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名门挚爱:帝少的千亿宠儿

          名门挚爱:帝少的千亿宠儿

          2021-08-05 14:37:17糗事搞笑幽默榜


          名可第一步踏入这个包厢的时候,她就已经发现事情不是许邵阳说的那么简单。


          包厢里,烟雾袅袅,男男女女或是碰杯或是在玩着某些儿童不宜的游戏,热闹,热闹中却又透着丝丝寒意。


          她很快就知道那丝丝寒意是来自哪里。


          角落的昏暗处,那个男人独自一人抽着烟,雪茄在他修长的指间慢慢燃烧着,冒出星星点点的光亮。


          借着那点光亮,名可终于看清这个男人的五官。


          得天独厚精致绝美到足以让任何一个女人尖叫的俊脸,在火光一刹那的照耀下,泛开蛊惑人心的潋滟风情。


          他一条长臂搁在沙发上,长指夹着雪茄凑近玫瑰色的薄唇,完美的唇线微微动了动,只一瞬,又一圈妖娆雾色熏染开来。


          如今,他一双鹰眸正直勾勾盯着自己,这么昏暗的光线下,看不清他的眼神,但却知道一定是慎人的。


          名可下意识退了两步,这一退,直接退到许邵阳的跟前。


          她吓了一跳,迅速回头看着身后的男人、她交往了一年的男朋友,声音里头含了几分不安和慌乱:“邵阳,我……我不想待在这里,我要回去。”


          不知道他今天为什么一定要带上她谈生意,但,她真的不喜欢这种场合,尤其,角落里那个男人的目光让她浑身不自在,如堕冰窟那般。


          如今他的深幽中带着几许探索意味的目光正锁在自己身上,让她有一种被扒光了裸露在他面前的错觉,这种感觉,极度不好受。


          “邵阳……”她揪上许邵阳的衣襟,不安地低唤了一声。


          许邵阳没有理会她,愣是拉着她走到角落里那男人的跟前,唇角一扬,一副讨好的笑脸:“北冥先生,我已经把我女朋友带来了,先生是不是可以和我好好谈谈了?”


          这话一出来,名可心里顿时一阵更加浓烈的不安,至于包厢里,刚才因为两人的出现微微安静下来的男男女女们,忽然便又热闹了开来。


          其中一人盯着名可,上上下下打量着:“先生只是随意开个玩笑,你还真把自己女朋友带来了?告诉你,咱们先生可不要别人玩烂的残花。”


          “不不不,可可绝对还是干净的,我和她交往一年,连她的嘴都没有亲过。”许邵阳急忙解释着。


          “原来还是个无能的。”包厢里顿时爆开一阵耻笑的声音。


          “不是!她、她不愿意……”许邵阳急得一脸通红,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交往一年还没有吃下去,说出来确实有那么点丢人。


          “邵阳,你在说什么!”名可终于听明白他的意思了,为了一单生意,他想要把自己卖掉!卖给那个叫“北冥先生”的男人!


          她慌了,也是不敢置信,用力想要甩开他的手:“邵阳,你疯了,我是你女朋友!”


          “既然是我女朋友,就该帮我。”许邵阳现在只想把人交出去,好换来一份可以让他们许氏起死回生的合约,根本不想理会这个女人。


          “先生,我保证,可可绝对还是干干净净的,她一定可以让先生满意的。”他用力握着名可的手腕,不允许她挣脱半分,看着角落里的尊贵男子,低声下气地说:“要不……要不先生可以先试试。”


          名可被留下来了,刚才听到许邵阳无耻的话语之后,因为太震惊,脑袋瓜完全转不过弯来。


          然后,她只听到男女嬉笑的声音,仿佛在笑许邵阳的无耻,也在笑她的可悲。


          然后,许邵阳走了,直到包厢的房门被关上,她才蓦地反应过来。

          一个男人来到她跟前,拽着她就像拽着一件物品一样,力气之大,让她迫不得已跟上他的脚步。


          只是走了两步,那人忽然用力一甩,她被甩了出去,在一阵哄笑和自己的尖叫声中,她跌落在一具冰冷的怀抱里。


          怀抱,真的是冷的,如同没有温度的死人一样。


          一口烟雾落在她脸上,呛得她猛烈的咳嗽了起来,她想坐直身子迅速离开他,但,他的长臂落在她的腰间,只是随意塔上,已经让她完全无处可逃。


          “不!咳咳……我不要!咳……”她不要被送给这个姓北冥的男人,许邵阳没有这个资格。


          “你男人已经不要你了,既然这样,还不如跟着先生,先生比你男人厉害多了。”一个男人笑道。


          一把娇媚的女声继而响起:“是不是真干净?说不定是补的,先生,不如先找人验一下。”


          “阿娇吃醋了,哈哈哈……”


          大家又笑开了,放肆,纵情,没有一点拘束和保留,唯有那个被称为先生的一直不说话,只是默不作声抽着烟,但,那条如同钢铁一般的长臂却一直落在名可腰间。


          “我不,放开,放开!你们没有资格,你没……咳咳,我要告你……咳咳……强……咳咳咳……”一阵烟雾又落在她的小脸上,呛得她连话都说不清楚。


          “整个东陵都是我的天下,你告我?”北冥夜终于开口说话了,声音低沉,可以说得上磁性到令人失魂,但,话语却是狂傲而冰冷的。


          告他,这算不算是今年度他听过最可笑的笑话?


          他的长指在她脸上划过,指尖冷冷的,透彻心扉的寒意。


          名可被吓到了,她从来没见过这么邪魅寒冷的男人,从来没听过这种傲视整个天地的狂言,这男人……是什么人?


          “你能走出这家夜总会,今晚我保证不碰你。”玫瑰色的薄唇微微扬起,扬开一抹风华绝世的浅笑,笑意里头,满是不屑。


          然后,他放了她,她自由了!


          名可在片刻的呆愣后,迅速从他身上爬起来,惊慌失措地奔到门边,把房门打开。


          真的没有人拦她,大家只是盯着她纤细的背影,看着她落荒而逃。

          名可虽然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任由她轻易离开,但她现在只想找到许邵阳,只想向他问个清楚明白。


          一年多的感情,是不是真的比不上一桩生意!


          长廊里,到处都是醉生梦死的年轻男女,她忍住满眼的泪,好不容易一路摸索到电梯楼,正要进去,却听到里头一把熟悉的女声传来:“邵阳,就这样把她留下来,怕不怕她在里头反抗,惹北冥先生不高兴,把事情搞砸?”



          说话的人是许邵阳的秘书戚婷婷,名可每次去许氏找许邵阳都可以见到她。


          她只是没想到,原来自己一直以为正值老实的许邵阳,居然早就已经和他的秘书勾搭上了!


          “没事,就她那点能耐。”许邵阳满含不屑的声音传来,每一字每一句都直刺入名可的心底:“反正我已经把人带到,北冥先生虽然脾气不好捉摸,但向来说话算数,我把女朋友交给他,他就一定会和我签约。”


          “你就不怕你的小白兔在里头被人欺负?”戚婷婷嘻嘻笑着。


          “反正她也不愿意给我,就给他们玩玩吧,叫她装圣女,到头来还不是个被人轮的货!”


          “你这个没良心的男人,真叫人心寒……”很快,里头便传来一阵吧唧亲吻的声音,每一声,都让人彻底绝望……


          “狗男女!”看着眼前抱在一起吻得忘乎所以的两人,做着极其放肆的事情,名可忍无可忍,怒骂了一声。


          她忍着眼角的泪,用力盯着视线里这对联手想要把自己卖出去的男女,心里在撕扯着,在淌着血。


          这一刻,她不再是他捧在手心里呵护的宝贝,只是一份被他出卖以换取一份合约的筹码,一件可以利用的物品!


          “该死!”许邵阳低咒了一声,盯着名可时,眼里哪里还有过去半分温柔和深情?


          “谁允许你跑出来的?”他斥骂道。


          “为什么?”为什么就这样把她丢下来,丢给那个冰冷的男人?他甚至和戚婷婷说,期待她在里头被那些男人轮着上!


          看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阴狠时,名可忽然有点后悔了,她应该先离开了这里再说,根本不该去惊动他们。


          现在的许邵阳已经让他彻底绝望,她不会再指望他了。


          见她这副气愤与防备的模样,许邵阳总算把眼底的戾气收起,改而换上一副温柔的笑脸。


          “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可可,算了,我们回去,这种事以后不会再发生了。”他朝戚婷婷打了个眼色,戚婷婷会意,不动声色地往电梯楼门口堵去。


          “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么?”出卖,背叛,等着看她被里头那些男人轮着欺负,这样的男人,她当初真的是瞎了狗眼才会接受他的追求!


          眼角的泪在打转,心里不是不痛的,只是一直佯装不屑:“许邵阳,这辈子别让我再见到你!”


          转身打算从这里离开,才发现戚婷婷已经堵在门口,完全堵住了去路。


          名可一怔,顿时低吼:“滚开!”


          “走这么快,谁去陪北冥先生?”身后的许邵阳阴恻恻一笑,一步步向她走来。


          “我让你滚开!”名可不想理会那个渣男,只用力盯着倚在门口的戚婷婷:“再不滚开,别怪我不客气!”


          “是么?”戚婷婷唇角含笑,视线越过她,落在向两人靠近的许邵阳身上。


          许邵阳忽然大步上前,一把将名可圈在怀里。


          名可极力挣扎,却还是挣不脱半分,她惊恐地大喊着:“放开,放开我!我要报警,放开……”


          “啪”的一声,一个巴掌重重落在她脸上,这个巴掌有多重,光是看她顿时失去所有反抗的能力就知道。


          戚婷婷对着自己的右手吹了一口气,笑吟吟道:“快把她送过去吧,人家还等着玩呢。”


          “这就去。”许邵阳把几乎昏过去的人儿抱了起来,大步往原来他们出来的那间包厢走去……


          名可被打得头昏眼花的,注意力根本集中不起来,直到自己又落回到那具冰冷的怀抱里,她才彻底绝望。


          他说今夜她能走出这里,他就放过她,是因为他很清楚,许邵阳根本不允许她走出去。


          一个在生意上认识的人都比她看得清楚,过去那一年,她究竟都是如何看人的!


          “怎么不走了?”北冥夜冰冷的长指依然在她脸上滑过,冷笑。


          这世上,敢怀疑他的话的人不多,这丫头算是一个。


          看清血淋淋的事实,被刺得伤痕累累,就是她的下场。


          长指滑到她细嫩的脖子上,沿着颈脖一路往下,大掌忽然一把闯入……


          “啊!”名可低叫了一声,恐惧,颤抖,但却奇异地没有反抗。

          相反地,一直在轻颤的女孩攀上男人的衣襟,抬起一双水汪汪的眼眸看着他,声音有不安的颤动,也有绝望的沙哑:“你说,东陵是你的天下?”


          “怀疑?”他星眸半眯,一瞬不瞬盯着她染上绯红的脸。


          这身子,手感比他想象的还要美好……


          “我伺候你,先生,我主动伺候你。”她咬着唇,死死忍着眼角的泪,强忍那一巴掌带给她的晕眩,一字一句地说:“我要他们身败名裂,我要……他一无所有。”


          唇角那一缕猩红缓缓滑落,她头一侧,再也支撑不住,彻底昏死了过去。


          ……

          深色的被褥里,名可揉了揉沉重的脑袋,慢慢清醒过来。


          一旁的酒柜前,北冥夜手里捏着高脚杯,晃荡着杯中猩红的酒液,尔后,昂首,满满一杯酒灌进口中。


          橘黄的灯光打在他身上,在酒柜前拉出一道长长的身影。


          他很高大,颀长,西装裤下两条黄金比例的腿好看性感得叫人眩目。


          名可知道他绝对是个很厉害的人,就像他自己说的,整个东陵都是他的天下,所以,她想要做的事,只要他愿意帮忙,就一定可以做到。


          她要许氏倒闭,她要许邵阳和戚婷婷身败名裂!


          “先生……”


          “喝酒。”他的声音过分的好听,低沉磁性,如磬石相撞,迷人,却冰冷。


          他转身面对着她,手里捏着一杯酒水,一步一步向她走来。


          这是名可第一次认认真真清清楚楚看见他的五官,那一张只能用绝色来形容的脸,美,美得如妖孽一般,美得连女人都忍不住要心生妒忌。


          但,却是男人味十足的,没有一点女人的阴柔。


          猩红的酒液被推到她面前,在她正要抗拒的时候,男人的大掌忽然扣上她的下巴,强迫她把满满一杯酒咽进去。


          “唔……”好几次她都想逃开,可他不允许,直到几乎每一滴酒水都落入她腹中,他才终于放开了她。


          “伺候。”酒杯被随手扔在一角,他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看着她。



          名可一张被酒气熏得泛着绯色的小脸楚楚可怜,在灯光的照耀下,渲染出一层薄薄的光泽,有那么一刹那,她整个人竟像是蒙上了一层薄雾,让人完全看不清。


          饶是见惯无数美女的北冥夜也不得不承认,这女孩很美,美得很干净,这样的干净,对任何一个男人都有一股致命的吸引力。


          “你……真的会帮我吗?”上涌的酒气熏得名可微微眩晕,她吃力爬了起来,仰头看他,如同看着无所不能的天神一样。


          见他星眸半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明白了,他不高兴了。


          “我只是想确定。”她急着解释。


          “我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做到。”他垂眸,盯着她巴掌大的小脸,冷哼:“伺候。”


          他的话,她相信,无条件相信。


          他站在那里,就像一座大山矗立在你面前一样,你不会怀疑他,也不敢。


          可是,伺候,她……不会……


          抬头看着他俊逸的脸,明显有从他眼底看到一丝不悦的溴黑,她吓了一跳,小手不自觉揪紧衣襟。


          她,真的要伺候他么?


          终于,纤细的身子微微抖着,她慢吞吞从床上爬了起来,半跪着来到他跟前,一双颤抖的手爬上他的衣领,慢慢打开了第一颗纽扣。


          脑海里全是许邵阳和戚婷婷一起背叛她的事,他们的亲吻和拥抱,他们对她不屑和侮辱的话语,还有戚婷婷差点把她打得晕过去的巴掌……


          指尖忽然似多了几分力量,一双云眸的眼色也黯了下去。


          她要报仇,她要让那对狗男女付出重十倍的代价!


          衬衫的纽扣被一颗颗打开,可是到了他的腹间,落在他裤腰带上的手却迟疑了,所有的动作在一瞬间停顿了下来。


          她真的要继续吗?如果继续,守了二十年的清白就会彻底失去……


          “别试图考验我的耐性。”北冥夜不悦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


          名可下了一跳,抬头对上他寒意刺骨的目光,心,忽然就慌了。


          这么强悍的男人,他想要弄死她根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她忽然很怕,怕他会直接在床上弄死自己。


          尤其,从他身上洒下来的,全是冷到让人颤抖的寒气,惹上这个男人,会不会让她从此迈入万劫不复之地?


          他的耐性快要被磨光了,忽然倾身靠近,只一下,浓烈的男儿气息铺天盖地而来,吓得名可心脏一顿收缩,差点昏死过去。


          “我不……我不做了!”她倏地放开他的腰带,转身想要从大床另一侧逃开。


          她不要做了,这个交易她不要了,这个男人太可怕,不是她可以招惹的,她真的……很怕他。


          忽然手腕一紧,只是转眼的工夫,人已经被他拉回到床上。


          北冥夜沉重的身躯继而压下,炙热的气息洒落,他的声音,与他的气息截然相反,是冷绝的:“现在才退缩,晚了!”


          ……

          名可不知道这事是怎么开始的,整个过程中,脑袋瓜一直晕乎乎的,是酒气的冲击,还是他身上那份霸道的气息熏得她连大脑都运转不灵?


          她不过是个安安分分每日里过着最平凡日子的女孩,为什么会忽然牵扯到这种莫名奇妙的事情来?


          仇,她不想报了,她怕眼前这个男人,她宁愿不报仇,也不要和他有更多的纠缠。


          这个男人,不是她可以招惹的!


          “我不要,放开……”双手成拳落在他的胸膛上,在他滚烫的大掌慢慢往下头滑去的时候,她几乎是耗尽了身上所有的力量,用力推搡。


          北冥夜有点不耐烦了,忽然单掌把她一双乱挥的手扣在头顶上,深幽的星眸垂下,盯着她苍白的脸,语含不悦:“是嫌我太温柔么?”


          “不……不是,先生,我……我不做,放我……放我走,放……啊!我真的不做!”


          “同样的话我不想说第二遍。”


          在他的注视下,她颤抖,惊慌,为她更添一份让男人发狂的赢弱。


          好看到让天地万物为之失色的笑意从他唇边慢慢荡开,他的声音,如同来自天边一样遥远,叫人不自觉迷醉失魂:“区区十个亿,竟把你卖掉。”


          修长的指在她身上划过,更引起她一阵狂乱的颤抖,唇边的笑意浅浅散去,他哑声道:“以后,做我女人。”


          这几年除了赚钱,开疆扩土,对任何人任何事已经提不起半点兴趣,但今夜,却因为这个小丫头笑了,真心的笑,也是愉悦的笑。

          因为,他做了这一生最不屑的事情,强迫。


          他要强迫一个小家伙,这事连自己都感到讶异,可却有一份难以言喻的期待。


          低沉的声音响起,既是炙热,也是冰冷的:“没有人能在我面前出尔反尔,你说了,就要做!”


          说了……就要做,是她自己惹上他,做了,是不是以后就可以放她离开?只是从今天开始,纯真再没了……


          “呜……”在他压下那一刻,她忍不住悲伤地呜鸣了一声,一阵心痛袭来,眼前顿时陷入一片昏暗中……


          ……这丫头,该死的竟给他晕过去了!


          箭在弦上,女人却挺尸了!他是要继续,还是一脚把她踹下去?


          在东陵无所不能的北冥夜,这一刻,陷入了从所未有的纠结中……



          未完待续


          北冥夜将怎么办?程杉杉会面临什么?


          戳【阅读原文】查看精彩后续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