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锁业排名 >12月书单| 好姑娘,坏姑娘的婚姻生活

          12月书单| 好姑娘,坏姑娘的婚姻生活

          2021-09-28 07:43:28归来对影日光慢


          那不勒斯四部曲之三《离开的,留下的》,千呼万唤始出来,豆瓣依旧给予9.2的高分,前两部内容介绍可参看6月书单 | 我的天才女友。这次,我想做一次剧透式的介绍,主要介绍“好姑娘”埃莱娜的婚姻生活,这注定是篇冗长又沉闷的笔记。


          这一部,作者似乎想探讨:婚姻对女性究竟意味着什么?

          01


          小说中的埃莱娜(即“我”)在与做教授的丈夫彼得罗结婚之前,就意识到夫家的显赫权势可以给自己架起一个更高的平台,让她从小奋斗的理想长出翅膀——永远离开我们自出生以来所过的生活,要在一个一切皆有可能、有秩序的地方扎根,这就是我奋斗的目标,而且,我认为自己已经完胜了。——埃莱娜自然是有资格说这话的,因为她在接受完高等教育后,出版了一本大受欢迎的书,还频频在主要报刊上发表政论文章,更重要的是她不仅有了丰厚的收入还将嫁入名门。——我正要进入一个家庭,这个家庭就像一座戒备森严的城堡,我可以不用害怕,大胆向前走,或者如果我遇到危险的话,我可以在城堡里躲藏。……我已经不再是一个只剩下最后一根火柴的小女孩了,我现在储备了大量的火柴。——如此贴切地形容嫁入名门的喜悦,让我真切地记起一位友人说嫁给“大家”的重要性,它真是既让人愉快又自我感觉强大。


          然而,婚后的生活却并未朝着埃莱娜的美好希冀那般开展下去。


          埃莱娜想乘着好势头继续写书扬名,却没想到一下就怀孕了。新生命的降临和自己对事业的追求显然不能两全,这让她有点手足无措。


          首先,作为知名教授丈夫彼罗得需要安静的空间做学术论文写专业书籍,因此根本没时间也没心思帮忙照顾小孩。其次,彼罗得虽然爱她,但并不认为她所谓的事业比照顾孩子来得更重要,他甚至认为她写的东西都是“信口开河”。


          埃莱娜对此强烈不满:凭什么就该“我”来做家务?“我”来给小孩擦屁股呢?心理的失衡让她怀疑是婚姻,是小孩,是身为女人,才让自己的生活陷入泥沼,烦躁和愤怒的埃莱娜完全不顾丈夫在工作中面临的压力,不停地控诉他、批评他、不肯原谅他,俩人的关系不可避免地越发糟糕。


          在埃莱娜眼中彼罗得是乏味无趣的,只会一味做学问,也不懂得尊重自己。为了证明自身的魅力,急躁难耐的埃莱娜开始频频向丈夫邀来家中做客的朋友搔首弄姿,她迫不及待需要得到别人的肯定,为此差点就出轨,如果不是临门一脚太过害怕的话。

          02


          就在她连一个孩子都照顾不好的情况下,又怀上了二胎。这时的她终于稍微清醒了些,她停止了与男人们的暧昧游戏,打算重振旗鼓再写一本书,于是请了女佣和母亲过来照顾小孩,并着手开始创作。然而,当她激情满满写完一本后,却被出版社认为是空洞之物,不予采用。所有看过的人都不得不承认那是部很糟糕的作品。


          没想到这次失败的打击,却让埃莱娜松了口气。她开始确信自己之前的成功只是被“高估”的结果,自己确实没有写作的天赋。于是,她进入了婚姻生活的第二阶段——从此,把手稿都锁进抽屉里,并且不再去思考与文字、句子有关的任何东西,全身心投入到日常的琐事当中。她自己一人很好地照顾了两个孩子和丈夫来,不再有懊恼,也不吃力,一切都井然有序,就好像我忽然间发现了使用生命的正确方法


          丈夫彼罗得声誉日隆,一心扑在事业上,为了不让他焦虑,我学会了不跟他说我自己的事,他好像也不是很关注我的看法。


          于是埃莱娜就安稳地过起了贵妇的生活。总会带着两个孩子,我觉得很自豪,我的包里鼓鼓囊囊,塞着她们需要的东西。”“每天都出门去,无论天气怎么样,只是为了让两个女儿晒太阳,呼吸新鲜空气。

          03


          然而正当她以为自己的隐忍换来生活的成全之际,她从小爱慕的男人尼诺却突然出现在她的生活里。尼诺,风度翩翩,学富五车,从小到大,埃莱娜都像灰姑娘一样默默地仰望着这位王子,无奈年轻时他爱的是自己最亲密的女友莉拉,对埃莱娜视同透明。成年后,虽然埃莱娜也逐渐听闻了尼诺玩弄女人的丑闻,且就她亲眼所见,有三个女人分别是在跟他上床后怀孕就被抛弃。


          明知女人在他眼中如同玩物的埃莱娜,却无法抵抗尼诺步步为营的诱惑——同是教授的尼诺先是跟彼罗得做朋友,因此有机会到埃莱娜家中做客,在受到他们一家热烈欢迎时,他施展迷人的魅力让大家都喜欢他的风趣幽默,只是对埃莱娜他保持着严肃正经的态度,只跟她谈她写的书,还跟彼罗得强调埃莱娜的才华;接着他让自己的妻儿也跟埃莱娜一家人相聚,其乐融融,关系紧密;再接下来他就有恃无恐地开始当着埃莱娜的面讥讽彼罗得,让拙嘴笨舌的彼罗得屡屡下不了台,而埃莱娜却对此感到愉快;最后一步便是向埃莱娜表白自己从年轻时就开始爱慕她,只是当年错把莉拉当成了她,因此才错过了这些年。


          埃莱娜就像老房着火般,完全为之疯狂,她深信尼诺这些年如自己一样深藏着对对方的爱。埃莱娜一直是个克制隐忍的好姑娘,为了自己的理想,她压抑了所有的欲望兢兢业业奋发向上才从破败落后的小镇走入大城市,接受高等教育,成为独立自主的女性,最终成了教授夫人,飞上枝头变凤凰。如今却因尼诺的诱惑,她的情欲如山洪爆发般势不可挡,她不要孩子,不要丈夫,舍弃家庭,最终决定与自己闺蜜的初恋男友私奔去!


          埃莱娜,这个自认为早已“离开”了落后的那不勒斯小镇的姑娘,精神上却又再次跌落到不堪中去。而她的朋友,那个早早辍学出来打工日益落魄的莉拉,在城中的灌肠厂打工打到虚脱之后最终选择回到那不勒斯小镇生活,凭借着对计算机的自学成才,她再次改变了命运。

          04


          埃莱娜的一生都在按部就班地努力奋斗,她聪明好学,乖巧能干,好运常伴,受人欢迎,总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相反,莉拉是别人眼中的“坏姑娘”,不管不顾地往前冲,横冲直撞也不怕伤了别人,似乎总有自己的想法却总是命运多舛。


          很多时候,埃莱娜都觉得自己已远远抛下了她:当埃莱娜出入受了高等教育家庭纵谈世界经济时事时,仅受过小学教育的莉拉只能默默旁观无法理解;当埃莱娜一书成名衣着精致受人尊敬时,莉拉在工厂里日夜操劳衣衫褴褛备受屈辱;当埃莱娜关心工人关注女权时,莉拉正受人欺负无钱就医……


          最后命运却是笔锋一转,埃莱娜的城堡崩塌得七零八落,莉拉破碎的生活却被拼贴起崭新的形状。如果按照常人的话来说,不过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作者似乎并不想如此偷懒解释人生境况。


          首先回头看看“坏女孩”莉拉,无论是在她挣脱以往的富贵僵化的婚姻,还是在最贫困时与心爱的男人一起打工,她从来都把自己看得最重要,不合适的话荣华富贵都可以抛却,尽管这样使自己的原生家庭走向富贵的希望破灭,使得自己成为父母兄弟眼中的仇人,她也在所不惜;合适的话即使一贫如洗,她也愿意跟随风餐露宿,但是尽管如此也不忘自尊自爱,不以爱情之名做屈附,再苦再累也不要对方养着。即便在最落魄贫困时,濒临精神崩溃时,受到侮辱挑衅时,她不仅永远直面问题,还永远不放弃自己。


          反观埃莱娜,虽然受了高等教育,提倡女权思想,呐喊平等思维,回过头来依旧是指望嫁入名门去获取更多资源,依旧是在婚姻出现问题时自我麻痹屈附家势,依旧是在明知是诱惑时还飞蛾扑火奋不顾身。


          “好姑娘”埃莱娜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无论她成功到哪一步,都会忍不住得意于自己又比别人强大了多少。真正的强大应该是内在精神的成长。尽管埃莱娜觉得自己在外求学接触了很多人,眼界开阔很多,也学到了很多东西,见识也比他人高明许多,但是真遇到人生重大抉择时,总是一再地浮云遮望眼。这是为什么呢?

          05

          当然,现实生活中,我们所见埃莱娜式的姑娘生活得总比莉拉式的姑娘幸福舒适许多。


          埃莱娜的痛苦不过就是丈夫并不认同她,也不够尊重她,更别谈懂得她了,可她过着贵妇人的生活呀,地位尊荣且人前显贵。再看看莉拉,她除了苦心孤诣坚持内心所想,贫困的生活却要凭个人能力去拼命扭转,机会微乎其微,而且万般挣扎后容颜已老,人生短暂,所图为何?


          只是在小说中,作者无法喜欢埃莱娜式的“好姑娘”,大概是无法认同,一个人如果对“自我”都没有绝对清醒的认知,那她走过再多的路看过再多的风景,都依旧在原地踏步,都不能改变她看待事物依旧只能看到表象的肤浅,她既无法了解他人,更不懂得自己。她所有看似强大的本事,取得看似体面的成功,都是经不起推敲的,假如命运要给她使个绊,她的城堡立即就会分崩离析,所有关于自我优秀的幻象都会消失。在作者眼理,埃莱娜式的姑娘不过是个没有灵魂的傀儡而已,不会因为换了件新衣裳就值得赞许。


          相反,作者很喜爱“坏姑娘”莉拉,她是活泼泼充满生命力的,有挣扎有困顿有难堪有羞辱,尽管她走不出那个落魄的小镇,但她却能看到事物的本质,看到人心的深处,更能明白自己的内心所需。她既不依托别人来改变自己的命运,也从没停止过自我更新迭代,生活虽然贫困精神却开至荼蘼,因此尽管她被生活千锤百炼至容颜苍老,优秀的人依然能从她身上感受到新鲜生命力的吸引。


          这部女性小说,作者看似在探讨:婚姻对女性意味着什么?像埃莱娜嫁入名门更幸福了吗?莉拉从富贵夫家逃离出来更不幸了吗?她们的不幸是因为丈夫还是小孩,还是女性的身份?其实作者想论证的是:真正能让人幸福的,永远只有你自己。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