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坟场】共享单车的骇人坟场

          【坟场】共享单车的骇人坟场

          2021-08-24 09:30:58IT高管会

          IT高管会(ITGGH13----与一群浪漫而有思想的IT高管同行,一同分享那些有价值、有意思的观点和事!不一样的人生,不一样的事业,咱们的IT高管社区。合作联系:caocy@yeah.net




          虎嗅注:本文头图来自视觉中国,未经授权,不得使用。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智东西(ID:zhidxcom),作者:?Origin。


          目前,全国共享单车累计投放量超过1600万辆,共享自行车过度投放、乱停乱放现象严重和超出城市非机动车可停放区域承载能力。共享单车行业在经历了爆发期后,开始逐步走入下半场。


          随着2016与2017年之交共享单车风口骤起,共享单车数量激增,仿佛一夜之间如雨后春笋一般出来了,最疯狂的时候,仅深圳一天就有上万辆共享单车投入使用,北京到目前为止已经有超过160万辆共享单车。


          调查显示,今年1到5月,自行车产量2622万辆,同比增长25.4%,累计完成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12.1%,利润总额同比增长10.5%。


          中国自行车协会的官方文件显示:中国每年有8000万辆的自行车产量,内销在2500万辆左右,而仅ofo和摩拜这两家共享单车企业,2017年一年的订单所带来的产能就将超过2500万辆。

          要支撑如此规模的产量,这背后是数千家自行车代工厂夜以继日的加班,共享单车带来了巨大的订单,让自行车产业这个公认的夕阳产业又返老还童,一场造车大潮在行业里扩散开来,不少自行车厂的老板都在增加生产线,来应对日益增长的共享单车订单。


          自行车厂工人李明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听到摩拜宣布投放400万台单车时,仍记得当时的兴奋劲,“有大把事情可以做了”。在给共享单车代工期间,他每天工作10个小时以上,工资比以往每月多出3000多元。


          9月中旬,塞下235万辆共享单车的北京宣布暂停新投放共享单车,至此,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完成了对共享单车的封顶。


          同时,各地也加大了对共享单车违规的打击力度:从前单车阻塞道路的行为被默许,而现在,占道经营的共享单车通通会被投入“荒野”。


          它们诞生在共享的热潮下,曾以不可抗拒的力量侵入人们的视野,占据各个城市的街道。而现在,它们同样因为不可抗拒的力量,被堆砌在工地中,与荒草为伍,徒增锈迹。



          一、被锁住的共享单车


          日前,车东西记者路经北京海淀区上地联想大厦时,偶然发现对面曾是露天停车场的一处工地上,停着数量不少的共享单车。走近一看,发现事情并不是“数量不少”那么简单。在该处空地上,密密麻麻的共享单车列成了一个巨大的方阵。


          不过它们并没有在接受检阅,工地四周用墙围起,大门紧闭,将海量单车锁在了无人问津的城市角落。这一次,锁住共享单车的不是私锁。


          北京,大量共享单车被锁在工地中


          工地中所停的单车囊括了在北京投放的各个共享单车品牌,小蓝、由你、酷骑······,当然,数量最多的还是摩拜与ofo。从车轮下冒出的狗尾草显示,这些单车已经在此停放了一段时日。


          北京,狗尾草从车轮下冒起


          紧邻该工地的公交车调度站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车东西,从一个月之前开始,城管将共享单车往这里“一车一车地拉”,原因多是占道违规。半个月之前,拉车行动结束——因为场地已经停满了。对于单车的具体数量,他表示并不清楚。


          车东西记者用脚丈量结合地图APP计算,该场地约为50米X100米的长方形,总面积约为5000平米。按每平米放置2辆单车计算,该场地停放的共享单车达到万辆。


          再抵近观察,车东西发现其中大多数车外形完好,车身与二维码都没有被破坏的迹象,仍能供人骑行。而公交调度站的该工作人员称, 这一段时间中,并没有共享单车公司的前来领车。最近人们接受了一个新的词汇:“单车坟场”。但对于这些单车来说,“坟场”一词显然是不准确的——那是留给死亡者的描述。而这处场地中的共享单车,成色还相当新,正处当用之时。


          但它们被有意无意地遗忘在这里。停在未硬化路面上的部分单车,已经被杂草攀上。


          北京海淀,部分单车已和荒草融为一体


          而这只是北京众多共享单车坟场其中一个。此前,丰台区下的“小黄车坟场”就已引发过热议.而一个月前,通州区土桥下也出现了一个万辆规模的单车坟场。


          在全国给共享单车降温的大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共享单车被送入类似的工地中。北京如此,其他城市亦然。


          南京秦淮区的一处工地上,大量共享单车现身。安徽一处荒废的学校中,上万辆单车堆满了校园。


          安徽某校园,单车已填满操场,图自新华网


          而最早让单车坟场引起人们注意的杭州,最近迎来了第二个坟场,同样是个工地。


          但在所有共享单车坟场中,规模最大的要属上海市静安区鸿兴路的一处工地。这一处单车坟场集中反映了围绕超量的共享单车,各方的角力与无奈。


          二、从上海地王到单车坟场


          去年8月,上海市静安区鸿兴路上的临山路143弄、临山路13弄两大共计3.1万平米的地块被地产开发商融信以110亿元的价格拍下。成为当时总交易额最高的“地王”。按照十万的建筑面积换算,每平方米楼板价超过10万元。当时竞标的开发商不乏万科、保利、华润。


          一年之后,百亿地王发挥的最大作用,是成为了共享单车们的坟场。(下图请横屏观看



          车东西造访东边的临山路13弄地块处看到,比北京联想大厦对面规模更大的共享单车“车队”,被3,40厘米高的杂草围绕着——这还是清理过后的结果。

          上海,堆放在鸿兴路“地王”中的单车


          在8月底对现场植被进行清理之前,共享单车们在地王的怀抱里与大自然浑然一体,让人想起了一部纪录片——《人类消失后的世界》。


          上海,8月清理前的鸿兴路单车坟场,图自东方ic


          一辆带有“静安寺街道专项整治非机动车”标识的货车,停在场中,指示了共享单车们在这里的原因。8月18日,上海市交通委叫停新增投放共享单车,对在规定投放点之外的共享单车,作收缴处理。


          上海,运载违规单车的市政货车停在场中


          但车是收不完的。一街之隔的临山路143弄地块,原本是一处汽车停车场,现在也成为了共享单车停车场,或者更准确地说,共享单车堆叠场。


          上海,单车堆起高出墙头


          相较于邻街按品牌被摆放得整整齐齐的同类,这里的共享单车遭遇要悲惨许多。从东北处的围墙墙角开始,各个品牌的共享单车混杂在一起,被垒成了一道超过2米高的”单车墙“,绵延近百米。在这堵墙中,不时传来共享单车智能锁的滴答声。


          上海,绵延数十米的单车墙


          车东西在现场的时候,正逢市政人员拉来一车因违停被收缴的单车。工作人员对待这些带有公共性质的单车态度并不友好,其中一名工人站在货车上,将单车高高举起,扔上了2米高的“单车墙头”。


          上海,工作人员正在“扔车”


          他们没有时间来温柔地给单车们列队。开车的师傅告诉车东西,他们每天最多能从静安区拉10余趟违停单车过来,平均每趟装载30余辆。


          更关键的问题是,他们也没有空间。在寸土寸金的上海,很难找到一块空地来免费停放这些规模庞大的单车。两处工地上加起来的单车有多少,工人们也不知情,只知道“放不下了”。


          现场一位负责人告诉车东西,从去年开始,这一停车场就开始作为违规共享单车的停放地。一开始在此处,单车们也是被整齐码放。但随着被送进来的单车越来越多,常规的二维摆法显然容积有限,不得已,单车们上了天。


          上海,一辆摩拜从车堆中翘起


          谈起为他们带来麻烦的单车们,工人们感到很无奈。到处摆放的单车堵路、占道,频频遭到居民举报,此时便需要他们前去收缴。排在他们面前的任务,还有几十趟。


          很快,由于“地王”一期工程的开工期已至,13弄场地上整齐排列的单车也会被转移过来,它们也将面临被投入单车墙的命运。


          三、单车完好 但无人来领


          这似乎有些万劫不复的意思,但与车东西在北京见到的类似,此处的共享单车虽然形态上要扭曲得多,但大多功能都是正常的。车东西随手选了4辆能够到的单车扫码,全部成功开锁。仅有的阻拦是,其中一辆因为车轮和其他单车纠缠在了一起,对车锁形成了阻挡。稍微拨动轮子,它的锁具“啪”地一声清脆弹开。



          然而,这些完好的车子,就是没人来领。


          在观察143弄空地上整齐的单车时,车东西偶遇了两位正在现场检测单车情况的摩拜工作人员。他们一排排地对锁具和车身进行检查,然后将损坏的车辆贴上一枚标签。他们的检测结果也印证了车东西对此处共享单车完好度的判断——超过90%的单车都没有问题。一排数十辆摩拜单车中,只夹杂着零星的损坏标签。


          上海,被贴上损坏标签的摩拜单车


          但他们的任务仅限于清点。尽管上海市的管理部门已经通知相关企业将单车领回,至今还没有共享单车公司采取进一步行动。


          13弄停车场的负责人说起这点语气激动起来,因为在车东西之前,已经有不少媒体前去调查报道,甚至惊动了上海市副市长。但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


          主要原因之一是成本。负责搬运单车的一位市政人员悲观地认为,这些单车只能在原地烂做废铁。因为这些摞起来的单车,“给5块钱一辆都不会有人去扒”。他或许是对的。7月,杭州市城管披露信息显示,搬运、管理2.2万辆违规共享单车产生的行政成本超过22万元,单台车管理成本将近10元。


          而摩拜的检测人员眼里看到的是另一个角度:人手不够。上海市总共投放单车超过150万台,如若按照此前千分之五的比例配备运维人员,那么将需要7500名人手。以3500元的平均工资计算,他们每月将产生2600万元成本。显然,没有哪一家单车企业愿意负担高昂的人力成本。就摩拜而言,该检测人员透露,在上海,摩拜每位运维人员要管理数千辆单车,他们无暇顾及这些异常车辆。


          另一个由行业人士给出的解释是,即便把这些车拉走了,它们也还会回到这些工地里——由于单车投放量过多,目前城市中并没有足够的专用停车区域留给它们,而用户们对共享单车的核心价值认知依然是随处停。因此,基本上一停就是一次占道经营。此时是否把它们拉走,主要取决于市政人员在不在附近。


          日前,在笔者日常通勤经过的北京市龙泽地铁站,城管部门特别划设出了一块区域修建了专用停车场,将堵路的共享单车停了进去,三车道的大街一时清爽。


          北京,龙泽地铁站的单车停放处


          然而数周之后,共享单车们又卷土重来,回到了机动车道上——停车场有限的面积实在是装不下。

          而之前被寄予厚望的电子围栏,车东西在调查后也发现,其推行情况不尽如人意。某种意义上,共享单车之所以战胜有桩公共自行车,一大关键因素即是为人们提供了可以随处停放的便利。要主动去触及自身崛起的核心价值,共享单车企业们显然缺乏这样的内部驱动力。


          当然,锅并不能全扔给共享单车企业。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共享单车发展的早期,当数量有限的单车更多带来的是便利时,舆论更多为共享单车叫好。笔者还清楚地记得当时对私锁、破坏单车现象的声讨。但现在,越来越多的单车被堆砌在各个小区门口,也不见有人出来为它们呼吁。而国人公共路权意识的淡漠,也是共享单车一次又一次蔓延向机动车道、堵塞住小区门口的重要原因。


          而更深层的原因是,中国在城市化过程中以机动车为核心的道路基础设施规划,忽视了非机动车的潜在发展诉求。


          资本的推动,民众的欲求,政策的平衡,三大力量混合在一起,导演了共享单车的跌宕起伏。只是如今,资本的宠儿被扔在天价的荒地中,未免太显戏剧性。

          企业倒闭,当地代工厂损失几十万

          王庆坨的迈卡拉雷公司或许对“一时的买卖”感受颇深。6月以来,悟空单车、3Vbike和町町单车这三家共享单车企业相继倒闭,作为其中两家自行车的生产商,迈卡拉雷也受到牵连,损失了几十万。

          该公司在王庆坨有两个工厂,现月产量约万余辆,基本是自己渠道内的稳定订单。据介绍,工厂也曾为共享单车的订单专门开过一条月产量逾万辆的生产线,但最终却造成货物积压。“现在共享单车单子的风险太大,这个市场变化太快。”该公司销售负责人曹先生表示,其工厂生产的500多辆町町单车货还没发,那边公司就跑路了,“町町单车定位还比较高端,一辆车的造价约在600元左右,厂里一下子就损失了几十万”。此外,该工厂也曾给重庆悟空单车做代工,结果车子送到半路那边公司就倒闭了,所幸这家款项已结清,没给公司造成损失。

          曹先生表示,现在如果接共享单车的订单,预付款要提高至50%到60%(30%曾是通行比例),并且要发货当天结清全部尾款。这个决定是在上月町町单车跑路后做出的。

          在该工厂,记者看到积压的町町单车成排堆积在室内,占去一间厂房近半空间,车辆几乎都包装完好。上述人士同时称,除了这些整车,还有一些专为町町单车特殊定制的配件,“也都废了”。

          北京5月份传出将发布共享单车投放上限的消息,监管已然“山雨欲来”。王庆坨六街一家工厂的工作人员谈到,5月份以来共享单车订单明显减少了,但他们也不想再接那些单子,除非是“现款现货”。

          他说,“这些共享单车企业在王庆坨坑了不少人了”,该工厂曾为ofo、轻力单车等企业代工,现被拖欠尾款约十几万元,“这算少的,有叉架厂被拖欠了两百多万,我们4、5月份的时候就听说那些企业付款方式很不正常,就没再继续给他们做了。”

          对于厂商拖欠货款的指责,ofo方面4日受访时予以否认,称其财务与法务一切流程正常。

          “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当我们使用踩着共享单车享受其带来的便利时,我们很少意识到,我们在承受着其代价。这代价并不是每小时一块的车费,而是共享单车们在资本、民众以及政府自身的支持下,强行借过来全民共有的公共道路资源与政府管理资源,将其低价乃至免费提供给共享单车的用户。


          但这两种资源都不是免费的,我们既然没有为花大价钱购买共享单车的服务,那么我们总要为此额外付出些什么——要么是时间(单车造成的拥堵),要么是金钱(管理单车产生的行政费用,纳税人承担)。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现在,人们开始意识到这些隐性的成本了。那么共享单车会被冷落吗?不见得。精明的人们总是会在经历一段探索后找到利弊的最佳平衡点。


          只是那些代表着人类智慧与创造力的单车们,现在仍免不了要在各处工地中,挤作一团,滴答作响。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虎嗅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投融资项目征集】商业计划书请发送到IT高管会邮箱:caocy@yeah.net,内容包括:项目名称、项目简介、行业分析、市场痛点、功能介绍、团队介绍、竞争对手、盈利方式、融资计划等。

          ?


          点击下面的阅读原文主页面的菜单,加入IT高管会-51私董研习社!

          ????-----------------

          IT高管会:与一群浪漫而有思想的IT高管同行。

          欢迎与我们一同分享那些有价值、有意思的观点和事情,公众账号:ITGGH13

          点击下面的阅读原文主页面的菜单,加入IT高管会-51私董研习社!

          ????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