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锁业排名 >他居然把她的哥哥锁在院子里当狗养...

          他居然把她的哥哥锁在院子里当狗养...

          2021-09-20 07:19:10茶茶汪

          深秋的夜,寒意沁骨。

          奢华别墅后院的低矮狗窝里,许愿捧着一碗热腾腾的汤面,小心的喂向面前因寒冷而不停发抖却流着口水咧嘴深笑的男人的口中……

          “呵呵……真好吃啊……好吃……”

          听着哥哥许鑫痴傻的笑声,许愿满眼含泪,“哥,你坚持住,我一定会把你救出去。”

          她的话音还没落,身后忽然袭来一阵冷风,紧接着她手中的汤面便被一脚踢飞,热汤把许鑫烫的嗷嗷惨叫,许愿的手腕也马上泛起红肿。她还不等回头,便立刻被身后的人扯住衣领拽出去,重重掼在了地上……

          “是不是最近我没空搭理你,你活的太舒服了?”

          森寒的声音从头顶冷冷传来。

          许愿打了个冷颤。

          她跪伏在地上,仰头看着她新婚一年的丈夫,“对不起……今天是我哥的生日,我只是想给他送碗面来……”

          “生日?你们这种专门害人的小人,也配过生日?”

          辛柏初唇边扯过一抹鄙夷的冷笑。

          他的侮辱让许愿面如死灰,心如刀割……

          她自嘲弯唇,虚弱轻喃,“是,我们不配过生日,我错了……”

          她脸上那抹凄楚的委屈让辛柏初怒火更旺,“装,你再装!天天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你恶不恶心?”

          他说完便一把扯住许愿的衣襟,把她一路拖进了大厅。

          嘶拉一声,她的衣服被他撕得粉碎。

          未关的厅门里灌进的冷风毫不留情的袭向她,瑟瑟发抖的她刚要抱紧双臂,却被他铁钳样的大手把她双臂禁锢在她头顶。和每次一样,他不给她任何准备,蛮横将她贯穿……

          “不……不要……”

          巨痛让许愿连连惨叫,而不远处隐动的佣人身影更是让她羞愤难当……

          可不管不顾的辛柏初根本听不进她的求饶,只是一下又一下狠绝的冲击着她,恨恨低吼,“你也知道痛?当初你让那个傻子强暴佳诺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佳诺有多痛?”

          许愿的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她拼命摇头,“不……真的不是我……”

          她真的不知道那一天哥哥和许佳诺怎么就都喝了那种药……她至今也不明白为什么那盛了药酒的杯子上全是她的指纹……可是没人相信她,连警察都把她认定为嫌疑人……

          “闭嘴!再敢狡辩我直接把你弄死!”

          辛柏初的力度更重了几分,几乎真的要把许愿生生的杵碎。

          证据那么确凿,她还敢否认!如果不是心地善良的许佳诺放弃起诉,眼前这个毒妇和那个傻子早就被判了刑!可怜念及骨肉亲情的佳诺放过了他们,她自己却因身心重创进了康复医院……

          当年许佳诺受辱的残忍画面让辛柏初气血上涌,他像只狂怒的野兽,狠狠的惩罚着身下这个处心积虑想要嫁给他不惜毁了许佳诺一生的恶毒女人,他要把佳诺当年承受的痛苦,加倍的还给她……

          身体被撕裂,心口如刀剜。

          百口莫辩。

          哭哑了嗓子再也发不出半点声音的许愿,终于痛到昏了过去……

          直到冰冷的水泼在脸上,把她激醒。

          一丝不着躺在地上的她,被头顶浇下的冷水呛得咳嗽不止。

          “别忘了吃药,不然就等着打胎,因为你不配怀我的孩子。”衣冠整齐的辛柏初满眼厌恶的冷睨着她,“你毁了佳诺,我便毁了你。”

          他甩下这句话,大步离去。

          许愿直挺挺的躺在冰冷的地砖上,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只是任凭泪水肆意的奔涌……

          “啧啧,真是不要脸……看上自己的姐夫就要狠毒暗算自己的姐姐,佳诺小姐那么善良,她也真下得去手!我看先生这样对她都算轻的,就该把她扔大街上找个傻子把她也糟蹋了,让她也尝尝那滋味!”

          “你看她那贱样,躺在那张着双腿连衣服也不知道赶紧穿上,和外面卖的那种女人有什么区别!”

          “她连那种女人都不如,先生纯粹就把她当泄愤的工具给佳诺小姐报仇……这是报应,活该!”

          ……

          许愿的手指动了动,捡起身旁被撕破的衣服,勉强把自己遮了遮,然后便咬牙爬了起来。

          在这个宅子里,没人把她当成女主人。

          她和住在后院狗窝里的哥哥,从来都得不到半分尊重……

          那几个嚼舌头的佣人见她起来便立刻回了房间,许愿弯着腰,一手捂住肚子,一手扶着墙壁,强忍着小腹处丝丝拉拉的扯痛,脚步蹒跚的走向了属于她那间潮湿阴暗散发着霉气的佣人房……

          自从一年前辛柏初和许佳诺的订婚宴上出了那件事后,她就成了利用傻子哥哥伤害善良姐姐以达到自己目的的恶毒心机婊。

          那件事不仅让同父异母的许佳诺住进了精神病院,还让同为名门望族的许辛两家陷入了不堪的丑闻……

          事后辛柏初竟出人意料的娶了她。

          她以为相识多年的他是唯一一个相信她的人,没料到新婚之夜才是她真正噩梦的开始。

          夜晚她被辛柏初毫不留情的强上折磨,白天她做着比所有佣人都要脏累好几倍的工作。

          她从此便被拘禁在这宅子里,画地为牢……

          泪雨不停的夜,迷迷糊糊的许愿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是醒着还是睡着。

          直到电话铃刺耳响起。

          “十分钟后到门口来。”

          是辛柏初冰冷的声音。

          许愿不敢耽搁半秒,立刻爬了起来。

          天已大亮,阳光映在辛柏初清俊的脸上,一如当年初见时的温暖模样,让许愿看的有些怔。

          “下贱。”她痴恋的目光却换来辛柏初一声低咒。

          许愿忍住心痛,垂着头上了车。

          车子像吃了火药一样,轰然驶离。

          很快就到了安定康复中心。

          这是辛柏初第一次带她来这里看许佳诺。

          看着那扇门,许愿的腿有些抖。

          “怎么,心虚了,在害怕?”辛柏初大手将她拖起,正攥到她手腕上昨夜烫伤的水泡,破皮露肉的痛意钻心袭来,许愿咬紧嘴唇,硬生生忍住了喉间的痛吟。

          察觉到手上沾到的黏液,辛柏初立刻甩开许愿的手,只是瞟了一眼她的伤,便快速拿出纸巾嫌弃的擦起手来。

          “柏初,你来了!”一道甜美的女声传来。

          一袭白色毛衣裙的许佳诺站在阳光里笑看着他们,像个圣洁的天使。

          辛柏初快步上前,俊眉微皱,轻揉着她的长发,声音温柔之极,“怎么不披件外套?”

          许佳诺娇笑着环住他的腰,“有你在,我哪里会冷?”

          两人紧紧拥抱着,像是要把彼此嵌入身体里。

          许愿绞紧双手,心痛欲裂。

          明明眼前的男人是她的丈夫,可是他们旁若无人的亲昵却让她生出一种小三的卑微和尴尬……

          当许佳诺的目光触及许愿那一刻,声音欣喜不已,“小愿!”

          许愿喉间干涩,正不知说什么好,许佳诺忽然上前拉住她的手,满脸的关切,“怎么瘦了这么多,脸色这么不好?柏初没有好好照顾你吗?”

          对这个父亲在娶母亲之前所生出来的姐姐,许愿虽然从不喜欢,但那件事毕竟是哥哥伤害了她,她却放弃起诉,她对她多少有几分歉意。

          她还没等开口,许佳诺便略带嗔怪的看向辛柏初,“我就这一个妹妹,一再嘱咐你替我好好照顾她,你是不是只顾着忙工作忽略了小愿?”

          辛柏初扯唇一笑,“怎么会,我把她照顾的格外好,不信你问她?”

          “是真的吗,小愿,告诉姐姐实话。”

          许愿勉强撑出一个笑意,“是,我很好。”

          许佳诺似是松了一口气,“那就好,走,陪姐姐到那边聊一会,柏初去替我办手续,一会儿我们一起回家。”

          许愿一愣。

          她痊愈可以出院了?

          她要回哪个家?

          辛柏初曾经警告过她,他们只领了证并未公之于众的婚事,不能透露给许佳诺半分,那么,许佳诺这一出院,她这个隐婚妻子又该如何自处……

          似是看出她的疑虑,辛柏初似笑非笑的打量着她的表情,淡淡说道,“佳诺既然痊愈了,我就会尽快娶她。许愿,你不该为你姐姐姐夫的破镜重圆而高兴吗?”

          许佳诺羞红了脸,许愿则如坠冰窟……

          “恭,恭喜。”

          她的笑大概比哭还难看。

          昨夜还疯狂的在她的身上索取,今天就告诉她他要娶别人了……可怜她还把那受法律保护的结婚证视若珍宝的保存着……可怜她一直以为她一定能等来误会尽散得到他的爱的那一天……

          浑身发凉的许愿,觉得自己的爱情和婚姻,恐怕是全天下最可笑的笑话。

          许佳诺似是沉浸在幸福的喜悦中,丝毫没留意许愿的异样,只是脚步轻快的把她拉向了不远处的秋千架。

          “小愿,我们姐妹有多久没像小时候那样荡秋千了?”许佳诺甜甜的笑着。

          魂不守舍的许愿默默的推着秋千,“嗯,很多年了。”

          怎料她的手刚刚一松,荡到高处的许佳诺忽然一声惨叫,斜斜飞了出去,重重摔落在地……

          许愿大惊,她根本没反应过来许佳诺是怎么飞出去的,躺在地上的许佳诺已经嚎啕大哭起来,“柏初……柏初救我……”

          尚未走远的辛柏初飞一样的跑了过来,满眼急切,“你怎么样?”

          许佳诺死死的拽住辛柏初的手,情绪濒临崩溃的哭喊着,“柏初……你告诉我,你说还会娶我是不是在骗我?小愿说你其实早就嫌弃我失身早就嫌我脏了……她还说……她说你们两个已经发生了肉体关系……我才是你们之间的第三者……柏初你告诉我,我怎么成了第三者……”

          辛柏初血红的双目尖刀一样剜向许愿,许愿面色苍白,连连摇头,“我没说,我什么都没说!”

          “小愿,我是你姐姐啊,我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一而再的算计我?你害我被许鑫强暴,你还抢走了我的柏初……小愿,你这样做真的不怕有报应吗……”许佳诺泣不成声。

          许愿怎么都想不通,许佳诺何苦导这一出苦肉计,看她那样卖力的表演,她脑中有如一道道霹雳袭过,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佳诺,我会娶你,我从来没有嫌弃过你,因为肮脏的人从来不是你。”

          辛柏初一字一句的说着,目光始终狠狠的盯在许愿的脸上,“我会让许愿用她整个后半辈子来给你赎罪,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

          许愿骤生寒意,身子一颤,脸上随即便挨了一个重重的耳光,打的她摔倒在地,眼冒金星。

          打她的人,是她的父亲。

          “畜生!我怎么会生出你这样不知廉耻的歹毒孽障来!真是和你那个死妈一样的蛇蝎心肠!”

          许父边说还边愤恨的踢了许愿一脚,那一脚很重,正踢在她的腰椎上,疼的她几乎麻木了半边身子。

          可最疼的,是她的心……

          蓄满泪水的双眸倔强的瞪着父亲,许愿心痛冷笑,“做尽了亏心事,居然还大言不惭的骂我们母女!许扬锋,从我妈被你害死的那天起,我就没再把你当成我的父亲!”

          被她直呼其名怒骂的许扬锋勃然大怒,“孽障!我今天非踢死你这个混账东西!”

          许愿痛到无力躲闪,而看着辛柏初那副冷漠无视的神情,她的心更是血流成河……

          “爸,别打了,就算小愿做过再多的错事,她也是我的妹妹,是您的女儿啊!”

          许佳诺焦急的声音响起,反倒更加激怒了许扬锋,“她如果有你半分善良懂事,我都要烧高香!真是什么样的妈生出什么样的孽种!”

          他打骂自己可以,好歹她的生命是他赋予了一半,可是她不能容忍他一而再的诋毁她那善良而可怜的妈妈……

          许愿死死的抱住许扬锋踢向她的腿,眼睛里几乎要喷出血来,“你若再敢说我妈半个不字,我和你拼命!”

          “那我就成全你,我现在就踢死你!”许扬锋又是一脚下去,许愿痛的连动都动不了,猩红的目光却悲绝的瞪着许扬锋,虚弱的哀泣,“我以我死去的妈妈起誓,我从没做过半件坏事……你们都是我的亲人,却为什么没有人相信我!为什么……”

          许愿的嘴角渐渐淌出血迹,她伤痛欲绝的模样,不知怎的,让辛柏初的心莫名一阵窒闷。

          许佳诺察觉到辛柏初变化了的神色,忽然便捂着头连声痛呼。

          辛柏初猛地想起,医生特意叮嘱他,她尽管可以出院,却绝不可以受到外伤,更不能受到什么刺激,否则她恐怕这辈子都再恢复不过来。

          他连忙抱起许佳诺向门诊跑,许扬锋也焦急的紧随其后。

          身后忽然传来许愿哀伤的悲鸣,“柏初……”

          辛柏初的脚步一顿,回过头去,正迎上许愿绝望的目光,那清澈而凄凉的目光让他又是心口一窒……

          “柏初,别管我,小愿伤的比我重,你先去看看她……”怀里的许佳诺轻泣起来。

          她的话让辛柏初瞬间回神。

          如此善良的许佳诺,尽管一而再被许愿暗算,却始终维护她这个从未把她当做姐姐的妹妹。反观许愿,恶事做绝证据确凿却还装模作样死不悔改……

          怒意满胸间,他不由脱口而出,“许愿,我真后悔当年救下你。你这样人面兽心的垃圾,活着干什么?”

          他的话犹如一把尖刀直直的刺进许愿的心脏,让她的心,顷刻间碎成了渣……

          模糊的视线里,辛柏初挺拔的身影渐渐远去。

          可他那狠绝无情的话,始终回荡在耳边。

          原来在你心里,我是垃圾啊……

          原来你竟恨不得让我去死啊……

          可正是因为我这条命是你救回来的,所以我才想要用这条命来好好爱你啊……

          但如果你真的那么恨我讨厌我,已经一无所有万人唾弃的我,活着又还有什么意义!

          完全被悲伤冲散理智的许愿,向着不远处的花坛,挣扎着爬过去,把头用力的撞了上去……

          由于字数限制,更多精彩内容请戳下方【阅读原文

          ↓↓↓↓↓↓↓↓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