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锁业排名 >有个情商很高的男朋友是什么感觉?

          有个情商很高的男朋友是什么感觉?

          2021-04-21 07:26:27逸云书院

          清晨,洛夕拖着行李站在了景汇小区的门口,双眸因为看着眼前熟悉的公寓露出了一丝难以抚平的激动按下早就烂熟于心的密码,门锁滴的一声打开了。

          ?

          为了快点给男友林尧森一个惊喜,洛夕顾不上管行李直接往里走。

          ?

          “尧森,我回来了”推开书房门,阳光散满的桌子前空荡荡的,并没有看到她期待的身影,这才想起来今天是周末。

          ?

          洛夕合上了书房的门,退了出来,抱着万分期待放轻脚步往楼上走。

          ?

          越往上她的步伐越加小心翼翼,只要想到她马上就能够看到林尧森刚起的睡颜,就连小心脏都跟着砰砰的跳动。和林尧森谈了三年多的恋爱,洛夕还是第一次做这么刺激的事情。

          ?

          走上二楼,一种很奇怪的声音从并没有关严的房门的空隙间传到她的耳边,顿时一种不好的预感传遍全身。

          ?

          虽然洛夕长这么大以来没有经历过人事,但作为成人,这声音意味着什么她还是能够想象到的。

          ?

          眼看着离虚掩着的房门越来越近,她移动的脚仿佛浇注了一般,整个人直愣愣的站在离房门不到两米的地方。

          ?

          “尧森,我……我好爱你!”

          ?

          “当心我们的宝宝,啊……”

          ?

          “宝贝,乖,我会很温柔,很温柔的。”

          ?

          沙哑的男女声交织混合在一起,短短两米一道门隔着,花费了她全部的力气和勇气。

          ?

          理性的判断依据告诉了她,里面传出的声音正是和她谈了三年多的男友林尧森与她亲爱的妹妹,但她却一直在不断的说服自己,眼前的一切都不是真的,其中一定含有隐情。

          ?

          洛夕不知道自己是抱着怎样的心情去推开那扇门,也不知道是怎样迈着腿走进卧室看着大床上她最熟悉的两人如何翻云覆雨,整个人一动不动的站在床前,看着大床上丝毫没有察觉到意外来客的两人继续干着伟大繁衍事业。

          ?

          直到一场运动结束后,林尧森才发现洛夕的身影,还没有完全消退充满欲望的双眸瞬间化成了满满的惊悚,又转变成了慌张,快速的套上了衣服走向洛夕,“夕儿,你怎么来了?”

          ?

          一直被无视的她终于被男友惦记起来,洛夕冷笑着不着痕迹的甩开了他的手,“我现在出现在你面前坏了你们的好事,是不是特么的想打我?还是说如果不是我看到了这一幕,你在我面前永远都是以往的十佳好男友?”

          ?

          她只是听从公司安排出国进修学习半个月,只是半个月的功夫她的十佳男友就和她妹妹勾搭在了一起。

          ?

          为了能提前赶回来给他制造一个惊喜,结果却撞见了他给的巨大惊喜。

          ?

          “不……不是这样的,夕儿,别闹了,听我解释!”

          ?

          林尧森一把拽过她,把她禁锢在床上,床上还残留着上一秒他和她妹妹两人恩爱过的味道,令她恶心的想吐,直接甩了他一个耳光,“林尧森,你放开我,你真让我恶心。”

          ?

          妹妹洛依的身上到处布满了爱的痕迹挑衅的看着她,跟着一个清脆的耳光上去。

          ?

          洛夕被打的右边脸颊红肿起来,这点疼痛毫无感觉,麻木的双眸盯着洛依冷笑着,“洛依,你可真是我的好妹妹。”

          ?

          “依依,谁让你打夕儿的!”林尧森顾不得自己挨了一巴掌的疼痛,固执的拉着她的手,看着她脸蛋上浮起的红肿,“夕儿,是不是很疼?”

          ?

          “林尧森,你还真会装!”瞧这男人满眼里的心疼,要不是洛依赤裸的身子还杵在她面前,她还真会傻傻的以为林尧森对她一直都是真心的,“装了这么久你不累吗?”

          ?

          “夕儿,你要信我,信我,我没有……”

          ?

          林尧森怒吼着,两眼红通通的,洛依见势不妙,立马小鸟依人的往他怀里钻过去,“尧森,既然姐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关系,我们就不要再躲躲藏藏了,好吗?”

          “够了,洛依。”

          ?

          现在林尧森已经够烦的了,根本没有心思顾及到洛依,大掌挥去把洛依打到了床上,惹得洛依大叫着,“啊……疼,好疼,尧森,你对我这么狠我认了,可这是我们的孩子,你怎能对我们的孩子下这么狠的手。”

          ?

          洛夕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们两人,在门口她隐约的听见宝宝,以为是她的错觉,没想到……

          ?

          “林尧森,洛依,你们可……”

          ?

          看着双眸泛红的洛夕,又看着坐在他身边的洛依,两个女人简直让林尧森头大,一时间他顾忌不上来了。

          ?

          既然已经撕破脸皮了,洛依更加不管不顾,冲着她大吼大叫着,“姐,你也看到了,我现在可是怀了尧森的孩子了,宝宝都有三个多月了,以后尧森是我老公,不是你男友,你少缠着尧森……”

          洛依手拽着林尧森不让他又半点接近洛夕的机会,又接着吼道,“洛夕,你别忘了你们洛家能有今天,功臣是谁!”

          ?

          “够了,洛依,你怎能这么说你姐?夕儿,你别听依依的,她是一时脑热胡说八道的。”

          ?

          “孩子,是你的吗?”林尧森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传在她的耳旁,她却只想问眼前这个男人一句话。

          ?

          最终,洛夕在他的双眸中看到了绝望的自己。

          ?

          洛夕摇头冷笑着,笑声尖锐的好似每一声都刺在她的心尖上。

          ?

          床上的男人直到看着洛夕的身影消失才回过神来,飞快的下床朝着门口追出去,身后洛依不甘心的从身后搂住他的腰,“尧森,别走,别离开我。”

          ?

          “依依,够了,放开,我让你放开,听见了吗?”

          ?

          男人大力一甩,洛依整个人被甩到了床边,身体撞击到了床榻上,发出闷声响,眼死死的盯着林尧森疾步离去的背影,大吼着,“尧森,孩子,孩子……”

          ?

          已经走到房门口,林尧森终究折回,看着地板上捂着小腹处的洛依,目光暗转。

          ?

          马路上,洛夕漫无目的的走着。

          ?

          事已至此,她心底却还期盼着林尧森能够追过来,能够给她个解释。

          ?

          纵使三步一回头,纵使伤心难受的眼睛都快哭瞎了,也没有看到期待的身影,没有听到熟悉的脚步声。

          ?

          无数的声音似乎与她的世界隔离开,刚刚刺激性的画面依旧在她的眼前不停的播放着。

          ?

          “啊……”

          ?

          巨大的变化,令她头剧痛起来,渐渐的她没有了力气,依照着人的本能反应蹲了下来,双手抱着头。

          ?

          直射过来的灯光,让她抱着头的手不自觉的拿开,向着光源处看去。

          ?

          刺眼的灯光,剧烈的疼痛,意识变得模糊,就这样倒在了马路上。

          ?

          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疾驰在宽阔马路上的黑色宾利停了下来。

          ?

          “三少,碰上了撞车,文浩正在处理。”

          ?

          车后座上男人轻微点头,依旧如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修长的手点击着今早刚出来的财务报表,优雅的看着。

          ?

          “等一下。”男人侧眸微眯,眉宇蹙起,手指轻敲着平板。

          ?

          车窗外,被两名保镖抬着的洛夕,苍白的脸蛋,晕厥的容颜闯进了他深幽看不清情绪的眼眸。

          ?

          “三少,这……”

          ?

          “带回去。”

          ?

          得到命令,文浩立马让保镖将洛夕带上了后面跟着的车,同时诧异的看着不再说话的顾晨。

          ?

          黑色的宾利一如往常行驶着,除了刚刚发生的那一幕,车上又恢复了沉寂,要不是文浩确定后面的车辆里多出个人来,他一定会觉得自己在梦里。

          ?

          穿过热闹的市区,绕过盘山公路,欧式风格的古城堡显现在眼前。

          ?

          随着复古式的铁门开启,一字排开的车队浩浩荡荡往向着古城堡里开去。

          ?

          直到看到金碧辉煌的正厅大门,车整齐的侧身,稳当的停下。

          ?

          文浩连忙快步下车,打开后座车门,“三少。”

          ?

          倏地,男人颀长的身影迈着优雅的步伐向着金碧辉煌的大厅走去。

          ?

          两排齐站开的佣人,纷纷弯腰齐声高喊着,“欢迎三少爷回家。”

          ?

          文浩连忙跟在身后,两名保镖用着支架抬着还在昏迷中的洛夕,也快步跟着。

          ?

          身后排开的佣人们垂着的眼中充斥着不可思议,等在前面的吴管家更是仰着头往后一看再看。

          ?

          “三少,这位……”

          ?

          吴管家这么一问,顾晨仿佛这才想起来带来的意外嘉宾洛夕的存在。

          ?

          他鹰隼般冰冷的眸盯望着被抬着的洛夕方向,只是几秒视线移到了一直跟着的文浩身上。

          ?

          “文浩,带她上二楼,让杨叔来一趟。”

          ?

          顾晨的话一出,吴管家还有身旁一大串佣人以及被点上名的文浩,众人的视线刷的一下落在了处于昏迷的洛夕身上,惊得目瞪口呆,直到……

          ?

          “还不快去。”

          ?

          顾晨冷冷的再次发话,才点醒了众人,文浩连忙带着人行动起来。

          ?

          清晨的阳光透过暗灰色调的窗帘散在英伦式风格的大床上,洛夕微蹙着眉,缓缓睁开眼,惺忪的双眸在看到眼前陌生的男性面孔,刚醒来的雾气瞬间消散转眼被惊愕、无措……

          ?

          一系列的神情、心里变化,最终化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响彻整个二楼。

          ?

          “看来夫人已经无大碍了,不如……”

          ?

          一直单手支撑着俊美容颜的顾晨,眯着一双温煦的桃花眼,冲着洛夕暗送秋波。

          ?

          同时,另一只堪比女子还要白皙修长的长臂朝她纤细一看便能掐出水的小蛮腰伸过,眼看着光白如玉的手就要触碰到她的腰肢时,洛夕惊得长腿狠狠一踹,顿时刚恢复一片寂静后的卧室传来一阵男人的闷哼声。

          ?

          身为男人的顾晨当然不甘示弱,立马借势而上,迅速翻身丝毫不给洛夕喘气的机会,身体就已经肆无忌惮的压在了她的身上。

          ?

          被压在身下的洛夕,羞耻难当。

          ?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第一次与异性亲密接触会是此番场景。

          ?

          正常戏码下,被压在身下女子本该含羞的双眸换成了怒不可遏的双眼狠狠的瞪着一副戏谑姿态看过来的顾晨。

          ?

          “快放开我,不然,我……我就……”

          ?

          到了此时,一醒来就受到惊吓的洛夕,这才想起来环顾四周。

          ?

          暗灰色的格调,纵使阳光透过窗帘打过来都不能驱散整个房间自带的冰冷。

          ?

          很显然这样的装潢风格与酒店那种透着高贵上档次的风格大相径庭,这样思考下来,她的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

          “就怎样?”看着被压在他身下,还不老实的洛夕,顾晨忽然玩心四起性感的薄唇微扬,禁锢在她身体一侧的手轻佻着她的下颚,“说我耍流氓?”

          ?

          “还是,告我非礼,

          ?

          男人离她很近,每说一个字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带着淡淡青柠的气息喷涌在她的鼻尖,清冷中带着别样的温暖令她身心一颤。

          ?

          洛夕恍惚了三秒又很快清醒,轻微的摇晃着脑袋。

          ?

          男人意味悠长的冲她一笑,明明俊美的容颜,看在她的眼里却足足打了一个冷寒颤。

          ?

          接着,不等洛夕有缓口气的功夫,停顿下来的男人又一次开口,“既然这样,不如坐实。”

          ?

          听着男人如此说,洛夕才彻底松口气,想来身上没有任何疼痛感,衣服也穿戴完整看来真如心中所想。

          ?

          既然她与突然做出亲密状的陌生男人没有发生点不该发生的意外,她自然暗自庆幸的同时,脑袋瓜高速旋转。

          ?

          倏然,一直处于惊悚状的眸渐渐趋于平静,慌张的神色也添上了几分肃清。

          ?

          “你敢,你可知道我是谁?”

          ?

          经过一夜过来,她的清白身还在,虽不知是忌惮她是何人,还是其他的原因,为今之计也只有赌一把了。

          ?

          他们洛家虽不说在D国名声显赫,但在现今的A市还是家喻户晓的。身为洛家捧着的千金洛夕从小到大走到哪那不是让她三分。

          ?

          瞧着她傲气的小模样,丝毫褪去了昨日晕倒时蔫蔫的状态,顾晨笑的更欢了。仿佛洛夕带有气势的威迫成了他耳中的笑话。

          ?

          听着男人的嘲笑声,洛夕又气又恼,吼道,“我告诉你,我可是……”

          ?

          唇间一凉,洛夕吓得想要逃脑袋壳却被大掌禁锢着,最终只能用大大的眼珠子瞪着有恃无恐的男人。

          ?

          感受着身下女人脸颊憋红传来的热气,终究顾晨移开了性感的薄唇,堂而皇之的在洛夕眼前探出口舌意犹未尽的舔着薄唇。

          ?

          画面太过那个,洛夕倒吸几口气,还没有调整好架势,又听见男人磁性的声音。

          ?

          “身为夫人的丈夫,夫人是谁怎能不知道。”

          ?

          搞不懂这人为何称呼她为夫人,洛夕心里想着该不会眼前人精神有问题又或者脑子有问题,总之这么一想她看着这一副上好的皮囊忽然有点惋惜起来,当然这些她也只私下想想没有明说。

          ?

          “洛夕,洛鸣是你父亲。”

          ?

          他没有说她是洛鸣洛家的千金洛夕,而是这般很是特别的表明他是知道她的。

          ?

          “你说,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

          “顾晨。”

          ?

          单单两个字,不经意间她心跳漏了一个节拍,她却没能察觉。

          ?

          “原来你是……”

          ?

          洛夕嘴角轻吐着,男人清冷的眼眸中波涛汹涌,“你是不是想起来了?”

          ?

          “啊,你放开我,你抓疼我了。”身下的洛夕挣扎着。

          ?

          看着如此反应的他闪亮夺目的眼眸恢复了暗淡,松开了她。

          ?

          “你说我想起来什么?”还是初次看到男人的眼睛可以变得如此明亮,不由的洛夕都淡忘了身处的尴尬处境,直接问出了口。

          ?

          久远的画面倒回他的脑海,清冷的目光变得更柔更溺人的看着洛夕。

          ?

          就在洛夕快要以为眼前的男人会说点什么,却只见顾晨再一个翻身,潇洒的转身朝着门外走。

          ?

          被吊起胃口的洛夕,蹙着眉赶忙跟在身后,不罢休的再次问道,“你指的是什么,难道我们以前就认识?”

          ?

          不知为何,隐隐约约中,洛夕也觉得他们之间似乎很久很久前就相识。

          ?

          “顾晨,你给我站住。”

          ?

          看着前方男人越走越远的脚步,洛夕冲着修长的背影大吼着。

          ?

          男人优雅的步伐随着她的声音停住,下一刻继续往着餐厅的方向走去。

          ?

          “顾晨,我们是不是认识?”

          ?

          洛夕再次大吼着,前方顾晨并没有停下回答,脚步走的更急了,似乎带着一丝逃荒之感。

          ?

          “洛小姐,早。”

          ?

          佣人们各个热情的朝她打招呼,洛夕奇怪的看着。

          ?

          最终还是把心中的疑问问出了声,“请问一下,昨晚我……”

          ?

          “洛小姐,想问的是昨晚您为什么会在这吧。”吴管家主动上前招呼着,这可是三少爷这多年来第一次带女人回来,而且向来不许别人进他的卧室,眼前这个女人却成了唯一的例外。

          ?

          看来十之八九,这位洛小姐就是以后他们的三少奶奶了。

          ?

          所以,看到洛夕,吴管家心里那叫一个激动呀,恨不得立马一口一个三少奶奶叫着。

          ?

          “昨个,洛小姐晕倒在我家三少爷的车前了,三少爷就带您回来,给您请了医生看诊。”

          ?

          身为顾晨的管家,顾晨这一路走来,在顾家过得多么的不容易,他都是看在眼里的。

          ?

          眼前这位洛小姐,难得合他家三少爷的心意,他尽量将话说的慢条斯理的,给洛夕留下好的印象。

          ?

          “那为何……”为何顾晨会跟她睡在一张床。

          ?

          “杨医生说洛小姐你这是心有郁结才导致突然晕厥的,再加上休息时间少,着了些凉才引起低热。”

          ?

          吴管家将昨晚杨叔跟三少爷说过的话,一字不漏的复述了一遍,瞧着洛夕的脸色又接着道,“昨晚三少爷,不放心洛小姐您,就一直守在您的身边。”

          ?

          洛夕的心一点点暖起来,想起刚刚醒来的那一幕,也渐渐明白了为何她身上的衣服一点没动为何身边却多了一个人。

          ?

          原来,昨晚是他一直守着她到烧退下。

          ?

          从餐厅走来的佣人打破了洛夕的思考,“洛小姐,三少爷喊你过去一起用早餐,说您的身体刚好需要补充点营养。”

          ?

          随着佣人走到餐厅,看到男人已经坐在了餐桌的正前方,专心致志的看着手中的早报,似乎没有在意她的存在。

          ?

          目光从男人的身上移到餐桌,长形的餐桌只摆放着中式早餐,粥,包子,还有她爱吃的葱油饼。

          ?

          看着这些,闻着香味,洛夕感觉到了饿,也没再客气,直接在佣人拉开的椅子时顺应坐了下来。

          ?

          一碗燕麦银耳甜粥下去,洛夕尝了一块葱油饼,觉得口味真不错不由的又吃了一块,就在她准备吃第三块的时候,一直看报的顾晨放下了报纸。

          ?

          细长的筷子阻止了她的动作,洛夕抬眼正对上他看过来的眸。

          ?

          他的眸没有了那时候的明亮,恢复了以往的清冷,看的让人的心也跟着沉浸。

          ?

          “太油腻别吃了,尝尝这包子。”

          ?

          明明看似白脸小生模样的男人,清冷的语气说出来的话,却有独特的令人难以反抗的力量。

          ?

          洛夕撇了撇嘴角,收起了筷子,看着摆在面前的包子,犹豫着。

          ?

          “尝尝看,不是肉的,是青菜馅的。”

          ?

          洛夕一筷子下去,那菜汁香而不油腻。

          ?

          一个下去,洛夕肚子里的馋虫被勾了出来,瞄了一眼顾晨,拿在手里的筷子犹豫着。

          ?

          “味道怎么样?”

          ?

          “还行,我……”

          ?

          “这个不油腻,多吃点也不碍事。”

          ?

          “好。”

          ?

          洛夕看着坐在自己侧面的男人,似乎比起在卧室正常了许多,对于心中的疑问也没有再多想,安心起来吃着面前的食物。

          ?

          餐厅内,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和谐温馨。

          ?

          本该安静祥和的气氛下度过早餐时间,然后送洛夕离开。

          ?

          可这幅美好的画面没能持续片刻,就被不速之客搅的一干二净。

          ?

          “老爷,您别进去,三少爷和洛小姐正在里面用早餐

          ?

          吴管家疾步向前冲着,前面穿着中唐装直杠杠的老头疾步往餐厅来,那脚步压根不输给年轻人,可怜的上了年纪的吴管家再后面气喘吁吁的跟着,连带着小跑才没掉队。

          ?

          “老爷好。”

          ?

          守在餐厅两旁的佣人们齐声喊着,吴管家赶忙上前再次苦口婆心的劝说着。

          ?

          “老爷,三少爷和洛小姐很快就用完了,我们不如去客厅……”

          ?

          “让开,否则我生气了!”顾晨的爷爷顾鸣摆起脸来,一副威胁的架势,看上去威严的同时也老可爱的。

          ?

          “我生气的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

          老人说着,推开了吴管家,直径朝餐厅里走。

          ?

          “晨晨……”

          ?

          老人口里喊着顾晨的小名,却直径冲着洛夕的方向走。

          ?

          “不错,不错……”

          ?

          不等老人说第三个不错时,顾晨冰冷如刀的眸子直接刺过去。

          ?

          被孙子这番对待,顾鸣老小孩似的跟着洛夕抱怨着,“你看我这晨晨,就这样对我年过半百的老人。”

          ?

          老人撅着嘴,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突如其来的这一幕,搞笑的一家子彻底把洛夕给逗笑了。

          ?

          她心里的某块角落,隐隐作痛,再回神来,顾晨已经走到的她的面前,不经过她的同意拉起了她的手,拽着她往餐厅外走。

          ?

          “喂,等等,你要带我去哪?”

          ?

          “顾晨。”

          ?

          “喂,你还没有回答我呢!

          ?

          “喊我顾晨。”

          ?

          似乎他对于称呼有着特别的执着,洛夕无奈的喊着,“顾晨,你要带我去哪,我要回家。”

          ?

          拉着洛夕的大掌反而握的更紧,晨光下,深邃的瞳孔绽放光芒,薄唇缓缓上扬。

          ?

          “三少爷早,洛小姐早。”

          ?

          经过的佣人们纷纷停下脚步,齐声的喊着。

          ?

          疾步中,男人的步伐止住,正在寻思会被带到哪里的洛夕直接冲到了他硬朗的背上。

          ?

          隔着单薄的格子衬衫,她清晰的感受到他后背传来的温度,一下子想到了昨晚这个男人守护了她一整夜,还有早上对她说的那些莫名其妙的话,脸颊蹭的红了。

          ?

          “没事?”

          ?

          冰凉的感觉传到她的额头,抬眼这才发现他的大掌放在了她的额头上。

          ?

          她尴尬的摇头往后退一步,放开的大掌再次握起她,拽着她朝着佣人们的方向走。

          ?

          “三少爷……”处于忙碌的佣人们纷纷停下了脚步。

          ?

          “从今往后,她是你们的三少奶奶。”

          ?

          清冷的声音带着不容拒绝的认真,最后一个尾音结束,所有人都看向了站在顾晨旁边的洛夕。

          ?

          斑驳的阳光下,男的俊美,女的靓丽,两人仿若王母身旁的金童玉女。

          ?

          “三少奶奶好。”

          ?

          佣人在吴管家的眼神下,纷纷齐声朝着洛夕的方向喊着。

          ?

          愣住的洛夕,迟迟才回过神来,怪异的看着身旁的顾晨,有点气恼的将他的手甩开。

          ?

          她想快步离开,却被一群佣人围堵着,压根走不掉。

          ?

          佣人们在顾晨的眼神下,才闪开身,让出道来。

          ?

          “别急着走,我带你逛逛,一会送你回家?”

          ?

          “好。”好汉不吃眼前亏,如今的架势她就算不答应也走不掉,不如就暂时先看看这人到底有何目的,再回去。

          ?

          “哎呦,看来老爷子我又错过了好戏。”老人顾鸣直径朝他们走去,再次用着打量的眼神看着洛夕,“晨晨,不解释解释?”

          ?

          顾晨向来冷惯了,直接无视,拽着洛夕就往前走。

          ?

          想说什么的洛夕,终究啥情况都没弄清楚前,选择了缄默。

          ?

          走了三两步,听到后来老人的叹息还带着怨气声,“哼,以前白疼你了,有了媳妇忘了爷爷。”

          ?

          洛夕觉得老人太有意思了,噗嗤一下,她就笑开了。

          ?

          看到洛夕甜美的笑容,男人冰冷的面容上唇缓缓扬起。

          ?

          身后的老人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收起了叹息声,目光变得深幽,伸手招来了一直隐藏在远处的手下。

          ?

          “彻查一下三少爷身边出现的女人,傍晚前要见到全部资料。”

          ?

          “是。”

          ?

          在顾晨的吩咐下,他们坐上了景区那种游览车,十分惬意的在欧式古城堡内逛着,前半个钟头看个新鲜,时间一长,她早已失去了耐心,只是一门心思的想离开这个离她生活很远的地方。

          ?

          他们洛家在A市也算的上名门望族,但相比于赫赫有名的顾家比起来那真是小巫见大巫。

          ?

          “怎么了,不喜欢这里?”一直坐在她身旁的顾晨看出她眼中的不耐烦,柔声的询问着。

          ?

          “我想回去。”洛夕摇头也不兜圈子直接说了内心的想法。

          ?

          这里再美也与她无关,终究不是她的家。

          ?

          “好。”

          ?

          洛夕看着一口就答应的顾晨,只见他接着发号时令道,“掉头开回车库。”

          ?

          “夕儿?”男人侧目,四目相对,洛夕吓得连忙收起打量的目光。

          ?

          “没,没什么。”被人看出她的小心思,她尴尬的想立马下车,消失。

          ?

          “来日方长,既然已经认定你是我的夫人,我会一点点把的你心占据。”

          ?

          他的话犹如夜晚风吹过窗户前响的风铃声,看着他绝美的容颜,不得不说眼前这男人确实有魅惑女人芳心的本事。

          ?

          长这么大以来,洛夕还没有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接受过这么多怪异的表白。

          ?

          瞧着面前的女人看痴的眼神,顾晨笑的更加妖孽了,修长的手轻划过她的脸颊,露出难得的痞气吐道,“夫人如果心急的话,为夫不介意狼吞虎咽。”

          ?

          顾晨放电的眼神带着男人俘获猎物时特有的光芒,让洛夕一下惊醒,直接手甩过去,清脆的一道耳光响,响彻整个游览车。

          ?

          吓得开车的司机来了个紧急刹车,洛夕没坐稳的身子往前冲,有力的大掌护在她的身前。

          ?

          “三少爷,您没事吧?”凌厉的眼神射来,司机惊得硬生生把后半句的话给吞了回去。

          ?

          “对,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树荫透过的光线下,洛夕明显的看到了他白皙的脸上印上了她的五指印。

          ?

          刚刚顾晨轻浮的话,还有那狩猎般的目光,一下子让她回忆起昨天公寓中发生的事情,那一幅幅香艳的画面,刺激到她了,这才大脑空白的甩上了耳光。

          ?

          “不碍事,习惯了。继续开车。”

          ?

          顾晨收回了护在她身前的手,没再看她。

          ?

          他淡淡的语气,简单的话,却让洛夕的心里升起了疑惑。

          ?

          堂堂顾家三少爷会常常挨打?

          ?

          她不太关心商界名人,对于顾晨的名号也只是听闺蜜说过一些,但对于顾家的那些她还是听过很多身边人提起。

          ?

          “走,我送你回去。”

          ?

          思考被他的话打断,看着眼前全球限量版的银灰色劳斯莱斯,洛夕终究觉得坐这样车回去不太好,开口拒绝道,“还是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

          ?

          “三少奶奶,从这里到车站要走上一天多,要走到能打到车的地方至少也要五六个小时。”

          ?

          对于被司机喊着三少奶奶的称呼,洛夕不悦的皱着眉头,但如今她首要的是离开这,并没有对于这个子虚乌有称呼多浪费口舌。

          ?

          “那你送我离开。”

          ?

          突然被点上名,司机顿时收到了他家主子如刀的眼神,额头上冷汗突突的冒,嘴角连忙哆嗦的说道,“三少爷,我突然想去院子里您交代的事情还没处理好,我先撤了。”

          ?

          还没赶上洛夕说一句话,司机已经在接到主子的眼神后,脚底抹油溜之大吉了。

          ?

          “自己走,还是我送。”

          ?

          呵呵,男人清冷的声音,洛夕有了打人的冲动。

          ?

          眼下,她还有的选择嘛,只好撇着嘴上了车。

          ?

          顾晨后一步坐上了驾驶者,冰冷的唇看道反光镜中照着鼓成包子脸的洛夕,失笑着。

          ?

          车上放着轻缓的音乐一路到了洛家别墅门前,两人都没有开口说话。

          ?

          “谢谢,慢走不送。”

          ?

          洛夕干净利落的解下了安全带,字字清晰道。

          ?

          最终,顾晨没绷住大掌拉住急着下车的洛夕,“我……算了,你回去吧。

          ?

          看着顾晨欲言又止,洛夕有点好奇,但面前就是她家的别墅了,她不想再生事端,快速打开车门离去。

          ?

          顾晨骨节分明的手指敲击着方向盘,眯眼看着洛夕离去的背影,直到铁门挡住才缓缓收回。

          ?

          林尧森既然你不珍惜,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

          “派两名隐卫保护三少奶奶。”

          ?

          车里,顾晨看到了文浩派过来的隐卫,这才驱车离开洛家别墅。

          ?

          二楼风吹动着帘幕,黑影浮动一双手死死的扣着窗帘,恶毒的眼里闪过蛇蝎般的光芒。


          不是故意卡在这里,实在是微信篇幅有限制,戳下方【阅读原文】就能接着看啦↓↓↓↓↓↓↓↓↓↓

          您在阅读原文中产生的阅读记录将保存在本微信首页右下角“最近阅读里,您可通过点击“最近阅读”按钮随时续读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