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今天是她大婚的日子,丈夫却将她锁在房中不许见人…

          今天是她大婚的日子,丈夫却将她锁在房中不许见人…

          2021-08-20 07:33:2619楼小说

          01 ? ? ? ? ? ?

          第一章 楔子

          B城的晚上,夜色撩人,霓虹闪烁,灯光璀璨。

          本该是一个晴朗的晚上,然而天上却飘起了蒙蒙细雨,灰暗的天空笼罩了大地的每一个角落,模糊了原本炫彩夺目的光照。

          某家酒店的总统套房内,宽阔柔软的席梦思大床上,两具一丝不挂的身体在交缠,女人的呻吟声以及男人的喘息声不断入耳,刺激着人的每一根神经。

          床头柜上那盏水晶台灯散发出来的有些昏黄的灯光,正好巧不巧的折射出男人那张英俊的脸颊,只是光线并不是那么的清晰明朗,除了隐约能看到他的半张轮廓以外,其他的地方看的并不清晰。

          昏黄的灯光掩盖了男人俊颜下那独有的张狂和冷傲,而他性感结实的胸膛,古铜色的肌肤,此刻正布满了层层汗水,随着他的动作,额前的碎发也变得潮湿,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更加的魅力十足。

          而他身下的女人乌黑秀丽的长发凌乱不堪,白皙细腻的肌肤透着诱人的粉红,性感的嘴唇微张,轻闭着双眸,眼角似有泪水,气息不稳的喘息着。

          因为男人的动作,身上盖着的被子下滑,露出她形状优美纤细的脖颈,精致的锁骨,以及那消瘦但不失圆润的肩膀。

          室外雨洒大地,室内却暧昧无比,整整一夜,男人都不曾离开过女人的身体。

          ……

          翌日清晨,凉风袭来,第一缕阳光透过厚实的落地窗照射进来,偌大的房间,格外幽静。

          在那静谧的房间当中,空气里还流淌着尽情欢爱过的暧昧气息。

          衣物凌乱的散在高档木质地板上,足以说明昨晚是多么疯狂的一夜,季影茉已经忘了浑身的酸痛,不是不痛,而是痛得麻木了。

          纤细修长的手指位于胸前紧紧的抓着盖在身体上的被子,眼眶里还有些儿湿润,光闪动人的杏眸染上层层水雾,那是哭过的痕迹。

          微微侧首看着身旁还在睡梦当中的男人的面孔,如此熟悉,一如既往地冷峻,透发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冷。

          不由得嗤笑出声,苦涩自己还是选择了这条路,跟他发生了一夜情。

          他的五官依旧是英气逼人,深邃的如同上帝巧夺天工、精心打造而成一般。

          逃不脱,他是她的救星,亦是她的债主,但却唯独不是她的宿命。

          望着男人五官分明的轮廓,季影茉苦笑,本不想和他再有任何交集,却不想造化弄人,不过才一个月未见,初遇竟会是这种情景。

          一夜情,都说天亮以后谁也不欠谁,事过之后便可以分道扬镳,那么她也是时候该离开了。

          整理好了自己那五味杂交的心情,掀开被子翻身坐了起来,开始迅速利索的穿衣服。

          看着那皱皱巴巴的衣衫,不由得苦叹:这男人,还是一如从前般的粗暴和猛烈加之心急,对她的穿着永远不会手下留情。

          她多么希望昨天晚上只是一场梦,可地板上散落着的衣衫以及自己身上那明显的吻痕,无一不再敲击着她的内心,告诉她昨天晚上的荒唐。

          穿好衣服,她轻手轻脚的缩下了床,穿好那双躺睡在地上的天蓝色高跟鞋,蹑手蹑脚的站直了身子。

          斜眼瞟见床头柜上摆放着的娱乐杂志,封面上那几个黑色醒目的字眼直击季影茉的内心:“杜初集团惹上官司即将面临破产、知名模特末影疑似借身上位。”

          苦涩冰冷的勾了勾唇角,她不由得感慨:自己终究是因为能够顺利的在世上存活而践踏了自己的灵魂。

          继而又将寒冷的目光转向了床上那双眼紧闭的男人,嘴角突然露出了一个极其灿烂的笑容,内心称赞:伤害我,你做到了!

          眼角一滴清泪完全不受控制的落下,她倔强的抬起手腕来随意粗鲁的擦了擦,不愿再多看男人一眼,转身想要离开。

          却哪知,她才刚迈出步子,手腕上倏的被一只强健有力的大手拉住。

          她心口一紧,屏住了呼吸,还没来得及挣开,身后不知何时已经醒来的男人冰冷着嗓音,不紧不慢的开口问:

          “季影茉,又想吃完就走么?这一次又想要逃到哪里?打算躲我多久?嗯?一天?两天?一个月?半年?亦或者是永远,不得不提醒你一句,别忘了你现在的身份,只不过是一个我用来暖床的工具!”

          02 ? ? ? ? ? ?

          第二章 没有仪式的婚礼

          晚上十点,天空被如同黑墨般的夜色渲染,大街小巷灯火通明,繁华而热闹的街市无疑是那些饥渴难耐的人们所向往的疯狂。

          屋里并没有开灯,但却依旧有着一丝惨淡的光明,是闹市上的灯光透过窗户照了进来。

          A城最豪华的堂皇大酒店的顶级总统套房内,季影茉身着一套浅灰色的轻便运动装站在落地窗前。

          一头柔顺的青丝松散的扎在脑后,优雅而不失端庄,眼下是车水马龙的世界,霓虹的灯火,闪烁不停。

          闹市街区热闹非凡,然而她的心情却有些苦涩,伸手轻轻地推开了窗户,迎面吹来了一股宛若刀削般的冷风,令她的神志也跟着清醒。

          今天是她大婚的日子,可是,她却感觉不到任何一丝一毫的喜悦。

          或许只有结了婚的女人才能够知道,明媒正娶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有多么的重要,而她,在结婚当日,不但没有正经风光的仪式,反而还被关在了偌大空荡的房间里,仿佛一个正在服刑的囚犯。

          眺望着炫彩夺目的夜色,嘴角勾起了一抹无奈的苦笑,心,充斥着一股冰冷至极的寒意。

          “嘭”的一声,就在季影茉思绪飘渺之际,身后的门被推开了。

          黑暗中一抹高大挺拔的身影合着夜色在慢慢移动,虽看不清容颜,但却能清晰的感受到来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异常冷冽的气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冷。

          脚步声越来越近,促使了季影茉的心也跟着波动,是那种难以抉择的态度,思考着是进是退。

          直到腰间上突然多出了一双结实有力的手臂,她才彻底的回过神来。

          目光依旧眺望着远方,神色黯然,无精打采的淡淡开口说了一声:“楼下的人都走了?”

          下颚抵住她的肩膀,脸颊暧昧的蹭了蹭她的脖颈,嗅着她身上的体香,突然间觉得煞是好闻,好似致命的毒药一般,可他不能够为之所迷惑。

          轻轻的呼出了一口热气,开口说话的嗓音低沉而极富磁性:“怎么?难不成你还希望他们留下来?”

          听到这话,季影茉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淡淡的轻笑:“我只不过是觉得你至少应该送他们一程,毕竟是来参加你婚礼的人,不要让别人觉得你款待不周,失了面子。”

          环抱着季影茉的男人,正是她的结婚对象,从脚踏进酒店大门那一刻开始,注定要成为她的丈夫。

          慕擎封,A城赫赫有名的钻石王老五,父辈是商业界的资深人士,家财万贯。

          而他,之所以会成为现在的钻石王老五,是因为早在他十四岁的时候就受到了父辈的影响,在父辈公司陷入偷工减料、蒙骗众人面临破产之际开始参与商业竞争。

          仅仅三个月的时间,他就凭借着一己之力获得了人生第一桶金,由他亲自监督设计的一套房屋除去所有的费用以外盈利了整整六百万,如此高的利润,在当时就燃爆了整个房地产行业,成为一个业界传奇。

          自那以后,他的名声赫然建立,十六岁,他就开始着手接手公司,让原本已经快要倒闭的公司再次‘死灰复燃’。

          由于他的聪慧过人以及踏实肯干促使他一步一步的攀上事业的巅峰,直至现在,他名下的产业几乎已经遍布了大半个亚洲,并且近两年正在全力面向国外发展。

          身家过亿的他什么都有,却唯独没有女人,有人说是因为他的眼光太高,有人说是因为他本身就长得丑,甚至还有人直接大胆的猜测他患上了恐女症。

          可是尽管慕擎封的自身形象被传出了多少个版本,各路名门千金、贵族少妇以及花季少女还是把他当成了最佳的结婚择选。

          仅闻他在业界的风光就足以让各路名媛为之倾心,不知要是亲眼目睹了曾被传得又矮又搓的真身以后,那些儿渴望飞上枝头变凤凰的女人会做出怎样一副夸张的反应。

          能够嫁给慕擎封这样的传奇人物是无数女人梦寐以求的,如今,季影茉实现了那些女人撞破了脑袋都不能够实现的梦想,可她却无论如何都开心不起来。

          季影茉的话语在慕擎封听来满含了嘲讽,肆意的邪魅一笑,性感的薄唇轻启,嗓音不温不热:“你这是在气我没有给你一场像样的婚礼?”

          直击心底的话,使得她的心里不由得发出‘咯噔’一声响,是心凉的声音。

          敢问世间有哪个女人不渴望有一天能够幸福的披上婚纱嫁给自己此生最爱的男人,不论身份,不论地位,只要两个人真心相爱就好。

          所有女人都可以选择,可偏偏,她季影茉却不能够掌控自己的命运,在爱情这件事上,注定不能够和自己爱的人走在一起。

          所有女人都认为嫁给了慕擎封就能够坐享真正的荣华富贵,可是谁人知道,人前显贵的慕擎封,实际上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魔鬼。

          一场婚礼,没有聘礼,也没有仪式,就连秘密宴请的宾客当中也不包含她的一个亲人,她还未露面就被锁在房中。

          这样的婚礼算得上婚礼么?倒不如说是一场猫吃老鼠的游戏,慕擎封是帝王,而季影茉则是罪人。

          既来之则安之,如果说注定逃不掉,那么就只能顺其自然。

          季影茉突然笑了,笑得很是牵强:“我只是在气我自己投错了胎。”

          言下之意就是她后悔此生遇到了慕擎封。

          “你可以选择逃避!”没有多大的转折起伏,让人难以捉摸他的心思,包括季影茉。

          被慕擎封环抱着的她呆若木鸡,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太大的情绪,淡言:“既然注定要被捆绑,那我为何要逃?多此一举的事情儿我向来不喜欢去做。”

          朝着她的脖颈处呼出了一口热气,轻咬一下她的耳垂,嗅着她身上的芬芳,有种心满意足的幸福感:“想不到你还挺有骨气的,不知要是我对你那卧病在床的弟弟做点什么?你会是何反应?”

          “慕擎封,我警告你不要胡来!”

          03 ? ? ? ? ? ?

          第三章 碰你是看得起你

          通过强行捆绑的方式成为了慕擎封的妻子,季影茉已经生无可恋,仅有弟弟是她心中最大的牵挂,她绝对不允许弟弟受到任何一丝一毫的伤害。

          情绪激动的她终于不再无动于衷,挣脱了慕擎封的手,转过身面朝着他,黑暗中一切并不明朗。

          却依旧能够隐约的看清楚慕擎封那五官分明的整个轮廓,英俊帅气,但她却无心欣赏。

          心情儿低落,季影茉的心中潜藏着愤怒:“慕擎封,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嫁给你了,为什么你还是不肯放过我弟弟?”

          似乎是早就料到了她会作出此般反应,被推开的慕擎封不但没有丝毫怒意,反而还十分邪魅的咧嘴笑了。

          移步靠近季影茉,居高临下的睨视着她,眼神里面迸发出了阴森可怖的寒光,骨节分明的手突然伸起掐住她的下巴,恶狠狠的咬牙切齿的质问:“放过他?为何不说放过你?”

          仿佛是憋了很长时间的怒火,促使了慕擎封手上的力道不由加大,明显的感受到了下巴处骨骼的刺痛,好似下一秒就会掉了一般。

          身体上的疼痛远比不过心灵上的打击,若是不能保弟弟周全,那么她的存活还有何意义?

          倔强的昂着脑袋,睁大眼睛怒瞪着比她高出半个头的慕擎封,宛如来自地狱的修罗,她却毫不惧怕:“即使我一无所有,也要护我弟弟周全,我已经信守承诺嫁给你了,倘若你还有半分人性,就请你收起你的残忍!”

          二十四岁,正是女人如花般的年纪,原本季影茉也像其他同龄女人一样有着对未来的向往,有着自己的恋人,有着她最爱的弟弟,事业也慢慢的步入正轨,凭借自己的努力在模特界小有人气。

          造化弄人,人算不如天算,就在她二十四岁生日那晚,突然被告知弟弟脑袋里长了肿瘤需要尽快手术的噩耗。

          匆匆忙忙的赶往医院正准备为弟弟手术,却意识到资金不够,兴许一切都是天意,这个时候,鼎鼎大名的慕擎封突然站在了她的面前。

          开口就是能够帮助她救弟弟,条件却是要她放弃自己的感情马上和他结婚。

          季影茉不是那种爱慕虚荣的女人,自然就不会答应如此荒谬的条件,本想动用自己的朋友圈筹备资金,哪知慕擎封却早就已经冻结了她的所有关系。

          四处奔波,借不到分文,季影茉第一次感觉到了事态的炎凉,人间的可笑,什么友情,什么爱情,什么骨气,什么尊严,终究还是抵不过现实的残酷。

          弟弟还在医院等着她去救命,走投无路之际她不得不应了慕擎封的要求,用她一生的幸福去换弟弟一生的健康。

          季影茉的骨气,惹来了慕擎封对她一时的刮目相看,肆无忌惮的歪唇:“怎么?嫁给我?你觉得很委屈?”

          “难道你认为我应该感到幸福么?对不起,这一点上可能还真要让你失望了,我并未感觉到半点开心。

          其他女人所向往的荣华富贵,并不是我想拥有的,那些嫁入豪门当贵族太太的梦,在我看来更是不切实际的。”

          如果不是因为遭到了慕擎封的封杀,季影茉相信,要不了几年,凭着她的努力,一定能在模特界站住脚跟,越走越远的。

          “这不是不切实际,而是必须如此!”盯着季影茉的眼神里面充满了嗜血,捏住她下巴的手越发收紧,一字一句的吐露道:“从现在开始,你必须习惯这一切,安分守己的当好你的贵族太太。”

          斩钉截铁的说完以后,也不等季影茉对此作出任何反应,他就行为鲁莽的俯身贴近她的脸颊,朝着她那张菲薄的红唇吻了下去。

          本来只打算借此简单的惩罚一下季影茉的,但当四瓣嘴唇真正触碰到一起的那一秒钟,冰冰凉凉的触感使得一向抵触与女人亲吻的他很想要将这一个吻继续下去。

          粗鲁的撬开了季影茉紧闭的嘴唇,抵开贝齿,长舌正准备驱入,脚下却感觉到了疼痛。

          突如其来的攻击让他防不胜防,季影茉居然不怕死的踩了他,本想不管继续加深这个吻,没料到她竟然再一次的踩了他,并且还使出浑身解数的将他推开。

          “啪!”毫不犹豫的一巴掌落在了慕擎封的脸上,发出清晰的声响,极度厌恶的抬手擦着自己的嘴唇,季影茉满腔的愤恨:“慕擎封,你无耻!”

          措不及防的挨了一个耳光,脸侧朝了一边,他万万没有想到她居然会出手打他,心中的怒火骤然上升。

          大跨步回到季影茉的面前,直接伸手扼住了她的脖颈,一脸的凶残,满眼嗜血:“我愿意碰你是看得起你,你不知道感恩也就算了,居然还敢出手打我?你是真的没有死过?”

          兴许是真的动了怒,慕擎封手上的力道极大,似乎是要将季影茉给活活的掐死,可濒临绝望的她此刻却丝毫不惧怕死亡。

          面对慕擎封足以致命的扼杀,不但没有任何的反抗,反而还认命的闭上了一双闪闪动人的杏眸,轻声细语的道:“倘若把我掐死能够让你收敛起残忍的话,那么我定会欣然的接受。”

          季影茉的这句话让情绪失控的慕擎封有了几分理智,扼住她脖颈的手松了几分,态度却仍旧宛若寒潭般冰冷至极:“你就这么急着想要以死解脱?”

          “与其被你折磨得生不如死,还不如给我来个痛快!”

          季影茉云淡风轻的态度着实的刺激到了慕擎封的情绪,季影茉想要故意刺激他,让他动怒发火,那他还真就不能够如她所愿了,即使心里憋了再多火,他也要控制好情绪,绝对不能够失控。

          突然松开了几近被掐得断气的季影茉,发出一声极度邪肆的冷笑:“呵~你想死也得经过我的同意,你我之间的账还没有算清楚,除非我命令,不然你都要给我好好的活着。”

          态度十分坚决,不给季影茉接话的机会,他就毫不留恋的转身大跨步离去。

          房门被重重的阖上,房间里面独留季影茉一人,心,仿佛被刀子剜了一般,在滴血,这个时候,她再也抑制不住内心情绪了。

          浑身瘫软,无助的踉跄着退步,手扶着墙壁无助的滑落在了地上,眼眶里噙满了泪光,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珍珠般不停的顺着脸颊往下流。

          篇幅受限,后续精彩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继续观看~



          更多活动信息,更多好书推荐

          尽请关注九阅官方微信:19楼小说(best_read)

          乖,扫一下~o(*≧▽≦)ツ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