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唯对你钟情》主角:陆昭,阮甜 完结文 TXT全文阅读

          《唯对你钟情》主角:陆昭,阮甜 完结文 TXT全文阅读

          2021-08-12 10:19:45ai小说世界

          ? ? ? ? ? ? ?第一章 她怀孕了十海 | 发布时间:2017-12-06 14:00:30 | 本章字数:947阮甜刚从医院回到家中,就听见几句暧昧的呻吟。“阿昭,不要嘛……”她一步一步走近卧室,十分清晰地辨认出来,这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阮梦的声音。她的双手有些颤抖。打开房门,两具衣裳半褪拥抱在一起的身体映入她的眼帘,白肤红床,交相映衬,格外刺眼。阮甜的心一瞬间像是被利剑刺穿了,鲜血淋漓也不足以形容,她从医院归来的好心情荡然无存。“陆昭,”阮甜强作平静,手中的报告却飘落四散,“你给我一个解释。你不是和我说,永远也不会踏进这个房间吗?”新婚的那一天,阮甜在婚房羞涩又期待地等了半夜,心中满是要嫁给从小爱慕之人的幸福,结果换来的却是陆昭无情地嘲弄:“阮甜,你死心吧!要我上你,可以;但我永远不会踏进有你在的所谓‘婚房’!”阮甜一时竟分不出,是那时更心碎,还是现在更悲伤。陆昭瞥了阮甜一眼,冷冷道:“我只是说不会踏进有你在的婚房,你不在,和梦梦走进这个房间,又有何不可?”“这是我的婚房!”阮甜咬牙道,“和你结婚的人是我!”从窗帘到床单,再到家具摆设装修风格,全是她一点一滴精心设计的。可他却任由别的女人,来糟践她的成果。他可以不喜欢她,却不能如此践踏她的真心,尤其这个人是阮梦!“看来姐姐是忘了,你们两个是隐婚呢。”女人小鸟依人地环住他的腰身,“在所有人眼里,我和阿昭男未婚女未嫁,是一对天作之合的璧人。而你,才是那个试图拆散我们的小三!”阮甜冷哼一声:“隐婚不过是陆家和阮家的战略安排,要怪就怪你母亲小三上位出身不堪,让陆老爷子选择了我作为联姻对象。现在看来,陆老爷子眼光一如既往地准,你和你母亲真是一脉相承的不知廉耻。”陆昭脸色黑沉,从床上站起身来冲到阮甜面前,扬起手却半天没有落下去。“我不打女人!”愤怒的陆昭紧紧握住她的脖子,“但让我下回再听见你辱骂梦梦,我不确定会不会对你破例!”“还有,别在我面前提陆明伟!”阮甜被他掐得呼吸不畅,却还是死死咬住牙不对他示弱:“陆大少不是在公司里颁布命令说只听实话么,怎么现在我说了实话,你又不愿意听!在儿子面前不能提父亲,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陆昭的手抓得更紧了,已经能看见手背上的青筋。“陆昭,我怀孕了!”阮甜倔强着脸,毫不退缩,“你继续掐,最好掐个一尸两命!”陆昭缓缓松开了她,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阮甜,你是不是忘了,你昨天还告诉我,你生育艰难?”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章 医生说你压根没怀孕!十海 | 发布时间:2017-12-06 14:00:30 | 本章字数:1097“因为我生育艰难,你就可以理直气壮找小三?”阮甜大口喘着气,捡起地上的报告,脖子上青紫的掐痕分外狰狞,“报告可是实打实的,你不信就自己看!而且你别忘了,我生育艰难是谁害的!”如果不是阮梦开的那一枪,她怎么会因为枪伤而难以受孕!而害她的罪魁祸首,还在恶毒地挑拨:“报告就一定是真的吗?”陆昭夺过阮甜手中的报告,对她怒目而视:“你最好别让我查出来,你的报告做了假!”他扬长而去,阮梦路过她身边,留下一个诡异的笑容:“姐姐,恭喜你怀孕了呢。”阮甜后背发寒,下意识地护住小腹。阮梦上一次用这种声调和她说话,是一年前。她带着赎金去救阮梦,阮梦却将黑黢黢的枪口对准了她!“姐姐,他们说只要我对你开一枪,就会放我走,然后让你留下来当人质。”阮甜至今还记得阮梦当时的表情,那种恨不得将她剥皮抽筋的眼神,让她无数次从噩梦中惊醒!她甜美地笑着,口中吐出最恶毒的言语:“放心吧姐姐,虽然我枪法不好,但我会努力让你一枪毙命不留痛苦的。毕竟你死了之后,我就是阮家唯一的女儿了……”阮甜这才知道,原来这些年,阮梦心中一直想要她的命!她带着无边的绝望闭上眼,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被救了,而陆老爷子更是告诉她,陆家要和阮家联姻!她欣喜若狂,连伤都还没有好全,就要求医生给她做植皮手术。因为她不希望,出现在陆昭眼里的自己是丑陋的。可一切的痛苦,一切的爱慕,陆昭都根本不在乎!他不爱她。她的身体更是让她连想要一个孩子都成了奢侈。她吃药、寻医,想尽了各种方法,终于等来了一个孩子;可还没等她和他分享这份喜悦,他就和阮梦滚到了床上!想到这里,阮甜抿着唇,拨通了陆昭的号码。她当初会去救阮梦,是因为陆昭说,能救出阮梦的人能兑换他一个承诺。她想嫁给他,非常想,才会奋不顾身去了匪窝。但是她得知两家会联姻后,就将这个承诺抛到了脑后。如今,是时候兑现了。“陆昭,你还记不记得,你欠我一个承诺。”阮甜将手放在小腹上,坚定道,“我要你离开阮梦,至少在我的孩子出生前,我都不想见到你和她在一起出现!”“承诺?”陆昭嗤笑着,“你自己一手策划的绑架,救出人来了你管我要承诺?况且你压根没有怀孕!”“怎么可能!王医生……王医生明明说这是奇迹的!”阮甜十分慌乱,面无血色,连绑架的事都忘了反驳。“呵,王医生,”陆昭冷笑道,“王医生拿出了证据,说你买通了他!”“我没有!”阮甜回想起阮梦刚才说的那句话,大声叫道,“阮梦,一定是阮梦干的!”“自己做错了事,就把脏水泼到梦梦身上,阮甜,你可真是好样的。被调换的检测报告和签了你名字的协议在这摆着,你说我是信你,还是信这白纸黑字?”陆昭挂断了电话,再也不听她解释。阮甜绝望地大笑出声,笑着笑着蜷缩成一团无声地哭泣起来。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章 她说的居然是真话!十海 | 发布时间:2017-12-06 14:00:30 | 本章字数:1374哭累了的阮甜打起精神,准备去医院找王医生对质。然而她走进王医生的办公室,却只看到坐在那里的陆昭。“你来干什么?”陆昭的眼神扫视着她,想要看穿她藏匿的所有阴谋。他们是夫妻,他看她却像是看犯人!“你不是说我没有怀孕吗,”阮甜挺直脊背,“那我再做一次检测,我的身体,我比你清楚!”天生的直觉让她相信,她就是怀孕了!“不用白费力气了,做一百遍也还是这个结果,”陆昭拽住她的手往外走,“三天后陆家和阮家会公开我们的关系,这三天内你不许出门!”不许出门?在家里看他和阮梦现场给她表演滚床单?凭什么!“三天后要公开关系,今天你还和阮梦鬼混?”阮甜甩开他的手,冷眼讽刺。陆昭摁住她:“我也是刚接到陆明伟的消息!小间谍,陆明伟朝令夕改,我想你比我清楚地多。”“间谍?”阮甜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他以为她嫁人,是因为陆老爷子的安排?“难道不是么?”陆昭扬起眉嘲讽道,“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和走进你的‘婚房’?”“因为梦梦在我车里发现了针孔摄像头,监视器在你的房间!”监视器?她的房间里怎么可能有这种东西!毫无疑问,阮梦又一次阴了她!“阮梦阮梦又是阮梦!”阮甜一脸焦躁,“为什么她说什么你都信她!”“我不信她难道信你?”陆昭恶意地将手从她的衣摆伸进去,“除了动情时候的呻吟,你还有什么地方是真的?”昨天对他说不孕今天又对他说有孕;口口声声说着枪伤,然而身上连一个伤疤都没有。他可不傻,也不瞎!“你疯了!这里是医院!”阮甜惊声尖叫。陆昭反锁房门,勾起唇角,握住掌心丰腴:“陆太太,不要告诉我你嫁进陆家这么久,还不知道这间医院是陆家的产业。”阮甜屈辱无助地反抗着,一口咬上他小臂:“你要解决需求滚去找阮梦!”“解决需求?”陆昭冷笑着,报复性地将她右肩咬出了血痕,“身为我的妻子,替我解决需求难道不是你应该做的吗!”阮甜冷冷地看着他:“这个时候想起来我是你妻子了?那你和阮甜上床的时候呢!”“我没有碰她!”“哦?”阮甜满脸讽刺,“那我两个月前捉奸的时候,你们两在床上玩过家家?”“我从不说谎!”陆昭狠狠在她肩上咬了一口,继续用大手肆意挑拨着她的身体,阮甜越是用力捶打他,他就亵玩地越是肆意。“你放开我!”阮甜剧烈挣扎着,一路向后躲避,突然撞上了办公桌的一个尖角。她的脸色一下就变了。“疼……好疼……”她缓缓滑落在地上,抓住陆昭的裤脚,“快帮我叫医生……陆昭,我好疼!”“装得还挺像的啊,”陆昭捏住她的下巴,“不愧是陆明伟的棋子,演技和他一样好。”“我真的……好疼……”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拉扯着她的小腹下坠,阮甜泪流满面,“血……血!我的孩子!”殷红的血缓缓从阮甜身下渗出,陆昭顿时也懵了。那鲜血无疑狠狠往他脸上打了两巴掌。阮甜的怀孕居然是真的!只是阮甜怀孕了,梦梦该怎么办?陆昭的心有一瞬间的迟疑。阮甜看到他犹豫的神情,心脏钝痛,绝望又凄厉的哀求道:“陆昭,求你……求你救救我的孩子!”阮甜凄绝的声音让陆昭猛然一震,他心中不忍,终究一把抱起阮甜想要冲出去,门锁却怎么都打不开。见鬼了!陆昭气极,双目通红,发狠猛踹门板。他用力之猛,每一脚都震得双腿发麻。他终于连踹好几脚将门踢开,却也踢伤了右脚,韧带似乎被撕裂,钻心刺骨地疼。可他毫不在意,一瘸一拐地抱着阮甜大喊:“医生!给我来个医生!”阮甜却已经在他怀中疼得昏迷了过去,昏迷前,手还紧紧攥着他的衣领,口中喃喃道:“孩子……我的孩子……”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四章 你为什么要对我说谎十海 | 发布时间:2017-12-06 14:00:30 | 本章字数:1290阮甜睁眼醒来的时候陆昭不在。护士告诉她,多亏了她的丈夫,孩子保住了。但是一连三天,阮甜都没有见到他。第三天她出院,回到家中,家里也没有陆昭的身影。而再一次见到陆昭,是他甩给她一个礼盒:“明晚八点,穿这个参加晚宴。”阮甜看着那条纯白色镶满细钻的抹胸长裙,没有说话。良久她才问道:“这些天你都在哪?”“我一直在公司。”陆昭皱起眉头,眉眼之间依旧凛冽,却分外疲惫。阮甜怀疑地望着他:“公司?”可这件礼服的风格,完全是阮梦的喜好。呵,她在养胎的这几天,他怕是一直和阮梦在一起吧!阮甜心中全是苦涩。“赵家最近不安分,公司堆积了很多事物。”陆昭烦躁地扯开了领带。S市陆、阮、赵三大家族鼎立,相互制衡,而近来陆家和阮家产业频繁被赵家攻击,而两家决定公开联姻的关系,也是因为赵家。他为了处理这些事好几天没有合眼,而这个女人却不相信他!但一想到阮梦怀着身孕,愠怒的陆昭还是放缓了语气:“没能陪在你身边安胎是我的不对,以后我会陪着你,尽力做一个好父亲。”哪怕再厌恶阮甜,这个孩子是无辜的。他右手安抚性地放在她肩头,她却分明闻到,陆昭的袖口,有女人的香水味。第二天的宴会上,她嗅到了同样的味道。那香水味是阮梦身上的。什么在公司,都是骗她的!郁结的阮甜一口饮尽杯中橙汁,回头就发现一个男人桃花眼上挑,正笑盈盈地看着她:“嫂嫂似乎看起来不太开心?今晚可是你的好日子呢。”来人是陆扬,陆昭同父异母的弟弟。“不过说起来,嫂嫂今天打扮得真像是坠入人间的天使,”他见阮甜没理他,主动上前一步,暧昧地挑起一缕她的长发,轻轻一吹,露出阮甜肩上一个红印,“尤其是头发上沾了绒毛,更像了。”阮甜恶心地后退几步,冷脸道:“陆扬,你自重。”与此同时,一个充满恶毒笑意的女声也响起:“阿昭你看,陆扬在姐姐肩上留下了一个吻痕呢。”阮甜猛地回头,看到陆昭已不知在她身后站了多久。“跟我走。”陆昭黑着脸,生硬地牵住阮甜的手腕,将她拉进了休息室。“阮甜,今天是我们公开的日子,”陆昭强压着怒气,“我不想丢人,你最好别和陆扬有什么牵扯。”阮甜沉默着。这沉默落在陆昭眼里就是默认,他怒气升腾:“阮甜,你要记得你怀孕了!”“陆昭,是不是只要阮梦说的话你都会无条件相信,而从来不问一问我真相是什么?”阮甜猛地将披肩甩到地上,撩开长发,红着眼与他对视,“你睁大眼睛看看,这是谁留下的!”陆昭愣住了,道歉的话在他喉头滚动,却怎么都没能说出口。这是他三天前在阮甜右肩留下的牙印,一直没有消退,为了遮盖住它,阮甜才穿上披肩,放下长发。“你让我和陆扬关系远一点,然而为什么刚才你会和阮梦站在一起!”阮甜说着说着眼泪就砸在了地毯上。陆昭垂眸道:“我只是碰巧遇到了她……”碰巧?碰巧给她送了一件阮梦喜欢的礼服,碰巧身上留下了阮梦的香水味?哪有什么巧合,无非都是刻意为之!“什么公司,什么碰巧,都是骗人的!”阮甜一点都听不进他的解释,委屈地大哭出来,“今天是我们公开的日子,你为什么要和阮梦纠缠不清!我们的孩子差点因为她的谎言而流产啊!初一哥哥,你怎么可以这么欺负我!”“你叫我什么?”陆昭蹙起眉头。他出生在一月初一,这个称呼,只有阮梦会叫!阮甜是怎么知道的?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五章 他从不相信她!十海 | 发布时间:2017-12-06 14:00:30 | 本章字数:1384“没什么……”阮甜扭过头去,不愿意看他的眼睛。陆昭执拗地拽住她的手腕:“你给我说清楚!”“我说了你就会信吗!因为我才是小时候陪伴在你身边的人,阮梦偷看了我的日记,还偷走了你给我的项链!”阮甜扯出一个笑容,“这个理由,够不够清楚?”陆昭一时说不出话来。她看着他犹豫的表情,心一寸一寸地沉了下去。他从来都不愿意相信她。哪怕她只要那么一点点的信任,他都不给!“你看,你不信我。”阮甜惨淡地笑着,像是风中飘摇的一朵残花,马上就要凋零。“如果真的是你……你怎么瘦了这么多?”陆昭目光复杂地看着她。他的记忆里,那个阮家小姑娘,因为太胖而害羞,从来不肯说出自己的名字。但也是那个小姑娘,在母亲的葬礼上,陪他度过了最伤心难捱的一段时光。所以当他第一眼看到身材丰腴的阮梦时,十分有亲切感,更别说后来,阮梦说出了和他有关的一切故事,身上还戴着他送给她的项链。阮甜还没有回答,陆昭的秘书高越便敲开了房门:“陆总,典礼开始了。”她抿唇,挽住陆昭的手,款款地走了出去。晚宴露天设在湖边,深秋时节,湖水碧蓝,星光璀璨,一切美得像副画一样。而一声惊叫,将所有的美好都撕了个粉碎。“阮梦落水了!”陆昭沉着脸,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怎么回事!”高越适时出现在他身边,饱含深意地看了阮甜一眼:“阮梦小姐的项链掉进湖水里了。”“胡闹!”陆昭立即想往人群中心走,手臂被阮甜紧紧抓住。“我不让你去!”她扬起下巴,维护着自己仅存的骄傲,“现在你是我的丈夫,我不想让你出现在阮梦身边!”“这个时候你发什么疯?”陆昭觉得她十分不可以理喻,“那是一条人命!在场的任何人出事我都有去查看的义务!”阮甜一字一句,咬牙切齿:“任何人出事你都可以去查看,只有阮梦不行!”她太了解阮梦了!只要有她在的地方,阮梦都会不顾一切地和她作对,用尽各种方法抹黑她、陷害她!陆昭只要离开她身边,今晚就一定不会回来!“阮甜,”陆昭一根一根掰开她的手指,“我想要相信你的。可是那个会为蚂蚁死去而哭泣的小女孩,从来不会这么冷血。”他说她冷血……阮甜僵在原地。如果不是被阮梦伤害得够深,她又怎么会冷血!她的眼泪立马盈满了眼眶,陆昭却不再看她,甩开她的手,大步离开。阮甜站在冷风里,遥遥看着被救上来的阮梦被湖水冻得双唇发紫,扑进陆昭怀里哭泣:“初一哥哥,我还是没找到你送我的项链……”陆昭温柔地安慰着她,手掌轻抚她的脊背,仿佛他们才是这场晚宴的主角,而她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炮灰。“初一哥哥,我好冷啊……”阮梦说着话,突然晕在了陆昭怀里。“梦梦?梦梦!”陆昭有些慌张,抱起阮梦就往外走,横冲直撞地在人群里劈开一条路。“陆昭!”阮甜发狠冲到他面前,咬住唇,用力攥起双手,指甲陷在手心里,“你不能走!让高越送她去医院不行吗!”他走了,她要怎么办?成为这满堂宾客的笑话吗!她未出生的孩子要怎么办?承受着父亲与小姨暧昧乱伦的耻笑长大吗!“我答应过她,会在她受伤时永远陪着她,”陆昭冷冷道,“我没有说谎的爱好。你别再骗人了!”她从来没有对他说过谎!只是他没有一次相信她!“你答应的那个人不是阮梦!”阮甜歇斯底里,“是我!”“是你?”陆昭扯出了一抹冰凉至极的讽刺笑意,声音如刺骨寒冰,“但跳进湖水里捞项链的人是她!阮甜,你直到现在还要继续胡说八道吗?!”“你这个女人真让我恶心!”扔下这一句,陆昭抱着阮梦便大步离去。阮甜腹部一疼,猛地倒在了地上,仿佛跌入寒冰地狱……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六章 你爱的人想要杀掉你的孩子十海 | 发布时间:2017-12-06 14:00:30 | 本章字数:951绵延不绝的刺痛从小腹传来,阮甜却像是毫无所知。她呆呆地坐在冰凉的地板上,满脑子都回荡着陆昭的那句话:“你这个女人真让我恶心!”她一直以为他只是不爱她而已,只要她努力,那就还有机会。可他竟然说她恶心!她努力减肥七年,才有勇气接近他;她以身涉险去救阮梦,留下一道永恒的枪伤;更不要说她为了怀孕这一年喝了多少苦涩难言的中药!结果这一切的一切,现在都没有了意义。她最爱的人,她的丈夫,嫌她恶心!我好痛啊初一哥哥……阮甜泪水涟涟。小时候你背着脚崴了的我一路走到山下,说我太重了以后会没人要。为什么我现在变了,你还是不要我!鲜血渐渐在地板上晕染开一个凄美的色泽,阮甜带着满脸的泪水,昏倒在了地上。等她再度醒来的时候,身边坐了一个满脸慈祥的老年人,阮甜认得她,那是陆昭旁支的三婶。“你也太不注意了!”她握着阮甜的手,痛心疾首,“怀着身孕呢,怎么就坐在了地板上?啊?”“你知不知道,这个孩子差点就没了!”她端给阮甜一碗药汤,“来,把这个喝了,安胎!”阮甜抿住嘴唇。孩子……是她对不起这个孩子。她光顾着为了陆昭的离开而伤心,却忘了肚子里还有一个小生命。短短几天,这个孩子就两次险些流产……她既然将孩子带到了这个世界,就有义务去保护他!即使不为她自己,为了孩子,她也得坚强起来!至于陆昭……他不要她了,她也不会上赶着去犯贱!她的心已经被他伤透了!阮甜脸上的哀伤散去,目光坚定起来,接过药汤,小心翼翼地抿了一小口。一个穿着白大褂的酒店医生正好站在门口准备走进来,看到了这一幕。“吐掉!”那人突然急切地冲进了休息室里,打翻了这个药碗,大力地拍着她的背部。那人瞪着陆家三婶:“狗屁的安胎药,这是我刚才给别人开的藏红花!”阮甜猛烈咳嗽着,心里却翻起了惊涛骇浪。藏红花活血化瘀,却能让孕妇流产!陆家婶婶为什么要这么害她!还没等她来得及问话,三婶却趁着医生给阮甜端清水漱口的时候,悄悄溜走了。阮甜死死抓着杯子,脸色发青。十秒前她还发誓会好好保护孩子,可不过十秒,她就落入了别人的陷阱!她太无能了!“医生……”阮甜平静地开口,“你能告诉我,这幅藏红花,原本是开给谁的吗?”“这药是刚才落水那个人的,但等药熬出来,她已经去了医院……”又是阮梦!阮甜百分百确定这碗药是她们合谋串通好了的!陆昭啊陆昭,你知不知道,你爱的人,想要杀掉你的孩子!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七章 你必须和他离婚十海 | 发布时间:2017-12-06 14:00:30 | 本章字数:1803“我要怎样才能保住这个孩子……”阮甜喃喃自语。她身旁的医生却突然笑了:“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单纯啊。”“只要这个孩子存在,你就永远保不住他,”医生残忍地说出真相,“你知不知道陆家宾客送来的礼单中,有多少不利于安胎的东西?”陆家争权夺利十分激烈,阮甜早有耳闻。只是她要怎么才能确定,这个人说的都是真话,而不是对她和陆家关系的挑拨?“你是谁?”阮甜防备地看着面前的人。“小甜甜,你连我都不认识了?”医生冲她眨眨眼。林拙!居然是她!上学的时候她是小胖子遭人排挤,林拙是假小子女孩们也不和她玩儿,两个孤单的人就这样成了最好的朋友。后来二人分开,没想到多年后在这种情况下又重逢!阮甜的双眸一下亮了起来:“你有办法保住这个孩子的,对不对?”上学时她的鬼点子最多了,不知帮她教训了多少欺负她的人!“咳,”林拙摸摸鼻子,“办法是有,不过你愿意接受吗?”阮甜不住地点头:只要能保住孩子,她干什么都愿意!“你可以对外宣称流产,只要他们确定你流产了,就不会用各种手段来对付你的孩子……”林拙凝视着她的眼睛,“然后,你必须和陆昭离婚。”阮甜瞳孔一缩。只有和陆昭脱离了关系,陆家人才不会想方设法地陷害她。林拙的方案是正确的。但是她千辛万苦追逐的那个人,真的要这样放弃吗?孩子……她发誓要保护的这个孩子!陆昭……说她恶心的,她奋不顾身去爱的丈夫……阮甜痛苦地捂住头,她要怎么在两者之间抉择!“阮甜,”林拙郑重地看着她,“你也知道你的枪伤……一旦这个孩子流产,你可能再也不能怀孕了。”阮甜用力咬住嘴唇。最后她深吸一口气,缓缓答应了林拙。一个小时后,阮甜拨通了陆昭的电话。陆昭正在陪阮梦,阮梦刚被他哄睡着,电话铃声又将她吵醒了,陆昭十分不悦,冷冰冰说道:“阮甜,你又准备了什么说辞来骗我?”“你爱信不信,”阮甜回想起自己被抛下后流血的那一幕,心有余悸,忍不住带了哭腔,“我流产了。”“什么?”陆昭猛地站起来,“你给我说清楚!”阮甜却不理他,挂断了电话,任他怎么打过来都不接听。气得陆昭用力将手机摔了出去。“初一哥哥……怎么了?”一直竖着耳朵偷听动静的阮梦被他的反应吓到了。陆昭顾不上去安抚她,满脑子都是那个未出生就夭折的孩子。这会不会是阮甜不想让他陪在阮梦身边编出的借口?可直觉告诉他,阮甜不会拿孩子来对他说谎。坐立难安的陆昭一咬牙,拿起了车钥匙:不管阮甜有没有骗他……他都得亲眼去看看!那是他的亲生骨肉和……他的妻子!“初一哥哥,”阮梦却拽住他的衣角,“别走……我害怕……”陆昭揉了揉她的头顶:“我马上回来。”他转身离去,没有看到阮梦的脸上,露出了魔鬼般的笑容。“这是什么?”连闯四个红灯的陆昭飙车回到酒店,正好看到林拙端着一盆血水从休息室里走出来。林拙鄙夷地瞥他一眼:“你觉得是什么?”陆昭不可置信地后退一步,阮甜她……居然流了这么多血?那孩子呢?是不是真的没有了!他快走两步到房间里,看见阮甜苍白又毫无血色的面庞,地上大块大块的血迹,心中一抽。阮甜看他进来后,背过身去,不愿意看他。林拙这时候进来,凉凉讽刺道:“陆先生,我建议你不要留在这里。她就是因为太过悲痛而导致流产的,你在这里只会更加影响产妇情绪,不利于休养。”太过悲痛……而流产?可她说的话都是在骗他啊!“太过悲痛……阮甜,”他嗓音有些凉薄,“就算到了现在,你还要演?”一个骗子,为什么要因为自己的谎话不被相信而悲痛?!“我需要用一个孩子的代价来跟你演戏吗!”阮甜依旧背对着他,眼泪流在枕头上,“陆昭,我们离婚吧。”“离婚?”陆昭气极反笑,“今天是我们公开的日子,才公开,你就想离婚?”“那你为什么不相信我,要在我们公开的日子抱着阮梦去医院!”阮甜红着眼睛坐起来,用力把枕头砸到他身上。陆昭挨了那一下,站在原地没有动。他目光深沉地看着阮甜:“那是因为我长了眼睛,看见了谁跳下了湖里!”为什么一个女人……能狠心到拿流产的理由来撒谎!她无时不刻都在对他说谎,他凭什么去相信她!“流产伤了身体就给我好好休息,但是离婚,你想都别想!”刚公开婚讯就离婚,他丢不起那个人!陆昭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阮甜看着陆昭离去的背影,不知不觉又流下了眼泪。为什么他总是不信她!她撕开血淋淋的伤口给他看,也融化不了他那颗冷酷的心!林拙递给她一张纸巾:“别哭了,伤身体。你肚子里还有一个孩子呢。”不能妥协,她还有孩子要保护!阮甜努力擦干眼泪,眼泪却止不住地越流越多。你若无情我便休,陆昭,这个婚,我离定了!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 ? ? ? ? ? ? ??

          ? ? ? ? ? ??

          ? ? ? ? ? ? ?第八章 你还真是不知廉耻!十海 | 发布时间:2017-12-06 14:00:30 | 本章字数:1138像是林拙预料的那样,她流产的消息传出去之后,围在她身边转的人少了很多。她得以安心地休养,林拙每天都来看她,仔细观察她的身体状况。日子缓慢流淌着,转眼从深秋到了初冬。其中她好几次找陆昭提出离婚,陆昭次次都翻脸,到后来,干脆不回家见她,也不让她到公司里去。厚重的衣物掩饰了她开始有起伏的小腹,林拙开始催促她。“再过一段时间衣服也挡不住你的身材,如果暴露了,这段时间的安胎就做了无用功。”林拙轻柔地给她的腰部做着按摩。“尽早离婚吧。”远远看去,二人亲密无间,刚进门的陆昭看到这一幕,攥紧双拳,燃起熊熊怒火。他一靠近她们,耳朵里就钻进了“离婚”两个字,怒火灼烧得他失去所有理智。他冷冷地讽刺阮甜:“你刚流产,就勾搭上这个小白脸?阮甜,你还真是不知廉耻!”他忙得难得回家一次,就看到这两个人勾勾搭搭,狼狈成奸!她知不知道,因为她跑到公司里找他闹离婚,给他造成了多大的麻烦?陆明伟那个老头以为他要破坏陆家和阮家的联姻,天天都给他脸色看!“小白脸?不知廉耻?”阮甜气得双目通红,“总好过你在我怀孕的时候勾搭上了我的亲妹妹!”到底是谁不知廉耻!林拙从小到大都是一副假小子模样,经常被错认为男生。但错认便错认了,陆昭凭什么这么诋毁她!害怕阮甜情绪太过激动而影响胎儿,林拙连忙拍着她的背给她顺气。但这安抚无疑在陆昭头顶火上浇油。他用力把林拙从阮甜身边拽开,厉声道:“再让我看到你动手动脚,哪只手碰的她我给你折断哪只!”他不允许这个人在他面前,碰他的妻子!“陆昭你是不是疯了!”阮甜觉得他的话十分荒唐,“她是我的私人医生!”陆昭一脸冷酷道:“我会给你请女医生,让这个小白脸给我滚蛋!”“不好意思,”林拙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我就是女医生。”场面一时十分寂静。片刻过后,陆昭面不改色地质问她:“那你为什么要撺掇我的夫人和我离婚?!”“不和你离婚,难道要让我再流产一个孩子吗?”阮甜将林拙护在身后,防备着他再次动手。“我说过,流产了,你就给我好好休息,”陆昭冷冷道,“但是离婚,不可能!”她还嫌他在陆明伟面前过得不够差么!尽给他惹事!阮甜目光悲戚地看着他:“陆昭,你扪心自问,陆家三婶是怎么对我的?她给我端了一碗藏红花茶!你又是怎么对我的?你一见面就辱骂我不知廉耻!我为什么不能和你离婚,要留在这里受罪!”她又怎么能知道,下一次她会承受些什么!她腹中还有一个孩子,她赌不起!陆昭勾唇冷笑:“你也知道是三婶的那碗藏红花茶害得你流产,那你为什么还要一口咬定是自己太过悲痛失去了这个孩子!”如果不是阮梦偶然提到了藏红花的事情,他几乎就要在阮甜纠缠不休的闹离婚中信了这个理由!呵,果然……他就知道,她是个撒谎精!他大步离去,走到门边又回头:“三天后是陆明伟的寿宴,我会来接你,这三天内,你别想踏出这栋别墅一步!”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九章 不要脏了你的手十海 | 发布时间:2017-12-06 14:00:30 | 本章字数:1154阮甜被陆昭软禁了三天。这三天内,不仅她不能出门,连林拙也被禁止放入别墅。她的所有通讯设备都被陆昭收缴了,让她想找林拙商量都没有办法。她怎么能参加陆家的晚宴,她还没忘记上次那碗藏红花!但不论她再怎么不愿意,三天后,陆昭还是准时开车来接她了。“你不是觉得我是陆老爷子的间谍吗?”阮甜努力激怒着他,“你还敢让我去和他接头?”“不要用激将法,”陆昭淡淡瞥她一眼,“我不傻。”她再怎么不想参加寿宴,现在也必须去!名义上,她是他的妻子,如果她不出席在宴会上,他会被人耻笑万分!车很快就驶进了陆家老宅,老宅里坐满了宾客,还有陆家人数众多的旁支。陆氏名门望族,嫡支却一直单传,直到陆昭这辈才又多了一个陆扬。旁支枝繁叶茂,没有继承权;嫡支单传,权势滔天。这巨大的落差让陆家内部的争斗格外激烈,暗里勾心斗角你死我活,表面却还要笑意盈盈,阮甜挽着陆昭的手,一路和旁支打招呼,笑地脸都僵了。突然,她看到一个人,脸上的笑容消失了。“甜甜啊,”那人恬不知耻地凑到她身边来,还是那副慈眉善目的模样,“听说你流产了在休养,怎么又出门了呢?你们年轻人就是不注意身体不,多容易落下病根。”阮甜骨节攥得发白,克制住自己全身的力气,才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陆昭察觉不对,看向她,深邃的眼眸里倒映出她愤怒的脸。只见她死死咬住牙:“我流产的事,三婶还不清楚吗?把一碗藏红花端给我喝,三婶不会被夜夜厉鬼索命吗!”如果不是林拙在,她的孩子就真的没有了!这种身边人都不可以相信的多疑,还有孩子会离她而去的慌张,让她常常从噩梦里惊醒!“哎……那不是三婶记性不好,端错了药吗……”三婶目光游离着,忽然又理直气壮起来,“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没礼貌,居然咒我被厉鬼索命!”“哎呦这可是老爷子的寿宴呦,哪有这样的儿媳妇,在公公的寿宴上咒别人去死!”三婶抹着眼泪,拼命地给阮甜扣帽子。阮甜怒急攻心,当即就想冲上前去狠狠地给这个长舌妇一巴掌,却被陆昭拽住了手腕。“松开!”她朝陆昭大吼。陆昭为什么要拉住她,是不是又嫌她给他丢人?可他根本不知道在她身上发生过什么!陆昭却一点没有生气。他拍拍阮甜的手背,低声道:“不要脏了你的手。”他确实恨阮甜说谎,可不代表,他会放过这个害死了他孩子的人!他勾起唇角,上前礼貌地对三婶展露一个笑容:“甜甜说错了话,我替她向三婶道歉。作为赔礼,今晚我会派人往三婶家里送二十碗藏红花茶,我的人会喂到三婶嘴边,请三婶一定要一滴不剩地喝光!”三婶满脸惊慌:二十碗藏红花,强灌下去她会没命的!“阿昭,三婶不能喝啊!”她痛哭流涕地抓住陆昭,“都是阮梦让我做的,不关三婶的事啊!”阮梦?听到三婶的攀咬,陆昭下意识地皱起眉头。阮梦怎么会被卷进这件事里?她当时明明刚被人从湖里救起来!“初一哥哥!”阮梦此时正好作为受邀的宾客,走进了大厅里,欢快地叫着陆昭的名字。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十章 你和陆昭离婚吧十海 | 发布时间:2017-12-06 14:00:30 | 本章字数:1065阮梦似乎没有感觉到大厅里气氛的暗流汹涌,所有人注视她的目光,让她觉得自己是这场晚宴的焦点。她矫揉造作地走到陆昭身边,摇晃着他的手臂:“初一哥哥,你上次说马上回来,可你都好久没来见我……”“阮梦!”一个女人疯狂地抓住她,“阿昭,你看,阮梦来了!那碗藏红花是她让我端给阮甜喝的,三婶是冤枉的啊!”阮梦的神色立马变得惊慌起来。“初一哥哥,我不认识她,她说的藏红花是什么呀……”她装出一副迷茫无辜的样子,阮甜则一脸讽刺地看着她:“哼,狐狸总会露出马脚的,你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阮梦的心里更加慌乱了,她没来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求助地看向陆昭,可有些警惕的陆昭,一眼就看出她的惊慌。阮梦居然也有事在瞒着他!这件事的真相……到底是什么?!陆昭眼中一闪而过一丝怀疑。阮梦看到了陆昭那个眼神,还想说些什么挽回他,可寿宴却在此时开始了。她只好眼睁睁地看着陆昭和阮甜一起坐到了主桌上,而自己,却不得不被陆家三婶那个疯女人缠着,不能脱身。“阮梦,你怎么会不认识我呢!”三婶拼命拽着她不让她离开,“你快和阿昭说清楚,事情就是你干的,和我没关系!”阮梦眼珠一转:“你先松开,再帮我做一件事,我就去承认这件事。”被陆昭的威胁吓得恍惚的三婶连忙点头答应,阮梦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阮甜啊阮甜,你可别得意!我要让所有在场的陆家人,都知道你已经不能生育了!你看陆昭还敢不敢要你!寿宴开始到一半的时候,原本嗡鸣的讨论声,骤然开始喧哗起来。陆明伟满脸不悦地看着那片区域,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这些旁支是怎么回事!”陆扬机灵地凑到他身边:“爸,我去那边看看,您可别气伤了身。”不一会儿陆扬回来了,满不在乎地摆摆手:“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他们在说嫂子流产后已经不能再生了。这些旁支,就爱看嫡支的笑话!”陆明伟的脸色顿时黑了。阮甜的脸色却变得苍白起来。“阮甜,”陆明伟威严地盯着她,“你解释一下。”陆昭是陆家内定的继承人,如果他没有了后代,那嫡支偌大的产业岂不是为旁支做了嫁衣!阮甜坐如针毡。她没有流产!她要怎么解释!撒一个谎就要用无数个谎去圆!陆明伟人老成精,一眼就看出了她的焦灼。加上他早就调查出的一些事情,他已经基本确定了阮甜嘴里的答案。阮甜她确实,不能生育了!“如果是真事的话,”陆明伟淡淡道,“你就和阿昭离婚吧,阿昭作为继承人,不能无后。”就算阮甜的外家权势大,陆家也不能娶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阮甜感到万分屈辱,眼泪滚落下来,打湿了衣襟。她是想和陆昭离婚,但绝不想因为这种方式!她阮甜,从来没有对不起陆家;而陆家人,却一次又一次对不起她!突然,陆昭站起身来。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未完待续......因篇幅有限,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

          ▲声明:本文来源于互联网,由网友更新整理,如不慎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删除。

          欢迎您与我们联系获取全文,每本小说需要团队很费心的整理低价有偿分享哦,望知悉!微信weixin476831297(伸手党勿扰)。

          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添加客服微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