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h9vr"><nobr id="zh9vr"></nobr></address>

          <form id="zh9v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锁业排名 >合约下的爱情,谁为我的名门婚姻买单?

          合约下的爱情,谁为我的名门婚姻买单?

          2021-10-03 10:44:28阅情



          这期的讲述人曾琳(化名)身份有点特殊,经常看香港娱乐新闻的粉丝可能会猜到她是谁。


          曾琳和叶希声(化名)是一对恩爱夫妻,两人外形靓丽、工作体面,过着人人艳羡的生活。至少,香港媒体的报道是这么写的。


          但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这段婚姻是只是为了掩人耳目的权宜之计。两人婚前曾签下协议,互不干涉对方的感情和私生活,婚后可以各自有自己的交友圈,在不影响家族名声的前提下寻找性爱自由。几年前,两人的一次意外激情,让曾琳怀孕并生下了女儿。


          随着孩子的成长,这段被错置的婚姻曾琳该如何处理呢?





          恋战情欲,却遭求婚?


          2010年3月,我从美国留学回国后,进入一家实力雄厚的跨国公司上海分部担任公关经理,父母都是国企高管。家境富裕、长相漂亮,工作学历样样拿得出手,同事朋友常常艳羡地称我为“白富美”,我身边也从不缺少爱慕的目光。?


          尽管追求者众,但我却从不将任何一人放在心上。自13岁被父母送到国外上学,我在西方文化的浸润下,婚恋思想和性观念都比国内同龄人要开放。“女性应该听从自己内心的呼唤,去追寻精神和肉体的自由。”我一直相信,婚姻是人生中的最大噩梦,不受束缚的性爱才能让女人获得世界上最大的快乐。?


          有空时,我常常去一家名叫加利福尼亚的酒吧,来这里的大多为跨国企业的高管。我的外表和气质常常吸引他们前来搭讪。如果对方的外貌、谈吐符合我的要求,我就会心照不宣地接受邀请,与他共度良宵。这种性质单纯、没有后续的行为,不仅让我释放了压力,而且常常给我带来极大快感。?


          2012年6月的一天,我如往常一样来到酒吧。在我坐下不久,有人在我身边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问道:“小姐,我可以坐这里吗?”?


          我微微转头,一个30岁上下的男子正微笑着看着我,他灰色西装衬着一种自信的气质,我冲他礼貌地点点头。这个名叫叶希声的香港男人从容地坐下来,叫上一瓶干红。很快,我们天南海北地聊了起来。?


          酒过三巡,他的眼神愈加火热。微醺中,他在我耳边低语:“希尔顿酒店9032房间,能来吗?”我给他一个妩媚的微笑。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不得不说,在我所经历过的激情之夜中,这个夜晚具有特别的意义。这不仅是因为他技巧娴熟,让我在心旌荡漾中多次达到高潮,也是因为我们有着大致相同的人生经历。?


          激情过后,我们靠在床头继续聊天。我很少与一夜情对象有过多的交流,但这晚,我向他坦诚地说出了自己对婚姻和性的看法。他不仅深表赞同,而且也向我吐露了自己的个人情况。?


          原来,他就职于香港一家著名律师事务所,目前在香港和上海两地办公。白天,他是衣冠楚楚的知名律师;夜晚,他在酒吧和夜店里追逐香艳。?


          我俩在交谈中沉沉睡了过去。第二天上午,我从梦中醒来,发现叶希声已经穿戴整齐坐在我枕边。“曾小姐,你愿意和我结婚吗?”他一脸严肃。?


          我愣了半天笑起来,“你脑子出问题了?”他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只谈上床、不想结婚,其实我也一样。但我现在有必须结婚的理由,如果你愿意帮我达到这个目的,我会签下协议,承诺绝对不会借婚姻之名对你进行任何束缚。”?



          恩爱夫妻,实为炮友?


            原来,叶希声出身于香港一个名门家族,祖父曾在英国治港时期担任政府要员。祖父在遗嘱中特别规定,如果叶希声能够在自己去世前结婚,那么将能够分得多达一倍的遗产。如今祖父年纪越来越大,叶希声的父母出于遗产的考虑,催促儿子赶紧结婚,但他本人实在对婚姻患有恐惧症。直到这次他与我偶遇,发现我们观念相同,并且我的各方面条件都符合他的家族要求,因此才提出这种合约结婚。?

            我一时有些发蒙。叶希声说给我一月的时间考虑。这段时间里,我四处搜查关于叶希声的资料。正如他所说,他的家族在香港赫赫有名,家族成员的名字经常在香港媒体上出现,而他本人也确实是叶家的第三代成员。他与一些小明星的绯闻还常常登上八卦小报。?

            信息了解得越多,我越发对叶希声的提议有兴趣。毕竟,我的年龄也使得父母每天催促结婚,而公司里也因我的开放行为有了流言蜚语。叶希声条件符合我的要求,何况我们仍旧可以继续玩乐人生,何乐而不为呢??

            我答应了叶希声的提议。我们约定,婚后互不干涉对方的感情、生活习惯和私生活;对外一致,时刻以恩爱夫妻的形象示人。以上条款,我们一式两份打印出来签字认可。?

            2012年10月,我们在香港举办了盛大隆重的婚礼,双方家庭对我们的结合都十分满意。按照协议,婚后我仍留在上海工作,他也继续“空中飞人”。这样一来,我们就为各自留足了私人空间。?

            为了更加逼真,我搬进了他在上海的高级公寓。同一个屋檐下生活,我们俩井水不犯河水,在各自的生活圈里自由玩乐。偶尔兴之所至,我们也会睡到一起共度春宵。用时下的流行语来说,我们只是一对炮友,只不过多拿一张结婚证而已。?

            叶希声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男人,但绝不冷血无情。私下里,我们可以算得上是好友,他每次在各种节日送上鲜花和奢侈的礼物,让我在同事朋友面前出尽风头。而这些假象让我感到莫大满足,谁会想到,我们这对“恩爱夫妻”根本就没有爱情!?

            2013年1月的一天,叶希声从香港给我打来电话,他的语气有点尴尬:“曾琳,我遇到点麻烦,需要你出面帮忙。”原来,他与一个刚出道的小模特在夜店拥吻的情景被狗仔队登上了小报,标题是“叶氏公子新婚三月抛却娇妻,嫩模在怀本性暴露”。叶希声的祖父看到新闻后震怒不已,一气之下说要取消他的继承人资格。?

            挂掉电话,我立刻飞往香港。面对垂头丧气的叶希声,我安慰他:“这件事我帮你搞定。”很快,我联系了香港一家报纸,表示愿意接受他们的独家采访。由于我长期在上海生活,基本不在香港社交界露面,他们对于我这个神秘的叶家少奶奶十分好奇,迫不及待派记者前来采访。?

            简单地招呼后,记者单刀直入地问道:“叶太太,您对叶先生的出轨有何想法?”我微微一笑:“我先讲讲我们的相识过程吧。”我娓娓讲述着我们之间虚构的“爱情”故事,不断夸赞叶希声是个体贴入微的好丈夫,强调我们的夫妻生活无比幸福。故事的最后,我故作自责地说:“希声这次行为失检,过错主要在我。前几天在上海,我因为任性跟他大吵了一架,他受到了刺激才会喝醉做出这样的事情。不管怎么样,我仍然相信他绝不会背叛我们的爱情。”?

            专访见报后,各媒体纷纷以“叶家少奶主动认错,夸赞老公绝世好男人”为标题炒作我们的感情故事。叶希声一下从花心大少转变成痴情浪子,他的祖父也转怒为喜,不断夸奖我大方懂事,之前说的取消叶希声继承资格一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当晚,我和叶希声进行了一场小小的庆贺。叶希声调侃地说:“你没去当作家太可惜了!居然能编造出那么感人的爱情故事,连我都要相信了。”?

            我回敬道:“你的演技也不错呀,在爷爷面前装得好像一只对我言听计从的小猫咪。”笑语晏晏中,两人都喝了不少酒。酒精的作用下,我们的身体紧紧纠缠在一起,仿佛又回到了初次相见的那销魂一夜。?


            误读婚姻,谁来埋单?


          从香港回到上海后,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出现了变化。医院的检验结果令我呆若木鸡——我怀孕了!而按照日期推算,受孕之日就是在香港和叶希声发生关系的那天。?

            当我告诉叶希声这消息时,他满脸错愕。那几天,我们都矛盾不已:这个孩子是留下来还是打掉?我们都没做父母的心理准备;而一旦有了孩子,势必会让我们之间单纯的合约关系变得复杂。?

            可从内心来讲,我更倾向于留下孩子。毕竟,流产手术对女人伤害太大,我不愿意拿自己的身体冒险。我甚至偷偷地幻想:以我和叶希声的基因,生出来的孩子一定会非常漂亮。但叶希声却十分头疼,他还没玩够,怎么就当爸爸呢??

            因为内心焦躁,叶希声病倒了。他在上海没别的亲人,我只好充当起贤妻。也许人在病中尤其脆弱,加上我的温柔照料,叶希声忽然同意将孩子生下来,前提是合约婚姻仍生效,孩子的日常抚养教育由我承担,经济费用由他负担。?

            2013年10月,女儿嘉嘉出世了。看着臂弯中这个小小的新生命,我发誓,一定要让她拥有最完美的童年。我不再像以前那样迷恋情欲,几乎所有的感情和精力都放在女儿身上,我深深体会到了身为母亲的幸福和满足。?

            然而,在嘉嘉的成长过程中,叶希声却少有参与。偶尔过来也只会抱一抱、逗弄一下嘉嘉,对待她的态度就像对待宠物。我曾经提出,希望他能抽出时间更多地陪陪嘉嘉,但叶希声却以一句“我已经尽力了”作为回应。?

            嘉嘉两岁生日的那天,叶希声没有出现。那天傍晚,我带嘉嘉在公园里散步。在我们周围,有年轻夫妻推着婴儿车,有父子俩一起放风筝,还有爸爸在教四五岁的小女儿骑单车……暮色中,一种失落与孤单忽然涌上我的心头,生平第一次对柴米油盐的婚姻生活产生了渴望。?

            “爸爸,爸爸!”嘉嘉忽然叫起来。我连忙蹲下身,原来她看到了旁边一个小孩手中的皮球,叶希声上次来时给她买过一模一样的玩具。嘉嘉的叫声让我心如刀割,那一刻,我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第二天,我向公司提出辞职,同时给叶希声的父母打去电话,告诉他们我和嘉嘉将去香港定居。?

            一个月后,我带着嘉嘉住进了浅水湾的叶家大宅。叶希声对我们的不请自来十分生气。我告诉他,我不希望女儿的童年里没有父亲的身影,也希望他能尽到作为父亲的责任。听了我的话,叶希声沉默了一会儿后,关门离去。?

            其实,我没告诉叶希声这次搬家的另一个目的,那就是希望拉近与他的距离,过上真正的家庭生活。为此,我试着将家里布置得温馨自在,特地为他准备可口的饭菜,贴心购买他所需的日用品。可是,叶希声对这一切视若无睹,他依然早出晚归,经常几天不见踪影。?

            2015年圣诞节是嘉嘉来到香港后过的第一个节日。这天早晨,我特地告诉叶希声,我和嘉嘉会等他回来一起吃饭,嘉嘉还期待着爸爸送的圣诞礼物。叶希声答应了。可是,当晚,我和女儿一直等到夜深,他也没有出现。?

            叶希声回家时已快凌晨3点。嘉嘉早就在失望中睡着了。他走进客厅时,我正呆呆地坐在沙发上,胸口如桌上的饭菜一样冰凉。“对不起,临时接了个经济纠纷案件,所以回来晚了。”看到我,叶希声轻描淡写地解释。可是他身上的气味已经出卖了他,那是酒精和香水的味道,显然,他刚从声色犬马的夜店鬼混回来。?

            我终于控制不住怒气,“叶希声,你这样对待嘉嘉,让她和单亲家庭的孩子有什么区别?”叶希声冷冷地说:“你别忘了我们的合约。如果现在后悔,你可以选择离婚。”说完,他径自走进卧室将门反锁起来。?

            我又气又伤心,疯了一般冲进书房四处翻找,想找到我们的婚姻协议撕个粉碎。一份放在下层抽屉的文件引起了我的注意,那是香港一家权威DNA鉴定机构的鉴定书,鉴定内容是叶希声和嘉嘉的血缘关系!?

            拿着这份鉴定书,我整个人像被抽空了一般瘫软下去。我万万没有想到,叶希声竟然会对自己的亲生女儿有所怀疑。这薄薄两页纸如同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将我对他的期望碾得粉碎。?

            我没有勇气离婚,也不想让女儿成为没有父亲的弃儿。可走下去,就必须服从我们签订的合约。难道一辈子都要守着这不伦不类的婚姻?我究竟该如何为我当初的选择埋单?



          yobo手机体育官网登录_yb体育在线登录_yobo体育app官网下载