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男人越没本事,越容易出.轨'

          '男人越没本事,越容易出.轨'

          2021-09-26 16:27:10甜悦读


            楚希媛做梦都想不到,她那个一向没什么本领的老公,居然有能耐出,轨 。

            

            就在今天上午,她正在主持一场很重要的招标会,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就闯进了会议室。

            

            那个孕妇嚷嚷着是她老公林轩搞大了她的肚子,逼她这个正室赶紧滚蛋,让出林太太的位子来。

            

            一场狗血般的闹剧,让楚希媛沦为业内的笑柄的同时还让她损失了一笔大单子。

            

            一整天,楚希媛几乎都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她不想出去,主要是没有勇气面对大家同情的目光。

            

            直到晚上下班,公司的人都走光了,她才恹恹的起身,关灯离开。

            

            楚希媛来到大门口的时候,保安对她弯身鞠躬,“楚总!”

            

            慢着……楚希媛灵光一闪,她突然意识到一件很重要的事儿,公司的保全一向很严密,那么扎眼的一个孕妇是怎么混进去的呢?想到这里,楚希媛直接找到保安科,调取门口到大厅那些区域的监控。

            

            呵呵,没想到把孕妇带进来的居然是她的秘书李娜!

            

            那对奸夫淫妇该收拾,这个内鬼也不能放过……

            

            酒吧里,绚丽的灯光跟着节拍闪烁。

            

            楚希媛看着舞池里的人一杯又一杯,白天的苦闷仿佛都化在了酒里。

            

            楚希媛酒量和酒品都不错,可这次不知怎么的,她喝了还没一半呢,就觉得脑袋开始发晕,意识渐渐模糊。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光溜溜的和一个陌生男子纠缠在床上。

            

            楚希媛向来对自己的酒品和人品十分自信,她是绝对不可能酒后乱那个啥的,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臭男人给暗算了。

            

            “啊——”楚希媛怒从胆边生,一个翻身骑到男人身上,抡起秀拳就照着他一顿暴揍。

            

            “混蛋!人渣!卑鄙……”

            

            牧宇琛正睡得香甜的时候,却不曾想,莫名其妙的挨了几下拳头。

            

            起初,他还以为是在做梦,慢慢的,又觉得这被揍的感觉越来越真实。于是,猛地睁开锐利的隼眸。

            

            “混蛋!啊——”

            

            不等楚希媛反应过来,便被一股大力掀翻,随即,眼前的光线一暗,男人便结结实实的将她笼罩在了身下,那充满侵略性的目光便紧紧地锁住了她的眉眼,冰冷喑哑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

            

            忽如其来的形势翻转,另楚希媛惊的呆了几秒。

            

            就在这时,“砰!”

            

            一个巨大的声响落地,同时伴随着房门被打开,紧接着,一群记者从外面拥挤进来,闪光灯对着床上的两个人噼里啪啦的一通闪烁。

            

            楚希媛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大脑都是空白的。突然视线骤然一暗,她被厚厚的被子完全蒙住了。

            

            楚希媛第一次做缩头乌龟,藏在被子里一直不敢出来。直到有人说,“出来吧,他们都走了。”

            

            她慢慢的掀开被角,还来不及说个“谢”字,她的小细脖子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道一下子攥住。

            

            “说你到底是谁?”男人的眼眸漆黑,如同夜空下的大海,汹涌着可以吞噬一切。

            

            楚希媛感觉到胸腔里的空气在一点点的减少,臭男人,都快把她掐死了,她还怎么说话?

            

            她一咬牙一抬手,“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声……

            

            牧宇琛猝不及防,一记狠辣的耳光就落在了他的脸颊上,也成功令他松开了手。

            

            楚希媛脸色惨白,捂着被掐出血印的脖子用力咳嗽,迎上他暴风骤雨阴森可怖的目光,“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

            

            男人唇角咬着后牙,深邃犀利的眼睛盯着她,“告诉我究竟是谁派你来的。”

            

            “就算你是人民币也不见得谁都对你有非分之想吧?”楚希媛怒怼回去。

            

            牧宇琛眼里喷着怒火,但看着她倔强的小脸,犀利的目光里却多了一抹探究,菲薄的唇抿成一条直线,转而去阳台打电话。

            

            楚希缘恨恨的瞪了一眼男人的背影,下床把地上扔的乱七八糟的衣服捡起来套在身上。

            

            她刚打开门,就听男人说,“你去哪儿?”

            

            “去上班,难不成在这等着老天爷给我发盒饭吗?”

            

            楚希媛手腕一疼,“你干嘛?别拉我!”

            

            牧宇琛黑着脸斜睨了她一眼,“我很好奇,像你这么冒失的人究竟是怎么活到现在的?你若非要走,请便!”

            

            说罢,他走进了浴室。

            

            被他骂了一句,楚希媛倒是有些冷静了。这件事,摆明了没那么简单。

            

            她坐下来刷手机,心里不禁咯噔一下,她和牧宇琛的床照,这么快就上了热搜。更恐怖的是,居然有网友把她人肉出来了,信息事无巨细,就差把她家的狗叫Lucky也写上去了。

            

            楚希缘无比崩溃,她上辈子是得默默的踩死多少只小强这辈子才会这么倒霉?

            

            牧宇琛迅速的冲了个澡出来,看到楚希媛还坐在那儿,略带嘲讽的问了句,“怎么没走?”

            

            楚希媛握着手机,强装镇定,“我是被你拖下水的,要是走了,谁替我摆平烂摊子?”

            

            牧宇琛嘴角轻勾了一下,走到衣柜前背对着她,标准的倒三角身材完美的呈现在她眼前,浑身还笼罩着一层水汽,头发没有完全擦干,水珠顺着额前的发丝滴下来,落在结实的背部肌肉上,慢慢的顺着肌肤的纹理蜿蜒下滑,最后渗进浴巾里。

            

            楚希缘突然感到耳尖一阵发烫,迅速别过头去,并在心里暗骂自己,楚希缘你把脑袋别裤子里了吗?这种时候居然还在犯花痴?

            

            咚咚咚。

            

            突然一阵巨大的敲门声。

            

            楚希媛去开门,才一打开,“啪!”一记狠辣的耳光就落在了她脸上。

            

            “顾欣怡,你干什么?”牧宇琛冲过去,扯住了红衣女人的手腕,浓黑的剑眉紧蹙,一双幽邃深眸里此时迸射着星星点点的怒火。

            

            “宇琛你放开我,我今天要好好教训一下那个贱人,让她知道勾,引别人的老公究竟会是什么样的下场!”顾欣怡的面容扭曲且丑陋。

            

            楚希媛被刚才那一巴掌都打懵了,耳朵里嗡嗡作响,就像是有千百只蜜蜂在里面飞似的。脑子里也是一阵空白。

            

            “够了!”牧宇琛进顾欣怡推到一边,高大的身躯挡在了楚希媛的面前。

            

            ……

            

            楚希媛虽然不是出身名门的千金,但至少舅舅和舅妈一直把她当心肝宝贝看待的,从小也没人敢这么动手打她。

            

            楚希媛将牧宇琛推到一边,迎着顾欣怡要吃人似的目光。

            

            “道歉!”

            

            顾欣怡牵着嘴角,讥讽的冷笑一声,“贱人,别以为有宇琛哥护着你,我就会怕你。”说话间,又想打楚希媛,却被楚希媛用力向后一推,就踉跄着跌坐在沙发里。

            

            “贱人,你敢推我?”

            

            楚希媛火,爆性子上来,怒火中烧,端起茶几上的一杯水就准备朝顾欣怡的脸泼过去。

            

            “够了!”

            

            牧宇琛突然出声,并大力扯住了楚希媛的手腕,用力一甩,楚希媛向旁边踉跄了几步,险些摔倒。

            

            “真当我不存在吗?”

            

            顾欣怡一见牧宇琛为她出头,脸上立马浮现出一抹得意的笑意,“宇琛哥……”

            

            “滚!”牧宇琛扭头对她吼道,紧皱的眉头透露着无比的烦躁和不悦。

            

            今早的事情已经够令他头疼的了,没想到顾欣怡这个女人这么不懂事,什么都不问就到这儿瞎胡闹。将来就是进了牧家的门,恐怕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牧宇琛和顾欣怡的亲事是早年的时候双方长辈帮忙定下的,本非他自愿。不曾想她内心这么丑陋,这让他更想尽早解除婚约。

            

            顾欣怡被牧宇琛吼的一愣,眼里蓄满了委屈的泪水,阴鸷的目光划过楚希媛的脸,愤然摔门离去。

            

            牧宇琛转身看楚希媛的脸,问,“你的脸要不要紧?”

            

            楚希媛怒火还没有完全平息,话里难免带着火药味,“你眼睛不瞎,应该能看出来吧?”

            

            “这一巴掌,我可是替你挨的。加上昨晚的事,你必须给我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

            

            牧宇琛看了她一眼,眸色暗沉,“你想怎样?”

            

            楚希媛想了想,煞有介事的看着他,“不如我们做笔交易?”

            

            所谓的交易就是,牧宇琛负责查清一切,并且还要买下她的广告案。她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好心的原谅他。

            

            牧宇琛的嘴角勾出一抹讽刺的笑,一双古井黑眸微迷,紧紧地锁着眼前的女人。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厚脸皮的跟他谈交易。

            

            恰巧这时,他的手机又响了。

            

            ……

            

            牧宇琛接了电话之后,对楚希媛说,“你现在可以走了!”

            

            楚希媛惊叹于牧宇琛的办事速度以及他的庞大的人脉关系,这么快,媒体那边就搞定了,将早晨的事情压了下来。

            

            楚希媛站起身来,“记住,我们的交易!”说罢,开门走人。

            

            牧宇琛看着门口的方向,嘴角不自觉的扬了一下,只是笑意稍纵即逝,很快脸上又恢复往常的冰川模样。

            

            他拿起手机,熟练地拨了个号码,“杰森,帮我查个人……”

            

            ……

            

            楚希媛到了公司,李娜来找她。

            

            “楚总!”

            

            楚希媛抬头,“有什么事吗?”

            

            “刚才林先生来了,现在人正在休息室!”

            

            “好,我知道了!”

            

            楚希媛起身,走出办公室,心想,“臭丫头,等我回来后再好好收拾你!”

            

            楚希媛来到休息室,看到林轩心情十分负责,恨,怒,不屑,但还有那么一点点的难过和不舍。怎么说,她和林轩也在一起有两年了,她对他还是有感情的。

            

            “咳。”楚希媛清咳一声,另林轩迅速转过身来。

            

            楚希媛挑了一下眉,“想好哪天去办离婚了吗?”

            

            林轩目光闪了一下,“希媛,我不是来跟你谈离婚的,我们还是和好吧。”

            

            和好?楚希媛都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毛病。这个贱男,背着她至少搞了一年多的外,遇,现在人家连他的孩子都有了,他居然有脸跟她说这种话?

            

            她可还没有便宜到为了这种廉价的男人委曲求全的地步。

            

            楚希媛闭了闭眼睛,深呼吸一口气,睁眼之后,还是那副高冷的样子,“你最好别逼我动手。你知道吗?只要我一想到我每天晚上和一个和别的女人有染的男人同床共枕,我就恶心的浑身直起鸡皮疙瘩。林轩,我看我们还是到此为止吧!”

            

            林轩听后,冷笑一声,“你嫌我恶心?楚希媛,其实我们半斤八两吧,谁也不比谁干净。既然我们臭味相投,何必还要离婚呢?我们都喜欢偷吃,将来就谁都别管着谁,我们自由开放,各偷各的,多好!”

            

            楚希媛听着林轩的话,身上一阵阵的发冷。她自认为慧眼如炬,怎么当初就给自己找了一个这么无耻的男人?

            

            “你给我滚!”她指着走廊,闭着眼睛大声喊,“滚!”

            

            她不想再看他一眼,否则,她不敢保证自己会不顾及往昔情意,对他动手。

            

            林轩冷哼一声,撞开她的肩膀,走了没多远,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似的,扬着嗓门怒声喊道,“离婚可以,家产必须一人一半!”

            

            “滚!”

            

            楚希媛用力捏紧了拳头,浑身止不住的战栗,齿贝咬着嘴唇,血痕微现。

            

            她转身闪进洗手间。

            

            镜子前的她,面容惨白,眼眶里裹着泪水,有点狼狈。

            

            她用力深呼吸,然后,拿出包包里的粉盒重新扑了点粉,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我每天精心保养我的脸,何苦为了那个渣男哭坏了这一切?

            

            于是,她生生地把眼泪都憋回去,走出洗手间,她还是那个杀伐决断,战斗力满满的楚希媛。

            

            ……

            

            楚希媛回到办公室,李娜又来敲门。

            

            “楚总,您找我!”

            

            楚希媛什么都没说,而是将手边的一个文件丢过去,正好砸在李娜的脸上。

            

            李娜惊叫了一声,“什……什么啊?”眼眸她微闪,讷讷地道。

            

            楚希媛看着一脸唯唯诺诺,貌似人畜无害的李娜,心里就在想,果真是人心隔肚皮啊,隔着一层两层三层四层……

            

            要不是她仔仔细细的翻了一遍旧账,她真不知道自己身边竟藏着她这么个大蛀虫。

            

            她丢给李娜的文件里全是这些年李娜的假账记录,两年里,不多不少十万整。

            

            李娜打开文件之后脸一下子就白了,浑身无力的瘫坐在地上,“楚总,我是冤枉的,这分明是有人要陷害我,你要相信我啊楚总……”

            

            “有什么话,你就跟警察解释吧!”

            

            李娜很快被警察带走,楚希媛以儆效尤,戒告公司里的人不要自以为是,触碰法律的底线。

            

            ……

            

            下午。

            

            楚希媛出现在牧氏大楼的一大楼大厅。

            

            “小姐,请问有预约吗?”接待员微笑着问,但是眼里明显的不甘和不屑。不甘的是楚希媛的气质和美貌,不屑的是,像楚希媛这样找牧总攀关系的人不计其数,她每天站在这里不知要打发多少个。

            

            楚希媛看了看前台,挑眉微笑。牧氏果然是财大气粗,连个小小的前台都这么盛气凌人。

            

            前台看楚希媛不说话,就越发肯定了心中的想法,她果真又是个来倒贴的,于是眼中的不屑的神色更浓。

            

            豆蔻色的指甲在台面上轻轻地敲了几下,楚希媛没多言,她也没必要和一个前台多废话。兀自拿出手机,拨打了牧宇琛的电话。

            

            “来了?”电话很快被接通,牧宇琛冷冽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楚希媛看着前台,笑了一下,转身,“我已经在大厅了。”

            

            话音才落,电话就被挂断了。

            

            楚希媛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看了一眼时间,打算再等等。

            

            可前台却按捺不住了,“小姐,请您马上离开!”

            

            她转过身去,眉头皱紧,刚想开口说点什么,就见前台躬身喊了句,“牧总!”

            

            楚希媛眼中一丝惊讶闪过,转身对上一双深邃的俊眸。

            

            “你的广告案,勉强可以!”牧宇琛坐在靠在沙发里,眼眉微挑,摇摇头,“不过,却不是我最想要的!”

            

            “你想要什么样的,我可以改!”

            

            楚希媛从不害怕客户的刁难,她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你不相信自己会成功!

            

            “不必了!”牧宇琛拒绝道。

            

            “你什么意思?”楚希媛不解。

            

            这时,牧宇琛的私人助理杰森上前解释道,“楚总,很抱歉,我们这次不能合作。原因是,您是一个婚姻失败的女人,而我们公司新产品的定义方向恰恰就是‘爱情’,试问,一个婚姻失败的人,怎能完美的诠释‘爱情’呢?”

            

            愤怒再楚希媛的心中升腾起来,她嗤笑一声,“你说婚姻失败等于不懂爱情,真是可笑!”她站起身来,“既然牧总起初就没有诚意,何必当初惺惺做戏让我白跑这一趟?”

            

            “慢着!”牧宇琛突然开口,然后挥了挥手,示意杰森先出去。

            

            待杰森出去之后,牧宇琛又对楚希媛说,“这桩生意不成,我们可以谈另外一桩。”

            

            楚希媛看着牧宇琛,一时间有些发怔,这个男人到底搞什么名堂?

            

            “坐!”牧宇琛示意她坐下来。

            

            楚希媛按捺着心中的不悦,慢慢坐下。

            

            “你看一下这个!”牧宇琛随手丢给她一分为文件。

            

            楚希媛见了哑然失笑,“牧总,戏耍我很好玩是吗?婚前协议书,您给错人了吧?”

            

            “没有!”

            

            牧宇琛一脸严肃的表情,另楚希媛脸上的笑意也渐渐地消失,继而变得凝重,“你什么意思?”

            

            牧宇琛走到窗户旁,阳光透过玻璃,洒在他的身上,为他周身镀了一层暖暖的光晕。

            

            可说出的话,却令人从脚底生寒。

            

            “我要和顾欣怡解除婚约,就必须有个正当的理由。我仔细想过了,不如顺水推舟,让今早的事变成真的。你嫁给我,我正好把你从你那个渣男老公身边解救出来。”

            

            他这段话,首先证明了他是个工于心计的男人,狡诈如狐狸。其次,他居然调查她。

            

            楚希媛的脸上一点点的染上怒色,“让我和你结婚,绝!不!可!能!”

            

            牧宇琛转过身来,俊眸潋滟,笑的倾城,“先别这么快下结论,三天内,我保证你会再来这儿找我,求着我娶了你!”

            

            楚希媛觉得牧宇琛这个人最大的特点就是自以为是,孤高狂妄,以为所有人的生杀大权都牢牢的掌握在他一个人的手中。

            

            楚希媛看着他,眼里凝着一抹讥诮,“做梦!”

            

            说罢,起身走人。

            

            ……

            

            楚希媛和林轩办好了离婚,除了她一直主持的广告公司她什么都没要,房子,车,存款统统给了林轩。

            

            离婚之后的楚希媛暂时搬回舅舅家住。

            

            楚希媛两岁的时候,她爸妈去外地谈生意不幸发生车祸双双身亡,至今肇事的凶手都还没有找到。

            

            从那以后楚希媛就过继到了她舅舅家,虽然改了姓氏,但是依旧管楚萧和刘淑梅叫舅舅和舅妈。

            

            舅舅一家待她极好,这么些年对她都是视如己出,宝贝的不得了。

            

            楚希媛一进家门,就发现有些不对劲儿,家里比以前萧条了很多。她一问才知道,林萧被人坑,损失了很多钱,如今公司正面临破产。如果要挽救公司的话,则需要至少五个亿的注资。

            

            楚希媛虽然也办着一家广告公司,但是账面上的流动资金也就几百万,杯水车薪,根本就解不了燃眉之急。

            

            她突然想到了牧宇琛之前跟她说过的话,“三天之内,你一定会再来这儿找我,求着我娶你!”

            

            楚希媛暗自咬牙,原来他早就知道她舅舅的公司要破产了,所以他才敢口出狂言,守株待兔!

            

            但楚希媛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妥协两个字。

            

            舅舅的公司得救,但她也绝不会像个哈巴狗一样向牧宇琛摇尾乞怜!

            

            她决定了,她要拿自己的公司做抵押,为舅舅的公司贷款。可是,她很快发现,没有一家银行肯一下子贷五亿给她。

            

            一家人,又愁眉不展了好几日,直到公司被宣告破产的前一天,楚希媛下定决心去找牧宇琛。

            

            ……

            

            牧氏大楼总裁办公室里,牧宇琛玩味的看着楚希媛,“不错,比我预想的晚了整整四天!不过,你最终还是来了。”

            

            他语带戏谑,眼中闪烁着得意的芒。就像是将世人的命运玩弄于自己鼓掌之间的神,唇角微微的勾起,露出一抹讥诮。

            

            “你赢了了,我认输!”楚希媛心有不甘,但是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牧宇琛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身后的杰森,杰森点头,然后捧着一份文件走到楚希媛面前,“楚小姐,请签字!”

            

            楚希媛并没有细看婚前协议上的条款,只是大致浏览一遍,无非就是财产公证,将来他们离婚,无论是什么原因,她一个子也从他这里拿不走。

            

            她拿起笔,龙飞凤舞的在文件的落款处签下自己的名字。

            

            放下笔,“舅舅的公司,危在旦夕,我需要你帮忙!”

            

            牧宇琛沉吟着点点头,脸上云淡风轻,“作为我送给你的第一份大礼,我会另你舅舅的公司起死回生的。”


          ? ? ?未完待续,点击下方的阅读原文就可以查看全文哦!

          ↓↓↓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