在乎。


          我为老艺术家的认真很是感动。


          说到他的学习经历,他说:“我老家是河南的,当时学播音我就励志一定要说一口纯正的普通话。有一次说梦话被同事议论,我其他啥都不关心,就关心我在梦里说的是方言还是普通话。”说完,他爽朗的笑了。



          (三三博宇学生与白学礼老师合影)


          还有好几位老师都对我有指导,其实这些你仔细研究教材都能找到理论基础(不是他们“照本宣科”,实在是因为教材就是他们写的,哈哈,这就厉害了),小编就不一一赘述了。


          播音学既是一门“实践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思辨”的艺术,也是一门“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的业务。一定要多说多思考,多练笔多体会。




          昨天有学生问小编的师父小万老师“朋友”的“朋”字应该怎么读呀?小万老师说:“你归韵时把舌头往后缩一点”。小编一查书,果然是的。




          图集:




          (三三博宇学生与王福生老师合影)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播音指导杨曼老师正为三三博宇同学们讲授艺考技巧?



          (三三博宇学生与陆洋老师同台演出)




          (三三博宇学生风采)




          end~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